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绝世鬼帝

上架时间:2018-08-29

绝世鬼帝 已完结

绝世鬼帝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游方 分类:悬疑灵异

死亡……万物生命的终结!然,对白布衣而言,死亡是他生命真正的开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农历七月十五,又逢一年鬼节!

清晨,幽静的小区内,五楼,一套房内,装修一新。

每间卧室内的装饰却都十分朴素、简洁,洁白的墙壁上挂着几幅山水画、水墨字画,一张凉床,一个书架,里面放满了书,将房间点缀。

书架上的书,书页微微泛黄,显然经常被人翻动,书中还作了不少书签,让整个房间都透出一股浓浓的书卷气息。

外面的客厅宽敞明亮,光线充足。进门的地方种植着两盆万年青,苍翠劲立,绿意清幽,为墙壁单调的白色增添了一抹生机。电视墙的对面有一副壁画,是描摹的‘清明上河图’。

虽然是描摹的,却也颇为传神,尤其是为‘清明上河图’增添了几分书卷气息,显示出描摹之人不凡的文学修养。

清明上河图的下方,是一张书案,书案上平铺着一张洁白宣纸,另文房四宝已备齐,黑色砚台内的墨也已磨好,散发出阵阵墨香。

书案前,一白衣少年静立,双目微垂,呼吸平稳、静微。

在少年身后,虚空之中,一人敛藏其中,此人面容苍老,头发霭白。体内却透出一股磅礴的浩然书卷气息,显示出很高的古文学修养,静视着白衣少年。

蓦地,白衣少年睁开双眼,提手执笔、蘸墨、下笔、挥毫一气呵成,所有动作行云流水,浑然天成!在这一刻,少年浑身的精、气、神都达到了一个临界点,都融合在了一起!

客厅内的空气,仿佛也静止下来。

只见一个大大的‘静’字,落在宣纸上,笔法传神、灵动、飘逸,又具果断之风,毫不拖泥带水!

将狼毫轻轻放在笔架上,少年长长的吐出一口气,眼中划过一丝笑意,旋即恢复洒脱、随性的性子。

这一动,整个客厅里的气氛都仿佛活过来了一样,随他而动。

“好,布衣,你的笔法又进一层,而且融入了自己的意境,是越来越传神、飘逸,已有几分灵气在里面了,就算是我看了这一个‘静’字,心境也会不自觉的受到影响,安静下来,很不错!”

少年刚刚一动,虚空之中便传出一声叫好,毫不掩饰语气中的赞赏之意。

少年懒坐在阳台靠窗摇椅上,面带着懒散的笑意。墙壁上的壁画,就是他自己描摹的!

此子,唤白,名布衣!

自古,布衣二字乃是身份卑微的象征,极少被人用来作为人名,但……少,却并不代表着没有。

反而,布衣两个字虽然普通至极,但字中却透着一缕朴素的灵气。

白布衣听见这个声音,身体一怔,随即露出一丝喜色,起身迎了上去,欣喜道:“老师,您出关了?”

话音刚落,客厅内出现了令人惊讶的一幕。

书案前的空气微微扭动,形成一道道透明的涟漪,涟漪泛过,书案前已经站立一位老者。

老者身着一件淡青儒雅素袍,眼神清澈、宁静,飘逸出尘,枯枝一般的双手负在身后。于书案前站定,目光落在洁白宣纸上的那一个‘静’字上,微微颔首。

儒雅老者名为林颐,正是白布衣的老师!

白布衣能有如此高的文学修养,和林颐的悉心栽培是脱不开关系的。若是没有林颐,也就没有白布衣的今天。

不过,林颐却非人类,而是鬼体,而且是一个即将飞升的鬼仙!

只见他双目含笑道:“布衣,你的进步很惊人,老师感觉很是欣慰,能教你的老师都教给你了,如今老师已经没什么好教你的了!只可惜,我们师徒人鬼殊途,老师是鬼体,无法教你修行……”

白布衣神情微微一动,老师今天似乎有些多愁善感。

以往林颐出关,都只是考问一下白布衣的学识,再教白布衣一些新的东西,随后便再次闭关修行。

行事风格极其果断。

而今天林颐却突然感慨起来,不禁让白布衣难解。

林颐坐下,稍微顿了顿,叹道:“你天生阴阳之眼,能洞察鬼神!身俱此等天赋,若是生在千年前,哪怕是生在五百年前,最后的成就也非同一般,位列仙班也说不定!不知会有多少高人想收你做弟子……怎奈你生在这灵气匮乏的年代,真正的高人都隐世不出,闭门苦修,在外行走的都是一些江湖骗子,可惜你这天赋呐!”

说着,林颐叹息不已。

白布衣淡然一笑。

很小的时候,他便能看见许多常人无法看见的异象,比如:鬼!但是却没人相信他,就连他的父母都不相信,反而认为他精神有些不正常,也没有人愿意和他玩。

直至六岁的那一年鬼节,白布衣倚窗而坐,一阵冷风拂过,窗口漂浮着一个老者,老者正是林颐。此后,他才得知自己天赋异禀,天生阴阳之眼,具有洞察鬼神之能。

林颐不但教他读书习字,圣贤大礼,并在他的引荐下,白布衣也渐渐和各路鬼差交上了朋友。各路鬼差也给了他不少帮助,小时候,就经常给他讲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逗他开心。长大后……卧室书架上的古书籍,有一大半都是他结识的各路鬼差送给他的。

为老师倒上一杯产自终南山下的黄酒,这种黄酒是户县石井镇特别酿制,也是林颐最为喜爱的酒之一。

而终南山下,户县石井镇,正是老师的故里。

酒杯斟满,白布衣端坐在老师身旁,淡然一笑:“老师不必叹息,今生能够遇见老师,是学生的福分,已经足以!再者,学生对于现在的生活,很满意。若真如老师所言,学生早生五百年,或者是一千年,被某个高人收为弟子,或许我们师徒见面,就不是这副和睦的光景了。”

“哈哈……”

林颐闻言开怀大笑:“不错、不错,不愧是我林颐的学生。那些所谓的世外高人,最看不惯的就是我这类鬼修,视我们为邪门歪道,一见面不是喊打就是喊杀。你若是被他们收为弟子,咱们师徒见面,就很可能是刀兵相见了,不值,不值,实在是不值呀!”

言罢,林颐端起桌上的黄酒,一饮而尽,脸上露出回味的神情。

白布衣接过酒杯,神情一正,问道:“老师此次出关,可是有什么事情要交代学生?”

今天是农历鬼节!

林颐选择在这个时候出关,再加上先前林颐的反应,较之往年,相差甚大!

因此,白布衣判断,林颐一定有极其重要的事要交代。

或者是……今夜会有不正常的情况发生。

鬼节!

又名中元节,盂兰盆节……是传统的民俗节日。

人们焚香祭祀、烧纸钱、洒水饭……等等,以告慰逝去的阴灵。

相传:农历七月初一,地府开赦,鬼门关大开,群鬼蜂涌而出,直至农历七月十五,鬼门关关闭,群鬼回归地府。

但有一些恶鬼,却不愿再次回到地府之中受刑,因此,今夜是恶鬼、鬼差最多的一个夜晚。

故此,民间又有‘七月半,鬼乱窜’的说法。

同样,在这半个月内,世间发生命案几率也比平日高出许多,尤其是无迹可寻的灵异命案更多,疑是鬼魂作祟。

……

林颐赞赏的看了白布衣一眼,对这个学生,林颐是打心眼里喜爱,倾囊相授,而白布衣,也未让他失望……

林颐心想,我终于可以安心的飞升了!

接着,林颐神情严肃道:“不错,历年来,逃出地府不归的恶鬼,越来越多,给世间的正常秩序,造成了很大的不良影响。我推算出,今夜地藏王菩萨的法相,将亲临世间,超度那些不愿回归地府的恶鬼!”

一说起那些恶鬼,林颐就变得声色俱厉,万分憎恶。

虽然林颐现在也是鬼体,但是他生前是儒家弟子,秉承儒家的浩然正气,性格刚直不阿,眼睛里容不得半点沙子,对那些恶鬼的行径,自然是憎恶万分。

“所以,布衣,今天晚上你切记不可使用阴阳之眼,观察地藏王菩萨做法!地藏王菩萨的威能,不是你一介凡人能够承受得了的,一个不注意,你就有可能灰飞烟灭,明白吗?”

林颐看着白布衣,神情极其严肃。

其实,林颐还有一句话没说,那就是……以他只能,也无法抵抗地藏王菩萨的威能,所以才要提前飞升。

白布衣心头一震,地藏王菩萨的法相竟然要亲临世间,难怪、难怪……

见林颐严肃的神情,白布衣心中升起一股暖流,认真的点点头,他虽然很好奇地藏王菩萨长什么样?

但却不想英年早逝。

“如此,老师便走了,记住老师给你说的话,切记、切记……”林颐交代完一切,饱含沧桑的眼中划过一丝不舍。

白布衣不疑有他,微微点点头,只当老师是去继续闭关修行。

下一瞬,他猛地惊醒过来,老师要走?去哪里?

“老师,您要去往何处?老师……”白布衣惊问道。

但是林颐已经离开,毫无征兆的离开了。

只听虚空之中传来林颐的声音:“孩子,今夜为师的仙缘已到,此刻便要飞升,你好好保重……”

林颐的声音越来越小,直至完全消失。

“恭送老师!”

……

林颐飞升后,白布衣一阵伤感,但他也为老师感到高兴,老师修行多年,终于得道飞升。

心中却道,今夜地藏王菩萨的法相,将亲临世间,超度恶鬼……

止不住的好奇,地藏王菩萨的真容是什么样的?是不是传说中的那般模样?是否真的许下了‘众生度尽,方证菩提,地狱未空,誓不成佛’的惊天弘愿?

心里这样想着,摇椅轻轻摇着,竟缓缓睡去。

一觉醒来,已是正午时分,白布衣摇头失笑,竟然就这样睡着了。

……

午后,烈日渐渐隐去,天空上乌云密布。

“咔嚓……轰隆隆……”

不出片刻,银亮的闪电伴随着雷鸣声,撕裂长空,将天空映得一片惨白,倾盆大雨随之落下。

见此情景,白布衣暗想,今夜倒是为地府的鬼差们,省去了不少麻烦。

天雷……至阳至罡,乃是一切阴晦、污暗之物的克星,那些游走在外,不愿归地府的恶鬼,最害怕的就是遇上这类天气。

一旦遇上这类天气,恶鬼们就不敢外出,生怕被雷霆劈中,灰飞烟灭!他们只有呆在一个阴暗的角落里,等待着雷霆天气过去,若是在此刻,他们遇上鬼差,那只能怪他们运气不佳,只有被抓的份。

地府的鬼差,虽然也属鬼类,但他们身领天命,奉旨捉拿恶鬼,自然不惧雷霆之威。加上那些恶鬼不敢四处行走、逃逸,省去了他们不少麻烦。

天仿佛被捅破了一般,滂沱大雨一直下个不停。

白布衣静立在窗前,望着窗外的雨景、车水马龙,心渐渐的平静下来。转身走进卧室,从书架上抽出一本《诸子百家》,打开书签,接着上次看到的地方……老子篇·下,细细的研读品味。

昔之得一者: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宁、神得一以灵、谷得一以盈、侯王得一以为天下贞……

不知不觉,滂沱大雨停歇,夜幕也已降临!

晚饭后,白布衣本想休息,但心中的好奇,却让他无法入睡,内心很是纠结……

一方面,老师临行前的警告,不断在耳畔徘徊、回响,让他不敢有所为。

另一方面,心中的好奇,又让他蠢蠢欲动,夜不能寐。

在起起伏伏,纠纠结结中,子夜悄然来临。

天地阴风起,鬼门关欲开,恶鬼们蠢蠢欲动。

一双绿幽幽、隐藏在暗处的眼睛,也盯了白布衣许久……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