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鸡毛侠

上架时间:2018-05-31

鸡毛侠 已完结

鸡毛侠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素食主义 分类:浪漫青春

横眉冷对负能量,挺胸勇做出头鸟!敢惹事,不怕事,蝙蝠侠蜘蛛侠各种侠负责拯救宇宙,我们负责教训人渣,我们是鸡毛侠!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种天气最适合运动!”

  十月明媚的阳光下,郭好意气风发的活动四肢。

  天高云淡,秋风送爽,温度不高不低,的确让人有奔跑或骑行的冲动。

  与他的兴致盎然相比,身边的刘小白却显然是完全不同的心情。

  此时刘小白的目光定格在路两旁的树上,风阵阵吹过,片片黄叶悄然飘零,最终成为地上一具具枯萎的尸体。

  在这条由落叶尸体铺就的柏油路尽头,是他们此行的终点——鸿发面粉厂。

  面粉厂斑驳老旧的黑漆大门紧闭,仿佛一张食人怪兽的大嘴。

  恐惧如同病毒般在刘小白全身蔓延,让他那张引以为傲的帅脸扭曲变形。

  “郭好……算了,我们还是别进去了……”

  终于,他一把扯起郭好的手臂,掉头就往回走。

  郭好却并没动,他伸手轻轻按住刘小白的肩头,便让他玉树临风的身躯无法动弹。

  “逃,能逃一辈子吗?”

  他盯着刘小白那惊恐的眼睛,每个字都像他的手掌一样沉稳有力。

  “可我们就这样进去,非得变成残废……”

  刘小白还想说什么,郭好却已经大踏步向前走去,于是只好唯唯诺诺的跟上。

  很快,他们便来到了那扇黑漆大门前。

  门是虚掩着的,没上锁。

  刘小白的牙齿在打架,身体不由自主的往后缩。

  郭好无奈的叹息一声,突然用力将他推到一边,低声笑道:“怕成这样还是别进去了,这种运动的确不适合你。”

  说完他便一把将大门推开,大步跨了进去,随手将门关上了。

  “来了哈?!咦?就你自己?那只小白鼠呢?”

  “就我自己来的,谈事情吗,我自己足够了!”

  “我去,兄弟情深啊还真是!”

  许多人阴阳怪气的嘲笑声和不怀好意的口哨声盖过了对话,从门缝里传出来,让刘小白极度担心下一秒,里面的人就会跑出来抓住自己。

  这让他有立即转身逃走的冲动。

  但最终他还是鼓起了很大勇气,小心翼翼的透过细小的门缝向里窥探。

  偌大的院子里站了黑压压的一大群人,目测最少二十多个。这些人大多身穿面粉厂的制服,有的拿铁链,有的扛棒球杆,有的拄着铁棍,都是凶神恶煞杀气腾腾的大汉,在这群人前面大咧咧坐着的,是个虎背熊腰穿西装的中年男子,他显然是这群大汉的头儿,也是刚刚将刘小白称作小白鼠的人——闫鹏。

  “好了,既然是来谈事情,那就开始呗!”闫鹏摆了摆手,躁动的人群安静下来,然后他抬眼看着郭好怪笑道:“你和小白鼠害的厂子被查封,这么多兄弟丢了饭碗,咋办啊?”

  闫鹏身后的工人们群情激奋,纷纷挥舞着手里的家伙乱七八糟的叫嚷:“就是就是!你说咋办……?!”

  从门缝里,只能看到郭好孤零零的背影,和对面的人多势众形成鲜明对比。

  刘小白深呼吸了口气,抬起了手,下定了决心就要推门。

  这时只见郭好高昂起头,大声说道:“第一,厂子被封是因为你们为了牟利,在面粉里加了有毒的增白剂!第二,我和小白也在这厂里干活儿的,现在厂子封了我们照样也没了饭碗!第三,退一万步讲,就算把增白剂的事情捅出去是我俩不对,但你们砸了小白姐姐的店,烧了他家的房子,要不是发现的早,小白那八十多岁的奶奶就差点出不来了!不如你们先来说说,这些事怎么算?!”

  说到最后郭好怒火中烧,手指指着闫鹏的鼻子,犹如一把蓄势待发的枪。

  闫鹏霍然起身一脚踹飞椅子,大手一挥:“卧槽!你不是来谈事儿的,根本就是来找茬子的!都说你能打架是吧?今天我就看看你有多能耐!兄弟们,弄死他!!”

  愤怒的人群叫嚣着从四面八方向郭好冲来,犹如汹涌的潮水,淹没一颗形单影只的枯树。

  刘小白抽回准备推门的手,哆嗦着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拨打110。

  然后他咬紧牙关,抱着视死如归的勇气大吼一声,用力一推门,准备冲进去和郭好同生共死。

  然而…门却并没有被推开。

  刘小白惊讶的又试了几下,这才发现刚才郭好进去的时候,顺手在里面把大门闩上了。

  “郭好你个混蛋!”

  刘小白用力的拍着门大喊,声音却被院子里震天的喊杀声无情淹没。

  作为朋友,刘小白当然知道郭好能打,可再能打也无法一打二十……

  “运动的好天气!哈哈!”

  院子里,面对黑压压冲上来的人群,郭好扬天大笑,身体像豹子一般弹射出去,眨眼间便蹿到一名冲在最前面的大汉跟前,左手一探抓住他拿棒球杆的手腕,右拳闪电般挥出,轰在他鼻子上,大汉惨叫一声鼻血横流,郭好顺势将棒球杆夺在手中,同时跳起来一记飞踹,踹在另一名大汉胸口上,大汉吃痛下身体向后倒去,和后面来不及刹车的人撞成一团,哗啦啦倒下一片。

  郭好挥舞棒球杆,犹如下山猛虎般在人群中左冲右突,整个院子里杀声震天,鬼哭狼嚎。

  但就像刘小白担心的,双拳难敌四手,就算是叶问也架不住人海战术。所以随着身上的伤越来越多,加上体力的迅速消耗,郭好的动作很快慢了下来,摇摇晃晃就像喝多了酒,再不复开始的刚猛利落。

  砰!

  突然,有人看准了时机,在背后一记闷棍,狠敲在郭好头上。

  郭好挥舞棒球杆的动作骤然停止,身体摇摆了几下,终于噗通一声摔倒在地。

  之前挨揍的人们趁势一涌而上,拳脚棍棒雨点般落下,郭好趴在地上全然没了反应。

  “停!你们也太残忍了,人都这样了还打?!再这样打下去会出人命的!”

  始终站在圈外抽烟看戏的闫鹏大喊了一声,制止住了暴躁的手下。

  人群纷纷为他让出一条路。

  “唉,都说你小子能打,没想到也不过如此!这就站不起来了?你要就这样挂了怎么行,我们还没玩儿够呢!我们要慢慢的玩儿,玩儿到你死为止!”

  闫鹏走到跟前先将滚落在地上的棒球杆抄起来,小心翼翼的在郭好背上戳了几下,确保他不会突然跳起来后,才哈哈大笑道。随即对身边的人甩甩下巴:“捆起来!”

  立即有人拿着早就准备好的绳子走上来。

  就在这时,只听不远处传来噗通一声响,所有人都惊讶的甩头看去,只见刘小白正呲牙咧嘴的从地上爬起来。门推不开,喊也没用,于是情急之下他只好借助外边的树,从院墙上爬了进来。

  “放开他!”

  刘小白从地上捡起一根粗壮的树枝,朝闫鹏大吼。

  “卧槽!还真是情深义重!话说你俩该不会是一对儿吧?!”闫鹏像看小丑似的看着刘小白,表情邪恶,身边的人也纷纷怪笑着朝刘小白围拢过去,他们故意将手里的棍棒用力的敲打地面,发出轰轰巨响。

  “别过来!我刚才报警了……警察马上就到!”刘小白挥舞着手里的树枝。

  可是这显然没有丝毫威慑力,人群越逼越近,形成一个不断缩小的扇形。刘小白举着树枝的手在颤抖,却始终没放下。

  就在所有的目光暂时集中在刘小白身上时,一个黑影突然从地上腾地跃起,用胳膊死死卡住了闫鹏的脖子。

  制住闫鹏的当然是郭好。

  刚刚趴在地上一动不动如同死尸般的郭好竟突然暴起,擒贼先擒王,一举控制住了闫鹏。

  所有人又都齐刷刷的围拢过来,可惜忌惮郭好手里有人质,不敢动手。

  “靠,真以为我这么不禁打?”郭好朝地上吐了口带血的唾沫冷笑,然后对呼吸困难痛苦万分的闫鹏吼道:“让所有人都滚开,开门!要不然老子扭断你脖子!”

  作为一个多次见识过郭好单手开砖的人,闫鹏一点都不怀疑这家伙有随时扭断自己脖子的能力,然而他说不出话,只能拼命的点头。郭好稍稍放松了胳膊,他痛苦的咳嗽着,声嘶力竭的朝人群喊道:“闪开!照他说的做!郭好……你……松开点,我喘不过气了!”

  二十多个手持各种棍棒凶器的人只能乖乖闪开一条路,有人打开了大门,郭好挟持着闫鹏在前,刘小白垫后,在一群人不甘心的怒目而视下,慢慢走出了大门。

  “小白,插门!”一走出大门,郭好大喊道。

  刘小白这次反应迅速,急忙将门关好,用树枝将门环别上。

  砰砰砰砰,院子里传来人们气恼的大骂和砸门声。

  郭好冷笑着一拳砸在闫鹏肚子上,将他打的一屁股坐倒在地,捂着肚子口水鼻涕眼泪哗哗直流。郭好紧跟着上前一步左右开弓,啪啪啪十几个耳光,抽的他嘴歪眼斜鼻血横流。郭好抬拳正要再打,闫鹏噗通一下跪下了,满脸血泪的哀求:“别打……别打了……”

  就在这时,刺耳的警报声迅速由远及近,三辆警车风驰电掣的在小路上驶来,搅起漫天飞扬的枯叶。

  “哈哈……!”看到警车迅速靠近,原本摇尾乞怜的闫鹏突然大笑起来,得意的指着郭好的鼻子挑衅:“来,有种继续啊!你这叫故意伤害!懂不懂?”说着吐出一口带血的唾沫,里面赫然还有半颗被打碎了的牙。

  郭好两眼冒火,刘小白急忙拉住他的胳膊,用眼光瞄着正在逼近的警车,示意他别冲动。

  “还有你,刘小白!仗着有人护着你就牛鼻了是吧?等把他弄进去了,看我怎么玩死你,哼哼!”闫鹏指着刘小白咬牙切齿,血泪鼻涕混杂的脸扭曲变形,如同阴险毒辣的恶魔。

  郭好忽的转过身,刚刚缓和下来的目光,突然变得刀锋般犀利冰冷。

  一瞬间,闫鹏感觉被这样的目光吓坏了,本能的后退了两步,但当看到最前面的警车已经在不远处停下时,胆气又壮起来:“还想打?我告诉你只要你打不死我,我就……”

  后面的话还没说完,他只觉得眼前一花,胸口上就挨了势大力沉的一脚,他感觉就像被车撞了似的,闷哼一声身体向后倒去,但一只铁钳般的手及时抓住他的手腕阻止了后仰,再接着,一支硕大的拳头如同巨锤般迎面砸来,他清晰的听到自己鼻梁骨的断裂声,再然后,又是更加凶猛的第二拳,第三拳!

  痛觉消失了,闫鹏永远进入黑暗世界……

  “不许动!手举起来!”

  暴喝声中,郭好推开闫鹏软塌塌的身体,乖乖举起染血的双手。

  有警员冲上来,给他戴上手铐。

  “郭好……”刘小白手足无措的看着这一切。

  被押着走过刘小白身边时,郭好一脸轻松的对他笑道:“这下,你应该不用再逃了……”

  两个半月后,刘小白坐在探监窗口前,满脸愧疚的看着郭好在玻璃对面坐下。

  “你……还好吗?”

  “我的样子像不好的吗?监狱风云看多了吧?”郭好笑着,露出两排洁白整齐的牙齿。

  的确,他的头发虽然被剃光了,但看上去面色红润神采纷扬,并没有想象中的鼻青脸肿。

  刘小白说:“但你还是要小心点,你把闫家唯一的后代打成了植物人,我担心他们会找人整你……”

  郭好脑海中瞬间浮现出两幅画面。

  画面一:监舍熄灯后,五六个壮汉幽灵般起身,表情恶毒的朝他床边包抄过来。

  画面二:壮汉们东倒西歪的躺在地上痛苦的哼哼,他坐在其中一个领头的身上,揉着发痛的拳头宣布:我饭量比较大,所以从明天起,你们把每顿饭菜的一半让给我……

  想到这里,郭好不由嘴角上扬,有些高深的说:“我倒希望他们能再多找些人,现在运动量还是不大够……对了,他们没再找你麻烦吧?”

  刘小白摇了摇头:“如果找麻烦,现在他们的矛头也都是对准你的……郭好,这事主要是我捅的篓子,现在害的你坐牢,还成了闫家的眼中钉肉中刺,我……”

  “靠!又开始娘炮了不是?最烦你这个!没别的事快滚蛋吧!”

  郭好骂完便扔下话筒,起身走了。

  “好兄弟,一辈子。”

  刘小白紧咬着嘴唇,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心中默默的说。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