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护花狂人在都市

上架时间:2018-08-30

护花狂人在都市 已完结

护花狂人在都市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香烟下酒 分类:都市异能

简介: 环境改变人生,女人成就男人。 少年聂涛得另类神通,能窥知美女心思,分享美女知识。 纯洁的人纯洁的心,本应度过沌洁的一生,可是聂涛却跟各种妖孽美女有了交集,被她们腐化,纯洁褪尽,他将何去何从? 形形色色的美女纷至沓来,用言语与身体向聂涛表达着寂寞之意,是拒绝还是顺从?是容忍还是享受? 且看一个纯洁少年如何纵横花海,在灯红酒绿的都市成就巅峰人生。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幽幽醒来,聂涛的头很痛,睁开眼,看见的是豪华的吊顶,身上盖着软绵绵的被子,此刻他竟是躺在一张大床上,房间中充满了沁人的香气,最令他难以置信的是他的身旁居然还躺着一个美女。

白晰如玉的脸庞,细长的眉毛,长长的睫毛,小俏的琼鼻,红润的樱桃小嘴不住地吧嗒着,睡得很是香甜,床上的美女似乎在做着美梦。

女孩没有画任何的妆,却异常的美,绝对的纯天然美女。

聂涛简直就不敢相信他会跟一个美女同床共枕,还以为又要开始做那啥梦,伸手去掐了一下大脚,疼痛传来的同时,入手的居然是自己的肌肤,他的心中不由得惊骇了起来,怀着心中的惊悚,右手缓缓向上,摸到腰部的时候,入手的依旧是自己的肌肤,到此时聂涛才明白,他居然是一丝不挂地跟一个绝色的纯天然美女躺在床上。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聂涛心中掀起了涛天巨浪,随着意识的清醒,他立马想到了昨天晚上所发生的事情。

昨天对于聂涛来说是一个悲哀的日子,跟他相恋近两年的女友秦思雨不仅把他给甩了,往日的贤淑温顺消失无踪,露出了她本来的面目,将他给大大的侮辱了一番,说什么聂涛一辈子注定是个穷鬼之类的话,他现在只不过是一个卖苦力的建筑小工,根本就配不上她这个名牌大学生,被秦思雨这么说聂涛也就忍了,毕竟这是他自己瞎眼认错了人,连两年的感情都能倾注在这个伪装的女人身上,他也不在乎被秦思雨再损一番。

眼见秦思雨刻薄的言语没有引起聂涛任何的反应,秦思雨新交的公子哥以为聂涛好欺负,也开始对聂涛说一些刻薄恶毒的话,说什么他跟秦思雨相恋两年都没有得到她的身体,他只不过跟她相交两天,给她买了各种名牌,他就直接在一家豪华酒店的床上要了她的第一次,说这些也就算了,反正秦思雨的第一次跟他的关系也不大,最可恨的是那家伙还说聂涛天生穷鬼,以后连被人经手过无数次的垃圾女人都娶不到,说什么现在的女人金贵,她们就是把自己当成公共厕所,如果想要娶她,那也得有房有车不可,最后居然指着聂涛的鼻子说就他这鸟样,终其一生都不可能挣到一车一房,连垃圾女人都娶不到……

就在那公子哥唾沫横飞的时候,聂涛冷不丁上前对着公子哥就是一顿拳打脚踢,直打得他跪地求饶这才罢手。

这些也算不得什么,毕竟聂涛把那公子哥海扁一顿,也算是出了心中一口恶气,最让他感觉到悲哀的是回工地的途中,经过一片荒芜地带时,遇到五个流氓将一个迷晕的女孩弄醒,他们正逼问她银行卡密码,准备财色兼收的时候,在正义感的驱使之下,他直接现身相救,一个不小心被人用电棒给电倒在了地上,而这个时候,原本那个被迷晕的女孩突然起身,一脚一个,直接就将她身边的三人给撂倒,出脚又快又准,脚脚都命中三个流氓的子孙根,他这才明白自己对女人又一次看走了眼,就算他不出手,那女孩也能轻松的摆平这几个流氓。

就在聂涛明白自己看走眼的时候,那个拿电棒偷袭他的家伙,又在他的脑袋上来了一下,他便失去了知觉,不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事。

看着床上的美女,凭着昨天晚上在月色下所看到的模糊印象,聂涛可以肯定,她就是昨天晚上出脚就踢人子孙根的女孩,此刻他与她同睡一张床上,很显然本来是他去救她,最后却变成了她救他。

这都是些什么事呀?

救人不成反被救,现在还一丝不挂地跟这个暴力美女同睡一张床,该不会是她在被那些家伙迷晕的同时,还灌了摧情药一类的东西,然后将昏迷的聂涛带到这里,将他守了二十年的第一次给夺走了吧?

聂涛想到这里,心中惊骇的同时,立马将右手伸向一旁的美女,当他的右手与她的身体接触的时候,入手的是细腻而又柔嫩的肌肤,女孩的身上居然也没有穿衣服。

天呀,难道自己的第一次,就在这种不知情的情况下,被眼前这美女给悄悄的强占了吗?

聂涛心中有说不出的滋味,为了确定心中的猜测,他的右手又轻轻地探向女孩的腰部,入手的依旧是细腻而爽滑的肌肤,她居然也是一丝不挂。

就在这时,女孩突然睁开眼来,聂涛的胸前猛地一重,他的整个人直接被女孩向后推出了半米,同时,女孩雪白的双手伸出了被面,紧紧地抓住被子,倏地调转身体,聂涛的胸前再次一重,他的整个人直接被女孩蹬下了床。

“死流氓——”女孩瞪着聂涛,用清脆动听的声音怒骂道。

死流氓?这三个字入耳,聂涛感觉自己比窦娥还冤,他明明被人家电晕了,然后就一直没有醒过,此刻他一丝不挂地躺在床上,很显然,这应该是眼前美女把他给拔了个精光,可是现在她却是骂他死流氓,见过不讲理的,聂涛还没有见过这么不讲理的。

聂涛顾不得自己摔落地面的疼痛,直接从地上爬了起来,看着床上的美女,很是愤怒地说道:“姑娘,我到现在都还没有弄明白是怎么回事,你怎么能骂我流氓呢?我身上的衣服裤子……”

说到这里,聂涛立马就意识到自己被美女踢下床后,没有了被子的遮掩,此刻正一丝不挂地站在美女的面前,最要命的是,那个美女还人畜无害地看着他,脸上不仅没有任何的尴尬之色,还挂着戏谑般的微笑,聂涛到现在终于明白,他有可能遇到了一个超级女流氓。

美女不知羞,可是聂涛却是一个纯情男人,心中大窘,脸刷的一下就红了,快速的背过身去,不将最宝贵的地方呈现在美女的面前,双眼四下扫视,想要找点东西遮羞,可是房间中除床上有被子之外,什么都没有,根本就找不到遮羞的东西:“你把我的衣服裤子扔哪里了?”聂涛窘境迫无比地问道。

“咯咯咯……”女孩发出了一阵清脆的笑声:“没有想到,在这样的社会中,到了你这般年龄的男孩子,居然还有怕羞的。赶快转过来,我讨厌人家背对着我说话。反正昨天晚上,该看的都看了,你也用不着害臊。”美女坏笑着说道。

身为一个纯情的男人,面对这么一个超级女流氓,聂涛还真的有些自惭不如,只不过被一个女人如此的奚落,聂涛感觉自己男人的尊严受到了极大的侮辱,既然眼前的美女已经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悄悄的占有了他的第一次,连事情都做了,他要是再表现成这幅德性,那就真有些说不过去了,聂涛心中一狠,直接转过身来,与床上的美女来了个面对面。

床上的美女依旧是人畜无害地看着聂涛,那无畏的眼神,让聂涛的心里很不是滋味,可是面对这样的情况,他不得不打肿脸充胖子:“那个……你昨天晚上对我做过什么呀?”

床上的美女坏坏一笑:“你认为我对你做过什么呢?”

“孤男寡女,同睡一床,彼此一丝不挂,这个还……还用得着说吗?”聂涛说着话的时候,直接来到床边,到床头拿了一块枕巾,充当遮羞布,围在了腰上。

看到聂涛这样,床上的纯天然美女脸上闪过一抹狡黠的笑容:“彼此一丝不挂,就一定得发生什么吗?再说,你认为你有魅力让我跟你发生什么吗?”

聂涛听着这样的问话,立马就愣在了当场,他不得不在心中思考这个问题。

秦思雨跟聂涛相恋两年,不要说跟她发生关系,平日里拉拉小手就了不得啦,经过床上美女这么一提,聂涛不得不认为他没有男人魅力可言。

秦思雨是高二下学期才开始跟聂涛交往的,她可是学校出名的一枝花,而且为人也很温柔贤淑,追她的人一大把,她都是甩也不甩,最后却是跟聂涛在了一起,不过现在想来,她哪个时候跟他在一起,就已经抱有了卑劣的目的,她平日里所表现出来的温柔贤淑也只不过是装出来的。

聂涛的成绩一向都很好,是全年纪的尖子生,绝对的拔尖式人物,要不是高考时的一场大病,让他失去了高考的资格,他绝对会考上名牌大学,秦思雨与他相交,恐怕也是为了让聂涛尽心尽力帮助她学习,毕竟,高考是人生的一件大事,如果不熟,谁也不可能贴心贴肺地去为人补课。

聂涛的父母本来还打算让他复读,可是聂涛不想再给贫弱的父母增加负担,也不想跟秦思雨分开,就随她一起来到她就读大学的城市,找了一个建筑工地当小工,辛苦挣来的钱一半寄给父母,一半给了秦思雨。

尽管秦思雨一开始就是想要从聂涛身上榨取那卑微得不能再卑微的利用价值,可是聂涛如果真的有那么点吸引女人的地方,两人之间肯定应该发生些什么,不说得到她的人,至少亲亲摸摸这种男女朋友间应该做的事情也得做做才对,可是他们连这些都没有做过。

当时聂涛还傻傻的认为他们这才是最纯洁的爱情,现在想来,那些全TMD是狗屁。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