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我的艳鬼夫君

上架时间:2018-08-27

我的艳鬼夫君 已完结

我的艳鬼夫君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岁歌如月 分类:悬疑灵异

一个漫长的梦境,一本由梦境写成的小说,忽然却变成了现实……偏偏那还是一个恐怖小说。而这个时候更是有人告诉我说,那就是我的前世,那一个帅得一塌糊涂的男鬼,就是我前世的丈夫……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楔子

"老姐,你终于来了。你的粉丝已经等你好久了。“

一个打扮得像是一个民国人士的家伙狗腿的迎接着我。他就是我的弟弟舒悦,一个平时游手好闲,醉心于他自以为是一定会有的道术圈子里的富二代。

我叫舒瑜,一个作家。出生在一个富有家庭。至于家族里的财富,那是大哥舒伟操心的事情,我只管徜徉在自己那个文学的圈子里就可以了。我一共有三个兄弟姐妹,大哥舒伟,二姐舒婷,都是商场精英。排行老三的我和弟弟舒悦就是明显的烂泥扶不上墙。

我吧,还行,在文学这个圈子里也算得上一个美女作家,出版过基本还算畅销的书,都是些悲风伤秋的小说,被老爸斥为无病呻吟。但现在流行的就是这个流派啊,反正我又不准备和大哥二姐争家产,做好自己喜欢的事情就行了。

小弟舒悦就不一样了,从小就迷上了什么道术,还正儿八百经的拜了个师父,整天打扮的给个老古董一样,一副得道高人的恶心模样。每次家庭聚会,我和他都是侄子和侄女们地反面榜样。被指责批判的对象。所以,同病相怜的我和他联系就多了一些。但也各自有各自的圈子,轻易不在一起聚会,因为说不到一块儿去。

今天不知道怎么了,他居然一连给我打了几个电话,催我过来聚聚,说是有一个我的狂热粉丝想见我一面。我不来吧,他一次又一次的骚扰,于是,我下定决心,来走个过场,见一面就走,反正又不是相亲,就是相亲,我不同意,谁还敢强迫?

“人呢?你不会是拿粉丝晃点老姐我吧?告诉你,老姐我这几天可是有点不痛快,小心拿你做出气筒。"一下车,我就威胁小弟,让他不要玩弄什么鬼把戏。小心后果。

"放心吧,骗谁都不会骗你的。真的有粉丝想见你,而且,都给我说了好久了,这不是听说你的写作大业告一段落,我才找的你吗。走吧,我给你说,绝对不是什么骗局,你看看这里的布局和设计,就出自他的手笔,绝对的有品位,绝对的和你胃口。“一边往会所里边走,他一边得不得不的说着。

会所位于郊外,有山,但不太高,而且树木郁郁葱葱,有水,清澈见底,水里还悠闲地游动着几尾观赏鱼。加上巧妙结合了江南园林和西洋建筑风格的建筑,让这里觉得像一个精心布置的世外桃源,我这些时候,有些神经衰弱的心情猛地放松了许多。

“还不错,到了这里,感到舒服了好多。”我赞赏的说道。

“那是,也不看是谁给你推荐的?我会骗你?”舒悦嘚瑟的说道。

“设计师是个女的吧?要不不会有这么贴心的设计。”

“到了你就知道了。”舒悦还卖了个关子。

我已经挷定绝对是个女的,因为,我的小说,男人看的不能说没有,但能够称得上粉丝级别的,一定不可能是个男的。

但是,我错了,真的错了,还错的离谱。那个人真的是个男的,还是个五大三粗的男人,最最关键的,他也不是我的粉丝,而是看了我的小说,有些事情想问我的一个人。

该死的舒悦,居然骗我。

……

见到了自称我粉丝的那个男人,我心里已经快要暴走了,但是,对着一个陌生的男人,我只好压下自己的心头怒火,做了下来,一声不吭,看舒悦那个小子能玩出什么花样。

“舒小姐,我叫李锐,是这个会所的老板,请你前来有点冒昧,望不要见怪。”他倒是彬彬有礼,但我怎么看,都看不出他让我顺眼的地方。于是,我冷哼了一声,作为回应。

“舒小姐,你看需要点儿什么?这里南北大菜,江湖小吃,应有尽有。”他继续说道。

我不高兴,很不高兴,所以没有搭理他,只是斜着眼看着舒悦,看的舒悦极不舒服,好像屁股下不是椅子是个将要爆炸的地雷。扭扭捏捏的。

“老姐,不要这样看着我,我有点害怕。既然来了,你就听听李先生说些什么吧。他是我的学长,很不错的一个人。”舒悦解释道。

不错?就是对你不错才让你合起伙来骗我的。我依旧没有说话,看舒悦怎么办。

“学长,你直接说吧,要不回去我要挨打了。”舒悦终于顶不住了,开始要求姓李的说明约我来的目的。

“舒小姐,这是你写的书吧?”他从包里拿出了一本书,不用细看,我就知道,那是我刚出版的一本小说。还算畅销。内容当然是我所擅长的那一类风花雪月,才子佳人的古代言情小说。

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却也没有说话,看着他,等他说出目的。难道他准备改编它?把它排成一部连续剧?

“书里写的地方我见过,里面的事情也是我知道的。和你写的一模一样。”他的话让我瞪大了眼睛。

不会吧?作为作者,我知道自己这本书的构思从何而来。那一段时间,我不断地重复的作者一个梦。

这本书就是我梦里的事情,场景,人物,情节。都来自于我的梦境。没想到,居然有人来告诉我,这是真事?哦,天啊,这不是又在做梦吧?

“你到底想说什么?”我第一次开口,但这已经表明我对他所说的东西有了兴趣。

他没有回答问话,只是又从包里掏出一本很老的书籍递给我,还帮我翻到了要我看的地方。

我接过来,没有第一时间看下去,而是盯着他的眼睛继续问道:“你有什么目的?”

“没什么目的,只是对同样的故事出现在你的小说里感到好奇罢了。你不想看看,我的一个先辈是怎么写的么?“他悠悠的反问道。

我这才低头看起他翻开的那本古籍,里面的东西不长,只有几百字,但是,作为一个作家的我,毫不费力的就看懂了那篇古言文章。

那是一篇祭文的一部分,描写的是一个感人的故事。

写的是有一对小夫妻,婚后恩恩爱爱,比翼双飞,但是,有一天,在两人泛舟湖上的时候,忽遇怪风,两人落水,男人奋力把妻子推上了岸,但自己力竭而死,没想到,妻子在祭奠丈夫的头七之日也主动投水追随丈夫而去,死后朝廷给与封赠,还立有牌坊。由于两人没有后人,所以由族人过继继承了他们的家业,世世代代香火不断。对了,这对夫妻就是姓李。和我小说里的情节简直一模一样。

看完之后,我抬起头看着李锐,等他说出目的。

“舒小姐,你刚才看的是我家的族谱里面的记载,那对夫妻就是我的祖先,我就是过继给他们的族人的后代。”他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才又继续说到:“我家的族谱舒小姐是不可能看到的,而且,就是我,也是第一次看到,要不是有人找到了我家,想借用我家的别墅,我也不可能得知你这本小说的。顺便说一句,你书里描写的那对小夫妻的家和我家的祖宅,现在的别墅是一模一样,连里面的陈设和家具都分好不差。”

“什么?你说的是真的?”我终于坐不住了,今天居然听到这么惊人的消息,难道我做的梦居然是真实的事情?还是几百年前真实的事情?老天,你不是在玩我吧?

“当然是真的。而且,还有一件事,需要告诉你。请你不要害怕和激动。”他郑重的说。

“你说。”我亟不可待的说,难道他还有什么惊人的消息?

“我家的祖先有画像遗存。”他慢慢的一字一句的说道。

“那和我有什么关系?”我不解的问道。梦里的小夫妻,我始终看不清他们的面孔,所以,我没有感觉到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他听到我的问话,没有回答,只是又从包里掏出一本古籍,却奇怪的没有递给我,而是给了小弟舒悦。

舒悦不解的翻开了那本古籍,刚开始还没有什么,但等他刚翻过两页,就张大了嘴巴,不住地看看我,又看看手中的书,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却说不出任何话语。

看着他奇怪的表情和动作,我不由得一把夺过书籍,自己翻看起来。

第一页没有什么,只是一行小楷,写明了书籍的内容:“夫妻自题小像。意思也就是,夫妻两个自己互相画的对方的画像。

我翻过去,看到了一个书生打扮的年轻人,英俊潇洒,风流倜傥。还一个俊俏书生。

我有翻过一页,这一次就被吓到了,上面是一个俊俏的小娘子,不用说就是刚才那位书生的妻子,投水殉夫的那一位。但是,让我惊讶和不可思议的她居然和我长得一模一样。就好像我穿了古装一样。这是怎么一回事?

我虽然是个文艺青年,美女作家,但也是一个坚定地无神论者,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什么转世,鬼魂一类的东西,但眼前的东西着实让我吃了一惊。

“不用怀疑,那是真的古籍,已经在我家珍藏了几百年了。不相信的话可以去做文物鉴定,碳14可以准确鉴定年代的。”李锐依然慢吞吞,悠悠的说道。

我没有怀疑他所说的,因为,我知道,就是他骗了我也得不到什么利益,那有何必呢?但我却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虽然我没有说小说的构思来自于我的梦里,但光凭着小说里的内容和一模一样的容貌就可以让他有所怀疑了。

“你什么意思?”我看着李锐问他。是啊,你什么意思啊?就算我是你转世的祖先,难道你还准备把当初继承的财产还给我?否则,你准备做什么?

“舒小姐不要误会,我没有别的意思,主要是家祖已经年迈,最近经常做梦,梦到你,哦不是,是梦到先祖要求家祖找到你,他妻子的转世身,让族里尽一份没有尽到的孝心。让先祖安心。当然,对于舒小姐,我们也有所安排。绝对不会有什么不好的想法。毕竟,说起来,你可是我家的先辈。李家还是以孝传家的,廉耻二字还是知晓的。“

虽然他说的漂亮,但这件事实在是太过离奇,我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只好看着罪魁祸首舒悦,让他那个主意,谁让他是个男生呢,并且他还是始作俑者,整天吹嘘自己有道术在身,今天就让他好好实践一下。

“学长,要不这样吧。那本画像让我们拿回去做个鉴定,有了结果我们再做商量,你看怎么样?”他只好出头。

“没问题,那本来就是舒小姐所画的,哦,我是说。唉,说不明白了,总之,拿回去没问题,只是,能否加快时间,家祖年纪大了,老惦记着,让我们做晚辈的心里不安。”他急赤白脸的说着。

你家祖年纪大了,我这个你认定的先祖就要加紧办理,这个不肖子孙。

无意之中,连我自己都没有意识到,我居然把自己放到了认同他说法的位置上。

告辞出来,坐在舒悦的宝马车上,我无力地对他说:“小子,你惹出的麻烦,自己解决,别总来烦我。有结果了,通知我一声。记住了,别让老爸知道,否则,扒了你的皮。”说完,我推门下车,也不管他在我身后大呼小叫,开车回了公寓。连澡都没洗,蒙头开始大睡。我累了,也希望再做一个梦,得到一些提示。我该怎么做?

但是,往常爱做梦的我居然一觉睡到大天亮,别说做梦了,连厕所都没上一个。还是被饿醒的。这才想起来,昨天居然连顿饭都没混上。还他么是他先祖呢,这个不孝的子孙。

我一边吐槽,一边给自己张罗着吃的,没想到。舒悦的电话又一次打过来了,只有一句话:“看邮箱。”随后就挂了,让我极度郁闷。你多说一句话安慰安慰我会死啊?

我一边大口的吃着自己做的黑暗料理,一边打开了电脑,登录邮箱,看到里面多达一百多兆的各种文件,才决定原谅他了。

他昨天晚上肯定一夜没睡,才搜集了这么多资料发给我。我当然不会浪费他的好意,漫不经心的查阅着,但开头的一张照片就让我目瞪口呆。

那是一道长堤,我书里描写过的那道长堤。上面开满了艳丽的桃花,下面还有文字说明,苏省一处小湖的十里长堤。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