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九剑戮天

上架时间:2018-09-21

九剑戮天 已完结

九剑戮天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付小天 分类:玄幻仙侠

武林圣剑赤霄惊现江湖,引得天下大乱,各方门派为夺绝世宝剑大动干戈,一场血雨腥风横扫天下!孤命浪子,家破人亡,苦情少女,身世迷离,二人不期而遇,相爱相杀一生……因为一个传说,改变了天下千万人的命运,谁能逆天改命,斩妖除魔,重振朗朗乾坤?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重阳,西域赤霄山巅,殷红色的彤云如同一张血网,倒扣在这萧杀的末日战场,天空血云中有一张恶魔的脸时隐时现,朔风呼啸狂雪翻飞,刀山剑海煞气冲天,一道道闪电似如恶魔手中的舞带,在血红的天幕中划出无数道极光,似要把这无边血穹给撕裂……

“谁以赤胆祭轩辕,主次颠倒乾坤变;沉沙折戟烽烟起,浮尸万里无人怜!九幽恶灵兴风雨,剑锋飞血如花艳;戮屠三界斩六道,天地众生存心间。”

有一个苍老而沙哑的声音,在天地之间悠悠飘荡,吟诵着这首无名之诗,那声音虽不大,但穿透力却极其强悍,它如附骨之蛆一般刺破了人们的耳膜,直向心脏侵袭过去,杀阵中的万千武林好手虽竭力想用内力将这声音压制下去,但却全然适得其反,只见他们一用力体内真气便如开了口的水坝一般倒冲而上,无论你修为再高定力再好也无法止住这股真气的冲劲,待那沙哑声音把无名之诗吟诵完毕之时,现场无数英雄好手全然喷.血向天!

无数的血柱汇成了一条骇浪惊涛,反冲着向天空飞贯上去,此时雷电漫天鬼哭狼嚎,天空中的红云似大海巨波一般飞腾翻滚,人们的耳畔如同有千军呼啸万马奔跑,天地间翻飞的雪花在鲜血与红云的映衬之下,也全然变成了血红之色。

如同九幽恶鬼从地狱中放出,人们的耳中全全是那魔鬼的哭笑之声,而同时手中的刀剑身上的衣服头顶的须发全然如同失去了重力一般迎空上束,被血色的光柱吸引着全全要冲天而去般,就连身上的皮肤体内的血肉也被那股大力所引,与自己的肉体对抗冲击,而五脏六腑也被那吸引着疯狂撞击着身体,直撞的人人七窍流血惨不堪言!

但见一眼望去,赤霄山顶血流成河哀嚎遍野,那无数成为血团的人捂着脑袋在血地上滚来滚去,口中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这比修罗屠场人间地狱还要恐怖数倍,这,难道就是末日?难道就是九幽罗刹现世?

没人能讲清楚,因为此时此刻此地,已再无清醒之人,所有人的耳边都听到恶魔的欢声,眼中看见的全是死神的笑颜,直到一道白光,从血红的天际直直劈下,劈破了血红之色,斩进被鲜血所浸泡的黑泥当中。

端听得“轰”的一声惊天巨响,如同太阳从天上掉了下来,更似从万人之中引爆了千斤火药,那白光落地之时便轰然炸开,以赤霄山顶为中心,方圆半里全然化为焦土,在场半数人等瞬间便化为了青烟,那些侥幸活下来的,又有一般被刺目的白光灼瞎了双眼,而未有瞎眼的也只敢待白光缓缓散去,才慢慢睁开眼睛,看向炸点中心。

剑!

被爆炸波所冲开的凹坑之中,斜插着一柄血色长剑,那剑剑身通体透红,如同是被鲜血浸透的一般,散发出暗红的光芒,一条血龙缠绕在剑鞘与剑柄之上,而剑扣之处有一颗魔鬼的头像,面色凶神恶煞,像是被长久幽禁的伏地魔,目光里充满着无尽的哀怨,而缠绕在剑身上那条血龙,便是那伏魔的神圣,威武不可侵犯。

所有人都呆了,大气也不敢喘一下,因为他们都想向不到这柄血剑是从天而降还是由地而生,因为剑的出现方式太骇人听闻太匪夷所思,在他们眼中这已不是剑,这是一只恶魔,吃人的恶魔,恶魔现世,有谁敢动?

直到,有人叫了起来:“赤霄,这就是传说中的赤霄剑啊,赤霄现世,血流成河,上古神剑赤霄当真现世了。”

这话一出,如同平静的湖面扔进了一块巨石,瞬间掀起了狂风巨浪,周围所有人蠢蠢欲动,要扑向那巨坑之中去,但闻飞花坞阵营中发出“仓”地一声,一柄青色长剑迎空出鞘,未待众人反应,已然撩起一抹青光,人剑合一,如同离弦之箭般射向巨坑中心。

齐天府离恨天手中恨天剑寒芒乍放,一手以剑引电当空斩向飞往坑中的花青龙,口中啸道:“赤霄乃是天道之剑,有谁敢动,先问我手中恨天同意以否。”

语落之时,剑光已然斩到对方剑锋之处,端听“轰”地一声剧响,那青白二光已然在空气之中相击相撞。

花青龙“噗”地射出了一口鲜血,青龙剑剑柄已然直直捅进自己胸膛。

那是因离恨天劈出的那道白光击到了他剑锋之上,巨大的回震之力将长剑反击而回,故刺进了他自己身体之中。

花青龙如断翅之鸟,无声跌落到巨坑之中,飞花公子失声叫道:“花堂主,你为何这般。”

身子扑将出去,欲弯腰去扶那重伤倒地的花青龙,却有一个小小身影比他更快,如兔子一般从身后弹将过来,把花青龙扶将起来,并搂着花青龙失声叫到:“爹爹,爹爹,你不可丢下泪儿,不可丢下泪儿啊。”

“泪儿,莫要哭。”花青龙吐着鲜血,躺在花惜泪的怀中,万分不舍,仰头望着他最爱的女儿,眼中竟已泪花泛动。

望着爹爹胸口赫然倒插着他生平最爱的青龙宝剑,鼻嘴之中只有出气而无进气,生命正从他身上迅速消失,年仅八岁的花惜泪,简直要被吓晕过去。

她只敢一个劲叫着:“爹爹,你莫要吓泪儿,莫要啊……”

“泪儿,你恨不恨爹爹?”花青龙强忍最后的力气,向他女儿提出如此一问。

花惜泪心中茫然,她只顾道:“恨,当然恨,我恨爹爹为了飞花坞,抛弃了一切,抛弃了你的家人,抛弃了你的女儿,你难道还要抛弃你生命吗?”

“如果你恨,那你就从爹爹心脏里拔出此剑,斩断过往恩怨罢!”花青龙突然伸手扣住女儿右手手腕,扣着那只手往自己胸口伤口处拖将而去。

全场所有人为花青龙这举动而大惊失色,尽然失声大叫起来,那飞花公子更是急急出手,欲发力制止那花青龙的动作。

只见他探空出手直抓下来,眼看将要抓到那父女二人的手,花青龙却发话了:“坞主,青龙一生依你,这次,你就依我父女一次可好。”

听到此话,飞花公子登时顿在当场,真是进退两难,不知如何是好。

那花青龙却微笑着,把着花惜泪的手,毫不犹豫地,从胸口伤口之处,抓将进去!

滚热的血,温暖着花惜泪那只柔嫩的右手,她的手,捏碎了她父亲的心脏,握紧了那柄冰凉的青龙剑。

花青龙一脸慈爱地盯着花惜泪,柔声道:“泪儿,你握到了爹爹的魂,今此一生,这青龙剑便是爹爹,你可明白。”

花惜泪大口大口喘着粗气,一张小脸时红时白,时青时绿,教人看起来实是可怖之至。

此时此刻,她已说不出话来,紧握着那柄吞噬了父亲生命的青龙宝剑,她的心,也渐然变得坚硬了起来,她深盯着父亲的双眼,心中在问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你要如此对待你的女儿啊?

花青龙没有回答她,只是轻轻地,用尽最后一丝力气,道:“我儿,莫恨,飞花坞魂,不灭,你若能活下去,记住帮飞花坞夺回九剑,重振飞花……”

苍天变色,魂飞魄散,一代大侠花青龙,就此悲呛而亡。

飞花公子脸孔之上青筯暴起,抬手指向离恨天,咆哮起来:“无耻小儿,心狠手辣,还我属下命来。”

“可笑,一介莽夫有勇无谋,想夺取这赤霄宝剑,败于吾剑下,乃是他技不如人,这与本座何涉?”离恨天长剑横胸,冷笑着问。

飞花公子因为过于愤怒而俊脸扭曲,他喉节抽动着,咬紧牙关道:“阁下下此狠手,在本座面前屠杀本座手下,实在是可恶可恨之至,出剑吧!”

“看来坞主今天要与本座一雌雄了,好吧,尔尽放马过来,本座奉陪到底。”离恨天左手五指缓缓撒开,右手恨天剑在那漫天飞雪中撩空一挑,直指长天。

当世两大绝顶高手冷目相视,一眼万年,而他们身后的双方教众也全全伺机而起,捏紧手中兵器,昆仑之顶倾刻间剑拔弩张,眼看一场大战将不可避免。

风更急,雪更狂了,在这杀意弥漫的冰冷广场上,所有人眼中只有仇恨,只有杀戳,只有毁灭,没有谁注意到那个场中搂着冰冷尸体的小女孩。

她手上的血迹看似已干。

她怀中的尸体已然僵硬。

而她手中那柄剑,却是愈发的冰冷,因为剑的冰冷,导致她的心也一块冰冷了。

在这惊天对峙之中,任谁也想象不到,这刺出改变江湖格局的第一剑,竟然会是她,花惜泪,花青龙的遗孤。

瘦弱的臂膀,挽起沾血长剑,不知从何处生出的力道,助她刺出这惊天一剑,剑锋所向之处,竟是那近在咫尺名动天下的飞花公子。

那剑,无声穿透了他的身体,洞破了他所有防伪,此刻,他像个无助的孤儿,站在那冰凉的世界里,任由黑暗无边的漫延。

雪白长衫被青色长剑一贯而穿,花惜泪紧握着剑柄,与她身前的飞花公子直直对视,她眼中射出那对怨毒之至的目光,再一次击碎了飞花公子的心。

那八岁女孩道:“飞花坞,从我而灭吧。”

“叛徒,找死。”

不待飞花公子发话,飞花坞众间同时暴发潮水般的愤怒,话声起落间,无数刀光剑雨飞镖暗器挟着无尽的愤怒,飞蝗一般向花惜泪激射而来。

这位八岁的女孩,眼看就要亡命于她叔叔伯伯,婶娘阿姨们的武器之下,离恨天,迎着漫天杀器,撒开了左手,抓向那杀器中心的花惜泪……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