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战神王后

上架时间:2018-04-02

战神王后 已完结

战神王后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浅浅 分类:穿越架空

一饭之恩,当涌泉相报。 她为他披上铠甲,浴血杀敌。 狡兔死,走狗烹。 哀莫大于心死。 她脱下华美宫装,摘下狰狞面具,归隐山林。 失去之后,他才发现她的好,他已经习惯了有她的日子。 而她,前尘往事,却已经彻底遗忘……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茜纱窗外,霪雨纷飞。无情的冷雨,打弯了那一树洁白的海棠。雪白的花瓣,轻轻地落在青石铺成的小径上,如片片白雪,冷的没有一丝芬芳。

凤羽宫,冷冷清清,那红艳艳的喜字,在点点烛光的照耀下,如鲜血般凄美。红烛无助地摇曳着,明灭光影之中的凄厉与彷徨,让钟无艳感到一阵阵莫名的恐惧。

红,到处一片红,红的如鲜血般触目惊心!

宫里的宫女太监们大都睡下了,值夜的宫女们也都指一事离开了,他们也根本没有把这位新王后放在眼里。普天之下谁人不知,齐王田辟疆最爱的是夏迎春呢?而她钟无艳,只不过是颗棋子罢了。

“小姐,你还是快睡吧!”秋月再次剪了烛花,微微叹了口气,“已经三更了,想必大王不会过来了。”

红烛高照,照亮了钟无艳那双如水的眸子。

“他会来的,一定会的。”她不相信,这可是他们的大婚之夜,他怎么会不来呢?如果他不想见她的话,那么他为什么要上桃花山,接住自己抛下的绣球呢?

“你别傻了,小姐!”秋月不忍心伤她的心,可是又不愿意见她独守红烛到天明,“大王去水月宫了,他不会过来的!”

今夜,不仅仅是齐王田辟疆迎娶王后的日子,同时他还册封了一位贵妃。那是他青梅竹马的恋人,齐国权臣之女夏迎春。听说,那夏迎春有着绝世的美貌,且和田辟疆早就情投意合。如果不是田辟疆刚登基地位尚且不稳,六国又虎视眈眈,他急需要一员得力的将才的话,,想必齐国王后的位子,就是夏迎春的了。

“他会来的。”钟无艳看着镜中那张绝美面庞,有些紧张地问,“秋月,你看我的妆容还好吗?用不用补补妆?”

摘下黄金面具的钟无艳,美的让人眩晕。只见她淡扫蛾眉,略施粉黛,那绝美的容颜,却足以让百花失色,让明月抱羞。

钟无艳平时总是戴着黄金面具,因为鬼谷子说过,太漂亮的女人,大都是红颜祸水。她很美,美的让人窒息,让人心醉,可是,她不得不用一张黄金面具,遮住了自己那如花的容颜。谁也不曾想过,那张面具下面,居然是一张如此俏丽的容颜。因为她一直戴着面具,所以世人都以为,钟无艳是个奇丑无比的女子,要不然的话,为何总是不敢以真面目示人呢?

以前的钟无艳,从来不关心自己的容貌如何,可是今天晚上,她却好紧张,她好怕,怕让他发现自己的一丝丝瑕疵。

秋月有些怜悯地看了她一眼,她知道,钟无艳已经无可救药了。感情上这种事情,谁先爱上了,谁就注定是输家。

秋月是钟无艳自幼的贴身侍女,情同姐妹,她太了解钟无艳了。只不过她至今仍不明白,为什么仅仅那一面,就能让她那位心高气傲的小姐爱上他呢?他好吗?秋月并不觉得,她觉得他像块冰,一块没有一丝丝温度的冰。这块冰,能给钟无艳幸福吗?

“不用了,你已经很美了。”她看着那张绝美的容颜,无奈地说,“其他宫人都已经睡下了,你觉得他还会来吗?”

钟无艳听着耳畔的细雨声,柔声说:“秋月,你也休息吧,我再坐一会儿,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此时,这华美的洞房里,只剩下了她孤零零一个人。

“他真的不来了?”钟无艳只觉得胸口一阵阵发闷,似乎有一块巨石压着一样。

她缓缓站了起来,轻移莲步,取了一把红纸伞,便信步来到了院中。

雨下的并不大,那青石铺成的小径上,却铺了一层洁白的落花。那棵美丽的海棠,被这冷雨蹂躏的柔弱不堪。片片洁白的花瓣在雨中无奈地飘零,如同一只只凄美的白蝴蝶。

红墙的另一边,便是水月宫了。

雨继续下。

她撑着红纸伞,只听耳畔隐隐约约传来了一阵乐声。

不远处,一盏忽明忽暗的灯笼飘了过来,犹如点点鬼火般诡异。

“真讨厌,人家水月宫里歌舞升平,咱这里却死气沉沉的!”一小宫女提着灯笼抱怨道,“看来,日后我们跟着这位新主子,也得不了什么好处。”

只听一太监“哏哏”地笑了起来:“没办法,谁让我们这位新主子丑的像鬼呢?”

“到底有多丑啊?”那小宫女有些好奇地问。

太监想了想,笑道:“听说她都四十了还没嫁出去,额头、双眼均下凹,上下比例失调,肚皮长大,鼻孔向上翻翘,脖子上长了一个比男人还要大的喉结,头颅硕大,又没有几根头发,皮肤黑得像漆……”

小宫女听了,不禁哈哈大笑起来。

“怪不得大王不肯到这里过夜呢,他大概是怕做噩梦吧!”小宫女笑的前俯后仰,“这么丑的女人,居然还能嫁得出去!真是可怜我们大王了。”

钟无艳站在假山后面,清楚地听到了这些话,嘴角泛起了一缕无奈的笑容。

其实除了她的师父鬼谷子和秋月,并没有人见过她的本来面目。世人的猜测,让她觉得他们的想像力真的好丰富,连年龄都能给她改成四十岁了。其实,她只不过刚满十八岁。

钟无艳正胡思乱想着,却听红墙那边的水月宫传来了一阵骚乱声。

“出什么事了?”她心中一紧。

钟无艳连忙登上假山,在那里,可以清晰地看到水月宫。只见水月宫花团锦簇,灯火辉煌,一副喜庆的场面。不像她的凤羽宫,冷清的连只苍蝇都没有。

“难道,他有危险?”钟无艳心中一紧,她刚想飞过那道红墙,却被一只大手给拉住了。

钟无艳回头一看,却是一位年轻的御林军侍卫,只见他丰神秀骨,仪容不凡,那斜入云鬓的两道英眉,为他凭添了几分英气。

“师兄?”钟无艳微微一愣,继而有些欣喜地说,“你怎么在这里?从你被大王重用后,怎么再也没有回过桃花山呢?”

那侍卫,正是钟无艳的师兄田忌。

田忌听了,无奈地摇摇头,低声说:“此事说来话长,不过你千万不要轻举妄动。这王宫里可不是桃花山,每走一步,都得分外小心。”

一会儿,只见几个太监从宫内抬出一张精美的大床来。那张大床雕龙画凤,非常漂亮,不像钟无艳寝宫内那张朴实的没有一丝花纹的大床。只不过,这张大床的床板已经坏掉了。

看着那张坏掉的大床,钟无艳那如水的眸子里,隐隐泛起了泪花。

原来,这就是她的大婚之夜。她在凤羽宫里独守空帏,而水月宫那边,却已经把婚床给折腾坏了。

嫉妒,分明就是条毒蛇,无可救药,却又咬得人撕心裂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