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凰求凤

上架时间:2018-04-02

凰求凤 已完结

凰求凤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浅浅 分类:穿越架空

“穿越了,穿越了! 抢钱,抢权,抢美男! 某女挥舞着拳头,信心爆棚! 怎知理想太丰满,现实太残酷。柔然古国穷的都快揭不开锅了,权力也只不过是镜花水月,至于美男……唉,说多了都是泪啊! 敢问客官,可有回家良方? 某男一脸邪恶状:来了还想走?”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夜空里挂着一弯银钩,宛如一只挤着的近视眼睛。它似乎也累了,人们还可以回家过年,而它悲催的还得值班。最可恶的是,还没加班费!老天爷对它可真不公平!可惜投诉无门,劳动仲裁委员会也管不了它这事。

“天啊,好渴!”安馨坐在靠车窗的位置,将身上背的斜挎包紧紧抱住,那包里其实也没装多少钱,因为她根本就没什么钱,只不过装着手机和一些她平时随身带的东西罢了。

她有着百合一样的气质。温柔典雅间透着些许的傲慢。她的气质清冷,让人望而生怜,如同一朵怒放在天山之巅的雪莲花,艳丽无双,却又有着几分冰冷。

安馨懒懒地打了个呵欠:“NND,我想骂人!”

看来,美女还是不开口的好,一开口,就将她的本性暴露无遗了。长了张淑女的脸,却丝毫没有淑女的内涵,这就是安馨!

安馨不知道自己是走了什么“狗屎运”,好不容易挤上了春运末班车,谁知道火车半路上坏掉了!路漫漫其修兮,为车票上下而求索。终于求索到车票时,却被困在这荒山野岭中,世上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了吧。

她百无聊赖地看着车窗外那轮看起来有些怒气冲冲的月亮,恍惚间,她觉得天上那轮惨白的月亮突然射出一道寒光,照得她根本无法睁开眼……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安馨终于缓缓地睁开了眼睛。朦胧中,她看到一张脸渐渐地浮现在眼前。那人一袭半旧海蓝色的绸缎衣服,头上戴着二龙戏珠冠,身上隐隐散发着一股檀木的香味。只见他两道乌黑浓密的眉毛斜入云鬓,长长的睫毛下面,有着一双如古井之般深邃的眸子,那又直又挺的鼻梁,那刚毅有棱角的嘴唇,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完美的无可挑剔。

“梦,一定是梦!”安馨昏昏沉沉地想,“八成是看古装剧看多了!编辑说的对,我果真是污,连做梦都能梦到帅哥!”

“姑娘,你醒醒!”

安馨正准备继续睡呢,可是她感觉到,有一只冰冷的大手,正在轻轻地拍着她那柔嫩的小脸。

“烦人……不对,是真的!”她有些烦,推开了那只手,但是刚她触摸到那只手的真实感时,马上打了个冷战,立刻睁开了眼睛。

眼前,那位年轻英俊的男子,正在诧异地看着她,似乎在研究某种不明物体。他那惊愕的神情,好像看到了什么怪物一样。

“鬼啊!”安馨吓得尖叫起来,挥起粉拳,直接冲那男子的右眼给了重重一击。

朗朗乾坤,哪来的这么装扮的货色,肯定是鬼无疑了!出门踩狗屎,睡觉遇到鬼,果真是华盖当头,运气差的简直没法用言语表达!

那年轻男子显然愣住了,似乎没有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鬼?她见过这么英俊的鬼吗?若鬼都长成这样,那阎王岂不是要忙死了,阴曹地府肯定鬼满为患,那些女色鬼们不把奈何桥堵个水泄不通才怪呢。

安馨反应可比他要快多了,她连忙爬起来,夺路而逃。她这才发现,自己身处一花园中。花园里,各色鲜花怒放着,小径极多,如迷宫一般,转得她有些头晕目眩。

“妈呀,我到底是撞了什么邪了,居然撞到鬼了!”安馨一边跑着一边想,“鬼怕什么呢?听说怕脏东西。不过,我上哪弄脏东西啊,附近又没有公厕,否则给那玩意儿一大桶!以前看电视好像说鬼还怕女人的内裤,呜……我不干,人家还是处女,怎么能光天化日脱衣服……”

那“鬼”身后还站着一年纪略小一点的“男鬼”,他也是一袭半旧的衣服,虽然料子看起来不错,可是却看不到丝毫奢华。他磕磕巴巴地骂道:“大……大……”

安馨在这迷宫似的花园绕来绕去,听到另一个“男鬼”的话,更是吓了一大跳:“妈呀!鬼果然厉害,连我是网络写手都知道!编辑大人,您老不是一直嫌我写的渣么?看看,粉丝都从阳间排到阴曹地府里了,呜……”

“大……大胆!”那个“鬼”终于将这两个字说了出来。敢情他不是安馨的书迷,原来他是个“结巴鬼”啊。

想想也是,就安馨那些骗小孩子都漏洞百出的文字,还想骗鬼?

这时,被安馨打了一拳那“鬼”醒悟了过来。

只见他眉头微微一皱,清澈的眸子里掠过一抹骇人的寒光,太湖石碓砌的玲珑假山上赫然布满了白色的寒霜,周围气压顿时下压迫的人们几乎无法呼吸。

他嘴角微微一抿,嘴角挤出几个字:“好大胆子,竟然敢对本王动手!”

他说话的速度极慢,声音也不高,可是每个字都夹杂着无情的冰霜,似乎一张口,便能吐出个冰天雪地。

安馨拼命奔跑着,光洁的额头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汗珠。此时,她只恨爹妈给她少生了两条腿,至少能多一线生机啊。穿越有风险啊,没博尔特跑的快的MM们慎入!

“大胆刁妇,竟然敢对本王无礼!”突然间,只见那“鬼”从天而降,拦住了她面前那条窄窄的小径。

安馨那一拳下手可真的挺重的,只见那“鬼”的一只眼眶被打的黑青,如果再另一只眼上也来这么一拳,估计他会成为“国宝”大熊猫的。因为他皮肤比较白,如果再抱上那么杆竹子,直接可以进卧龙保护区了。

“本王?”安馨吓得连忙掐住无名指,小时候她听老人说过,如果遇到什么邪门的事情,掐无名指可以避邪的,“难道,您是阎王?小女子何德何能,劳您老人家亲自前往啊?”

她浑身箩筛般剧烈颤抖着,几乎不曾晕死过去。

难道,阎王知道了自己的恶行?

六岁那年,用热水灌过蚂蚁窝,害了无数条无辜的小生灵;七岁那年,偷偷将邻居大妈养的哈叭狗胡子给剪了;八岁那年……就在今年,她还抄袭了某作者的一段对话!细细想下,她觉得自己真是罪孽深重,罄竹难书。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