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阴缘

上架时间:2018-01-04

阴缘 已完结

阴缘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张员外 分类:悬疑灵异

想要看下面的故事 就准备好半条性命 还有 二两勇气 一壶忧伤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想要看下面的故事

就准备好半条性命

还有

二两勇气

一壶忧伤

一打纸钱可以换一栋别墅。

你信吗?

你当然不信。

但,这是个事实。

事实就是有人做到了,用一打冥币换了一栋别墅。

那人叫李冬阳。

夜已深。

路灯昏黄,树影斑驳,大街上行人稀疏,很静,静得像通往地狱的黄泉路。风一吹,斑驳的树影来回飘摆,就好像鬼魅锋利的爪子,黑暗中仿佛隐匿着一双血红凶眸,冷冷地注视着赶夜路的行人,或许趁他不注意,一把抓住他,把他带到另一个世界。

每条街道都隐藏着一个凶灵,李冬阳面前的这条路也不例外。

此刻,他就在这条大街上。

李冬阳的心怦怦直跳,这么晚了,他真不该约朋友出来喝什么酒,虽然他很寂寞。寂寞像无边的黑夜,将人紧紧地裹着,压抑得无法喘息。李冬阳快要窒息了,走到路中间,停住了脚步。他想起前两天这条街上发生的车祸,据说很惨,八死一重伤。那是一辆卡车与一辆客车相撞,双方司机都是跑长途的,疲劳驾驶在所难免,于是惨剧发生。

事发的时间是深夜十一点。

李冬阳浑身一激灵,风很凉,纵然是七月盛夏,犹觉浑身发冷。

李冬阳心里嘀咕着“不会有事的”,快步向前走,一边走一边拿出手机。他要听歌,放到最大音量,借此驱赶内心的恐惧。当他不经意地看到手机上的时间时,那种冷意更甚——23:00整。那天车祸的惨剧就是这个时候发生的,地点就在附件,或许就在他的脚下。

疑心生暗鬼,李冬阳自嘲地笑了笑,他是疑神疑鬼了,科技飞速发展的今天,怎么没有发现那些所谓的亡灵呢?

毫无科学道理,李冬阳只相信科学。

下一刻,他的信仰就被颠覆了。

大街上,只有李冬阳,踽踽独行,长夜漫漫。

李冬阳听着歌,声音很大,劲爆的的士高音乐大到能震破他的耳膜。在这阒然无声的黑夜里,这可能是他唯一驱赶恐怖的方法了!然而,恐怖无时无刻不在他的身边。就在这时,耳机里的的士高音乐突然停止,紧接着传来短促尖锐的声音:“小心——”

李冬阳还没反应过来,闻听背后汽笛声响。李冬阳回头一看,一辆超速的重卡闪着刺目的灯光向他猛冲过来……李冬阳本能地往道边一蹿,他又看见街道的另一端冲过来一辆客车,速度超快,两车猛地撞在一起!

“轰——”

响声贯耳朵,惊心动魄。

卡车的力量很大,推着客车冲出几十米远,才停了下来!

李冬阳大口大口喘息着,他险些成为这场车祸的受害者。他能活着,真是命大。喘息方定,他急忙跑过去。他是医生,医生的天职是救人。

李冬阳边跑边拿着手机拨打120——没打通!

手机没信号!

李冬阳愣了,这可是在市区里,手机怎么会没信号呢?

不管那么多了,救人要紧。

李冬阳跑到事故现场。两辆车已经严重变形,车里没有哀呼,也没有悲鸣,那意味着死伤严重。

李冬阳对客车里面喊道:“你们怎么样?”说完他就后悔了,这是一句标准的废话。客车里黑咕隆咚,一片漆黑。

李冬阳踹开车门,往里一看,蒙了!

车里没有人!

空空荡荡。

李冬阳又去看卡车的驾驶室,虽然严重变形,但有没有人还是能看到的,可是那里面也没有人。

李冬阳傻了,怎么会这样?

深夜里,李冬阳走在大街上,两辆无人驾驶的车猛地撞在一起。除了不可思议之外,李冬阳想不出别的解释。他怀疑是不是在梦中?李冬阳掐了下胳膊,很疼,不是在做梦。事实摆在他的眼前,两辆无人驾驶的车撞在了一起。他手机没信号,大街上除了他,没有别人!

这就是比噩梦还可怕的事实。

只有报警了!

好在街道的尽头有派出所。

李冬阳满腹狐疑地向派出所走去,他想到了派出所该怎么说呢?难道能说目击两辆无人驾驶的车在市区的某条街上相撞?这不开玩笑呢吗?警察能信吗?警察一定会让他做笔录,在他做笔录的时候打了一个电话,然后来一群白衣天使,他的同行,把他强行驾到车上,给他打上安定针,自己再次睁开眼睛时候,身在精神病院,那可就惨了!

李冬阳边想边走,走着走着他跑了起来,他觉得太可怕了。可怕的是,就在他去报警走出三十几米左右的时候,他回头一看,客车上居然有模糊的人影。那些人影飘了出来,没错,是飘了出来!轻飘飘地像一群纸人,风一吹仿佛能飘到他的面前。

李冬阳大气不敢喘一口,脚步加快,撒丫子跑!

亡灵没有飘来,李冬阳松了口气,他蹲在地上喘息着。他终于明白刚才是怎么回事了。

那晚惨剧发生,死了七个人,怨气太重,他们一定是在不断地重复着临死前的动作,李冬阳不过是幸运地目睹而已。

李冬阳看看手机——23:00点整。

李冬阳一个激灵,怎么还是二十三点?也就是说刚才时间没有走?李冬阳思考着,他想到了一个更可怕的解释。那就是他很可能一不小心闯入了另一个世界。想到这里,李冬阳冷汗涔涔,继而又释怀了,他盯着手机屏幕,时间走过一分钟,这回应该是回到人间了吧!

突然,李冬阳脑袋里闪过一个更可怕的想法。

为什么他会闯入另一个世界?

李冬阳翻着手机日历,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猜想,不禁骇然失色。

没错!今天是阴历七月十五。

惨烈的车祸发生在七天前,今天是他们的头七之日。

李冬阳双手合十,嘴里嘟囔不清。应该给他们烧点纸,毕竟碰到了,也算是缘分吧!不过这种缘分应该叫做“阴缘”。可是,这大半夜的店铺都关门歇业,上哪里去买纸呢?李冬阳想着,往前走了几步,灵光一闪,七月十五烧纸的会不少,不如借点吧!

李冬阳走过一条街,果然看到有烧纸的,不多,也不少,星星点点。

李冬阳走到一个人旁边,是个女孩子,她穿着白衣,低着头烧纸,火光照耀下却看不清她的脸。李冬阳感觉眼前的女孩缺点什么,或一时间也想不起来缺少的是什么。

李冬阳说:“美女,没打扰你吧!”他说得很轻,大半夜的你嗷嗷直喊,没准能把人吓坏,所以李冬阳很有礼貌的低低地说了一句。

女孩低头烧纸,没吱声。

李冬阳又说:“那个……能不能借我一沓纸,我烧给朋友们,多少钱我买……或者我还你也行!”李冬阳自觉失言,虽然有“有借有还再借不难”之说,但在这上面恐怕谁也不想要你还,更何况也没有借冥纸的啊?那本是触犯忌讳的事。

女孩很大方,她依旧不说话,从冥纸堆里拽出一沓冥币塞在了李冬阳的衣兜里。

“谢谢哈!我用不用还给你……”

女孩终于说话了:“当然得还,这可是我给自己烧的钱。”

她给自己烧的钱?什么意思?

李冬阳猛地想了起来,他终于知道眼前的女孩缺少了什么?他下意识地往女孩身后一看,火光下,女孩居然没有影子。

李冬阳大叫一声:“你你,你没影子?”

女孩扑哧一笑:“没影子怎么了?你以为你就有吗?”

李冬阳往自己身后一看,头皮一下子炸了!

他,也没有影子!

“怎么会这样?”李冬阳喃喃自语,他不敢相信,更不愿相信。

女孩缓缓站起身,李冬阳看清了她的样子,短发、大眼睛、脸白,似曾相识,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但又想不起来。

“我,我,我怎么没有影子?怎么会这样?”李冬阳支吾着,他恐惧,他害怕,他不知所措。如果某天你走在路上发觉自己没了影子,你肯定会比李冬阳惊慌十倍。

女孩沉声说:“因为你来错了地方。”

“这是什么地方?”

“你看——”女孩答非所问,她一指旁边。

李冬阳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大叫了一声,原本在街道上烧纸的人都不见了,漫天纸灰,随风飘舞,无数条淡淡的影子好像是从地底下钻出来似的,塞满了整条街。李冬阳看得触目惊心,那些淡淡的影子若有若无,似乎风一吹就会散,他们争抢着收钱……就在那些影子中,李冬阳看到了一星火光。

有火光则证明有人在。

李冬阳摆脱女孩,不顾一切地跑了过去,一个老大娘在地上烧纸,老人有影子。

李冬阳说:“大娘,您能听见我说话吗?”

李冬阳的声很大,他担心眼前的老大娘是个聋子或者她是人,那么没有影子的李冬阳跟人说话,她能听见吗?李冬阳心里直打鼓,他见老大娘没反应。他又说一句,这回声音更大。

老大娘一边烧纸一边做出个噤声手势,轻轻地说:“小点儿声,别惊动了他们。”

“他们”指的是那些亡灵,李冬阳喜出望外:“大娘,你能听见我说话?”

“当然。”

“那你能看见……”说了半截儿,李冬阳把话缩回去了。如果老大娘看到眼前的景象她会不会被吓死,所以他没说。

老大娘笑着说:“你不说我也知道,我是土埋半截的人了,总有一些东西我是能看见的。小伙子,你不该来这里。”

“大娘,我是不是走错路了?”

老大娘点点头。

“那我该怎么办?”

“等我烧完纸,你跟我走!我带你走出去。”

李冬阳“嗯”了声,乖乖地躲在她身后,静候着她。

时间就那么流逝着,李冬阳体会到了等待是如此辛苦之事。此刻的一分一秒,仿佛有一个世纪的漫长。这时,李冬阳看到那个女孩向他走了过来,她可是没有影子的。

李冬阳催促地说:“大娘,快走吧!那个……她来了!”

老大娘站起身来,拍拍手说:“别怕,跟着我就好了,她不敢靠近。”

李冬阳跟在老大娘的身后,一边走一边回头看,那个女孩始终跟在他们后面,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不敢接近,也不远离。

李冬阳心里踏实多了。

走了很久,李冬阳身边的亡灵渐渐增多,他愈发不安起来,问道:“大娘,咱们要去哪儿?”

老大娘没说话。

李冬阳看了眼她的脚下,头皮一紧。老大娘的裤管里空空如也,也就是说她在飘着。

李冬阳跟着一个会“飘”的东西走了很久,念及至此,李冬阳顿感毛骨悚然。

李冬阳停下脚步,问道:“大娘,您……您怎么没有腿?”

老大娘回过头盯着他,脸色阴沉。

李冬阳一瞅老大娘旁边,路灯下,映出了半截儿影子。他觉得问的多余,自言自语地说:“可是你有影子啊!”

老大娘冷笑说:“你再仔细看看那是影子吗?”

李冬阳仔细一看,哪是什么影子。老大娘手里有一条黑色锁链,牵着半截儿黑乎乎的身子,血肉模糊。

“这个是那场车祸活下的,只剩下了半截儿身子。今晚才死,我来把他带走。”老大娘阴恻恻地说,“既然你来了,甭管什么原因,咱们是有缘啊,跟我们一起走吧!”

“不不不,我不去!”

“由不得你了!一起上!”

李冬阳身边的亡灵一拥而上。

李冬阳顿时没了力气,脚下生根似的,一动不敢动,那些亡灵冲上来,忽地就消失了!李冬阳感觉有一道寒气吹过来。可是无数道寒气,争先恐后,排山倒海般冲上来,消失了一拨,又上来一拨,前仆后继,连续不断。再坚强的人,也受不了冷风吹。

李冬阳大叫:“都滚开,滚开——”

蓦然,一阵大风吹过,吹散了那些亡灵。一只冰冷的手抓住李冬阳:“快跟我走!”是那个借他冥币的女孩,李冬阳顾不了那么多,跟着女孩一路狂奔。耳后响起了老大娘阴森的声音:“谁也跑不了!给我抓住他们!”

那些亡灵像被施了法术,在后面狂追不舍。

李冬阳被女孩拉着跑,不知跑了多久,七转八转的,实在是没力气,找个隐蔽的地方躲藏起来。

女孩观望着情况。

李冬阳感觉到她没有呼吸,浑身冰冷。蓦地,他想起了一个经典的鬼故事。

说有个男生晚上要坐公车回家,等了很久,远处才来一辆公车。他很高兴地上了车,车上的乘客很怪。其中一个女人对他说你不应该上这辆车,这不是给活人坐的,他们会抓你去当替死鬼的。男生害怕,可是又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那个女人说没关系,我可以帮你逃出去。于是她就拉着他从窗户跳了出去。当他们跳车的时候,男生还听见车里的人大叫着,“竟然让他跑了。”等他站稳时,松了一口气,连忙对女人道谢。女人却露出了奇怪的微笑说:“现在,没有人跟我抢了……”

李冬阳一想刚才的经过,岂非跟那个经典的故事大同小异。眼前的女孩该不会等那帮亡灵找不到他们,把他带到一个荒野坟冢之地,阴森森地对他笑着说这回没人跟我抢了!而且,最有力的证据是她一直紧握着他的手不放开,就好像是扣着钳。念及至此,李冬阳挣脱了两下,纹丝不动。

女孩低声说:“不要乱动,也别想乱跑。”

那是警告,不是命令。这更加证明李冬阳的判断。李冬阳心灰意冷,没想到这个长得靓丽的女鬼居然有蛇蝎心肠。李冬阳心想让你吃了我,还不如做点慈善事业,大家一起来吃吧!

李冬阳站起身来,大叫一声:“我在这儿呢!”

女孩沉声道:“闭嘴,你叫喊什么?你会没命的。”

“放在你手里不也一样没命。”

“不好,被发现了,快跑!”

远处的亡灵像蜇人的马蜂,嗡嗡的追过来。

女孩拉着李冬阳一路狂奔,几个转弯,视野突然开阔,希望却变得狭窄。在他们面前是一道白墙,白得刺眼,长得没边。仿佛是道隔离墙,将人间与幽冥分开。

女孩怒道:“叫你不要吵你非吵,这回惨了吧!我要是想吃了你,早就吃你了!还用等到现在吗?还有,刚才那些亡灵碰到你就消失了,知道为什么吗?”

“为什么?”

“因为你身上有灵符,便是我给你的那沓纸钱。”

李冬阳掏掏兜,掏出一沓冥币,冥币上泛起一层青光!原来李冬阳误会了人家的好意,面色羞赧,惭愧之至。或许他们曾经相识,他已不知她叫什么,他早已忘了吧!只是人家没有忘记他而已。眼瞅着那些亡灵愈来愈进,李冬阳问道:“现在怎么办?”

“没事,他们不敢接近你。你有灵符在身。”

“那我们还怕什么?”

“怕什么?你不怕,那你上去跟他们拼了吧!”

“我……”

“灵符是有限的,早晚会用完。记住到了那边会变成‘灾符’。所以你到了那边之后,一定要把这沓纸钱弄出去,知道吗?三易其手……”

“怎么弄出去?”

女孩怒道:“你是猪啊!来不及了,快走!”

女孩猛地一推李冬阳,他一下子撞到那惨白的墙上。

李冬阳只觉得脑门一痛,眼前一黑,“噗通”摔在地板上……

李冬阳眯着眼,灯光刺目,良久才适应过来。这是他的家,临时的出租屋。破鞋烂袜子摆得满地都是,没错,是他的家。方才的经过彷如一梦,却偏偏来得那么真实。李冬阳坐在地上,摸出一根烟,他想莫非刚才是睡着了?或者是做了个噩梦,从床上掉了下来?

李冬阳拿出电话,见有好几十个未接电话,时间是从二十三点到零点之间,几乎隔五分钟一个。想想刚才可怕的经历,二十三点的时候,他的手机没有信号……他多么希望刚才的是一个噩梦。

现实,比噩梦更为可怕。

李冬阳摸到兜里有一沓纸,他忙缩回了手,仿佛是摸到毒蛇冰冷的皮肤,令他浑身颤抖。经过一系列思想斗争,终于李冬阳鼓起勇气把兜里的纸拿了出来,是一沓冥币!他的心反倒冷静了下来。

看来刚才不是梦。

李冬阳想起那个女孩最后说的话,到了这边灵符就变成“灾符”,这东西放在手里,不吉利。

李冬阳拿起电话回拨,通了,电话那头的人态度极其恶劣:“你玩呢?约我们出来吃饭,你却关机。”

李冬阳急忙道歉:“对不起,西门,我不是故意的……真不是我放鸽子……”

“哈!我到没什么,都是浮云。你等着赵老三怎么骂你吧!他去厕所了……咦,回来了。”片刻,电话那头传来一句地道的东北方言,“李冬阳,刚才你干啥去了?耍猴呢?”

李冬阳赔笑道:“小三,不……三郎、三哥、三爷,你别激动,我事出有因,改天跟你详说。”

“滚犊子!说个毛啊!快溜地来九龙堂,再晚一会儿,汤都让狗喝了!”

李冬阳听着这么别扭,急忙说:“不不不,不去了!”

李冬阳说罢,直接关机。

就当刚才是做梦吧!做了一个很真实的噩梦。梦里的女孩是谁呢?李冬阳想不明白,那个女孩似曾相识,在哪里见过,又想不起来叫什么。假若以后有缘,一定会再相见,见到她是该害怕,还是该感谢?

李冬阳脑袋里进了水,昏昏胀胀的过了一夜,次日醒来,疲惫不堪。

那沓纸钱还在,静静地躺在他的床头,像一张催命的符咒,随时随地都能令他魂飞魄散。

不会那么邪乎吧?

于是,李冬阳出门时,把纸钱扔到了楼下的垃圾箱里。

风和日丽,晴空万里。

阳光下,永远是最温暖的。

李冬阳去了超市,他买了一条烟,给他的同学们每人发一盒,足矣打发他们。昨晚放了人家的鸽子,今天放假,就去登门道歉吧!顺便说说昨天的事。付钱的时候,李冬阳心里一紧,他摸到了一沓纸,那是早已被他扔掉的冥币,现在居然在他的包里,冷汗刷地流了出来。

李冬阳神色慌张,付过钱,急忙回了家。

纸钱摆在他桌子上,静静的,好像与他冷冷对峙。

李冬阳没了办法,丢出去的勇气也没有了!就算开飞机把这沓纸钱扔到南极去,估计第二天也会出现在他的床头。

不如……烧了吧!

或许烧成灰,风一吹,烟消云散,这倒是个好办法。总不会今天把纸钱烧了,明天枕头边出现一堆灰吧?李冬阳不敢去想。他想了很多种方法,只有用火烧,才最为理想。

烧!

李冬阳头额泌了汗,他无法预知烧了会是什么后果。他一手拿着纸钱,一手拿着火机,保持着一个姿势,蹲在那里,足足有十分钟。十分钟里,他乱极了,想到很多可怕的后果,他有顾虑。最后,李冬阳一咬牙——烧,烧他娘的!

火机打着!

下定决心,李冬阳把火机往纸上一移,突然,他大叫一声。纸钱、火机都掉在了地上。在李冬阳要烧纸钱那一刻,他感觉左臂一阵热辣辣的痛,好像被火烧了似的。

怎么会这样?

太邪乎了,李冬阳不信邪,他再次拿起纸钱,对着纸钱又是一烧。他再次吃痛,那种痛感相当明显,也相当真实,热辣辣的袭遍全身。

李冬阳抽着烟,可能是神经过敏,想得太多了吧!

要不再试一试?

李冬阳发了狠,他猛抽一口烟,把半截烟蒂碾在纸钱上,丝丝冒烟,与此同时他的左臂也疼得难忍。李冬阳用力一杵,烟头灭了,纸钱上却不留痕迹。

李冬阳忙掳袖子一看,他的左臂上赫然有个烟花。

新烫的烟花!

我靠!

李冬阳快哭了,没想到这玩意这么邪乎!如今怎么办呢?他忽然想到了好哥们儿——赵家三郎。人家好歹不济是《怖客》杂志的编辑,看的多,也算半个专家吧!或许他有主意。

李冬阳委婉地向他请教,他说的闪烁其词,说的语无伦次,中心思想是怎么把手里的纸钱弄出去。既不能扔也不能烧。电话那头沉吟半晌,突然说:“换出去。好了,就这样,我忙着呢!”挂断!晒下李冬阳,不知所措!

那晚的女孩说“三易其手”莫非指的是换出去?

换出去吧!或许是一个办法。

当初,赵家三郎在易物网用一本书换了一部手机。不久,又用那部手机换了个媳妇,在同学圈里成了传奇。

如今,李冬阳也要换,他原始资本是纸钱,是烧给死人的冥币。如果是诅咒,就以交换的形式,顺便将诅咒也换出去。李冬阳心里隐隐不安,假如真有人来换,岂非是在间接杀人?干这种缺德事还是头一回。有时候,李冬阳很矛盾,平时我们满口仁义道德,说得冠冕堂皇,实际上背地里又是一套。好了,这么办吧!如果有人来换,算他倒霉。

李冬阳把冥币拍了照片,传到易物网上,标签上写:换啥随便。

一沓纸钱还能指望换什么?

天方夜谭。

要是真有人跟李冬阳换,那人不是让驴踢了,就是让雷劈了!

不过,中国遭雷劈的人还是很多的。

过了两天,电话来时,当时李冬阳在西餐厅喝咖啡,一口咖啡喷得满桌子都是,他急忙跑出去接电话。

李冬阳先是惊愕,继而又很愧疚。换物的人是个女的,听声音年龄不会太大,莺莺燕燕的,挺撩人啊!如果把那沓纸钱换给她,她会有什么下场?不得而知。

李冬阳打开笔记本,这个本子是他的宝贝,在没有女友之前,它还兼职是他的女友。他的本子上安装着升级版的卫星定位软件。

今晚十二点,风华街444号。

这是那位女士留下的地址。

这个地址李冬阳再熟悉不过了,是在医院对面,在他上班的单位的对面。

那对面,通常都是花圈寿衣店,有个好名字叫香烛店。

李冬阳想到这里,心一下子沉了下去。其实他对医生这职业不是很感冒,当年他在医院实习时,一个重症病人没抢救过来,挂了!家属把尸体从抢救室抬出来那一刹那,尸体上盖着的白布,风一吹,翻了!露出青紫的死人脸,半闭半开的死灰色眼睛,正好被李冬阳一瞥撞见,四目相对,李冬阳浑身发冷。接下来他就病了,好几天打不起精神,一闭眼就能想到那死者的面容,还做噩梦。梦见死者对他笑,说你做的人工按压好用力啊,都把我的肋骨给按断了。李冬阳做医生也是半吊子,但在同学圈里他学历最高,水平也最高,他利用业余时间还进修了计算机专业,水平不低。

长街尽头,灯光昏暗,暗到了李冬阳心里。

他一个人踽踽独行。

李冬阳来到风华街444号,对面是市人民医院。急诊室灯光黯淡,这么晚也没有患者。就算有也都是急诊,基本都是重患。李冬阳想换完了东西,顺便去医院看看。

李冬阳找到准确地点,是一家名叫“往生”的花圈寿衣店。里面还亮着灯,昏黄的,透出世界上最阴森的光。

李冬阳七上八下,忐忑不安。

李冬阳刚想敲门,又停了下来。他想起了惊悚电影的情节,这样一家店,你一敲门,通常会冒出个鸡皮鹤发的老太婆,对你阴森森的,那种感觉不寒而栗。

李冬阳正想着,门开了!吓了他一跳,由打里面出来个戴眼镜的胖子。

那胖子一看是李冬阳,鼻孔里“哼”了声,愤然离去。

李冬阳向那个戴眼镜的胖子尴尬地笑了笑,那个家伙是他同事,同在一所三甲级医院工作,叫什么,不清楚,但他们之间有梁子。

李冬阳低声向门里面问:“有人吗?”

“进来吧!”里面传出女子的声音,有点甜。

“我是来换东西的,我……”进了屋,一见那女的,李冬阳眼前一亮。

他们几乎同时说:“原来是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