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以我情深聊余生

上架时间:2019-06-10

以我情深聊余生 连载中

以我情深聊余生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 分类:总裁豪门

她为挽救丈夫的生意呕心沥血,可渣男为了事业把她送上合作伙伴的床。 为了丈夫她甘愿维持有名无实的婚姻,却不想丈夫带着小三在她面前秀恩爱,才知道一切的一切只不过是谎言。 婆媳关系陷入僵局,婚姻生活如履薄冰,她在夹缝中挣扎,唯唯诺诺想要守护婚姻,却不想被至亲之人推入万丈深渊。 一夜沉沦却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人,等她想要逃离的时候却发现,心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深陷。 混乱的人生,错位的关系,走在婚姻的尽头,该何去何从?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安然,你好漂亮!”

刘老板贪婪的目光在我的身上游弋,暗藏的凶猛仿似要把我吞下,他的手不安分起来。

我感触到他的触碰,心中直犯恶心,若不是考虑到老公的公司,我已经把手中的酒浇他身上了。

我努力的克制着胃酸,陪着笑,“老板,我敬您一杯如何?”

刘老板忽然一笑,赞扬我道:“懂事!我喜欢,我喜欢。!”

刘老板端了酒杯与我相碰,特别豪气的全干了,我只抿了一口,他瞬间不悦了,“来来来,全喝了。”

他一边说,一边用手抬我的酒杯,逼得我不得不全部喝下。

我感觉到刘老板如狼似虎的眼神打量,我将求助的目光望向坐在我旁边的江枫身上。

江枫是我老公的大哥,和我老公一起打理着公司,可最近一段时间公司遇到了资金问题,老公为了此事一直烦躁不安,我也没什么好门路,在我婆婆的安排下,江枫带我来见了这位刘老板。

江枫说只要搞定刘老板,公司就能得到一笔投资,我约着出来吃个饭,希望他能行个方便。

可刘老板却把我当成了他的猎物,一度引起我对他的反感,他猥琐的笑着,借着酒劲就要伸手过来揽我。

我一个起身躲开了刘老板,“老板,实在不好意思,我今天有些不舒服,先回去了,改天再请您。”

“可别啊,我还没和你喝够呢...”

刘老板直接上手,拉住了我的手腕不让我走,我使劲的抽也没能抽开。

江枫出来斡旋:“老板,我弟妹的身子不舒服,要不先让她回去吧,我让小晴来陪你?”

陆小晴是江枫的妻子,我没想到他居然能如此大方的把自己的老婆推出去,就为了取悦投资商。

真无耻!

不过话说回来,陆小晴也不是什么正经女人,他们夫妻两个一个半斤一个八两。

包房的氛围过于恶心,我一刻也待不下去,拿了我的包不管他们如何,快步离开。

走得太快,没看见前方的人,就这么直直的撞了上去。

“抱歉,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我抬头看着眼前的男人,只一眼,惊艳不已,他穿着一身宝蓝色的西装,线条流畅的下巴紧绷着,浑身透露着不好惹的气场,尤其是那一双墨黑色的眸,好似一个无底的漩涡,让我忍不住就深陷其中。

他也没说没关系之类的话,跨着步子就走了。

坐上公交夜车,我就哭了。

我老公江睿的能力不是特别出挑,人倒是挺勤快的,当初我嫁给他的时候他什么都没有,结婚的房子是我打工多年好不容易存的钱。

结婚后我也不知道他怎么在我爸妈那拿了笔钱给他开公司,倒是有点成果,但公司没背靠大财团,容易出现资金链断裂的情况。

于是,便有了我跟刘老板的这一场饭局。

目前看来,应该是被我搞砸了。

转了几趟车终于到家,刚刚开了门,我还没反应过来呢,一双手将我给拉了进去,使劲的掐住了我的脖子,“陆安然,你这个不要脸的贱女人,还知道回来!”

江睿恶狠狠的盯着我,他的眼中充斥着愤怒,“深更半夜不回家,竟然在外面跟别的男人搂搂抱抱,陆安然,你别忘了你是有妇之夫,给老子安分点,你个浪货!”

他骂完,手机就砸了下来,我一看屏幕,正是我跟刘老板在包房中喝酒的照片,想来应该是江枫拍的。

我呼吸不畅,努力的挣扎着,好不容易才挣扎开:“江睿,你疯了!”

连连咳嗽着,我特别难受。

江睿怒目圆睁:“敢做不敢认是吗?就这么耐不住寂寞,我出差在外,你到底瞒着我跟多少个男人鬼混过?!”

他轻蔑冷笑,伸手一扯扯开了我领口上的衣服,“男人就好你这口是不是,细皮嫩肉的,的确能卖个好价钱!”

我狠狠地给了江睿一个响亮的耳光。

“他妈的还敢打我!”江睿的手猛的一提,把我给提了起来,我挣扎反抗,最后居然演变成他拽着我的头发,把我在地上拖行,他已经失去了理智,无论我如何喊叫,他始终不松开我。

拖行了一段距离之后,他把我甩到了沙发上,我的挣扎令他莫名的兴奋,他不顾我的反抗一直在扯我的衣服,“难怪那么多男人喜欢你,原来你这么会勾人。”

江睿对我没有任何情意,我看着他的行为,眼底里含了泪水,他竟然不听我一句解释,就这么把我定义为了那种不洁的女人。

他变得好陌生,不是我认识的江睿,更不是我的老公。

我心中倍感羞耻,一心只想把他给推开,我动作多了,他甩了我一个耳光,把我打得懵懵然,他怒焰冲天:“陆安然,你出息了,敢给我戴绿帽子。”

啪嗒!

客厅中的大灯亮了起来,我抬眼一看,是站在开关处的公公和婆婆,江睿快速从我的身上起来坐在了一边。

我拉了拉我的衣服,“爸,妈,你们怎么还没睡?”

婆婆一直不太喜欢我,她冷哼了我一声,问江睿:“阿睿,你说的那些是真的吗?陆安然出去偷人了?”

江睿没有给出否认回答。

婆婆一下就激动了起来,愤怒的指着我骂:“陆安然,你怎么这么不要脸,做出这等丑事来令我家蒙羞。”

各种骂我“小贱人”之类的,骂完我之后,转向了江睿,“儿子,你快跟她离婚,结婚这么多年别说生个孩子,连个屁都没有,这种女人要来做什么?”

婆婆一个劲的在旁边煽风点火,我忍无可忍了,“我没生孩子?明明是江睿他…”

“好了!别再说了!”我的话还没来得及出口,江睿已经强行打断,我这才发觉我差点说错话。

婆婆继续劝说儿子:“阿睿,凭你的条件,跟她离了就离了,不愁找不到好的,这个贱妇不要了!”

这一刻,我心中冰凉,目光直直的对上婆婆:“妈,说话做事要讲良心,你最清楚事情的始末,你也能这么睁眼说瞎话。”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