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乡野狂医1

上架时间:2018-11-09

乡野狂医1 连载中

乡野狂医1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枷锁 分类:悬疑灵异

一盏照世明灯,照亮六道轮回,普渡天下众生! 乡村小伙子刘枫,偶然获得仙家传承,从此妙手回春,纵横花都。 御姐警花,冰山总裁,萝莉大小姐……统统别想跑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六月的天,晴空万里,艳阳如同火炉般高悬,炙烤着大地。

一处山坡之下,潺潺流水清凉,河流绕山而行,形同弯月,因此得名月牙湾。

此时,一名少年光着膀子站在月牙湾上游的小瀑布下娴熟地耍着太极,任由磅礴流水从头上浇灌而下,步履仍然平稳,动作也不受影响,快缓由心,小小年纪,竟然就有了大师风范,实属难得。

“呼~从三岁到现在,整整十五年,虽然已经不会再受流水影响,但还是没有感受到老头子所说的那种气,莫非真是我资质太过愚钝了么?”

良久,一套动作流利耍完了,少年才是收功,轻呼出了一口气,看着自己的双手,目中有着几分惆怅。

少年名为刘枫,是月牙湾附近六洋村之人,这套太极是在他三岁时,作为村中唯一一个医生的养父就教给他的,说是不仅能养生健身,还能炼出一种神秘的气,成为武功高手。

当时他可是期待无比,每天都充满了干劲地去练太极,不说能够像传说中那些高手一般飞檐走壁,只要能够打败村中那些同龄人就行了。

但随着时间流逝,这都已经十五年过去了,仍然是没有感受到那种气的存在,不由得对自己的天赋感到有些失望。

他也曾一度怀疑过是养父有心骗自己,但在早几年前养父就因为下雪天进山采药失踪了,想要寻找答案也没有了方向,只能一次次鼓励自己继续连下去了。

当然,尽管现在他还没有感受到气的存在,但随着十五年的修炼,尤其是这几年在瀑布下修炼,现在的他,虽然不是那种肌肉男,但体魄也是无比强壮,一拳下去能够干倒一头大水牛,村中没有人能够打得过他,俨然已经实现了小时候的梦想,成了村中一霸。

“噗通~”

刘枫完成了每日修炼,一个飞身从石阶上跳入河中,仿佛一条灵活的大鱼,在河中畅快游着。

这几年来,无论寒暑春秋,练完功以后,在这月牙湾中游一圈,几乎成为了他必修的科目。

几年的锻炼,刘枫的水性极好,更有着强大的体魄支撑,他竟然一口气从上游直接游到了下游,几乎有着千米之距。

月牙湾,弯似月牙,细长无比,从一头是根本看不到另一头的。

“咦~有人?”

刘枫一口气游了上千米,饶是他体魄强大,此时也是有些累了,本想再加把劲游到岸边,但在拐了个弯后,却是看到月牙湾的尽头处,一抹雪白的肌肤晃眼。

这几年刘枫几乎是把月牙湾给霸占了,因为除了引水浇灌农田,基本不会有村民来到这里,更不会在这里游泳,毕竟水深危险,村民们热了就是直接在自家庭院里浇水淋一下身子。

而此时,半月湾的下游突然出现一个女人,她脱下衣裳,如玉的肌肤白里透红,圆润的双峰傲然挺立,茂密的丛林若隐若现,她轻轻踮脚试了一下水温,然后一跃而下,没入水中,似乎并没有发现周边有人。

“是春花嫂?”

刘枫已经认出了女人身份,正是自己的堂嫂,他看着这一幕,瞬间热血上涌,脸庞变得通红,某处也是自然而然地有了一些反应。

他赶紧潜下水中,担心被春花嫂发现,悄然向着岸边游去,想着找个机会偷偷溜走。

但他显然是有些想当然了,游了上千米的他已经感觉到累了,此时潜入水中,却是有些体力不支,正要到岸边之时,已经憋不住了,不得不露头出来呼吸。

“呀~水鬼啊!”

见得风平浪静的半月湾突然露出一个脑袋,正在享受着河水清凉的春花嫂直接吓得花容失色,大声惊叫起来,同时转身向着岸上爬去。

“春花嫂,是我,我不是水鬼。”

刘枫看到春花嫂惊慌失措的样子,赶紧出声解释,他可不希望把对方给吓坏了。

“你……你是狗娃子?”

春花嫂吓得都要哭了,此时听闻熟悉的声音,愣了一下,回头看向河中的那个脑袋,那吊儿郎当的笑容,不正是堂小叔子刘枫么?

“额~是我!”

刘枫咧了咧嘴,因为养父说贱名才好养活,而且他又是捡来的,所以他的小名就叫狗娃子,熟悉的人一般都这么叫他。

此时看着春花嫂,他不由得暗赞了一声,嫂子的身材真好,那雪白的肌肤,那玲珑的身段,让他心中邪火一阵汹涌。

因为刚刚春花嫂吓得要逃跑,所以都已经站起来了,半个身子露在上面上,此时回头,那靓丽的风景几乎是毫无保留地展现在张晓天面前,清澈的水面下,一抹幽黑也是若隐若现。

“啊~”

感受到了刘枫的火热目光,春花嫂反应过来了,脸颊一红,赶紧坐在水中,用双手遮住胸前白腻肌肤。

但浅水区几乎是清澈见底,她细小的双手,怎能遮掩那傲然挺立的雄伟?这半遮半掩的风景,最是迷人了。

两人都没有说话,随着呼吸逐渐加重,气氛一时暧昧无比。

“别~别过来。”

看着刘枫动了一下,春花嫂立即惊呼出声,她的脸颊通红,心跳也是加速,显然是紧张得不行。

她长这么大了,就从来没有试过这样和人一起泡在水中,还是在如此清澈的河边坦诚相对。

因为她在大婚前夕,夫家去镇上置办婚礼所需时,就出车祸死了,所以,可以说是从来未曾如此近距离接触男人。

现在和刘枫孤男寡女在这里,她心跳加速,无比紧张,脑海一片空白,生怕后者突然兽性大发,她一个柔弱女子,该如何抵抗的。

“春花嫂,你的脚下……”

张泽天确实没有动,却是变得严肃了,语气都有些沉重。

在晃荡的水面下,可以依稀看到一条漆黑的影子游荡在春花嫂脚下,一晃一晃的,有着一米多长,明显是一条水蛇。

“啊~有蛇!”

春花嫂闻言,低头一看,却是瞳眸一缩,瞬间花容失色,大叫出声。

大多女子都是害怕蛇鼠蟑螂的,看到手臂那么大一条水蛇在脚下游荡,春花嫂险些被吓坏了,无暇顾及身上不着寸缕,直接向着张晓天扑过去。

……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