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绝品都市圣手

上架时间:2018-06-14

绝品都市圣手 已完结

绝品都市圣手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河畔鹦鹉 分类:都市异能

天玄大陆天医宗宗主渡劫失败,重生在了一个同名的窝囊废身上。 懦夫?不存在的。 我有无敌医术,我有修行秘典! 我是云空,天医宗宗主,我为自己带眼~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坐在驶往天澜市的游轮上,云空望着舷窗之外,心中一阵意兴阑珊。

他在天玄大陆因渡劫失败,穿越到了这个叫做地球的地方,继承了这具身体的全部记忆。

“表白受辱就轻生,我堂堂天医宗宗主居然重生到了这样一个废物身上!”

上一世,我云空一身医术修为震慑整个天玄大陆,这一世,就算再艰难,我又岂会退缩?

身体孱弱,我有无敌医术,还怕调理不好?

灵气稀薄,我有造化秘典,还怕修炼不成?

就在云空心中感慨之时,游轮忽地响起了一阵急促的警报声,紧接着一道柔美却也带着几分焦急的女声从广播中传来。

“乘客们请注意,1号舱有位乘客突发性晕厥,随时都有生命危险,情况紧急,如有从事医务工作的乘客请去1号舱协助救援……”

这条消息响遍了游轮上的各个角落,连坐在杂货室里的云空也听的一清二楚。

身为天医宗宗主,在听到有人病倒之后,云空的第一反应自然是过去看看。

不过,作为天玄大陆第一人,云空自是有着自己的骄傲,看是一回事,治不治却又是另外一回事。

当云空来到1号舱门前时,偌大的1号舱也就坐了不到十个人。

一进舱,云空就发现了平躺在沙发上的病人。

这是一个漂亮姑娘,二十岁左右,身材修长,凹凸有致。除了胸前尤为惹眼的双峰外,女孩儿精致的脸庞也是如粉雕玉琢一般。

即便是在天玄大陆见惯了天仙神女的云空,也不得不承认女孩儿长得确实漂亮。

不过,他并没有过多关注这些,因为女孩身上有种不寻常的气息让他有些疑惑。

为了探究心中的疑惑,他慢慢地走到近前,一位管家模样的老者却把他拦了下来。

云空眉头微皱,想在天玄大陆之时,无数人跪求着找他治病,他都懒得搭理,现在居然被这么一个糟老头子拦住了。

正当他心中不悦之时,身后又传来一个声音。

“让开,我是天澜市晨光医院的主任刘德广,让我来看看!”

刘德广一进舱,就看到了站在众人前面的老管家。

“福伯?怎么是您老人家,您怎么……这位是?”刘德广一看到老管家,就像见了屎的苍蝇一样扑了过来,脸上的谄媚让人恶心。

福伯只是轻轻扫了刘德广一眼,对刘德广点了点头。

“这是我家小姐,刘主任如果能救下我家小姐,我钟福必有厚谢。”

老管家脸上自始至终都带着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唯有在看向躺在沙发上的女孩时,脸上多了一丝担忧和温热。

这个晕厥的绝色美女居然是钟家小姐,刘德广的脸上闪过微微的惊愕,连声道:

“您放心,我一定保钟小姐安全。”

刘德广直接走到女孩儿面前蹲了下来,他拿着听诊器听了听后,便一脸自信地站了起来。

“福伯,大小姐没有什么大碍,她只是突发假性心肌梗塞,到了天澜市到医院里我给她简单地做一下心肌梳理,就没什么问题了。”

福伯有些疑惑地在女孩儿的脸上看了看,见她的脸色越发的难看起来,脸上的苍白简直没有一丁点血色了,不由得有些不放心。

“可是……”

福伯想说些什么,刘德广一副宽慰而且信誓旦旦的样子打断了福伯的话。

“大小姐现在的昏迷只是短暂的,是因为假性心肌梗塞导致脑部供氧不足引起的,只要挂上氧气瓶,回到天澜市我立马就能让她醒过来,福伯你就放一百个心吧!”

说着,他直接跑到舱外对着两个保安颐指气使地吩咐道:“你们去把氧气瓶拿来,现在病人缺氧……”

他的心里已经被空前的喜悦给填满,福伯是谁,他可是天澜市第二大家族钟家的官家!

他口中的小姐除了是钟家的那个独苗掌上明珠钟楚楚之外,还能是谁?

现在自己救了钟家小姐的命,像钟家这种大家族,出手能小气么?

“蠢材!”

一道有些冷意的声音忽地在舱内响了起来,云空嘴角扯起一抹轻蔑的笑意,然后甩了甩头就往外走。

福伯从云空的话中听出点什么来,他一把拉住云空,“这位小兄弟,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云空头也不回地冷笑了一声道:“如果想让你家小姐死,那就按这位说的做吧!”

说完,他头也不回地抬脚走出了舱门。

似乎是为了验证云空的话一般,当福伯再向钟楚楚看去的时候,只见她的脸上不知何时已经从毫无血色的苍白,变成了诡异的死灰!

见此,福伯恨恨地瞪了刘德广一眼,已年过六旬的他一个闪身,直接朝着云空的背影追了出去。

“小兄弟请留步!”福伯脚下生风,两个呼吸之间就已经冲到了云空的背后,一只手直接搭在了云空的肩头。

云空眼角一凛,体内那一丝微弱的灵气忽地一震,福伯的手便像是受到了巨大的冲击,竟被直接震开!

福伯心中的惊骇已经无法言语,他习武六十年,居然被一个年轻后生一招压制!

“难道是一个先天高手?”

福伯脸上的震惊已经不能用言语来形容了。

他实在很难相信,一个二十来岁的先天高手,这意味着什么?

莫非这人从娘胎里就开始练武了?

自家小姐性命攸关,即便心中震惊,也由不得他再多想。

“这位小兄……师傅,钟福刚刚多有冒犯,还请不要见怪……”

云空不置可否地转过身,冷声道:“想必你也感觉出来了,你家小姐现在离死只差一步了!”

“还请小师傅原谅我刚才的无礼,救救我家小姐!”

云空没有再看福伯,直接走回了船舱。

刘德广眼神闪烁地在云空身上看了看,他实在恨极了这个跟自己作对的家伙。

“你小子……”

话还没说出口,一只干枯的手掌便携着风声打在了他脸上。

刘德广捂着红肿的半边脸,难以置信地看着福伯。

“福伯你……”

“住口!回了天澜市再跟你算账!”福伯一脸凶狠地瞪了他一眼。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