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魔逆九天

上架时间:2018-06-05

魔逆九天 已完结

魔逆九天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疯狂泽天 分类:玄幻仙侠

阴辰,本是万年前的大魔天王,却因为爱人叛变,身死道消,重生之后却成了一个残疾。以残缺之躯,逆天而行,寻回自身法宝神兵,横扫九天,逆战万古!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是一座安逸祥和的村子,傍晚的时候,夕阳西下,彩霞满天,炊烟袅袅,盛世之境。

“辰儿,火候一定要掌控好,力度过大了变形的厉害,小了很难软化。”一名赤裸上身的壮汉,正指导着一个少年。

火焰的红光将少年坚毅的脸颊照的通红。

尽管温度至高,热度至强,少年的眉头没有皱过一次,专心致志的挥舞着几乎有他身子一半的铁锤,而后重重的砸在了那块锻铁上面。

“哐啷”一声,火星四溅之下,那块原铁飞出,砸在了少年的左手上。

“辰儿!”壮汉急忙大喝一声,焦急的伸出手去,却被阴辰右手挡住。

“不碍事,父亲。”阴辰余光的瞟了眼白骨一般的左手。

即使是高温煅烧的铁块,在上面也留不下任何的痕迹。

阴青山叹了口气,双眼满是爱意的摸了摸少年被汗水浸湿的头发:“没事的,辰儿,你如今的锻造技艺,即使……只有右手能用,依然能填饱肚子了。”

阴青山还是感到欣慰的,这名从大山里面捡回来的孩子,有着远超同龄人的心智。

只不过老天过于残忍,让这名年幼的孩子却因为一个白骨森森的左手,受到了村里人的嘲笑。

在这个仙法盛行的世界,阴青山只求少年能够苟活于世,这对他来说,已经足够了。

他转过身去,不愿意看到那阴寒的白骨,少年脸上的坚毅越重,他的心就越难受。

孩子,你还能这样坚强多久……

阴辰夹起原铁,咬咬牙试了试自己的左手,依然没有任何的力气,只能继续用右手砸着这枚铁块。

力度,一次比一次大,火星,一次比一次高,似乎要将这个黑白颠倒的世界砸出个血洞。

他是阴辰,他是万年前的大魔天王,而如今……复生之后的他,成了一名……残疾人。

锻造师,他望着面前的火炉,豆大的汗珠顺着他的睫毛落下,清秀的脸庞被一阵迷茫取代。

十五年了,被进山砍柴的铁匠阴青山捡到之后,阴辰已经以一个残疾人的身份,苟延残喘了十五年。

这十五年了,他无论如何都唤醒不了天魔左手的力量,心中的大魔天法也无法修炼。

这可是阴家血脉独一无二的功法啊!

这可是位列神兵排行榜前五的天魔左手啊!

一切的一切,都成了泡影。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复生,为什么自己会成为这一切的受害者……他,更不知道,万年前的她,为何将霜之哀伤,狠狠的刺进胸膛……

“啊!”

阴辰仰头怒吼一声,一次次的重击着铁块,十五年的积怨,在这一刻爆发了。

“辰儿,他……”一个中年妇女

“没事。”阴青山摇摇头:“他从来没有忘记过,自己是一名男人。我们的孩子,和别人的孩子不一样。”

这也是阴青山得以自豪的地方,作为百姓中最低等的人群,他唯有以阴辰的心智而自豪。

十五年的时间,学会了别人三四十年才能掌握的锻造技艺,甚至现在,阴青山都不敢说自己能比阴辰技艺高出多少。

这少有的锻造天赋,让阴青山感到脸上有光。

花莲还是有些担心,她从竹篮中取出毛巾:“我进去看看辰儿。”

“你让他一个人发泄发泄,他也长大了。”阴青山望了眼锻造室:“他知道自己以后将会面对什么。我相信他,相信辰儿。”

花莲看着丈夫,再次看着锻炼室,无奈的叹了声。

阴辰走出锻造室,笑着从母亲的手中接过毛巾:“好了,父亲,那块原铁被我打造成毛坯了。”

阴青山的眼睛瞪大:“什么?毛坯?!”

那块原铁少说也有数厘米厚,被这几锤子给打成毛坯,这种气力,纵使是当了数十年铁匠的他也难以做到,而阴辰竟然做到了。

看着阴辰汗涔涔的脸颊,那双稚嫩的双眼依然透着一股英气,这是一种不服的气概,不知道为什么,这让阴青山感到浑身一震。

阴辰点点头:“父亲,原铁没有了,我去镇上买一些回来。”阴辰不想将心中的苦涩告诉父母,他们知道的越少越好。

阴青山呆愣愣的点点头,依然处在惊讶中,等他反应过来,阴辰瘦弱的身影,以及那随风摆动的左袖已经远了。

走在村道上,村里人怪异的目光犹如针一般的刺在自己的背上。

他知道,有人在教育孩子,不要和他接近。有人在家里烧香拜佛,祈求上苍带走这个恶魔。有人在指指点点,有人在编造诡异的故事。

一切,只因为白骨一般的左手。

只有恶魔,才会这样。

“看,那个魔鬼又出来了!”一名少年突然从磨盘上探出头来,同时揉了一团混着泥土和稻谷的球体,丢了过来。

阴辰面无表情的躲开,而后几个黑色的脑袋漏了出来,飞出了数个泥球,阴辰躲避不及。

拍的一声,一颗重重的砸在了他的脸上,有些苦涩,有些尖锐,泥土的味道并不是想象中的芳香。

“砸中了!”那名带头的少年,腾力,是村长的孙子,平时天不怕地不怕,他欺负的不只有阴辰……

十七八岁的少年们高兴的笑起来,随即他们继续揉着那一颗颗的泥球,阴辰低着头,右手用力的将脸上的泥浆抹掉,低头匆匆走过。

这种憋屈的生活,并不是第一次了,阴辰也不像第一天一样,跟着这群人打架,然后被打的鼻青脸肿的,还连累父母受到村长的威胁。

他不愿意这样,即使意味着自己会继续遭受屈辱。

阴辰快步的离去,引来了背后众人的耻笑。

“看吧,什么恶魔啊,不就是一只胆小鬼吗?”腾力抛着手中的泥球。

“腾老大说得对,就是一个残疾的打铁汉,哈哈。”

“村子里竟然有这样的怪物,不过有我们驱魔大师在此,谁敢闹事,哈哈!”

“……”

阴辰的心智,在承受了霜之哀伤的重击之后,早已变得犹如钢铁一般的坚硬。

当爱情已经变得不可信的时候,还有什么感情能够左右其中?

同样尖锐的目光,同样的嘲笑,甚至在买到原铁之后,阴辰的背上被一名斗武学院的学生踹了一脚,他依然默默无言的站起来。

在众目睽睽之下,用自己的右手支撑而起,左臂却被那名学生紧紧抓住,而后……残忍的旋转而起。

“哈哈,小怪物,上次我说过了,让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现在你还敢出现在我面前!”

阴沉知道,他叫罗面,斗武学院的高材生。

“放开我。”阴辰尽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但是他捏着原铁的右手,已经卷曲而起。

“求我啊!哈哈!”罗面咧嘴大笑:“我转,我转,我转转转!”

他扯着阴辰的袖子,将阴辰整个人提起,在空中旋转起来。

阴辰无力的踢动着双脚,却踢不到一米八多的罗面,犹如一头无助的绵羊一般,乏力,苦涩。

我……可是万年前的大魔天王!

十五年了,虽然有着一米七多的身高,却依然受到别人的欺凌,万年前称霸世界的天魔左手,如今成为了他的羁绊。

最后,他玩累了,在众人的鄙夷中,阴辰一脸阴寒的拍干净身上的粉尘。

他的心智,从未动摇,望着离开的那群人,阴辰暗暗发誓,即使丧失了万年前的一切,我也要将属于我的夺回来。

我要将这片宁静的天空,搅得天翻地覆。

他在面摊老板恶心的目光之中,买了个面包,这是欧阳尹喜欢吃的。

回到村子口的时候,他心中牵挂的那名少女出现在了门口。

此时的晚霞,已经悄然退出,天空开始阴暗下来,乌云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翻滚着。

一场大风暴,正在快速的酝酿着,只要时机一到,将会给这个村庄带来一阵巨大的冲击……

欧阳尹被腾力为首的少年们撕扯着,洗的发白的衣裳撕的一声,从一边,扯到了另一边。

“哇!”一名少年吹着口哨,伸手便摸了上去。

拍的一声,腾力打了那人一巴掌:“我都还没摸,哪里轮得到你!”

欧阳尹的泪水夺眶而出,她瘦弱的双手紧紧捂着那一泻而出的春光,不施粉黛依然夺天地造化的俏脸早已泪流满面,原本梳理的精致的柔顺长发此刻却被扯的犹如鸡窝一般。

少女蹲坐在地上,周围围着的那群男子,正恶狠狠地等待着开荤。

腾力高高的举起那个布条,犹如一只发春的公牛一般:“我腾力,已经满十八岁了,今天,我要完成我的——”

“放开她!”

天空忽然闪耀起一条紫色的闪电,却依然被阴辰的巨吼盖过。

闪电的光芒闪耀在阴辰那阴暗的脸颊上,乌黑的双眼怒视着众人,脸上全然没有一丝惧色,而手中的面包,依然紧握。

“辰哥哥!”欧阳尹惊呼出来:“小尹讨厌他们,他们是坏——”

“拍。”

腾力一巴掌甩在了欧阳尹粉嫩的小脸上:“臭婊子,老子玩你那是你的福分。”

“我再说一遍。”阴辰举起右手,一字一度的沉声道:“否则,我会让你全家,陪葬!”

“卡擦!”一声霹雳,一道紫色闪电接着划过,微风逐渐的转变为狂风,乌云开始翻滚,天地渐渐变色。

欺负他,他可以忍。

但是欺负欧阳尹,即使是天王老子,也要血溅八荒!

“我就欺负她,怎么了!”腾力被阴辰的样子吓了一跳,右手刚刚扬起,脸上突然被一个东西砸了一下,两道温暖的热流从自己的鼻孔中流了出来。

他诧异的左手一摸,殷红的血迹让他有些晕眩,随即大怒:“小野种,敢打你爷爷,兄弟们,给我上!”

“打死这丫的!”

“打死这个恶魔!”

“早就看他不顺眼了!”

一群人围了上来。拳头犹如雨点一般落在了阴辰的身躯上,欧阳尹的眼眸中,闪动着泪花。

风,狂涌而起,卷起的烟尘,落在了那名蜷缩在地的少年身上。

尽管鲜血模糊了他的双眼,欧阳尹依然能看到那唇角露出的微笑。

不要担心,小尹,哥哥在你身边。阴辰望着那惊慌失措的少女,这是他在这个世界,除了养父母外,第三个需要守护的人。

一样的孤儿,同样的欺凌。

雨大了,那群恶霸哄笑着罢了手,好久没有这么畅快的打过人了。

“一个残疾,一个傻子,哈哈哈!”

笑声渐渐的在雨声中消失,似乎不甘一般,苍天发出了雷鸣般的声响。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