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灵异档案:鬼宿舍

上架时间:2018-05-21

灵异档案:鬼宿舍 已完结

灵异档案:鬼宿舍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广工男 分类:悬疑灵异

莫名被大学录取,后来调查才发现。这个诡异的学校,几乎每一间宿舍都有冤魂……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以前总是看别人的故事,听别人的故事,情到深处每每无法自拔,皆被故事中情节所左右,伴随着感动而感动,痛苦而痛苦。而今天,我要写写自己的故事。

  记得五年前那个炎热的夏天,我收到了广府工业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对此我吃了一惊,还差口水呛说着,因为我根本没有报考广府工业大学。

  其实广府工业大学是我最想报考的学校,可是由于高考考砸,广府的录取分数线让我望尘莫及,所以我对这学校连想都不敢想。

  可是,神奇的事情却发生了,我竟然收到了广府的录取通知书!

  对此我不知道高兴了多久。家人知道我被广府录取了,也惊讶不己,不过惊讶之余,更多的是高兴。我还记得当时爸妈因为我考上广府,还宴请了全村人去县城的大酒楼吃了一顿大餐。而我,则在各种狂欢度过了整个暑假。

  记得那一年广府工业大学的开学时间是9月1号,我拉着一个笨重的行李箱,在全村人浩浩荡荡的送行队伍的注视下,坐上了开往大学的大巴。

  现在想想,当时那送行队伍,更像是在为我送葬……

  破旧的大巴像得了哮喘病的老年人,在广府市这座全国三大城市之一的中央车站停了下来。接下来的路,便要我自己走了。

  接着我按照录取通知书里面的一份指南坐上地铁,一路下来转乘了好几次,终于在4号线的大学城南站下了车。一下车,便看到一群热情的志愿者在为新生指路。

  可奇怪的是,我一下车,他们竟然都像没有见到我似的,理都不理我。

  我心里正气着,心想可能自己面相过于成熟,穿着又过于寒酸,被他们当成了外来务工者。这也不能怪他们,谁叫自己是从山旮旯走出来的大学生呢?

  这时,一个穿着红色t恤的女孩向我走了过来,她的左臂上还带着志愿者的标志,不过,这标志与其他志愿者的有些不同,倒不是图案不同,而是别人的是白色的,她带的那个,确是黑色的。

  “这位同学,请问你是新生吗?”

  “对呀,请问广府工业大学怎么走?”说话间,我已经将这女生打量了一遍,发现她的肌肤很白,白得有过分,像是刚抹上石灰油的墙壁那样。这女生有着齐眉的刘海,直长乌黑披肩的头发,这头发与她的身材很衬,让她显得更苗条更性感。

  “我带你去吧。”她很热情,脸上微微带笑,“我也是广府的学生,现在在读大二,轻化学院,化工专业。”

  “这么巧呀,我也是化工的。”我有些欣喜,没想到一来到这里,便碰到了个直系师姐。

  “是吗,师弟,真巧呀!你叫什么名字?”她也有些惊讶。

  “广功南,广东的广,功夫的功,南方的南。你呢?师姐?”

  “吴丽。”

  谈话间,我们已经走出了地铁站,来到了地面的站台。当时刚下过一场雨,天空一片灰白,没有太阳也没有雨,不过吴丽还是打开了带来的紫色雨伞,才往外面走去。

  当时我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毕竟这年头不管出不出太阳下不下雨,女生都爱打伞。

  吴丽带着我,很快便来到了广府的东区生活区。在路上我已经告诉过她,我的宿舍在东区11栋号,她很快便把我带来了东11栋楼下。

  此时正是新生入学的时候,学校里面热闹得很,各栋宿舍楼下面也热闹非凡,报到的报到,领取宿舍钥匙的领取宿舍钥匙,搬运行李的搬运行李,可唯独这东11栋楼下,只有寥寥十几个人。

  对此我并没有怀疑什么,反而觉得高兴,至少领取宿舍钥匙不用排长队,更让我高兴的是,我的报到地,就在这东11栋楼下!

  吴丽很热情,带我来到宿舍楼下并没有立即就走,等我报到完了,领了宿舍钥匙,她便带我上楼。

  一路上她还和我讲了这东11栋宿舍楼的状况。

  原来这东11栋是学校里头唯一的混合宿舍,一二三层住的是男生,四五六层住的是女生。这栋宿舍楼是围楼式建筑,单号房都在南面,双号房都在北面,宿舍门相对而立,中间有三条楼梯,每条楼梯三层到四层中间,都有一扇生满锈迹的铁门,这铁门是为了防止三楼以下的男生上去骚扰女生而设置的,只有中间楼梯的那一道铁门是开着的,其余的两道铁门,在我在学校的那几年里头,从来没有开过。每到夜晚11点,中间的那道铁门,也会锁上。到了早上,便会打开。

  不过,我却从来没有见到过上来锁门开门的保安。

  东11栋宿舍楼的基本状况,在吴丽的热情解下,我很快便了解了。吴丽带我来到号房间门口,便离开了,不过她留下了qq号码给我,还有空要我请她吃一顿,以报答她的带路之恩。她这话自然是开玩笑,不过我倒真有那个想法。

  吴丽给我留下的第一印象特别深刻,可能是由于肤色过白的缘故,显得她的脸上有些淡漠,不过,她的举止,却很热情很友好。我一个人从山旮旯里头跑来大城市读书,深知大城市的冷漠,但第一个让我遇见的却是这么一个女生,而且还是直系师姐,自然会印象深刻。

  打开了宿舍门,让我惊讶的是这竟然是单人宿舍!

  后来我才知道,广府工业大学一般都是四人住一间宿舍,可这东11栋却例外,一般是一人一间宿舍。

  这也难怪在这楼下报到的新生会这么少,这栋楼有一百多间宿舍,就算全部入住新生,也不过一百来号人而已,何况,四到六楼的女生宿舍,住的都是大三大四的女生。

  进来宿舍我并没有立即整理床铺和行李,而是找了张凳子坐了下来,心里想着吴丽,不知道她住在哪里呢?她有没有男朋友呢?嘿嘿,或许有这么一个女朋友也不错……

  我在心里无尽意想说着,全然没有发现这宿舍、这整栋楼以及这吴丽有什么不妥。

  后来我才知道,一年前暑假的时候东11栋旁边的东1栋女生宿舍楼发生了一件命案,一个女生自杀裸死在宿舍里面,因为那时候是暑假,还住在学校宿舍的人寥寥无几,直到腐臭气味从门缝里钻出来,尸体才被人们发现。

  而那女生的名字,就叫吴丽……

  左右隔壁宿舍陆陆续续有新生到来,不过由于我要整理自己的宿舍,所以并没有去和其他新生打交道。

  别看我是农村来的,但其实懒得很,对搞卫生这样的事情从来都只是敷衍了事,对这将要住四年的宿舍也是这样。我拿着扫把胡乱扫了两下地板,抹了抹柜子,桌面,床板,然后就完事了。

  其实宿舍里面有两个柜子,不过我认为自己只能用到一个,所以另外一个柜子,我理都不去理它,任由它尘埃铺了几寸厚。

  虽然搞卫生只是敷衍了事,不过我敷衍的速度却不快,等铺好床铺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了。

  那时候的我刚从高中升大学,还是绝对的乖乖生,十二点以后才睡觉我还从来没做过,生物钟里的睡眠时间还停留在九点半,所以过了十点,我就很困了,眼皮仿佛有几顿重,抬都抬不起来。

  关了灯,我倒头就睡,很快就睡着了。

  可到了半夜,我却被蚊子叮醒了。那时候刚刚九月的天气还是很热,南方这边蚊虫很多。醒来之后便一直有蚊子在我耳边嗡嗡响,像战斗机一样,时不时来叮我几下,弄得我心烦意乱,再也无心睡觉。

  我看了看手表,那时候我还不习惯将手机放在床头上,倒也没看手机,此时还差一分钟就是凌晨两半。夜很静,外面有淡淡的月光洒下来,除了蚊子之外,世界万物都已陷入了沉睡。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发现,人只要半夜醒来,脑袋便会很清醒很敏感。

  我的耳朵里,除了蚊子的嗡嗡声之外,还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

  此时我正胡思乱想说着,突然想到了吴丽,想到了她那过分白皙的脸。不知怎么的,此时我一想到她的脸,便觉得有些怪怪的。胡思乱想的我迅速补脑,脑子里头的吴丽,两只眼睛迅速多了两道血痕。

  我心里一怔,这才明白她那过分白皙的脸蛋为什么会怪怪的,敢情吴丽那脸,白得可以和恐怖电影里头的鬼比上一比了。

  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不再去想那吴丽。

  我那叹气声很清晰地进入了我的耳朵里,可这时,紧接说着,第二声叹气声传入了我的耳朵里!

  这第二声叹气声拉得很长,像是感慨,又像是享受,还像痛苦的叹息,总之非常诡异。这声音比较微弱,不过我却听得很清楚,而且我敢肯定,不是我发出的!

  我心里立即一愣,屏住呼吸,一动不动躺在床上,而边传来蚊子的嗡嗡声。

  过了很久,却没有再出现那叹息声。

  难道,是我出现幻觉了?

  我放下心中的坎坷,心里笑自己过于敏感,过于胆。这世界上,哪里会有什么鬼怪?

  刚才被这么一说吓,便有些尿急了,于是我便下了床,走去房间的厕所撒尿。进了厕所,我按了一下厕所灯的开关,可却发现,灯竟然没有亮!

  我心里又是一愣,心想不会这么诡异吧?赶紧撒完尿,提了裤子上床睡觉去,只要睡着了,那就什么也不怕了。

  可心里越想着睡,就越不容易入睡。

  在床上翻来覆去,始终睡不说着,心里有些害怕,身边又有无数蚊子围攻,最终变得心里烦躁不已。

  最后我一把掀开盖着的被子,愤愤地吐了一口气。

  不吐这口气还好,这一吐,却又引出那叹息声来。而且这次这一声,比刚才的那声还要清晰地多!

  叹息声绝对不可能产生回音!

  我心里一怔,立即停止了所有因烦躁而引起的动作,脑子里旋转着各种诡异奇怪的东西,儿时看的恐怖片的画面,一一在我脑海里放映,我的心已经提到了嗓门上……

  可这还没有结束,很快,我又听到了一声长长的叹息声……

  那声音很低沉,还带着沙哑,像是呻-吟,又像是喘气……

  这难道就是传中的鬼喘气?我的背脊已经发凉了。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