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都市柔情

上架时间:2018-02-01

都市柔情 已完结

都市柔情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陲隐田园 分类:都市言情

一位浪子,为情所困;守望着都市红尘。世间都说男子不痴心?他却为爱千尘!梦里化着相思,守望1314。  他是谁?他是黄峰,是一位边防缉毒退下来的老兵。走不出内心的沉寂,孤独,深邃。  内心隐藏着曾经,爱之深,情之重,东海旭日染着疼。曾经患难战友,为爱传递。一段真情,一片心,爱在生活,爱在和平与生命。  他看不透人生,伶惜着生命,是生活?还是忘不了自己的使命?一个无所不能的他,多少人给予希望,他会是怎样?他的人生何去何从……  世间绵绵爱无期,情深重。为生活,爱情,友情,姐弟之情一步步走向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清风漫舞,玉树瑶拽。星光下,路道边灯光耀眼。行人道上,人影见多。一阵啪嗒……啪嗒……传来高跟鞋的悦耳声。

长发披肩,身材高挑的女人,她从远处轻慢的走来。白色轻柔的软衫,紧身的牛仔裤。丰胸高耸,丰臀翘圆。勾猎的若人醉目,行走中,双眼带着忧伤。

她独自一人,行走在这黄山路上。远处突然使来一辆红色宝马,停在她的身前。

车上走下一位俊男,黄发轻染,花衣花裤,半露胸怀。

脖子上挂着24k粗金项链,一双耳钉凸显。露胸处纹着虎头,一双透亮的花花公子皮鞋。一身名贵,显得耀眼而夺目。

他看着她,双眼带着火光。几步一把拉上车,她一阵挣扎,双眼露出不甘。

这个俊男随手一巴掌,瞬间打在这个美女的脸上。他怒哼道:“给脸不要脸!有几份姿色,就可以这么拽!我严涛忍耐已久,今天,我看你还能如何?跟我回去,一切都还好。金银玉器随你乱挑,高楼雅居随你乱指,我都买下。不要在不知好歹,莫要让我心狠摧花。”

那漂亮女子看着他道:“不是金钱可以买到一切,不是有心就可以随便得到。我们不合适,我不是那种赖在宝马上哭的女人。你的目标选错,我们是两个不同阶层!你有你的富裕,我有我的生活。”

路道上走来两个醉汉,他们双眼迷离。一路上,酒气熏天。彼此相互扶持,晃晃悠悠的前行。两人寒酸得外加一身大众货,他们走着哼着唱着。歌声跑调,却也高声嗷出。一人唱吼道:“今儿酒中香,看着姑娘直慌慌?大哥我为流浪汉,今时为家,明日地为床。有心看你,又怕若你伤。我也不会,我也不会哄,远远看着只想用作心补偿。看到你的眼儿总是常常在忧伤,是否嫌弃曾经我的流浪……啊,姑娘!如果是那样?我也悄悄离开,从此让你无忧也无伤!”

另一个醉汉,也是一阵高唱:“姑娘……姑娘……你的美艳让我彷徨,你的忧愁记在我的心上。看着你的泪珠,让我心疼也在长长思量。情儿没有划过你的心儿旁,我不是你那心中的郎!让我的远去,从回你的高尚。不在为此满地忧伤……”

他们走到红热宝马车处,一个醉汉瞬间喷出醉酒。他一阵猛咳,稀里哗啦喷上车身。

这个醉男一阵乱吐,胃里的酸液洒在车前,他在那里猛咳。嘴上粘着胃液的剩饭,那些胃液的残渣带着气味,又是异常的熏人。

宝马里出来一位黄发俊男,他捏着鼻子道:“哪来的野人,弄脏我的车,你赔的起吗?”

他一脚踹在醉汉的身上。醉汉一屁股坐在地上,连忙一个劲的赔不是。

他连忙道:“对不起……对不起……不好意思弄脏你的车,我给你擦擦。”

他用手擦拭一下嘴角,连忙的擦拭车上异物。惹来黄发俊男的一阵脚踹,又对着他甩手几个巴掌。

醉汉一个跌浪脚下一滑,倒在自己吐黏液上,一身粘物浑身都是。他脸上被磕一块青紫,还是一阵阵的赔着不是。

严涛看着他道:“乡巴佬,知道这是什么车吗?拿来你的脏手!这是你随便可以摸的吗?”

他身边的一个醉汉道:“你想怎样?错也给你赔了,人你也打了!还要如何?”

黄发俊男看着他们道:“你谁呀?这有你什么事?打了,那是算轻,把我的车弄脏,你还有理?不够赔我车的损失!”

他身边的醉汉道:“我是人,却是本分的人!已经清楚,难道是你听不清楚?还是我没有明白?哦,我明白了!你听不清楚也是很正常,原来你和我们不一样……”

黄发俊男看着他道:“你们是谁?我是谁?不去打听打听!我严涛在这,也是有头有脸的人。你们弄脏我的车,那就给我推着去洗,不识好歹的东西。”

一旁的醉汉看着他道:“这个没问题,你先打伤的人。怎么也要看好人才行,我再回来给你洗车。这样谁都可以清,人已经倒地,现在不知怎样?你的车比人值钱吗?”

严涛看着地上的醉汉道:“一条烂命?还和我的车比?有可比性吗?该上那上哪去!”

车里传来女子的话声:“严涛,你就这么看待人吗?看不起这些穷汉,你有什么资格别人!”她走下车转身离去,却被严涛拦住。

严涛他道:“你给我清楚!我为什么没有资格他们?他们是谁?两个破落的醉汉,一身穷臭。看到就让人心烦……”

一旁的醉汉怒目看着道:“我穷怎么啦?我一不偷二不抢,没有做过心事,堂堂正正做人,对得起自心,不屈辱任何人?你是谁呀?有些破钱,就了不起吗?你干净……一表光鲜外加豪车!你身份高贵!不也是个人?你还能超出人的范畴。”

一旁的醉汉又道:“有钱就可以随便打人吗?有钱就可以为所欲为吗?看不起穷人?你的祖宗三代都是穷人!你看不起你的祖辈先人!”

路旁走来几个围观的,慢慢聚集成群,一位身着花衣,满脸风韵的女子气愤的道:“那个黄毛太气愤,有钱就了不起吗?欺行霸市,目中无人,他还以为自己是谁呀?一个混球的富二代。仗着老子有几个臭钱,浪荡的在也不是他!我呸,这是什么的人?”

一位脸上有些皱纹,身着软衫的女人道:“就是,这种人真恶心。真把自己当回事?不是他老子那有几个臭钱,他狗屁都不是。真以为自己人五人六……”

一位头发发白的女人道:“这是什么世道?有钱可以横行无忌,真是没有王法没有受过教训,家里惯出来的二世祖。这孩子算毁了,一辈子难成大气!都是有钱惹出来的祸,也毁了这孩子一生。”

一位漂亮的姑娘看着宝马车双眼泛光,她自语的道:“多俊的帅哥!为什么不是我?那位姐姐真的很傻,这么好的公子哥上哪去找?唉,我怎么就没那么好的命……我的白马王子要是他该是多好。有帅气,又多金!”

人群中走出一位男子,身着朴素。看着黄发俊男,一眼鄙视。他摇摇头转身离开,看着人群道:“这年头,这种人渣太多了!这又不是事,就是一位有钱多金的装逼男人!开着宝马人五人六,看他那身形,简直就是活生生的一人渣。”

远处走来一位魁梧的汉子,斜胸露怀,身穿短衫,一身黑裤。走路有力,步伐稳健。他看着人群一阵大笑,几个快步走了过来。

大汉望着一群围观的男男女女,他走到几个女人的身边问道:“几位大婶,你们是在望什么?有这么热闹?”

一位风韵的女人看着他道:“会不会话?这里有大婶吗?你什么眼神?那来的子,这么不会话?”

又一位花衣的女子道:“谁大婶呢?我们有那么老吗?那里来到臭子,这么不讨人喜欢!你没看一个比一个年轻,一个比一个漂亮?白长那么大的眼睛,原来不认人……”

又一位丰满的女子道:“子,你什么眼神?没看到姐这么年轻,已经逆生长,容颜美玉,心如望月秋水!被你这子一,还有什么屁心情……”

魁梧的汉子看着她们一阵擦脸,他赶忙道:“几位大姐,你们辛苦。这是在观望什么?可否给我一二?我在这后面也看不到,这不是图个热闹。”

一位老人看着道:“孩子了不得啦,那个黄发俊男,有抢美女,有伸手打人!现在有钱就可以这样吗?还有王法吗?可恨黄毛子。”

魁梧的汉子听到,大眼一瞪,抬步就要上前。他道:“老子就是看不惯这种人,我去教训教训他,让他学乖些,省的有钱不知道自己做什么!”

老人看着他道:“子不要冲动,他有钱有势,你斗不过他的。”

魁梧的汉子,他憨厚的笑笑。他又摇摇头,走向前去。他大手一扒,前面让出一条道。有几个像什么,看到他的样子瞬间住语。

他几步走到前面,看着那个漂亮的女子道:“老婆,你什么时候出来的,让我一阵好找!”

他看着黄发俊男道:“你丫的谁呀!拽着我老婆干什么?你丫的找死?让开!”

他大步前行,一巴掌,打在俊男的脸上,把那位漂亮女人拉在身后,女人吓得一个冷颤。大汉对她挤了挤眼,她才把心放在肚里。

严涛看着这个魁梧的汉子道:“你丫的谁?竟敢动手打人?你是活腻歪了吗?”

魁梧的汉子看着又是扬手几个耳光,噼里啪啦一阵响声。“就你这样的还敢威胁我?你丫的找死!“

猛然一脚,实实踹在严涛的胸口。那一脚快而麻利,简直就是瞬间可以形容。腾……腾……腾,严涛猛退三步,一屁股坐在地上。花裤在地上摩擦,刮花一片,地面上染到血迹。

哎呦一阵,魁梧的汉子走过去看着道:“以后离我老婆远些,不然,见一次丫的揍一次。不是谁都可以霸道,即使有钱也不行!”

严涛看着他双眼怒火,他大手一指道:“我们没完!今天之辱,来日让你加倍偿还。你的老婆?你的老婆,照样让她乖乖听话!”他哈哈大笑,虽然被打,却还是狂傲无比。

魁梧的汉子看着他,眼中闪过冷光,心里更冷。快步走去,大手猛甩,瞬间打成猪头。又是一脚踹出,严涛瞬间屁股拉地二尺。

魁梧的汉子看着对着他道:“你很牛吗?再把你打残这里,大不了我坐几年牢,出来还是让你生不如死!不信你试试,我整不死你。不要在我眼前冲胖子,我见得有钱的多了!也没有见过你这么样的,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

严涛一阵钻心的冷颤,脸色苍白,屁股上花裤染成血色。他的手颤抖的摸着屁股,那是刺骨的疼痛。

他指着魁梧的汉子大叫大吼。你狠……你狠……他语无伦次,颤抖的手拿出手机,快速的拨通电话。他喂喂的着,魁梧的汉子一巴掌把手机扇在地上,大汉一个猛走,啪嗒手机直接碎裂。

呦,还会打电话呢?是准备叫人吗?大汉又一脚踹在他的身上。腾……腾……腾几个后退,扑通一声又坐在地上,他吱嗷一声又站起来。他的手颤抖的摸着屁股,他叱着牙心里直打寒颤。

严涛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待遇,这一刻他怒火重生,一切可以看到双眼冒着怒火。

他又指着魁梧的大汉道:“算你狠!你横……我们走着瞧,在这中原市我们有见着的时候,下次再见,你准备回去养老吧。”

严涛走到车门,拿出纸巾把鞋子擦干净准备上车。却被魁梧的汉子生生的叫住,他看着严涛道:“你这就想走吗?是不是缺少什么?你在考虑考虑?不用我在提醒你!”

严涛黑着脸看着他道:“不要欺人太甚!对你没什么好处?一时的威风算不得什么,只能明你的任意狂傲!有时候狂傲是要付出代价,你认为这个代价值得吗?”

魁梧的汉子平静的看着道:“你想走我不拦你,你要问一下,周围的这些观众让你走吗?像你这样的我都显脏了手。在不知道自己是谁?就一有钱的破阔少,真当自己是宝!”

魁梧的汉子对着周围的一群人道:“各位的大姐大哥们,各位的大叔姑娘们,你看的清楚,这红色宝马的主人,打了人就想开溜!你们行不行?”

哗的一声,有女人道:“这么混蛋的人,不能让他走!想走,打断自己的狗腿……”

又有一个嗓门高的女人道:“不出个理表,就能走人吗?天下不是要乱了吗?打伤人,拿钱看病!不能便宜这样的浑人。”

又有一个男子道:“扣除他的宝马车,做为看病的抵押。不是有钱吗?”

又有人道:“打人看病天经地义的事,包陪伤人所有的损失!”

这样的话太多太多……引起民愤。魁梧的汉子看着严涛道:“不好意思,你还不能走,你已引起民愤!看来你的人品确实很低!这么多抱怨你,那你自己看着处理吧!我不想引起民愤,更不想惹火上身。你好好反思吧!”

魁梧的汉子走到倒地的醉酒之人身旁道:“你没事吧!以后不要过度饮酒,酒是好东西,过多也会伤身。”

他看着另一个汉子道:“扶他到医院看看,最多是伤,看看应该没事。钱有严涛给你们出,现在需要吗?我可以给你们垫出来些,不过不多,我也是路过。”

那个汉子拉着他的手道:“谢谢,谢谢你能为我们站出来句公道话。我们大字不识几个,今天高兴多喝一些。谁想这酒后劲特别大,不知不觉后劲涌上来,就挡不住这嘴,所以就……”

魁梧的汉子看着他们道:“谁看到都会出来,我不过出个头而已。”

魁梧的汉子看着身边的美人道:“那个……那个你没事吧?要不你请我喝杯咖啡,也不用谢我!”

她看着这个魁梧的汉子一个愣神,对着他笑笑道:“我认识你吗?好像你还占我便宜!这要请我还差不多。”

魁梧的汉子有些尴尬的看着道:“我就一混混,这手里红票不是多会给他们,让他们看病了吗?”

魁梧的汉子看着她道:“我是刘辉。老婆,你是……”

她怒目直直的看着刘辉,想要看出他的用意?可惜还是没有看出来。她道:“我是常慧,谢谢你的缓手。不过咖啡就免了,我还有事,如果有缘我们还会再见。”

慢慢围观的人走了,这里热闹看完,又归回平时的宁静。

刘辉孤独人影渐渐地淡了,他的身影慢慢地走进深处不见踪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