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天才黄金手

上架时间:2018-10-12

天才黄金手 已完结

天才黄金手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饱食 分类:都市异能

富家子弟岳一翎家族惨遭变故,一夜间跌落谷底,无意中获得水系异能,开始逆转人生。凭借智慧和异能,岳一翎度过了一个个难关,击败了一个个对手,点水成金,叱咤商场,笑傲热血,永不言败……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山城北郊太子河边的酒吧一条街在夏日傍晚如一锅煮沸的水,无数时尚男女蜂拥而至,生意火爆的不得了。

所有的酒吧打开店门,各种音乐声交汇在一起,惊起了河中的野鸭。宽敞的人行道上布满了桌椅,啤酒泛着冰凉的泡沫,洋酒闪现着琥珀色的光泽,男士衣冠楚楚,女士长发飘飘,灯红酒绿,歌舞升平。

一阵汽车强劲的轰鸣声传来,由远而近,一辆红色保时捷911拉风无比的停在北岸酒吧对面。车门一开,一对青年男女先后下车。男的玉树临风,神色傲然,女的黑发白裙,身材高挑,气质出众,竟是位千里挑一的绝色美女。两人牵着手走过马路,来到北岸酒吧门前。

二人所过之处,入耳尽是热情的招呼声。

“岳少好!”

“岳少来了!”

青年男子嘴角挂着淡淡的笑,不断向周围的人点头示意。

旁边有不认识的人小声问着同伴,“这人谁啊?看起来挺牛的样子。”

同伴不屑的看着他,“还总跟我吹牛说你是夜场达人,连山城四少的岳一翎都不知道,以后别在我面前装高手。”

北岸酒吧老板吴集忙不迭走出来,满脸带笑,点头哈腰,“岳少,座位都给您留着呢,哎呀,刘大小姐也来了,欢迎欢迎。”

吴集亲自将二人带到座位上,又殷勤的将酒水小吃送上,这才离开。岳一翎歪着头和刘亦寒说着话,手里摆弄着酒桌上的骰子。

岳少本名岳一翎,现在山城大学读书,平日喜爱出入夜场,有心人将山城四个年少多金的公子称为山城四少,岳一翎就位列其中。

他身边的女伴叫刘亦寒,是山城大学顶尖的美女校花。在岳一翎金钱加玫瑰,再配上几句颇有才情的情诗攻势之下,羞答答的投入了岳大少的怀抱之中。

岳一翎落座后,眼神逐渐变得冰冷,邻座的一个青年男子侧过身,目光有些阴毒的盯着岳一翎。两人的目光在空气中碰撞,隐隐有电光闪过。

韩小飞这个人渣果然来了,看小爷略施手段让你站着进来,躺着出去。

岳一翎心里暗暗高兴。

我擦!岳一翎居然来了,今天老子要把上次的场子找回来,不然我韩大少以后还怎么在山城夜场立足?

二人想法不一,各怀心思。

“岳少,你夜夜笙歌,身体吃得消吗?刘大小姐不会有怨言吗?”青年男子猥琐的样子十分讨人厌,再配上他苍白没有血色的脸,隐隐发青的黑眼圈,一看就是个纵欲过度的主。

刘亦寒脸色当时就是一变,岳一翎轻轻拍拍她的手,示意她稍安勿躁。他笑了笑,“韩小飞,就你这被酒色淘空的身子骨,还敢笑话别人,真是愚蠢的非常勇敢。”

“你……”韩小飞气的站起来,当场就要发作,被同桌的人及时拦住。

这韩小飞也是山城四少之一,与岳一翎是宿敌。只要两人一见面,总会惹出点事来。

“怎么,说你身子弱,你还不服吗?”岳一翎懒洋洋的靠在椅背上,眼神冷冽如刀,“韩小飞,敢不敢跟我斗酒啊?”

“我会怕你?今天我不把你喝吐血了我就不姓韩。”韩小飞平素嚣张惯了,哪会被岳一翎吓住。

“岳一翎,你心理素质还真不是一般的强啊!你家公司快破产了吧,你居然还有心情在这把妹喝酒。”韩小飞冲刘亦寒喊了一句,“刘小姐,赶紧和这穷货分手吧,他在这打肿脸充胖子呢!小心他穷疯了把你卖了顶债,不过哥哥我倒是不介意回收二手货。”

韩小飞说完,他这一桌的人哄堂大笑起来。韩小飞笑的最为淫-贱。刘亦寒气的玉面涨红。

岳一翎的心像被针扎似的,韩小飞的话触动了他的隐痛,最近父亲的公司情势确实岌岌可危。他双目中寒光一闪,想要发作,但随即他意识到不能动怒,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岳一翎冷冷的盯着韩小飞,看的韩小飞心里直发毛。“老板,昨天喝的皇家礼炮21年味道还不错,给我来一件。”

人群发出一声惊叹,“谁说岳少没钱的,皇家礼炮一瓶好贵的,最少2000多一瓶,他一次就要了6瓶,这要是没钱我岂不是要饭的了?”

韩小飞的脸上红一阵白一阵,难道我的消息有误?岳一翎还是这么财大气粗。

一听说两位大少要斗酒,呼啦一下,围上来一群人看热闹。

“等等。”韩小飞一摆手,“岳一翎,要斗酒也可以,不过光喝酒没什么意思,来点彩头怎么样,我输了给你十万,你输了,呵呵,让刘大小姐陪我一晚怎么样?刘大小姐的花容雪肤我可是仰慕多时了。”

韩小飞淫荡的笑容在夜色下熠熠生辉,他看向刘亦寒的目光中冒出了狼一样的绿光。

刘亦寒脸上罩上一层寒霜。

四周的嘈杂声立时消失,所有人的目光盯住了岳一翎,空气仿佛凝滞了,死一样的宁静。

岳一翎的眼睛瞬间变得血红,双眉一挑,看样子就要暴起伤人,就在所有人都认为要发生流血事件时,岳一翎出人意料的突然安静下来,“为什么不呢?不过十万太少了,二十万。”

此话一出,人群发出嗡的一声,失望至极,看向岳一翎的各色目光中充满了鄙夷。刘亦寒则气的俏脸通红,话都说不出来了。

没人注意到此时岳一翎手中的骰子已经被捏的粉碎。

韩小飞,你尽情的表演吧!等下我让你哭都哭不出来。

小不忍则乱大谋,岳一翎不断这样告诫自己。

吴集愁眉苦脸的分开人群挤了进来,不停的搓着手,“韩少、岳少,消消气,都是出来玩的,这又何必呢,这样好不好,今天二位的消费算我头上,就当给我一个面子了。”

岳一翎一摆手,“吴集,你不用怕,我和韩少都是文明人,不会做违法的事,只是喝喝酒,再说了,你也不打听打听,我岳一翎会是让别人买单的人吗?至于这位韩大少,我就不敢保证了。”

韩小飞气不打一处来,“少说废话,二十万就二十万,赶紧上酒来,这点小钱还不放在我眼里,把老子惹急了,把你这酒吧买下来。”

“好,好。”吴集一看这两位大少谁都不听劝,只好吩咐服务员搬过来两件皇家礼炮21年,一件六瓶,分别放在两人桌前。

“两位大少,酒这个东西,喝多了伤身,点到为止最好。”吴集还在试图做最后的努力。

韩小飞一瞪眼睛,“滚蛋,别在这破坏本少心情。”

“砰”的一声,岳一翎已经打开一瓶酒,倒在高脚杯中,微微摇晃,琥珀色的酒水在灯光的照射下散发出奢华的味道。

岳一翎喝了一小口,赞道:“味道不错,对了,吴集,这酒多钱啊?”

“岳少,21年的是2888元。”

“哦!”岳一翎点点头,站起来对围观的人说:“大家都往后退一退,我这人喝酒有个怪癖,需要一个大点的地方。”

围观人群齐齐的向后退了几步,让出一大片空地。

韩小飞阴阳怪气的说道:“真能装模作样。”

话音未落,岳一翎一仰脖将小半杯酒倒入口中,然后拿起酒瓶,随手就扔到空地上,“啪”的一声,酒瓶四分五裂,酒水流了一地,空气中立刻弥漫出一阵浓郁的酒香。

人群中顿时传来一阵惊呼。

岳一翎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终于上钩了,“服务员,启酒。”

刘亦寒余怒未消,拉了岳一翎一下,“一翎,你这是干什么,太浪费了。”

“有钱,任性。”岳一翎拿起刚刚打开的酒,又倒了小半杯,喝完后,继续把酒瓶摔在空地上。

岳一翎斜着眼睛看着韩小飞,“韩大少,这么喝酒才过瘾呢,你敢不敢?”

“谁怕谁,服务员,启酒。”韩小飞怒吼道。

酒吧门前传来此起彼伏的摔瓶声,酒吧门前的酒味越来越重。

围观人群心头不约而同的浮出三个字“败家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