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名门隐婚:总裁老公太腹黑

上架时间:2019-10-15

名门隐婚:总裁老公太腹黑 已完结

名门隐婚:总裁老公太腹黑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水月阁 分类:总裁豪门

人前,她是风光无限的影视歌三栖红星; 人后,她是他宠上天的老婆——隐婚的; 无限荣耀宠爱的背后,藏着辛秘的过往,如履薄冰的婚姻直到某日传闻暴走后破裂; 传闻京都太子爷有一个神秘情人,传闻他宠她上天,爱她入骨,最后却惨遭她的背叛; 一时间,她成了众矢之的,人人得而诛之的破落户; 她笑得妖娆,指着报纸问一旁的男人,“我这一出戏演的可好?太子爷可满意?” 男人一把扯过报纸,撕得稀烂,“胡闹够了?” 她笑,“好戏才刚开始……” 一纸离婚协议,她从他的世界里消失无踪; 再度相遇,他将她堵在了洗手间,笑得狠,“怎么,舍得回来了?” “离了婚,我们还能做朋友,何必咄咄逼人?” “我没签字,这辈子你都是我老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GK酒店的总统包间里,高雅奢华雕花大床上,顾夏双手被吊在床头,浑身发烫瘫软得跟一团棉花似,发出如同猫咪一般挠人心尖的声音。

门碰地一下被人踢开,一股子冷厉霸道的气势冲了进来。

段枭几步到了床前,扯开了床幔,就看到床上这一番的景致。

“顾夏!”

关切,担忧,隐隐的心疼夹杂其中。

眉头拧成了个川字,上前一探她的额头,烫!跟丢进热锅里一般!

“难,受……”顾夏已经被火热将理智吞得连一点渣儿都不剩,他掌心的冰凉让她觉得舒服。

猫儿似地蹭了蹭他的掌心,小脸却是难受得皱成一团。

“蠢女人!”这么容易上当!

段枭低声咒骂,手上的动作却轻柔,解开了绳子。

得了自由,顾夏双脚一缠绕。

身后跟了几人,瞧着这场面,个个面面相觑。

“全都滚出去!”

一声吼,身后的人倏地一下,溜之大吉。

房间里,安静的只剩下两人间的呼吸。

“难受……”她扭动着身子,额头汗珠滴落。

段枭的声音低沉中带着浓浓的鼻音,“夏夏……”

话还未出口,一声浇灭了他心头如春的暖情。

“子轩……”

一句掀起了滔天的怒火,足以覆灭他的理智,段枭恶狠狠地从牙缝里挤出一句,“顾夏,你给老子睁眼看清楚,我是谁!”

他的怒吼如同一重拳,硬生生地砸在了一团棉花上。

怀里的人儿双眼紧闭。

“乖,叫老公……”他坏坏地笑着。

秀眉紧锁,她想也不想地点头,而后又迷糊地摇头。

“乖,叫老公……”他笑得更坏。

痛苦,难耐,将她最后一点点的神智吞噬殆尽,像婴儿牙牙学语一般,她囔囔而出,“老公……”

深吸一口,段枭在她耳边霸道地宣布占有权,“我才是你的男人,不许想他!敢想他,看我不弄死你!”

……

有了知觉,顾夏睁开眼,映入眼底的是一顶华丽床幔,眼珠子一转,落在了身边,刷地一下,脸上没了血色。

“啊!”尖叫一声,她猛地推开了段枭。

身上一凉,段枭被吵醒,起床气老大,“吵什么吵,一大早的……”

长臂一扯,将她再度搂到了怀里,语气柔柔,“乖,再眯一会儿。”

顾夏气得脑门直冒烟,又羞又恼地扯着他的手,“段枭,你太卑鄙了,趁人之危!”

她这么一闹腾,段枭的睡意全无,睁开了一只眼,精芒流泻而出,带着一种段式特有的嘲讽,“怎么,昨晚没睡好?”

“你无耻!”顾夏早就领教过他痞子式的无赖,红着脸骂。

段枭打了个哈欠,单手撑着身子,歪着头看向她,“别忘了,我才是你老公!”

“混蛋!”瞧他一脸的痞子爷样,顾夏只觉得一股子羞愤,委屈涌上了脑门,眼眶都泛了酸。

“大清早的,你能消停下吗!”段枭本想好好哄老婆,她这么闹腾,弄得他什么好心情都没了。

顾夏眼眶里泛着泪光,双手抓着被子,瞪着他,一言不发。

“蠢女人!”段枭见她一副泫然欲滴的样子,气得伸手揉了揉头发,“昨晚要不是我,你就惨了,真是不识好歹!”

提起昨晚,顾夏便再也忍不住,眼泪哗哗地往外倒。

一封信,一场相聚,再简单不过。

她想不到的是,等待自己的不是久别重逢的温馨场面,却是足以毁天灭地的陷阱。

见她哭得稀里哗啦,心头的邪火莫名地就没了,段枭气得无可奈何,伸手搂住她,哄着说,“好了好了,别哭了,好歹你也认清了他的真面目,以后别再那么蠢得无可救药就成。”

顾夏止了哭,猛地抬头瞪着他,“他不是那种人!”这中间一定是有什么误会。

“找抽!”段枭骂道。

顾夏固执地看着他,吐字清楚,“我要查清楚。”

“给你点颜色,你丫还给老子脸色瞧了!”背着他私会旧情人这档子事儿,他还没跟她算!

顾夏低头,不说话。

段枭最看不惯她提起段子轩那小子时的表情,就像看到了春暖花开的美景,笑得百花羞。

轮到他时,她的表情特么的就像是见到了鬼一样,那叫一个惨不忍睹。

伸手捏住她的小下巴,他表情冷到了极点,“给我记住了,你,是我老婆!”

面对他的霸道,狠厉,顾夏轻启双唇,表情冷冷,“见不得光的,有啥稀罕!”

声音带着愤怒,不平,还有那么一丝的酸菜味儿。

“怎么,吃味儿?”段枭痞痞一笑,目光肆意在她身上流转过一遍,“想光明正大,好,我这就将我们的关系大白天下!”

说着,他下床。

“不行!”顾夏扑了过去,伸手拉住他,“不能说!”

她和他的婚姻只是一场交易,一场见不得光的交易,她咬着下唇,眼里有倔强,“你答应过我的,不会勉强我!”

妈要是知道了,非得气死不可!

妈已经时日不多了,她只想在妈还在的时候,尽孝心。

女人的脸上露出了哀求的表情,眼里的眼神让人不忍,段枭最看不得她这一副梨花带雨的表情,“不犟了?”

“不!”她摇头。

“肯听话?”

“恩。”老实点头,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找抽的性子!”

段枭的气去了大半,他坐下,搂着老婆,“这事儿我会让人查,你别插手,省得再给我惹什么幺蛾子出来,老子可没时间一而再再而三地跟着你瞎折腾。”

敢欺负他老婆,都是找死!

“去收拾下自己,跟我回去,今晚我们还得参加一场宴会。”段枭拾起衣服。

见她还杵着,段枭提了声调,“傻了?”

顾夏这才抬头,有些迟疑,“今天,我不舒服,晚上……”

今晚,是为那个人准备的欢迎会,那个在他心尖上的人。

而他,也会到场——

她是不受欢迎的人,何必去凑那个热闹。

话还没说完,段枭便打断了,“今晚,你必须去!”

顾夏手一顿,松开了。

……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