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重生毒妃:王爷娇宠妻

上架时间:2019-09-18

重生毒妃:王爷娇宠妻 连载中

重生毒妃:王爷娇宠妻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苏月半 分类:穿越架空

世人只知秦家嫡女嚣张跋扈,脚踩姨娘虐庶妹,敢打皇子骂宫妃。 却不知她前世父亲为国战死,兄被乱箭穿身,而她,更是被挖了七个月大的孩儿,惨死皇宫。 这一切,都只因她引狼入室,识人不清。 上天有眼,让她重活一世。 这一世,她必要将那些狼心狗肺之人都送进地狱,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可是这位淮安王,不是说好咱们只是交易的么?你求这一道赐婚圣旨是几个意思?!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西楚,昭阳宫。

  殿前高悬的宫灯被狂风暴雨吹熄,惊雷混合着闪电炸响之时,也将宫内的情形映照的清清楚楚。

  秦怀玉四肢都被绑在床上,刀尖入肉的痛顾瞬间让她身体弓了起来,她拼命的挣扎着,凄厉的叫道:“滚开!你们这群假传圣旨的狗奴才,皇上怎么会让你们剖腹取子?放开本宫,本宫要见皇上!”

  她今日格外乏累,吃了晚膳便上床休息了。谁知再醒来竟发现自己被绑在床上,更有这持着尖刀利刃的嬷嬷神情诡异的传皇上口谕,道是她腹中所怀乃是灭国的妖孽,要剖腹取子!

  疼痛让她的声音都变了调,而那高耸腹部被尖刀刺入时,更让她恐慌不已。

  那里面,是她怀胎七月的孩子!

  秦怀玉想要挣脱禁锢,却被几个青衣小太监死死的摁住了她的四肢。

  那嬷嬷狞笑道:“奴婢们到底有没有假传圣旨,等到取出妖孽之后,您大可亲自去问皇上。只是现在,奴婢们却要遵圣谕了!”

  她话音落下,便将那手上尖刀在她腹部狠狠地一划,瞬间听得秦怀玉凄厉的惨叫了起来:“不——”

  秦怀玉的腹部被划开一条长长的口子,那嬷嬷毫不留情的从她腹中拽出一个已然成型的男婴,将之扔在一旁的托盘上,神情狰狞道:“国师算的不错,果然是个妖孽男胎。”

  雕花木门吱呀一声被推开,有身段妖娆的女子带着一身风雨从外面走进。她着了一袭红衣,上绣九天之凤,艳丽的红倒是比这室内的血腥更盛几分。

  见到她来,殿内顿时跪了一地的人,齐声道:“给姑娘请安。”

  “都起来吧。”

  来人素手轻抬,扫了一眼殿内的情形,眼眸顿时勾起一抹狠厉的笑意来。她轻移莲步走上前,嫌恶的将那托盘内的男婴戳了一戳,问道:“这就是剖出来的妖孽?”

  男婴的身体已然长好,胸腔之处的小心脏微弱的跳动着,小小的人儿蜷缩在冰凉的托盘内,纤弱的随时都会死去。

  那嬷嬷立刻换了一副谄媚的笑意,恭声道:“姑娘,您小心些,这妖孽虽然剖了出来,可还没经国师做法,当心污了您。”

  这宫中谁人不知道,这位姑娘虽说没有名分,可却是被皇上养在乾宁宫与自己同吃同住的,比起来床上这位空有名头的皇后得宠多了!

  女子对嬷嬷的讨好视而不见,看向那托盘里的男婴时,眼中更添几分憎恶,冷声道:“那还愣着做什么,给国师送过去吧。”

  “是。”

  嬷嬷等人应了便想要带着男胎离开,却又被那女子叫住,漫不经心道:“妖孽惑人,当心他再作恶,掐死了再送过去。”

  ……

  秦怀玉从昏迷中醒来时,就听得殿内杂乱的脚步声,她艰难的睁开眼,喘着粗气道:“孩子……本宫的孩子……”

  有女子娇柔的声音响起:“姐姐要找那个祸胎么?他已经死了呢。”

  秦怀玉瞬间瞪大了眸子,殿内之人捧着托盘已然走到了门口,地上鲜血点点蜿蜒一路,内中盛着的,正是她的孩子!

  而眼前之人……

  “秦红鸢?!”

  殿内之人迅速的退了出去,偌大的殿内,便只剩下了那个身着凤袍的女子。

  秦红鸢勾唇,笑的讥讽:“姐姐,是我呢。”

  “你……怎么会还活着?”

  秦怀玉四肢被绑动弹不得,唯有那一双充血的双目又惊又怒,恨不能将眼前的秦红鸢凌迟。

  昭和二年与北漠的落雁谷之战,秦红鸢偷了爹爹的作战图,致使秦家的燕林军折损将近三十万人马,她的爹爹镇国公秦毅,更是为了护卫西楚的疆土战死!

  其后朝廷虽迅速增兵,那一仗也损失惨重。得胜归来之时,顾明珏分明当着万千将士的面,将秦红鸢亲手处死了的!

  可是现在,秦红鸢却完好无损的站在自己面前,而从自己腹中剥离出去的骨肉……

  “你将我的孩子怎么了!”

  面对秦怀玉的惊慌失措,秦红鸢笑的越发畅快,她走到床前,居高临下的望着满身血污的秦怀玉,娇俏的笑道:“姐姐这话说的可不对,明明是国师说,妖物入世西楚危矣,所以皇上才下旨剖出你腹中的祸胎妖物,怎么是我对你的孩子做了什么呢?”

  说到这儿,她又弯唇,讥讽道:“不过,我的确还活着呢。姐姐想知道为什么吗?”

  她低下头去,狠狠地捏住了秦怀玉的下巴,诡异的笑道:“因为,那作战图就是皇上让我偷的啊。用一场败仗,换得镇国公秦毅一条命和秦家燕林军损失惨重,很划算的一笔买卖呢。至于万军面前取我性命,也不过是做给秦家的一场戏罢了。不然,咱们那位好长兄怎么还肯替皇上卖命呢?”

  “你说什么?”

  秦怀玉的眼前阵阵发黑,浑身更像是被碾碎一般,然而这样的疼痛,却抵不过心口被撕扯的痛楚。她死死的瞪着秦红鸢,想要从她的脸上看出说谎的痕迹。

  然而并没有。

  “不,我不信,我要见顾明珏!”

  她倾尽秦家之力,陪他风云诡谲的步步为营,七年间不知经历了多少回死里逃生,才让当年那个不受宠的六皇子顾明珏登上了如今的皇位。

  原以为的夫妻一心琴瑟和鸣,却有一个本该死去之人来告诉她,这一切都是骗局?!

  不,她不相信!她要找顾明珏问个清楚!

  粗粝的麻绳将她白嫩的手腕磨出血来,秦怀玉想要挣扎着起来,可却只是徒劳。

  对于她的失控,秦红鸢笑的格外舒心,她松开秦怀玉的下巴,抽出帕子细细的擦拭着自己的手,一面淡淡道:“皇上现在可没时间见你,毕竟,他正忙着处置谋逆的叛臣呢。”

  她随意的将帕子扔在地上,殷红的绣花鞋狠狠踩在上面,又勾唇笑道:“倒是忘记告诉姐姐了,这位被皇上下了十二道金令召回的叛臣,正是定北将军——秦怀桑!”

  雨水似瓢泼而下,夹杂着惊雷的嘈杂声中,秦红鸢轻飘飘的话,仍旧被秦怀玉听了个真真切切。

  “大哥?”

  若是到了此时,秦怀玉还不明白顾明珏想要做什么,她就白活了这么多年了。

  狡兔死,走狗烹!

  她的爹爹,她腹中的孩子,如今又到了她的大哥……

  顾明珏才登基三年,刚坐稳了皇位,就迫不及待的朝着秦家下手了么!

  可怜她这十年的真心,竟然喂给了一个狼心狗肺的东西!

  可是——

  “秦红鸢,你到底是秦家的女儿,莫说我这些年从未亏过你,便是爹爹与大哥,他们总归是你的亲人!”

  闻言,秦红鸢收起笑意,咬牙切齿道:“亲人?我娘至死都只是秦家的一个妾,我一个庶女,不过是你们眼中的阿猫阿狗罢了,哪儿是你们的亲人?”

  她说到这儿,话锋一转,又道:“不过你放心,虽说我已经被秦怀桑逐出了秦家家谱,可我终归不像你们这般黑心肝,总要送你们一家团圆才是。”

  她捡起旁边满是血污的刀子,顺着秦怀玉的腹部的伤口狠狠地插了进去,在后者痛苦的惨叫声中缓缓道:“我方才看了一眼你的儿子,那个贱种生的真像你呢,所以我便命人将他掐死了。至于你的好大哥秦怀桑,只消过几日,他也会陪着你下地狱。好姐姐——”

  “妹妹送你,先行一步了。”

  鲜血溅了秦红鸢一脸,将她的容颜更添几分狰狞,秦怀玉一双眼睛圆睁,内中满是刻骨的恨意,她艰难的喘着气,一字一顿道:“秦红鸢,你……不得好死!”

  “是么?”秦红鸢将刀子尽数捅进她的身体,畅快的笑道:“可是,眼下不得好死的是你呢。哦,忘了告诉你了,三日后,皇上就要册封我为皇后了,以秦家人的血为聘礼,我很满意呢。”

  她说完这话,将刀子一把抽了出来,望着被溅了满身的鲜血,妩媚的笑着:“秦怀玉,你的血可真红啊,这样的颜色配我的嫁衣,当真合适。”

  惊雷滚滚撕破夜空,那铺天盖地的雨势席卷而来,秦怀玉的眼中淌下颗颗血泪,内中尽是刻骨的恨意。

  她已然说不出话来,双眸只能死死的瞪着秦红鸢离开的背影,而她的嘴唇,则费力的一张一合——

  “若有来生,定叫汝二人血债,血偿!”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