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极品女婿

上架时间:2020-03-24

极品女婿 已完结

极品女婿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龙翔 分类:都市言情

吴锐是一个长生了八千年的修仙者。 这八千年来,他创造了无数个神话,在商业上,他靠自己聪慧的大脑缔造了一个又一个首富;在修仙上,他靠自己精湛的道法击败了一个个强者,成为了仙尊;他有着超强的魅力,令无数佳丽倾倒,更让仙界女子为他甘愿放弃一切,但却为了追求那永恒且至高的天道,而因一个小小失误渡劫失败,从而回到了八千年前的一个废婿身上……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哐当”一声,吴锐手里的酒瓶,被老婆一把拽住狠狠摔在了街上。

吴锐耷拉着脑袋,还没缓过神来,“哗啦”几下,矮桌上的花生米、罗汉豆,连同桌面,却都掀翻在地。

吴锐涨红着脸,他失业快一年了,运气背,干啥啥不顺。怀里揣个正儿八经的文凭,偏偏找不着工作。应聘了十家,十家歇菜。

更倒霉催的,他还玩股票。本指望靠着股票狠狠炒一把,为此拿唯一的房子作抵押。运气背起来,喝凉水都塞牙。

别人赚了个满盆满钵,唯独他的房子被银行没收。吃住都在丈母娘家,他没底气。老婆一想起来就骂,只差没舞菜刀了。

“吃吃吃,喝喝喝……我让你吃,让你喝!一个大老爷们,没啥本事,一天到晚憋屈在家里,有意思吗?我看巷子东边擦鞋的老罗头也比你有出息!还有西街那卖鸡蛋饼的王二,也比你强上九分!真是气死我了!算我眼瞎!我要是早知道你混成这副德行,我就算跳河自杀也不嫁给你!”

老婆嗓门大,她一吼,整幢楼都能听得见。

别家别户,有爱看热闹爱传八卦的,都将耳朵竖在墙壁上,要么站在楼道,幸灾乐祸地听墙根。

吴锐的确蔫巴。

一文钱难倒英雄汉。

没钱,腰板不硬气。就连夫妻之实至今都没有。老婆不让。当他喝下二两酒,鼓起勇气,敲老婆的房门,老婆气鼓鼓地,对着他嘲讽,又伸出五根手指:“真不要脸!行呀!你要接近我,行啊,一次得给我五百块!少一个子儿也不行!以后,这就是规矩!”

他吃喝全靠丈母娘资助。裤子破了个洞,也是丈母娘丢下十块钱,叫他去小摊买条新的。

丈母娘护女儿,她不止一次警告吴锐:“吴锐,我家女儿虽然嫁给了你,但人还是自由的。她要看上哪个,你可不能管。你要敢说一句,我就叫你们离婚!我养你这个废物,还不如养一只看家狗!”

吴锐是没工作,但一天到晚被肥胖的丈母娘差遣的团团转。一会儿叫他拖地,一会儿叫他擦窗子,一会儿叫他遛狗,一会儿叫他跑腿。

吴锐敏感地察觉:老婆可能出轨了。她身上有别的男人的味道。一下班,就是抱着手机,神神秘秘。要么就是夜不归宿。

这样的日子,吴锐也受够了!

一旦离婚,他就得被赶出去,露宿街头,像个乞丐。

吴锐啊吴锐,你咋混到这个地步!

当初娶老婆,也是为了想将自己的小家庭经营好。老婆长得美,又爱撒娇,他一门心地想要让她过上好日子,无奈事与愿违!

都是自己没本事!

都是自己窝囊!

“吴锐,又惹小媛生气了?”丈母娘操着擀面杖过来了,吆吆喝喝地,“小媛心脏不好,你说你……赶紧地,跪下,对着小媛赔不是!”

丈母娘一声令下,吴锐必须跪。

老婆小媛来劲儿了,扔来一个搓衣板。

“吴锐,你就该饿着,最好饿死算了!你死了,这世上也就少了一个蛀虫!”小媛恶狠狠地骂着,突然又嚎啕大哭,“吴锐,你真的该死。我闺蜜芳芳,结婚两年,老公就给买了宝马。我同学马慧,那样蠢那样肥,家里的房子还是别墅。她们比我丑,哪哪及不上我,可命都比我好!吴锐,你让我受罪了,让我受嘲笑了!不能让我过好日子,你就该死!”

吴锐脊背一凉。

这母女俩,话里话外的,就希望他死。

老丈人还是向着他的。可去年,丈人得了脑血栓,摔了一跤,死了。吴锐父母都在乡下,要啥没啥,啥事儿也帮不上。

自打结婚后,刘媛从来没看过他父母一回。开口闭口的,都是那对老不死的东西。

吴锐心里重重叹息。

他不想跪。男儿膝下有黄金。

脑子里,又想起爹的话:“儿呀,你是农村出来的小子。论心眼,你玩不过城里的姑娘。当初,爹只想让你娶个踏踏实实本本分分的农家姑娘。可你就是看上了刘媛,非她不娶。爹说不过你。爹也不想和你争执。以后,你受了苦,受了罪,只管回来,爹的大门永远向你敞开!”

吴锐的眼眶湿润了。

爹啊,儿对不起你呀。儿没能挣到钱,不能养你老,不能让你光宗耀祖扬眉吐气,尽让你操心了!

他气血上涌,瞪眼看着刘媛。

他并没有跪下,而是一个转身走了出去。

一阵寒风袭来,吹着他单薄的衣衫,让他打了一个寒颤。入冬了,天冷了,可他只穿着两件单衣。丈母娘将他的衣裳都给打包扔了,不让他穿多。理由是:他是懒汉。穿得越多,人就越懒。不挣钱的废物,就和野狗一样,就该挨着饿受冻。

她们不知道,今天是吴锐生日。

他瞒着她们,买了一点便宜的花生米,廉价的啤酒,偷偷摸摸,想一个人将生日过了。可今天,刘媛下班早了。丈母娘没去跳广场舞,提前回来了,这才撞了个正着。

一日夫妻百日恩。

刘媛钻在钱眼里,一点不讲夫妻情面。

吴锐的心真的灰了。

他冷冷一笑,挺起胸膛,又哈哈大笑,笑得眼泪都流下来。“之前你们只知道我吴锐是个窝囊废,却哪知道我吴锐并非池中物,总有一天劳资一遇风云化成龙。”

说完这话,他就往外狂奔。

一辆载重的大卡车疾驰而来,吴锐想也没想,弓起身子就往卡车底下钻。电光火石之间,他觉得头很疼,身子也很疼。一道热流经过头顶直窜心脏,身体像有什么东西击碎了,可又有自愈功能,能马上恢复原状。

嘎然一声,卡车停下了。

司机下车,骂骂咧咧地过来看。

“想死呀!想找老子的晦气是不?再不济,是想碰瓷儿的?奶奶的,老子是弱智是睁眼瞎,路边没摄像头啊?”

司机过来踢吴锐的腿部。

吴锐心里十分纳闷。他很肯定,那样大的冲劲过去,自己就该死了。之前,村里李二也是撞上了这样一辆大卡车,头就被车轮碾了个粉碎。

自己怎么就没死呢?还毫发无损。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