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强宠成瘾:总裁的神秘逃妻

上架时间:2018-12-28

强宠成瘾:总裁的神秘逃妻 已完结

强宠成瘾:总裁的神秘逃妻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耶耶耶 分类:总裁豪门

人前,他是S市的首富,光彩熠熠的豪门少爷。 人后,他是患有轻度抑郁症,拒绝接触别人的病人。 她不过就是想赚点钱来当陪护,结果却被他拽上了床…… 多年后,他们再次相遇,自家那个包子却抱着他的大腿说:“爹地,你是什么时候睡了我妈咪啊?” 季司言看了小包子一眼,“你应该问,你妈咪是什么时候睡了我。” 林宛如,“……要点脸行吗!”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S城黄金地段的私家别墅。

阳光照耀在经过精心打点的私家草坪上,遍布整座房子的繁花似锦,一切都显得生机勃勃。

古典的欧式建筑和复古不失华丽的装潢,无一不在彰显着主人的显赫家世。

两个佣人在前方引路,一个穿着白大褂,身形纤瘦的女人目不斜视地跟在其后。

“少爷非常不喜与陌生人有任何的身体接触,一会小姐进去的时候还请注意。”

管家不卑不亢地说着,仿佛在细细地陈述着条例。

林宛如闻言,纤细的眉头微微蹙起,点了点头。

让她感到更加意外的是,那管家就像打开了话匣子,竟掷地有声地列举了十来条那“少爷”的禁忌。

“少爷的疑心比较重,最忌他人觊觎他的样貌和......”

林宛如不由扶额汗颜,怪癖这么多,难怪给的价位这么高也没有人愿意来。

但见管家的神情严肃,她也不好说什么。

“小姐,请。”一扇沉重而古朴的大门缓缓打开。

林宛如一只脚刚踏入内厅,便感受到了室内的压抑和沉郁。

分明是富丽堂皇的客厅,门窗处却遮掩得严严实实,不留一丝缝隙。

林宛如喜光,待在这样昏暗的环境里很是不适,于是,管家走后,她立马走到落地窗前,准备将窗帘拉开。

这时,一道刺耳的瓷器碎裂声传来,“砰——”

那些价值连城的古董器具,转眼被摔成一地的碎片。

伴随着的,是男人低沉而暴躁的低斥:“一群没用的废物。”

林宛如手上的动作顿住,从她这个角度看见的是男人挺拔修长的身影,以及他身旁大气都不敢出一声,卑微地低头弯腰的佣人。

脾气的确挺大。

她的目光正面迎上男人,一双秀气的细眉微蹙。

“少爷……这是林小姐,新来的陪护。”

话音落地,男人缓缓抬头,林宛如一愣。

雕刻般精致的下颌线条流畅而俊朗,深色的瞳仁如黑夜般神秘而幽深,眼底细碎的流光让人捉摸不透。

他周身散发着肆意和侵占的气息,俊朗完美的容颜却让人移不开视线。

男人狭长的双眸中满是不耐,扫了林宛如一眼,冷冷道:“谁让你动这里的东西了。”

林宛如抿了抿嘴,将手中的窗帘布放下,她想起方才管家所说的禁忌,最终还是没有跟男人作对。

“我只是见室内门窗紧闭,太压抑了,没有别的意思。”她直直看向季司言,不卑不亢地道。

而季司言冷冷一笑,眼底划过一丝不屑,他上前几步,在林宛如面前站定,淡淡地扫了她一眼。

“看来,管家没有跟你交代清楚啊……”季司言刻意拉长了尾调,竟莫名给人一种压迫感。

管家立马惶恐地俯下身道歉:“抱歉,少爷,是我们的失误。”

季司言挑了挑眉,声音不带一丝感情地道:“换人。”

一旁的佣人屏息凝神,却早已习惯了这一幕。

眼前的林宛如,已经数不清是第几个了,这一次,又会以什么样的方式被赶走……

林宛如愣在原地,她完全没有想到,这个男人竟然一言不合就要将她赶走。

她垂在身侧的两只手紧了紧,她不能失去这份兼职。

家里现在遭遇破产,生活费完全断了,如果她连这个机会都失去了,恐怕连正常生活都无法维持。

季司言见林宛如仍站在原地,眉间的冷意不减。

“对不起,我以后会注意的,请给我这个机会。”林宛如低着头,朝季司言鞠了个躬,表示道歉。

季司言淡淡地睨了她一眼,一言不发地离开了客厅。

林宛如忐忑不安地站在原地,直到管家走过来,对她点了点头,她才缓缓松了一口气,这份工作总算是暂时保住了。

林宛如眼看着佣人和管家都在各司其职,根本无暇顾及她,便只好待在一旁。

到了晚上,管家递给林宛如一个精致的托盘,说:“林小姐,你可以开始你的工作了。”

林宛如点了点头,捧着托盘,走到那扇沉重的檀木门前,缓缓将门推开。

室内如她所料,昏暗得只留一盏暖黄的灯光。

季司言穿着深色的丝质睡袍,半躺在床上,随意敞露开来的领口处,露出大片精壮的胸膛,薄被轻掩,慵懒而性感。

林宛如只看了一眼,两颊便染上一层通红,她莫名想起管家的叮嘱,立马收起其他的杂念,走到季司言身前。

“季先生,该吃药了。”林宛如将小小的托盘谨慎递到季司言面前,轻声道。

而季司言的视线却始终落在手中的那本书上,连一个眼神也没有分给林宛如。

片刻过去了,季司言完全没有要吃药的意思,将林宛如视作透明人。

林宛如咬了咬牙,有些为难地看着手中的托盘,干脆直接将药分好倒在手中,另一只手拿着玻璃杯,再次递到季司言面前。

季司言皱眉,抬头冷冷道:“谁让你靠得那么近的?”

他直接将书一合,直接伸手拂开林宛如的双手。

他的力道凶猛而精准,那五颜六色的药片滚落在地上,林宛如猝不及防,手中的玻璃杯没有拿稳,“砰”的一声,摔在地上。

玻璃瓶在林宛如的脚下四分五裂,有一道碎片刚好扎上她纤瘦的脚腕。

脚底剧烈的疼痛传来,瞬间破开一个血口,鲜血淋漓。

“林小姐……”听见房间内的动静匆忙赶进来的佣人见状,有些不知所措。

脚底剧烈的疼痛席卷而来,林宛如疼得打了个冷颤,险些轻呼出声,季司言仍不为所动,一双狭长的眸子满是凌厉。

片刻,林宛如闭着眼摆了摆手,表示没事,又蹲下身子去将碎片一一收好,全程没有任何的抱怨与不满,仿佛那伤口不是她的一般。

“真的抱歉,我以后会小心保持与您的距离。”林宛如将一地狼藉收拾好,留下这么一句,匆匆离开了季司言的房间。

季司言看着林宛如一瘸一拐忍痛走出房间的背影,眼底闪过一丝异样。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