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总裁霸宠:娇妻火辣辣

上架时间:2018-08-20

总裁霸宠:娇妻火辣辣 已完结

总裁霸宠:娇妻火辣辣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番茄不吃西红柿 分类:总裁豪门

五年前,她在玉米地里给他开了苞,自此成为了他眼角的朱砂痣。 五年后,她妖娆归来,却只为从他那里偷一个东西。 “女人,来偷心?”土味情话强势攻击。 “NO!!!”自作多情分外丑拒。 殊不知从不远处跑来一个萌娃,奶凶奶凶:“坏人!放开我妈咪!”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陌市城郊,一辆黑色的限量版劳斯莱斯呼啸而过。

不远处,紧紧跟着十多辆越野车。

余夕朵隔着反光镜瞥了一眼后面穷追不舍的越野车,接通麦克,双手依旧紧紧抓着方向盘,“我是不会放人的,你们别追了,如果不想付司南出事,最好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麦克对面的声音似乎是怕激怒余夕朵,尽量用和善的语气压低声音,“夕朵小姐,我们的体统检测到前方五公里处有悬崖,以您现在的车速,如果不紧急刹车,将会造成严重的后果。如果您现在放了我们总裁,我们保证既往不咎。”

放了他?本姑娘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抓到的人,现在要放了他?

“让我放了付司南,我只能告诉你们两个字——noway。”说着,余夕朵唇角勾起一抹笑意,顺带踩下油门,指针盘上的度数已经飙升到三百八十码。

徐莫捏了一把汗,吩咐身后所有人紧急停车,试图稳定住余夕朵的情绪,毕竟她车里的人,是随便说一句话,都能让陌市金融界抖三抖的付司南。

“咚”,车轮似乎撞到了盘山路上的一块石头,重心不稳,一阵剧烈的震动差点将余夕朵从车窗里甩出去。

余夕朵拍拍胸口,再回头,付司南因为脑袋撞到车门上,悠悠的睁开眼睛。

醒了也好,省的事过之后他还以为自己做了春梦。

算准距离差不多之后,余夕朵踩下刹车,按下副驾驶安全带的按钮。就在这时,她的手指被一只大手覆上,付司南目光冰冷,浑身无力,沙哑着声音道,“你要干什么?”

此时,安全警报已经响起,余夕朵狡黠一笑,“当然是干/你。”说完,余夕朵抓起付司南的衣领,从车门一跃而下。

巨大的冲击力让余夕朵和付司南滚了十几米才停下。猛的,不远处传来一阵机械破碎的声音,余夕朵下意识的捂住耳朵,再回头,付司南正盯着自己,目光里露出危险的神色。

“说吧,你究竟想要什么?付氏的股权?十亿的支票?余氏的起死回生?”付司南开出的每一个条件,都是极度的诱惑。

只是……

余夕朵扫了一眼四周,郁郁葱葱的树林,尤其面前的这片玉米地,是最好的掩护。她伸出手整理了下付司南的衣领,吞了口口水,开口,“余氏破产,我父母也已经不在人世,我俩的婚事说完就完。”

“付司南,本来想带你去宾馆来度过我们的第一次,可你的属下实在追的太紧。所以,就在这荒郊野外的玉米地,咱们把该办的都办了吧。”

余夕朵咬咬牙,转身骑在付司南身上,腾出手去解他的皮带。因为在草地里打了滚,两个人灰头土脸,头发上都是草芥,有说不出的喜感。

“你最好不要做让你后悔的事情。”周身袭来的疼痛让付司南的理智略微清醒,这丫头摆明了想在这荒郊野外强上了自己,他的手指如同钢筋一般紧紧钳住余夕朵的手腕,让她动弹不得。

余夕朵挣脱了几番挣脱不开,猛的将付司南的一只胳膊压倒头顶,从腰间抽出一副手铐铐在一根矗立着的玉米根部。

付司南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余夕朵。余夕朵咬咬唇,“我不后悔。”

说完,余夕朵扣动付司南的皮带,只听“咔”的一声,皮带应声打开。余夕朵低下头去吻付司南,因为紧张,她的牙齿磕在付司南嘴唇上,差点渗出血来。

余夕朵的手游走在付司南的小腹上,冰凉的手指可以很明显的感受到来自身下这个男人的燥热。只是,生疏的动作似乎怎么也激发不起来高点。

在对上付司南戏谑的眼睛的时候,余夕朵咬咬牙,一路向下,抓住了一根滚烫而硕大的东西。

身下的男人一阵紧绷,转而那根铐着手铐的玉米应声折断,还不等余夕朵反应过来,付司南扣住余夕朵的腰部,一个翻身将她压在身子下面。

余夕朵被扒了个精光,付司南沉重的呼吸打在她肩头,“余夕朵,这是你自找的。”

没有任何前戏,一路长驱直入,一点也不温柔,余夕朵身下的草被抓了个稀巴烂,一阵阵的疼痛,无论余夕朵怎么哭喊,付司南都没有要停止的意思。

沉睡了十八年的身体在那一刻绽开,如同破茧而出的蝴蝶,一面是直上云霄的愉悦感,另一面是深入地狱的疼痛。余夕朵咬着嘴唇,几乎要渗出血来。

又一次猛烈的撞击,余夕朵的指甲划在付司南的背上,留下长长的刮痕,“付司南,我爱你……”

余夕朵痛的眼泪都要出来了。漫长的深夜,付司南要了她一次又一次,每一次都是噬心裂骨的痛。

只是,余夕朵的心更痛。她蜷缩在付司南的怀里,尽力把自己缩的更小一点,这样,她就离付司南的距离更近一点。

我爱你,可你爱的人却不是我。余夕朵闭着眼,贪恋着这一时刻的温存。每一分一秒,都如同行走在针尖上的人鱼,痛到不能自已。

再美好的东西,都将有像泡沫一般消失不见的时候。余夕朵打开连在付司南手上的手铐,猛的朝他的后脑勺砸过去,确定他昏迷之后,方才起身穿上衣服。

余夕朵接通顾佳人的电话,尚未开口就听到顾佳人急迫的声音传来,“夕朵,据说付氏内部已经乱了,传闻你带着付氏总裁冲下了悬崖殉情了,而且我帮你订的酒店也没有住客记录,你们去哪里了?”

顾佳人一副八卦的神情,她太了解余夕朵了,就算有再多的压力,也做不出那么蠢的事情。

余夕朵回头看了一眼还在沉睡的付司南,悠悠的开口,“西南城郊铁路干线和清河交点北偏西三十五点六公里处的玉米地。”

忽略了前面所有的话,顾佳人只听到最后的“玉米地”三个字,整个人都沸腾了,“我天,夕朵,堂堂付氏总裁,居然被你按到在玉米地里强上了,你能不能再狗血一点?”

“一切都准备就绪,我在那条路三棵树的地方等你,直接去码头。”余夕朵揶起两边的头发,目光注视着地平线的方向,不出三个小时,天应该就快亮了。

顾佳人还有些反应不过来,“夕朵,你现在还是要决定走?你真的甘心两天之后,付老爷子举办‘点妃宴’,眼睁睁的看着付司南投入别的女人的怀抱?”

“哈哈哈,不甘心能怎么办?余氏破产,我拿什么去争?不过,你要是再不来接我,等会儿付氏定位到付司南的准确位置,我就真的走不了了。”

说完,余夕朵挂了电话,忍不住过去,在付司南的眉间落下一个吻,一滴滚烫的泪滑下。

付司南,再见!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