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萌宠娇妻:季少的专属医生

上架时间:2018-07-04

萌宠娇妻:季少的专属医生 已完结

萌宠娇妻:季少的专属医生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言萌萌 分类:总裁豪门

季冽三十岁了从未于女人发生过关系,是个极品处男。 然而,他第一次遇到危晚,差点被女孩强上了…… 危晚也是第一次睡公的,两人都是新手村,没谁比谁高级……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某高级酒店内。

“帅哥,虽然我不知道你的名字,但是我要很遗憾地通知你,今晚你可能得归我了。”

房间里有点热。危晚一边扒拉着男人的西装一边自言自语,也不管对方听进去了没有。

她这人吧,一紧张就话唠。

“你也不能怪我,要怪就怪你的朋友们啊,他们可是出了二十万下这个赌的。”女孩哄着,“你配合一点,腿一开,眼一闭,这个晚上就结束了。到了天亮,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咱们井水不犯河水,如何?”

说着她一把甩出他的领带,再一把甩出他的西装外套。在她的想象中,这姿势应该甩得潇洒而帅气,但操作过程中,因为西装太重,她一甩就在自己头顶晃个圈,正中砸回来,笼住了她的脑袋。

“我靠,怎么黑了?!!”

危晚奋力跟这件西装做斗争,刚挣扎出来,就听到床上的男人发出了一声不舒服的呢喃。

她手上动作一顿,心里立刻没底了。

“该不会……就这么醒酒了吧?”

她仔仔细细盯着他的脸,果然,看到暖黄的晕影中,男人睫毛颤动着,双眼迷蒙地睁开。

还真就这么醒了?!

危晚吓得立刻缩回手,就像是埋尸的时候临时遇到个诈尸的一样,闪电般后退了好几步。

男人用手肘支撑着自己撑起身体,眼神依然没回过神,脑仁也是隐隐约约的疼。他打量一圈,视线落在面前吓得目瞪口呆的危晚身上,微微蹙眉。

就见男人喉结滚动,低沉到几乎无波无澜的声线在房间里响起。

“你是谁?”

危晚哑然,愣了半天没想好怎么自我介绍,鼓了鼓胆子,拿出破罐子破摔的压寨夫人的气势。

“我是谁不重要,反正今晚咱们睡了就是了。”

她不多废话,扑过去就是去扒拉他的衬衫纽扣,两颗纽扣被她一把敞开,露出精瘦的胸膛,八块腹肌若隐若现。

下一刻,男人单手禁锢住她的手臂。

这是独属于年轻男人的力量感,火热,分明,让人动不了分毫。

或许是因为酒劲,他的声音沙哑无比,透着些颗粒感。

灯光下,那性感的喉结滚动了片刻,沙沙吐口:“我不碰女人。出去。”

危晚才不出去。

要是出去,这到手的钱不就飞了?

她是第一次睡公的,听意思,他好像也是第一次睡母的。大家都是新手村,没谁比谁高级。

她模范电影里面的性感女郎,靠在墙上摆出一个扭捏做作的S型:“帅哥,难道你不想睡我么?”

男人未动,棱角分明的脸庞更显冷漠。

她一步步靠近,几乎是跨坐在他身上,双手从脖子流连到小腹,在敏感区肆意挑逗。

男人微微眯了眯眼色,眸底晦暗不明。

趁着气氛到位,她的双手越来越往下,眼看着就要碰到禁区,进入正戏,蓦的他一把捉住她的手,声线里已是极度沙哑。

“你就这么缺男人睡?”男人的声音低沉得要命。

怎么?还是不愿意?

“我懂了,”危晚露出福尔摩斯的表情,压低语气,“是不是……情趣还不够到位?”

女孩不知从哪儿一把抽出了一根粉色捆绑绳。

“忘了告诉你,”危晚摇了摇食指,优雅无比,“这是我店里销量最高的产品,你要是用得好,就多找我买,我给你折扣价。”

等季冽反应过来的时候,女孩已经把他绑成了一只五花粽,双手束在床头。

他晕晕乎乎,脑仁犯疼,压抑着怒意。

那迷人的喉结在酒精作用下滚动了一下:“我说了,我不碰女人。”

危晚却只是优雅系上最后一个结,顺便给自己打了一个广告:“淘宝店搜‘迷人之夜’,就是我的店啦,回头客还有小赠品哦!”

季冽:“……”

他咬着唇,心想,最好别让他知道她的名字。

此刻,女孩坐在他的身上再没有任何的阻力,三两下把他的衬衫飞了,又是三两下把他的背心扒拉下。

兴许是她的动作实在太过粗鲁,刺激到了迷糊不清的季冽,胃里剧烈的翻江倒海猛然就上来,男人像是一条被海浪拍上岸的鱼一般直直挺起。

“啊?要吐了?”

危晚吓得立刻找东西接他的呕吐物,结果刚跳下来,男人又倒了回去。

他没吐,反而是睡过去了。

一秒。

两秒。

看着这直挺挺一具躺尸,危晚懵逼了。

她拍拍他的俊脸:“帅哥,你别睡啊?啊?给个面子行么?”

“帅哥?这事儿光我一个不行啊,麻烦你配合一下?”

“醒醒?醒醒?”

危晚不甘心,从床头摆弄到床尾,从脖子摆弄到脚,墙上的钟表滴滴答答转了小半圈,整个动作变成了两倍加速的快镜头,乍看一眼以为是她独自在房间里手舞足蹈。

一个小时后,没有动静……

两个小时后,没有动静……

三四五六个小时之后,依然没有动静……

终于,天亮了。

徒劳了一夜的危晚顶着两只硕大的黑眼圈从床上爬起来。

她带着煞气想,算你狠。

……

季冽醒来的时候,酒店套房里已空无一人。

身下的床单透着褶皱,阳光从落地窗打下来。

他的睫毛轻颤,适应了阳光后想要起身,却发现……

自己居然被五花大绑?

用的还是SM的情趣捆绑绳??

昨晚被一女人推进房间险些霸王硬上弓的记忆纷至沓来,他的脸色变了变。

英俊的男人挣脱了两下,却被束缚得死死的,他重重倒回来,气得胸都疼了。

该死的。

三十年来,倒是第一次遇到有人敢对他做这种事。

“陆,现在过来接我。”

听到电话里这一丝北极冰窟般的冷意,好友陆康北正要摸胡的手一顿,有些为难地看了看眼前的牌面:“现在吗?可是我现在我有点小忙……”

话筒那边的气场瞬间冷了三分,甚至还要丝丝入扣的冷风往外吹拂……

他立刻吓得跳起来:“我来了!我马上来!给我五分钟!”

牌桌对面的甄珍抬头,不满挑眉:“搞什么,紧要关头你闪人了?”

可再一看,哪还有陆康北的身影?他一溜烟儿消失在门边,一副去晚了地球就毁灭了的架势。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