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镇天棺

上架时间:2019-05-22

镇天棺 连载中

镇天棺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小三胖子 分类:悬疑灵异

古老的乡村习俗,人死之后需要一个人坐在棺材上一起上山,坐棺之人被称之为坐棺童子。 清河镇首富之女意外坠河淹死,我作为坐棺童子跟棺材一起上山,然而半路上,棺材竟然发出“咚咚咚”的声音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们这一带有一个习俗,人死出殡的时候需要一个人坐在棺材上,跟着棺材一起上山,称之为坐棺童子。

  但坐棺童子也是有讲究的,坐棺和做官谐音,如果是家里老人无疾而终的喜丧,那么坐棺的人就会是老人的子孙,寓意着坐棺发财,可要是那种枉死,横死的人,那晦气可就大了,这时候就需要一个职业的坐棺童子了。

  而我刘金洋,就是一个职业的坐棺童子,我之所以能成为坐棺童子,还得从我七岁那年说起,七岁那年,家乡发大水,家里就活了我一个,那时候农村也没什么孤儿院,眼看着我要饿死了,住在村头破庙里的老道士收留了我。

  老道士也姓刘,但名字没人知道,大家都叫他刘老道,刘老道无儿无女,平时以帮人做白事为生。

  刘老道见我可怜,就让我帮着他打下手,如果有碰上需要坐棺童子的时候,就让我去坐一次棺,收点额外的外快,我就这样成了坐棺童子,这一坐就是九个年头了。

  夏天的一个晚上,我和刘老道正在破庙里吃饭,忽然听见有人在喊刘老道的名字,刘老道匆匆出门,没一会儿就喜滋滋的回来了,一问才知道是镇上陈老板的女儿出事了,竟然意外坠河淹死了。

  陈老板号称是清河镇的首富,五年前他爷爷病故,就曾做了一场风光大葬,连我们这些做白事的人也沾了不少便宜,这次估计也差不多,难怪刘老道会喜滋滋的。

  我和刘老道拿了做白事的家伙,就立即奔赴了清河镇,等到我们到陈老板家里,灵堂都搭建好了,里面哭声震天,一副哀愁的样子。

  见我们到来,立即有人把我们迎了进去,可一进门,我却皱起了眉头,因为我看见灵堂摆着一口大红棺材。

  用棺材的规矩大家都知道,红色棺材那是给喜丧的人用的,自杀,意外的用黑色棺材,未婚未成年用白色棺材,这陈老板的女儿才十六岁,又是落水溺死,按规矩可不是用红色棺材才对。

  不过刘老道都没说话,我也不敢多嘴,就当成不知道,刘老道已经跟着丧主(死者亲属)讨论丧礼的规格以及出殡的吉时了,不久之后,刘老道小心翼翼跟我说了个数字,果然,这陈老板是讲究人,这次的葬礼也是风光大葬。

  停灵三天,三天的时间里灵堂宾客如雨,大批大批的人前来吊唁,花圈之类的丧葬用品都摆满了屋子,第四天早上八点,是出殡的吉时。

  一大早,我就看见灵堂里多了八个虎背熊腰的壮汉,见到我都纷纷打起招呼来,这八个人是附近十里八村职业的抬棺人,抬棺人一般都是八个人,又号称是八大金刚或者八大仙,一般人也做不来,往往都是专门做的,以前有过多次合作,所以都熟悉了。

  李三爷是这群八大金刚的头头,可没一会儿,我就看见那李三爷跟陈老板吵了起来,私下一打听才知道,原来陈老板想把女儿埋进老家祖坟,可问题是陈老板的祖坟在几十里外的陈家村,离这里有好几个山头,这么远的路,那价钱就不一样了,这时候正在争这个呢。

  我听了之后不断咂舌,这陈老板是想把规矩一溜串的坏掉吗,枉死之人用红色棺材就算了,我们这里,女性除非是后代的,要不然可进不了祖坟的,不过还是那句话,陈家人都没说话,我们也不会多嘴,只要价钱合适,那就干。

  李三爷跟陈老板吵了一会儿,应该是谈妥了价钱,时间差不多了,我就去换了一套童子服,早早的坐在了棺材上。

  “起棺,出门上路,活人回避”

  刘老道深吸一口气,大吼了一声,门外的人纷纷转身回避,而八大金刚则是低吼一声,把棺材抬了起来,向门外走去。

  陈家村离清河镇几十里路,中间得翻好几个山头,要把棺材抬到陈家村,非得下半夜不可,要不是钱多,这活可没人干。

  “妈的,这陈老板肯定是疯了,一个闺女用了寿棺又加棺椁,当年他爷爷可没这个待遇,重死了”

  等到了没人的地方,一个金刚在那骂骂咧咧。

  可这话却让我听在了心里,普通人家,能有一个好的棺材就不错了,以往只有古代的地主老财才听说棺材外面加一层棺椁的,这陈老板真疯啦,这待遇比他爷爷都好。

  “抬棺腿快,缄口莫言,视而不见”

  就在这时,李三爷低沉的声音传来,我在棺材上看见李三爷的脸色很难看。

  其余的金刚一时间愣了愣,但很快就闭上嘴,连脚步也加快了几分,因为我知道,李三爷这话可不简单。

  所谓行有行话,跟老年间当土匪做柳子的黑话一样,李三爷这话也另有涵义,意思是:你背上的棺材可能有古怪,但是不要怕,当做看不见,听不见,一直往前走就是了。

  同样的,李三爷也是用这句话警告其他人,现在抬的这个棺,有问题,不简单。

  我跟抬棺的人混得久了,也知道他们的黑话,一听这个,我顿时觉得背后凉飕飕的,从进陈老板家门开始我就觉得不对劲了,可这时候后悔也晚了。

  也不知道李三爷是不是乌鸦嘴,他话刚说完没多久,我就听见了八大金刚呼呼的呼吸声,豆子大的汗水一滴滴的往下掉,傻子都看得出来,棺材变重了,比出门时重了一倍不止。

  “刘小哥,你没事吧”

  没一会儿,李三爷就问了我一声,肩上的棺材重了,在抬棺人看来就是鬼压棺了,据说小鬼的道行越高,棺材就越重,李三爷问这话,就是在问我,是不是被鬼上身了。

  “三爷,没,没事”

  我咽了咽口水,我除了觉得浑身冷飕飕的,没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啊。

  听到我还能回话,李三爷叹口气,回头撇了我一眼,今天这事实在是太怪了。

  八大金刚咬着牙继续往前走,没多久,天上的云朵被风吹开,阳光照射下来,八大金刚同时松了一口气,有太阳就好,鬼都怕太阳的,要是有连太阳都不怕的,那可不得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迎着太阳走,八大金刚都觉得肩头上的棺材轻了好几分,连走路都快了几分。

  可这种快意没坚持多久,又向前走了几里路,我们开始翻越第一个山头,山腰上的公路旁全都是遮天蔽日的大树,阳光照不下来,大白天也跟夜里差不多。

  就当我们走进山腰公路上的时候,李三爷突然喊住了大家。

  “怎么了”

  “你们听,棺材里有声音”

  李三爷的声音已经在发抖了,他一说完,我们就听见了棺材里传来

  “咚,咚,咚·····”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