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武道独尊

上架时间:2018-10-09

武道独尊 已完结

武道独尊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小妖 分类:玄幻仙侠

天元大陆,有大能力者可移山倒海,踢星踏月,一拳打破青天,一脚粉碎大地! 叶铭,一介凡流,庶子出身,为报血仇,自强不息。 机缘之下,获得“神灵宝衣”,服用“筑基神丹”,修得“通天经图”。 心诚志竖,勇猛精进,凡挡修武之路者,杀无赦! 不朽皇朝,万古大教,洪荒巨妖,擎天魔神,面对这漫天神魔,他无所畏惧,我命在我不在天!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天元大陆,燕国。

  一条滚滚大江,横贯国境,浩浩荡荡,气象万千,水气接天,势如奔雷般向东流去。

  “丝!”

  寒冬腊月,天寒地冻,呵气成冰,一名脸色苍白的少年,却光着膀子,站在大江的浅水里扎马步,冰冷的水冻得他嘴唇发紫,浑身哆嗦。一阵阵的浪滔推得他左右摇摆,被风一吹,冰冷刺骨,皮肤如刀割般难受。

  可他咬着牙,双脚稳稳扎在地上,以绝大毅力不停地出拳,打得水花四溅,硬是坚持了一个时辰。虽然他明知道,这种依靠冰水激发潜能的炼体之法,对身体有着巨大的损害。之所以如此,无他,只为了要变强!

  叶铭今年十五岁,山水镇叶家旁支出身。十岁那年,父母得罪了枫叶城的大人物,双双被害。从那时开始,他就暗暗发誓,一定要成为强者,为父母报仇!

  可四年过去了,他现在连武徒一重都不是!原本,以他的资质,如无意外的话,现在起码是武徒三重了。可在半年之前,他却被族长之孙叶振英,生生毁掉了经脉,成为了不能修武的废人!

  原因是,他曾偶然得到一株珍贵的赤龙草,还未及使用,就被叶振英知晓。对方立即带领几名恶奴前去抢夺,不仅夺走了他的赤龙草,还凶残地摧毁了他的经脉,害他成为不能修武的废人!

  遭受如此打击,叶铭不曾绝望。没有经脉,那就炼体!叶家不给资源,那就用最低级伤身的冰水炼体法门修炼!于是,整个冬天,他都泡在冰水里,激发生命潜能。功夫不负有心人,如今他的体质相当坚韧,能够与武徒二重炼血境的武者一战。

  “哗啦!”

  终于坚持不住了,叶铭从江水里站了起来,浑身白气蒸腾,他的每一寸肌肤和骨骼都在颤动。身体的冰冷酸麻,迅速转化为钻心的疼痛,而他神情木然,眸光犹如这天气般一片冰寒。

  “传闻之中,炼体大成之人,实力比肩大武师。可是这冰水炼体之法太过伤身,长此以往,我只怕活不过二十岁。可我顾不了那么多,无论如何也要修炼下去,不仅要替父母报仇,还要向叶振英讨要公道!老天爷!我父母被害,经脉被毁,可你休想击垮我!!”他清秀的脸上,显露出狠决之色。

  叶铭换好衣服,返回叶家大宅。

  叶家大宅是山水镇最大最豪华的一片园林式住宅区,房屋鳞次栉比,占地十余亩。五步一楼,十步一阁,其中建筑无不高大宏伟,雕梁画柱,描金绣银。可就在大宅的角落里,竟有一圈破败的院墙,里面有间低矮的草房,此处正是叶铭平日起居的地方。

  叶铭回草房没多久,就听“呯”得一声,院门被人重重踢开。一名尖脑袋的灰衣青年,和一名身穿锦袍,神色倨傲的长脸少年走进来,灰衣青年端着一个海碗,满脸都是不耐烦的神色。海碗很肮,碗沿都破损了,外面更有一层黑色的油腻,散发出阵阵怪味。海碗里盛满了乱七八糟的残羹冷炙,许多别人吃完了的鱼骨、鸡骨堆成一个尖。

  灰衣青年是叶家一名干杂活的下人,名叫胡三儿。锦袍少年生有一双桃花眼,薄唇尖下巴,天生三分女相,他背着双手,一副看好戏的表情。这少年,叶铭自然认识,他是族长叶万胜次子叶子烈的儿子,比他大半岁。自从父母去世之后,这个叶振雄没少带着奴才欺凌他,人品极其恶劣。

  “啧啧!这不是我们叶家曾经的小天才叶铭吗?你脸色苍白,四肢打颤,莫非又去过漓江,以冰水炼体了?人啊,要有自知之明,废了就是废了,再怎么拼命也没卵用。”叶振雄薄薄的嘴唇撇了撇,出言讽刺,“我说废物,到饭点了,吃饭吧。”

  胡三儿立刻配合地,重重把海碗砸在地上,然后轻蔑地瞄了叶铭一眼,抱着膀子道:“快吃,我还要收碗呢。”看那神色语气,仿佛他才是叶家主子似的。

  叶铭顿时气往上冲,之前送的食物虽然是糠窝头和稀粥,可好歹也是新鲜之物。现在倒好,那些混账东西居然故意送剩饭给他吃!

  见叶铭脸色难看,胡三儿冷笑一声,挑着眉毛道:“呦,怎么着?不吃啊?不吃我可拿去喂狗了!还当自己是当初那个武徒三重的小天才啊?”

  叶铭面无表情,冷冷道:“胡三儿,送剩饭给我吃,是你的主意?”

  胡三儿仗着叶振雄在,根本不怕,脸上的青春痘都因为激动的原因,颗颗饱满起来,他拍着胸脯傲然道:“怎么着?难不成你敢打我?就凭你这副弱身板,我还就不怕!”

  这四年来,叶铭什么糟糕的情况没经历过?他心如明镜,这个叶振雄今天带胡三儿送饭,目的就是羞辱他。早在他十二岁的时候,就已经武徒三重,若非叶家不给他任何资源,他甚至有可能达到武徒五重。而在当时,叶振雄之流才只是武徒一重而已,每每都要仰视于他。

  如果一个人站得太高,一旦跌倒后,那么曾经站在下面的小人,往往会充满恶意地踩上几脚,叶振雄就是这样一种人。

  他当即冷笑一声,一把端起那海碗,劈头就打在胡三儿脸上。只听“乒”得一声,胡三儿被砸了一头一脸,几根鱼刺还扎进了他的肋肉里,疼得他“嗷嗷”直叫。

  胡三儿没想到叶铭真敢打他,在他的印象中,叶铭从未打过人,就连脾气也很少发。这一次叶铭突然出手,打得他措手不及,居然一下没躲开,吃了大亏。

  “小畜生,你敢打我!”胡三儿暴怒,挥动拳头,恶狠狠地向叶铭冲过去。

  叶铭这半年都在用冰水炼体,他的反应速度较普通人快了一倍不止。胡三儿的拳头一到,他身体一震,浑身的肌肉骨骼都微微抖动起来,就像踩了尾巴的猫一般,反应奇快。只见他微一侧身,就避开了胡三毫无章法的一击,然后顺势一脚踢出。

  “噗!”

  胡三儿裆下一痛,如遭雷击一般,脸色由白转红,由红又转白,顿时就捂着那玩意惨嚎不止,额头上冷汗汵汵,一副死去活来的样子。

  “哼!狗奴才!下次再敢送剩菜,本少爷就踢爆你的鸟卵!”叶铭恶狠狠地道。他平素虽然不愿意与这些小人计较,可有些事一旦触及他的底线,就必须不计后果地反击。

  比如今天这种情况,他如果不还以颜色,只怕就要一直吃别人剩饭剩菜了。那样的羞辱,他绝不接受。

  叶振雄吃了一惊,叶铭突然之间的暴发吓了他一跳。他不禁恼羞成怒,指着叶铭骂道:“小杂种,敢在我面前动手打人,你想死吗?”

  叶铭的头发还是湿的,此时被体温一蒸,白气腾腾,仿佛杀气一般盘旋于他的头顶,他冷冷地看着叶振雄,道:“叶振雄,你要不服气,咱们就打一场!”他虽然不能练气了,可一对一的话,教训一下叶子雄还是没问题的。

  叶振雄咽了口唾沫,他深知这个叶铭自从父母死了之后,就变成了一个打架不要命的主。不知多少回了,他明明带了很多打手过来教训对方,可总是一不小心就挨上几下,想想就痛。再说,这小子疯子一样跑到漓江里,居然敢用武者大忌的冰水炼体法修炼,爆发力极强。一旦动起手来,武徒二重的他,只怕占不到便宜。

  眼珠子一转,他冷笑一声:“你小子别狂,胡三儿可是振英哥的奴才,你打了他,振英哥不会放过你的,你死定了!”

  说完,叶振雄悻悻而去。胡三儿惨嚎了一会,也夹着腿走了,临走时怨毒地瞪了叶铭一眼,可不敢多说什么,生怕叶铭再送他一脚,那可真要亲命了。

  叶振英!又是他!那个抢走他赤龙草,毁掉他经脉的家伙!叶铭用力地攥紧了拳头,指节“叭叭”炸响,他切齿道:“叶振英!你带给我的一切,我必十倍还之!”

  打跑胡三,赶走了叶振雄,叶铭感觉肚子确实饿了。他从床底下拉出米缸,米缸里连一粒米都没了,只能出去吃。父母去世后,留下些微薄家产,勉强够他吃饭的。

  叶家东北角处有扇小门,供下人以及贩夫走卒进出之用,叶铭一般都打这里出门。出来小门,对面有条大街,街旁有一排大柳树。燕国位于北方,腊月里寒风刺骨,柳树只剩下光秃秃的枝条,地面上铺了一层冰霜。这时光没人愿意出门,都待在家中抱炉取暖,大街上人烟稀少,十分安静。

  他出门左转,正要去往米店。就见一棵大柳树下,坐了一名老乞丐。他穿着脏兮兮的灰布衣,上面打满补丁,头发蓬乱如草,皮肤肮脏,仿佛有一层泥灰腻在上面,臭气熏天。

  之前进门的时候,还没看到这老乞丐,看样子新来不久。不过他也没闲钱施舍对方,就大步继续往前走。

  “年轻人,你想变强吗?”老乞丐突然开口了,声音不大,叶铭却听得分明。

  他停下步子,扭头看向对方,奇怪地问:“你在跟我说话?”

  老乞丐看过来,他的眼睛一片混浊,给人一种空洞的感觉。

  “年轻人,我从你身上感受到了仇恨与执着。如果你愿意,我可以让你变成强者,让你有能力报仇血恨。”老乞丐道。

  叶铭的第一反应是,对方是个骗子,他经脉都毁了,还怎么变强?于是他冷笑一声,懒得再问,继续往前走。

  “你被人毁了经脉?”老乞丐三度开口。

  叶铭心头一惊,这老乞丐刚来此地,他是怎么知道的?难道他一眼就能瞧出来?

  “今晚,月亮升到最高的时候,你来见我,老夫送你一场造化。”老乞丐神神秘秘地道。

  叶铭一愣:“送我造化?”

  “你想不想修炼强大的武技?想不想修复经脉,报复仇人?”中年人淡淡问,“老夫能够让你如愿!”

  叶铭心头狂跳:“我们非亲非故,你为什么帮我?”

  “想改变命运,今晚来见我。”老乞丐却不愿多解释,说完便闭上了眼睛,不再搭理他。

  叶铭带着疑惑离开了,买完米返回草房后一直心神不定。老乞丐的话不停在脑中回响,扰得他睡不着觉,他不禁想:那老乞丐真能帮我?

  夜深了。

  今晚的月亮特别圆,月光很亮,亮得诡异。叶铭躺在床上,辗转难眠,思虑再三,他最终披上衣服,来到了街上。

  老乞丐就坐在那里,他的目光居然不再混浊,月光下炯炯有神,犹如两团鬼火。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