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高冷冥王宠上天

上架时间:2019-08-30

高冷冥王宠上天 已完结

高冷冥王宠上天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圆子 分类:穿越架空

无数次轮回的破碎,最后一劫的任性。 “冥王,冥王妃将您后院拆了!” “无妨。” “冥王,冥王妃把孟婆汤撒了!” “无妨,估计是孟婆又偷工减料了。” “冥王,冥王妃又去凡间了!” “近日凡间似有动荡,本王是时候下凡看看了……” 黄泉边上,来来往往的鬼魂都最爱看那一株彼岸花,花叶终相见,此情不相断。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深秋,刺骨的寒风刮过,吹落了院子里树的枯叶,沙沙作响,打破了寂静的夜。

  “救命……救命……来人啊……”

  屋内,一女子躺在地上,用手捂着绞痛的胸口,眉毛蹙在一起,不住的往下落着冷汗,嘴唇不带一丝血色。

  她叫宁馨儿,是侯府的小姐,性情温和,不争不抢的。也就是因为这一份天真,才会被人所害!

  在喝完一碗汤药后,只觉得脑子昏胀的难受,心里像是被拧着一般的难受。宁馨儿使劲的想要坐起来,可是手上却没有一点力气,只好向着门外喊着,“来人,来人啊!”

  她喊了一次又一次,但外面还是静悄悄的,没有人听见,或是听见了,也不愿意搭理。

  宁馨儿觉得自己的呼吸越来越困难,像是有一双手在掐着自己的喉咙,渐渐的失去了意识……

  她的身体逐渐升起一缕魂魄,在半空中聚集成了一个半透明的人形,漂浮在空中。

  这是怎么回事?

  她惊讶的伸手去抓自己的胳膊,却发现自己的手竟硬硬生生的穿了过去,又试了几次结果都是如此。

  恐惧、惊慌和无力感瞬间席卷而来,宁馨儿还没来得及梳理好这一切,便听到外面传来了急匆匆的呼喊声,“馨儿,我的馨儿!”

  “娘亲?这是娘亲的声音。”

  宁馨儿赶忙爬起来想要问问娘亲这是怎么回事,却发现周芮在进门的那一刻直接的穿过了她的身子。

  宁馨儿的手无力的伸着,表情呆滞,确认了一件不愿意相信,却不得不承认的事实!

  她死了,死在了这个她生活了十多年,所谓的家里……

  宁馨儿想哭,可却哭不出来 魂魄是没有眼泪的。

  “娘亲。”宁馨儿现在只不过是魂魄,而周芮是人,自然是听不见的,只顾着扑向前,因为太急还摔了一跤。

  周芮又马上站起来,一把抱起了躺在地上宁馨儿冰凉躯体,一瞬间仿佛苍老了许多岁,“馨儿,你起来啊!你起来看看娘亲啊!怪娘亲,没有保护你,害你的人,娘亲一定会……”

  “呵~你就别想着报仇了,有这个心思,不如担心担心你自己吧。”侯敏带着几个丫鬟走了进来,睨着地上的两个人。

  周芮猛然回头,含着泪水的眸子充斥着警惕,“只是一场风寒怎么会夺了我馨儿的命?”

  “要不说这丫头命贱呢?”

  周芮被侯敏的话气的浑身发抖,她颤巍巍起身,指着侯敏,“放肆!你和你女儿,不过是妾和庶女,我是这宁府的当家主母……”

  “主母?哈哈哈~”侯敏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般嗤嗤的笑了起来,“哎呦,姐姐你还不知道吗?你母家被皇上全都抓了去,听说是个什么通敌叛国的罪名,所以……”侯敏慢慢靠近周芮耳边,“老爷已经一纸休书将你休了。”

  周芮猛地抓住了侯敏的胳膊,满眼通红,心里像是被一把刀子刺穿一般疼,“你胡说什么,不可能的,不可能,老爷不会这样做的。”

  侯敏一把把她拉开,眼神鄙夷的看着她,“你是个什么东西,若不是因为你的娘家你真当老爷会娶你?看在你现在这个可怜样,我不妨告诉你,你那个短命的女儿哪里是因为什么风寒,只不过是我下了些毒罢了!”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的馨儿哪里惹到了你?”周芮无力的瘫倒在地上,手里紧紧的捏着宁馨儿留下的帕子。

  侯敏看着周芮恨急了自己,却又不能怎么样的模样,倏尔笑了,“怪只怪她自己不该与太子有婚约,这圣灵国的太子妃只能是我女儿凝霜。你不是想念你的女儿吗?好啊,我这就送你去见她!”

  侯敏说完之后示意丫鬟,丫鬟端着手里的碗走向周芮……

  那碗也是毒药!

  毒药这两个个字,深深刻在了宁馨儿的认知里,失控的大喊着,“不要,母亲,不要!”

  她想不顾一切冲向前阻止,可怎么也无法往前一丝,脖子不知何时已被锁链紧锁。

  “你的阳寿已尽,跟我们回阴间。”黑白无常将她擒住,合力把她往里拽……

  宁馨儿用尽力气也不能反抗一丝一毫,只能眼睁睁地望着娘亲被灌下毒药……

  “娘亲,娘亲!”

  宁馨儿怒火难平,恨不得要侯敏死!

  可是她什么也做不了,只能任由自己被黑白无常带了回去……

  “我不喝,我要等我的娘亲,我不要投胎!”宁馨儿使劲的挣扎着哭喊着,想要摆脱白无常的束缚。

  白无常使劲的抓紧了束魂链,用眼神示意着孟婆将汤灌到她的嘴里,宁馨儿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一股子蛮力发疯似的挣脱了开。

  她扑倒在泉引脚边,声音里带着说不清的悲怆与不甘,“求求你了,大人,我只要找到我娘亲就立即去投胎,我求求你!”

  宁馨儿在亲眼见到娘亲死后便被鬼差拘了去,在这忘川河上飘荡了许久也没有见到娘亲的魂魄,宁馨儿这才发现哪里似乎不对。

  泉引皱皱眉头,终是动了恻隐之心,拿出了走马灯,“罢了,宁馨儿,若是让你这般投胎也是不甘心的,我便将一切都告知与你,看完后就安心投胎去吧。”说完一挥手便将宁馨儿的魂魄收到走马灯内了。

  宁馨儿抬眼便看到周家一家被处以极刑的画面,“外公,表哥!”宁馨儿原以为自己已经流干的眼泪再次滴了下来,外公把自己的一辈子都献给了圣灵国,谁都有可能造反,外公绝对不可能!

  到底发生了什么?

  还没等宁馨儿反应过来画面便又转到另一个场景,她看到娘亲的尸首被放在了侯敏的房内,她的脸上带着害怕却又有一丝兴奋,她蹑手蹑脚的走到周芮身边,拿起一根鞭子就打。

  宁馨儿瞳孔猛地一张,她……她这是要鞭尸!

  侯敏每落下一鞭宁馨儿便心里的痛便增加一分!

  白无常一脸担忧的问道:“大人,你给她看那些,确定没事吗?”

  泉引叹息了一声,望着灯里的宁馨儿说:“这是她的命数,冥王吩咐下来的,我们也只能照办。”说罢一挥衣袖将宁馨儿从灯中移了出来。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