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快穿之男神不好撩

上架时间:2019-03-05

快穿之男神不好撩 已完结

快穿之男神不好撩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棉花糖化成的猪 分类:都市言情

被渣男和闺蜜联手害死,苏婉死的很不甘心。 什么?只要完成手镯交代的任务就能重获新生? 那还等什么,来吧! 亲爹不疼,哥哥不爱,还自幼丧母?! 怎么第一个任务就这么难? 不怕! 只要扑倒男神,抱上大腿,人生之路就会变得无比顺利! 额,男神不受撩怎么办? 当然是撒娇卖萌,扮猪吃老虎!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柳氏集团的顶楼,风很大。

柳婉清裹紧了自己的风衣外套,将被风吹乱的长发别到耳后,眼神一片冰冷。

“你还来这里做什么?”她看着跪在天台上的那个男人,眼底没有一丝情谊,仿佛在看一个陌生人一般。

就在一周之前,他还是自己的未婚夫,却被她发现不但劈腿自己最好的闺蜜,还计划娶了自己之后将自己踢出柳氏,和那个贱女人双宿双栖。

身为柳氏的掌上明珠和唯一继承人,柳婉清从小没受过半点委屈,眼睛里更是揉不得沙子。短短七天时间,她雷厉风行,撤了这个男人在苏氏的一切职务,收回所有权利,雇佣私家侦探掌握了他们苟且的证据,让这对狗男女落了个身败名裂的下场。

只是没想到他还有脸来找自己。

“婉婉,是我错了,你原谅我,我们还像从前一样好不好?”跪在地上的男人痛哭流涕毫无尊严。

柳婉清厌恶地皱了皱眉,真不知道自己当初看上了他什么。

“不可能的,你死了这条心吧,以后别再来这里脏了我的地方!”

“柳婉清,你当真这么绝情?”

“我绝情?我……”

柳婉清话音未落,角落里突然冲出来一个女人。

“你和她说这么多做什么?她这么无情,我们送她上路好了!”

柳婉清来不及躲,被她掐着脖子逼到了天台的栏杆上!

“去死吧!”

坠落之前,她看到的最后一幕就是自己曾经最好的闺蜜眼底疯狂的恨意。

风呼呼地灌进耳朵里,柳婉清握紧拳头闭上了眼睛,不甘心,不甘心啊!自己就是做鬼也不会放过这对狗男女的!

砰的一声巨响,刺目的鲜红弥漫开来,汽笛声、尖叫声混成一团,柳婉清陷入了黑暗。

“这……这是哪儿啊?我没死?”四周一片黑暗,但是她发现自己的意识竟然是清醒的。

“不可能啊,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怎么可能没死。”

这四周都是黑漆漆的,柳婉清低头看了看自己,没有实体,只是一片半透明的影子。

“我这是变成鬼了吗?”柳婉清不解。

前方突然出现了一个亮晶晶的圆环,柳婉清用力飘了过去,这是这个空间里唯一出现的物体,她伸手去触碰它,那圆环像是有生命一般自动套进了她的手腕,化作了一枚白玉手镯。

“主人你好,戴上我即代表接受任务,现在开始第一个任务的传送。时间:昭元二十一年,地点:柳丞相府,传送倒计时开始,滴……滴……滴……”

什么鬼?柳婉清来不及细想,一道刺眼的光芒传来,她就失去了意识。

昭元二十一年春,柳丞相府内一片春意盎然,各色鲜花争奇斗艳开的正欢,一座精巧奢华的院落里的气氛却和这热闹的景色格格不入,整座院子冷冷清清愁云密布,偌大的一个院子竟空无一人。

柳婉清闭着眼睛没动,在没弄清楚事情之前,还是不要轻举妄动的好。

她借着被子的遮掩用手触摸着那只手镯,内心焦急无比:莫名其妙地将我带来这个地方,你倒是给我说清楚是怎么回事啊喂!什么任务?什么丞相府?

手腕上的白玉手镯隐隐散发这光晕,她紧闭的双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屏幕,上面有一行字:任务是替柳婉清完成遗愿,扳倒柳依依。

什么遗愿?这身体的原主人也叫柳婉清?她死了?柳依依又是谁?

柳婉清忍不住想骂人,这镯子说话真是急死人!

是否要了解任务背景?屏幕一闪,又出现了一行字。

柳婉清在心里呐喊道:是!

费了一番功夫之后,她终于摸清楚了现在的情况:现在是昭元二十一年,这具身体的原主人是柳丞相府里的嫡出的大小姐,柳婉清,而柳依依则是这府里庶出的三小姐。

柳婉清自幼丧母,五岁的时候因为一场意外撞坏了脑袋,变得有些迟钝蠢笨,不被父亲所喜。而三小姐柳依依就不同了,长得是清丽脱俗,惹人怜爱,更因得到柳丞相的悉心栽培,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得了个京都第一才女的称号,是丞相府里的掌上明珠,集万千宠爱于一身。

柳婉清因为脑子不太好使,亲生父亲对她不闻不问,下人们更是对她毫不尊敬,要不是顶着相府嫡女的名头,只怕是过得会连下人都不如。

柳依依欺负她蠢笨无知,经常哄骗她做一些丢脸的事,每逢出门必定带着她来衬托自己的美丽聪颖,在人前待她极好。因为这府里只有柳依依一人虚情假意地对自己好,傻乎乎的柳婉清全心信任依赖她,对她言听计从,却不想因为太子即将选妃,众贵女闲聊的时候,有人说了一句:若不是因为庶女的身份,柳依依只怕是太子妃的不二人选。

这话传到柳依依耳朵里,让她非常恼火,对柳婉清越发看不顺眼,于是心生一计,哄骗她到水池边玩耍,趁机将她推了下去。

临死前柳婉清突然开窍了,想起过往的种种,明白了自己一直被这个蛇蝎心肠、表里不一的庶妹玩弄于股掌之中,心有不甘,遂发愿要扳倒柳依依,揭开她伪善的面具!

于是,在现代已然身死、但是意志还未消亡的自己被这个手镯带到了这个地方,入主了这个世界柳婉清的身体,替她完成心愿。

等等!我为什么要做这个任务?

虽然对这个柳婉清无比同情,但是目前看来,这个柳依依并不是个善茬啊!这任务看起来艰巨无比。

或者说,我成功完成了任务会有什么好处?!柳婉清再次问道。

滴滴滴……

屏幕发出声响,柳婉清眼前出现了一本手镯使用说明书。

原来完成任务可以累积好感值,当累积到一定程度之后,手镯会通体变红,那个时候自己就获得了一次重生的机会!

也就是说完成任务可以让自己重获新生!

柳婉清兴奋不已!干!不管有多艰难都得干!自己还有大仇未报呢!

柳婉清的长睫颤了一下,轻轻睁开了眼睛嘤咛一声,却发现这房间里竟然空无一人。

不会吧?好歹是丞相府的大小姐,竟然一个伺候的丫头都没有?这也太惨了一点吧?

院子里突然传来一阵吵闹声,柳婉清披上衣服踱步到窗边,看到一个盛气凌人、做丫鬟打扮的侍女正在欺负一个小丫头,那小丫头的脸肿的老高,跪在地上默默流泪。

“迎夏,你们家小姐活不了几天了,叫你去拂柳院里做个粗使丫头那是三小姐大发慈悲可怜你,你竟然敢不从?!”

“冬至姐姐,大小姐已经很可怜了,我不能在这个时候丢下她,求求你了,我不想去三小姐那里。”

那叫冬至的丫头冷笑一声:“哼!不知好歹的东西,非要跟在这个傻子身边,那好吧,等她去了,你也就跟着到黄泉路上继续尽忠吧!”

说着竟是撸起袖子又要打人!

柳婉清眉头一皱,快步走了出去,一把抓住冬至的手,反手给了她一巴掌。

啪的一声,清脆无比,将院子里的人都震惊了!

“谁?竟然敢打我?!”冬至捂着脸颊怒道。

“我打的,怎么?你一个奴才还想还手打回来不成?”柳婉清活动了一下手腕,刚才这巴掌打的太用力的,虎口隐隐作痛呢。

待冬至看清来人之后,眼里的愤怒、震惊、不甘交织在一起,脸色十分难看,垂手立在一旁:“奴婢不敢。”

柳婉清扶起跪在地上的丫头,柔声安慰道:“迎夏别怕。”

“大小姐,你醒了真是太好了!”迎夏先是愣了一会儿,随即喜极而泣,嘤嘤哭了起来。

冬至抬眼打量着柳婉清,大夫不是说大小姐救不活了吗?怎么醒了?还和从前不太一样了?不但那股傻气没了,还不再胆小怕事,竟敢动手打人了?得赶快回去禀告三小姐这个消息!

冬至瞅准了机会,一溜烟儿地跑了。

柳婉清懒得理会她,带着迎夏回了房间。

“小……小姐,都是奴婢不好,您为了我打了冬至姐姐,三小姐知道了又不知会怎样为难您。”迎夏抽抽搭搭地满心愧疚。

柳婉清冷哼了一声:“你放心吧,你家小姐不比从前了,我不会再任何人欺负我们了。”

迎夏狐疑地看了她一眼,大小姐好像变了,说不上来那里不一样,但就是莫名地让人觉得她说的是真的,她们以后都不会受欺负了。

“行了,先别哭了,替我挑身衣裳,咱们去松翠院给老夫人请安去。”这府里掌管着后院的自然就是柳老夫人了,要想在这府里立足,得先讨好这个关键人物。

“是!”迎夏应了,转身拿来了几套金光灿灿的衣裙,那裙摆上繁复夸张的金线绣花刺得人眼睛生疼。

柳婉清忍不住扶额,这原主是什么审美啊,可惜了这么好的底子,怎么净是喜欢暴发户的打扮。

“没有别的吗?”柳婉清问道。

迎夏小声说道:“这些都是大小姐平日里最喜爱的……”

“行了行了,我自己去找。”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