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噬骨缠绵:血帝放过我

上架时间:2019-01-17

噬骨缠绵:血帝放过我 已完结

噬骨缠绵:血帝放过我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萌宝 分类:总裁豪门

一百万,她被自己的亲生父亲卖给那个恶魔般的男人——唐时。 传闻,那个男人在床上及其残暴,死在他床上的女人不计其数。所以,即使他拥有着堪称逆天的容颜与富可敌国的财产,也并没有女人愿意与他共结秦晋之好。 “唐先生,你到底要怎么才能放过我?”沈霜吟愤怒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男人轻蔑一笑:“我要你,心甘情愿的做我的女人。”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沈霜吟整个人呈大字型的躺在床上,四肢被手铐铐在床脚。

一百万,她的亲生父亲将她卖给那个恶魔般的男人——唐时。

传闻,那个男人在床上及其残暴,死在他床上的女人不计其数。所以,即使他拥有着堪称逆天的容颜与富可敌国的财产,也并没有女人愿意与他共结秦晋之好。

沈霜吟心中满是悲凉,十八年的父女之情,她不过是他还债的工具。

忽然,一股淡淡的古龙水味道涌入鼻息。沈霜吟心头一沉,却看到一个带着面具的高大身影将她笼罩。

“今天的货物,我很喜欢。”

男人的目光在沈霜吟身上肆意游移,如同正在看着自己的猎物。

沈霜吟心里充满恐惧,想费力挣脱,却不过是徒劳。

“求你……放过我……”

求饶的话语从沈霜吟口中传出,却成了细碎的音节。

“嘘……”

透过面具,男人如鹰般锋利的目光灼灼的盯着她。

就好像在审视自己的猎物一般。

“到了我的地盘,还想说走就走么?”

……

“唐少,今晚的女人……侍候的您还满意吗?”

门外,唐时的贴身保镖seven微微欠身,恭敬地问道。

只要这个男人有丝毫不满,沈霜吟便会在顷刻之间被他们丢出去。

取悦不了唐少的女人,没有存在的必要。

“留下吧,这个女人滋味还不错。”

回味着刚才房间内的种种,唐时勾唇。

seven表面如常,内心却掀起一阵波澜。

这是唐少第一个接受的女人,而且这女人还是被卖来的……

眨眼之间,刚才在床上尽情纵欲的男人已经换好衣装,面具摘下,是一道逆天的容颜。

脸庞的线条如同刀割般锋利流畅,五官精致,鼻梁高挺,暗褐色的眼眸深邃无比,恍若天上的星辰。

“这个女人的待遇……”

保镖看唐时心情似乎还不错,心中也松了口气。

“按二级来算。”

对于这些女人,唐时有自己等级的划分标准。

一到九级,在唐时的私人城堡中,待遇依次升高。

只有唐时钦点为九级的女人,才能自由出入城堡。

其余的,不过是一群连名字都没必要记的金丝雀。

仅此而已。

翌日,沈霜吟醒来时,发现自己正身无寸缕的躺在床上。胳膊上的手铐已经被松开,取而代之的是左脚脚踝上的一根三米多长的脚链。

看着陌生的房间,沈霜吟心里一沉,想要起身,身下却传来阵阵刺痛。浑身如被车碾过一般酸软。

沈霜吟分明看见自己浑身上下全是唐时留下的斑驳淤痕,撑着身子的手一歪,整个人狠狠撞在了床头柜上。

门外的人似乎听见了房间内的动静,过了几秒,房门被猛的打开。

沈霜吟甚至还没来得及找样东西盖住身体。

“沈小姐,您醒了。”

一位女侍者端着一盘饭菜走入房间,面不改色的把饭菜放在她身旁的床头柜上。

“这是我们为您准备的饭菜,请您好好享用。”

沈霜吟侧过头去,把身子背对着侍者。

“我知道了,你先出去吧。”

“不行,唐先生有吩咐过,需要我们看着您进食后再离开。”

沈霜吟冷笑一声:“倘若我不吃呢?”

“请沈小姐不要难为我们。”

侍者的声音如同机器人一般,不带一点温度。

沈霜吟抿住嘴唇。

事到如今,她已经完全丧失了一个人的尊严。

就连吃饭,都要听从他的指令么?

沈霜吟索性背过身去,闭着眼睛,不再理会任何人。

……

“唐少,二级沈小姐已经三天没进食了。”

硕大的办公室内,seven弯着腰,恭敬的对唐时说着。

男人慵懒的靠在老板椅上,听了这话,不禁微微皱眉。

“难道是对你们送的食物不满意?”

“我们对她提供的食物标准甚至达到了四级,不仅没有吃饭,沈小姐这三天也是滴水未进……”

唐时深邃的眸中闪过一丝阴沉。

“带我过去。”

“是。”

说着,seven带着唐时来到了沈霜吟的房间。

推门进入,却听到一道有气无力的声音。

“我不吃,你拿走吧。”

“吃不吃是你说了算的?”

唐时淡漠的声音在房间中响起,沈霜吟回头,却看到正朝着自己走来的男人。

今天,他没有带面具。

即使房间内的光线昏暗,沈霜吟仍旧被他高贵的气质所惊艳。

这么一个恶魔,为何生得如此绝美的一张面孔。

沈霜吟心中掠过一丝恐惧,眨眼间,男人已经走到她的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不吃饭?你以为你就算饿死了我就会放过你?”

沈霜吟抿着嘴唇不肯说话,眼中充满了倔强。

“沈小姐,据我所知,你好像还有个妹妹。如果你死了,恐怕我就只能找你妹妹来代替你了。”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她好像才十六岁。年轻的身体,滋味会比你更好吧?”

沈霜吟死死的瞪着唐时,澄澈的眼中充满了恨意。

她几乎是咬着牙说道:“你到底……想要怎么才肯放过我。”

“放过你?”

唐时的眼眸深了深,好似突然想起来什么有趣的游戏。

“我可以放过你,但你,要陪我玩个游戏。”

“什么游戏?”

沈霜吟仿佛看到了生的希望,澄澈的眼中闪过一丝渴求的光。

“呵呵,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唐时勾了勾唇,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那笑容却令沈霜吟不寒而栗。

转身出了房间,很快就有女仆进来帮沈霜吟穿戴梳洗。

站在镜子面前,沈霜吟打量着镜子中的自己。

白皙的皮肤如婴儿一般润滑细腻,或许是过于饥饿的缘故,她原本粉嫩的小脸此刻竟毫无血色,惨白的如同一张纸。身上的痕迹基本上完全消去,但那娇小的身板看上去却比之前还要瘦了一圈儿。

她穿着一个红色的抹胸,上面挂着两个可爱的小铃铛。头顶则被女仆装饰着两只麋鹿角,下 ‘身只有一条短短的红色布条,刚好盖住屁 ’股。

女仆把她梳洗好以后,用一块红布遮住了她的双眼,两个人推着她向外走去。

沈霜吟的胃咕噜咕噜的叫着,脚步虚浮,仿佛一阵风就能将她吹翻。

已是寒冬,一开门,沈霜吟就感受到了外界可怕的低温。

沈霜吟牙关不住的打着哆嗦,白皙的小脚在雪地中踩出一个个脚印,她只感觉意识似乎快要被抽离。

自己这是快死了么?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