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阴街娘子:鬼王老公太难缠

上架时间:2018-12-14

阴街娘子:鬼王老公太难缠 已完结

阴街娘子:鬼王老公太难缠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月兔兔 分类:悬疑灵异

我叫温芯,这段时间以来,我常常在梦中与一位相貌冷艳清淡的俊美男子做那事,我本以为只是几次梦罢了,没想到却怀了孕,我正要打掉他却因此发怒。 我被折磨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正当我饥肠辘辘,却意外的进入了阴街,还差点被迫喝下一碗人眼珠子汤,是他赶来救了我。 我没想到,那个人,会与我生生世世纠缠在一起。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叫温芯,女,十九岁,不是什么传统意义上的乖乖女,有人说我性子孤僻,有人说我嚣张跋扈,其实过去的十九年里,我的生活至多不过平淡充实。

最近几个月里,我连续梦见一个庄严肃穆的灵堂,似古时候的大户人家所建。

灵堂里四只流柱,中间是一口檀木棺材,上盖着块盘龙绣花白绸布,上面一顶白花——雕花精致,木香温和。

唯一不同的是,我身上也穿了那白绸布缝制的衣裳,绣锦凤祥云,头顶一方白帕子……

棺材的盖子没有钉紧,忽然阴风吹过,帷帐随风飞扬,我战战兢兢慌忙后退。

这一退不要紧,身后“咣当”一声,我撞上了一个檀木做成的牌位。

牌位的两边还点着白烛,烛火也随风摇曳,忽明忽暗。

棺木“吱呀”发出响声,接着是“咚咚咚”撞击木头的声音。

棺材里的人忽然坐了起来,僵直的身子,乌发飘逸,长垂至腰间。

刷了白漆的脸上还紧贴着骨架生出一张皱皮,像是不属于他似的。

再看那双眼睛,不,只是两个空空如也的眼窝,格外渗人。

我汗毛一根根竖起,心脏也跟着狂跳,转身就朝正堂没命的跑,直到感觉到脚底板冰凉的触感,才猛然发现,自己竟然是光着脚的。

冰凉的砖石从脚底传来刺骨的寒意,眼前一黑,我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紧接着脖子一阵恶寒,就像是有人在黑暗之中悄悄的吹着气一样,又痒又凉,忍不住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身子一轻,就被身后的人一把抱起,眼前的黑暗也跟着烟消云散。

他抱着我朝一个门上也贴着相同白色“囍”字的房间走进去,又将我轻轻放在了床上。

我下意识的将目光落在了他的身上,就是这一瞬间,让我有些恍惚,惊讶的忍不住张大了嘴。

柳眉狭目,玉面苍唇,身材修长,衣袂飘飘,似山水尽处的仙云化作人形,好不风流倜傥。

这是刚才那个从棺材里爬出来的人?

又下意识的反驳自己:一定不是!眼前眉清目秀姿容俊朗的美少年,怎么能和刚才死气沉沉的干尸相提并论?

“怎么,你还想跑?”他声色轻佻,薄唇微动,语气中尽是不悦。

“你既嫁给了我,还想摆脱不成?”

我一动不能动,忽然房中暗了下来,月色也跟着跃入云层。

他一寸寸亲吻我露出的肌肤,从唇瓣向下,缓缓划过细颈,再覆上锁骨,接着到胸前,又滑至小腹,最后抵达终点……

我猛地醒过来,发觉自己已经出了一身冷汗,我竟然……在梦里被陌生人玩弄?

惊魂未定之际,我感觉到脖颈丝丝抽痛,抓起身边的镜子一照,又被吓了一跳。

纤长的脖颈处尽是红紫色的小圆片,仔细去看,分明就是吻痕!

我强迫自己不再去想,幸好之后的两个月,类似的梦就不再有了,那个从棺材里爬出来的男子似乎再未从梦里出现过,我终于回到了正常的生活。

可是我把一切想的都太简单,事情发生两个月后,一件让我毛骨悚然、惊惧非常又无能为力的事,忽然出现了。

那段时间我感觉自己的身子不太正常,时常恶心犯呕,腹中似翻江倒海,痛苦的很。

一个夜里,凌晨两三点中,感觉到室友们都已经睡了。

我猛的从床上坐起来——那熟悉的凉意又出现了!身后似乎有人带着狞笑,在我脑后扫了阵阴风,凉意逼人。

胃里也跟着一阵阵的抽痛,一阵恶心想吐的感觉直冲喉咙,我跳下床冲进了隔壁的厕所,忍不住低头乱吐,然后打开了水龙头将流动的水大口大口的灌入嘴里,漱了漱口。

但是我发现,水池里的呕吐物居然有缓缓蠕动的虫子,我猛地一惊,一个踉跄,害怕的倒退了几步。

小虫一个个的身子在水渍里缓缓动弹的,肉色看来让人觉得有股渗入骨头的寒意。

手指缝里也传来丝丝痒意,我慌忙看向手掌,刚才捂嘴的一下,手上也有虫子在爬。

后背又是那种凉气朝脖颈钻的感觉。

感觉到自己又被人抱住,浑身冰冷,像是触到了巨大的冰块。

我吓得哭了出来,挣扎着想要逃离,可是却被那人抱得越来越紧,恐惧霎时席遍全身,忙带着哭腔喊道:“快放开我!”

没喊两句,我就晕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我被宿管阿姨叫醒,发现自己竟然身处走廊的尽头,那个已经锈住的铁锁跟前。

可我根本想不起来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楼层中部过来的。

但就是从这一天开始,我开始了循环往复的头晕恶心,也吃不下东西,稍微吃一点什么就会全部吐出来,还困得厉害。

无奈之下,我请假去了医院,做了一天的检查,诊断书明确的写着,怀孕两个多月!

要知道我可还是个处女,怀孕?简直是天大的笑话!

“如果不想要孩子,就赶紧办理流产手术吧。”医生的语气十分冷漠。

“等过一阵子时间长了,就不好拿掉了。”

我大脑一片空白,甚至连争辩的话都说不出来,只想着赶紧把这个奇怪的东西拿掉,这个事玩玩不能让别人知道。

做个梦就怀上了孩子?简直是天方夜谭,没人会信的。

“手术什么时候能安排?我要最快的时间做手术!”

“你后天过来拿全部的检查报告,就可以做手术了。”那医生似乎对这样的事司空见惯,将我的病历丢了来,又摁了一下桌上的铃,门外的护士立刻催促着下一个人进来。

我的神色愈发恍惚,飞快的拿走了自己的病历本,走出了诊室。

摸了摸自己的小腹,隐隐感觉这里面有小小一块肉块,越发格外的恶心。

想到这些天自己一吃东西就会感觉到恶心,吐出白色的虫子,几乎就要崩溃。

可我还需要两天才能拿掉这个怪东西。

接下来的两天,我每天没日没夜的睡觉,却还觉得身体疲累,丝毫提不起精神。稍微走两步上个楼梯,就会喘不上气来,像个七八十岁的老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