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谁言清风顾此生

上架时间:2018-11-23

谁言清风顾此生 已完结

谁言清风顾此生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深瞳 分类:都市言情

我这一生最快乐的事是他说他愿意娶我,最痛苦的事是他说你在外面找个男人怀个明家的种吧。 我从未想过,他厌恶我到如此地步,竟会让别的男人在结婚纪念日来侵犯我。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今天是我和浩诚结婚三周年的纪念日。

我紧握手中的药,身体颤抖不已。

是害怕,也是讽刺,想要和自己的丈夫欢爱,居然还要偷偷的下药。

其实我并不是一个对这方面特别渴望的女人。

但是,婆婆告诉我若再不怀上孩子,她就去死。

婆婆是我嫁进这个家里来唯一的温暖,我绝对不能让她伤心,可浩诚从来都不碰我,所以,我只能这么做。

我想,我这就是因果,明知道他根本就不爱我,可我还是答应嫁给他了。

因为,我爱他,妄想有一天他能接受我。

这都是我自作自受,活该!

我冷笑一声,将手中的药倒进红酒杯里面,毫不犹豫。

然后我才给浩诚打了个电话,电话接得很快,我还来不及反应,那边就匆忙说道:“我可能要晚点才回来,别等我,这忙,先挂了。”

也还是来不及张嘴,电话就已经挂了。

结婚纪念日?他又怎么会记得。

我深吸一口气,坐在桌前等待。时间已经过了十点,桌上的菜已经凉了,可是他还是没有回来,连个电话也没有一个。

我将菜都倒了,只剩下两杯红酒。

独自坐在餐桌前,盯着高脚杯的晶莹液体,甚至能感受到它的律动,恍然间,它似乎给我一种清爽的感觉,让我压在心中的阴籁与感伤慢慢消失了去。

神游间,一阵细细碎碎的声音响彻在门口,我以为是浩诚回来了,赶紧跑去,却看见徐泽宇打开一条门缝将脑袋探了进来。

“你来这么做什么?”

我一脸阴沉的望着他,和他的交集全是些不快的记忆,我的内心驱使着我不要和善。

他见我不欢迎他,眉头一皱,“你老公让我来看看。”

说着,他推门就走了进来,径直向餐桌走去,轻车熟路,也没有丝毫的客气。

我往门外看去,并没有见到浩诚,连个鬼影都没有,倒是初秋的凉风阵阵向我袭来,刺骨,让我浑身一颤。

徐泽宇突然来访,绝非好意。

我快速追上去,一把抓住他,“你怎么有我家的钥匙,浩诚呢,他怎么没回来?”

他斜眼冷瞪了我一眼,一把拽开了我的手,转身端起酒杯,仔细闻了闻,似乎是很陶醉,眼睛半眯了起来。

就那样自顾自的陶醉了好久,才讽刺出声:“他在加班,不回来了,只是我没想到你真的这么放荡?”

我一愣,随即知道他说的是杯中的媚药,慌忙想要争辩,张开嘴,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有冷汗直冒。

他阴冷的笑了一声,将酒杯又放到了桌子上,“就算你下药了,他对你也根本提不起兴趣,你见过躺在下面的什么时候会跑上面去过?”

徐泽宇的声调中尽是尖酸刻薄,像极了那种得势的小人。

“你什么意思?”我瞪着他怒问道,可心中却越发的忐忑。

我知道他抢了浩诚许多的生意,是不折不扣的对手,但也有人在传说他们是相爱相杀,暗地里不知道有多好。

我也看到过浩诚和徐泽宇在一起时候说话的样子,浩诚脸红的姿态和徐泽宇的痞笑,都像极了电视剧里面上演的那种同-性恋人。

这些事,我从心底拒绝着,但却不敢否认。

“我的意思还不够明显么?安经理,诚诚是被我压在身下的男人,他怎么可能会和你做?他哪有勇气跑到上面去?”

徐泽宇冷哼一声,勾起一抹地痞般的笑意,继续道:“他知道今天必须要为陆家留下种,但他根本就不想碰你,就让我来咯!反正,我的孩子,也是诚诚的。”

“荒谬!”我脱口而出,厉声呵斥,“滚出去!”

我发出的声音像是怪叫一般,身子也在发颤,似乎稍不注意就要倒下去。

“我荒谬?那你自己呢?表面说是为了要个孩子,实际上还不是想要欢爱,诚诚不想碰你,你就用媚药!你敢说不是这样的么?”

他盯着我咄咄逼人的出声,森冷怒意的目光危险至极。

确实,放药的时候,我的脑中闪过要和浩诚欢爱的画面,甚至还在期待浩诚喝下药主动要我的姿态。

我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反驳,顿时就愣在那里了,像个木桩子。

忽然,他就伸出手来想要碰我,我吓得一个趔趄,赶紧躲到椅子后面,喝道:“赶紧出去,否则我就报警了!”

他狂肆一笑,转手就端起了那杯酒,向我靠近。

“你报警不就浪费了这杯你精心准备的酒了么?安经理,我答应给诚诚一个孩子,你下药也是为了这个目的,我们不应该合作吗?”

徐泽宇的语调阴阳怪气,就像电视里面的反派老太监。

猛然间,他似乎又想到了什么,眉头一挑,像是看小丑一般的看着我,“对了,你知道是谁叫我来的吗?就是你的丈夫,明浩诚!”

说着,他突然敛住了笑意,双眸尽显阴冷的光,让人不由得颤栗。

他步步逼近,我步步后退,眼看就要到墙角了。

我赶紧伸手抓起旁边架子上的一个细高陶瓷花瓶,来不及拔掉里面的花枝,就指着他,厉声道:“浩诚绝对不可能会这么对我的,你骗我!你不准过来!滚出去!”

果然,他站住了脚步,可是他如地狱恶鬼般的声音却直灌我的耳朵。

“否则我怎么会有你家的钥匙,又怎么会知道你在酒里面下药了?安允希,别自欺欺人了,这三年来,诚诚是怎么对你的,他究竟喜欢的是什么,你应该是最清楚不过了!”

猛然间,我愣住了。

三年,浩诚和我发生了什么呢?抬眼扫了房间一圈,记忆实在太少太少。

好像,我和浩诚的婚姻,不过是我为自己编织的美梦。

忽然,徐泽宇一手就打掉了我手上的花瓶,将我困在墙角,把那杯红酒抵到我的唇边。

红酒的味道噬心媚骨,可我现在的全身都像是有万只蚂蚁在啃噬,难受至极。

“你滚出去!”我尖声叫着,猛地一下就打翻了他手上的红酒,想趁机逃开他的束缚,可是他一用力就将我按在了地上。

他居高俯视着我,腾出一只手打开了手机,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女人啊,就是要见到了才肯相信!”

讽刺的声音刚过,令人面红耳赤喘息的声便荡进了我的耳朵里面,我恐惧,却忍不住要去看。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