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爱不可言

上架时间:2018-11-23

爱不可言 已完结

爱不可言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淡雅如风 分类:都市言情

一段娃娃亲,造就两个执拗的青年各奔东西,却是没料到冥冥中一切自有注定,茫茫人海中的萍水相逢,使得他们懵懂相爱,当一切真相大白的时候,他们才各自发现,缘(原)来是你!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昏暗的酒吧里,充斥着远离尘嚣的燥乱,繁星闪闪的天花板上,布满了造型古典的LED光源,跟随着音乐的节奏变换不同的心情色彩。

舞至高潮处,三台价值不菲的升降舞台将几位火辣DANCER带来的性感舞蹈从天而降,亮丽的音响效果响彻心扉,让人内心世界都跟着升降舞台一齐跳跃。

酒吧的角落处,一个衣着时尚的女子摇晃着手中的酒杯,目光迷离的望着眼前的一切,却又显得极其的格格不入,总是给人一种心不在焉的感觉。

“女士喝龙舌兰可不多见,小姐,如果不介意的话,我想在这里坐下陪你聊聊,可以么?”蓦地,一个西装革履的男士举着一杯红酒来到这个女子的身前,言语轻佻的询问道,双眼却是不老实的在这女士的身上打量着,那挑逗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当然,这也怪不得这青年的男子,一般来酒吧的女人无非三种,一种是想勾引别人,一种是想被别人勾引,至于第三种,纯属打酱油。

“不好意思,我男友在那。”女子极其优雅的喝了一口龙舌兰,随即顺手挥了挥酒杯指向对面那已经喝得烂醉如泥一般的男子。

她已经观察很久了,对面那个男子自从进入了酒吧就在大口大口的喝着白兰地,到目前为止,他那桌上已经有了两个空瓶子,而此时他也是坚持不下去,就这般迷迷糊糊的趴在桌上,很显然,他醉了。

悻悻的扫视了那男子一眼,举着红酒杯的男子识趣的离了开来,到现在为止,这已经是第五个上前搭讪的男子,不过眼下这衣着时尚的女子都以对面那烂醉如泥的男子为冒牌男友给拒绝了。

陆雪琪,南充市富商陆靖云的千金,从小就被父亲送到了美国念书,最近刚毕业回国。

其实回国并不是她的意愿,她是被父亲陆靖云以生重病为由给骗了回来的,然而真正回来的时候她才知道,所谓的父亲病危不过是一个借口,父亲真正让自己回来的原因是因为自己有娃娃亲在身,这次让她回来就是想操办这一切的。

开玩笑,一个在国外接受了将近十余年教育的高材生,哪里还能接受得了中国传统婚姻中的娃娃亲,故而陆雪琪很果断的拒绝了,不料陆靖云却是扣下了她的护照等一切,让她根本就无法再出国。

然而即使这样,陆雪琪仍是赌气的离开了南充市,来到了这隔壁的天水市,独自一人租了一套房子,准备就这般同自己的父亲耗下去,反正要让她接受娃娃亲,倒不如一刀杀了她来的更加爽快。

不过接下来父亲陆靖云来得更绝,竟然冻结了她的账户,想断绝她的粮草,逼其就范。

“呵呵,想这样就让我回去,可能么?莫不是你以为我在国外念了十年多的书都白念了!”喃喃自语,想到这一切,陆雪琪便又喝了一口龙舌兰,一脸的笑意。

不过让她暗自庆幸的是,自己在父亲冻结账户之前就将这一年的房租给付了,虽然此时手里不过几千块钱,但是至少有个落脚的地方。

自然,没有了经济来源,陆雪琪便想在天水市找一份工作,还好,她在国外主修法律,恰好在国内这样的人才特别吃香,这不,天水市鸿齐国际集团正好要招聘一名法律顾问,陆雪琪随意的做了一个简历,别人就打电话要她明天去面试。当然,能如此轻易的便得到鸿齐国际集团的青睐,多半是因为她毕业于名校,又是一个海归。

一切在她看来如此简单,没有任何压力,soeasy!

总之,父亲要让她回去接受那份娃娃亲是不可能的,她还真的下定决心同自己的父亲卯上了。

工作有了着落,陆雪琪便想到来到酒吧轻松轻松,当然,她纯属第三种打酱油的人。

然而几杯酒下肚,陆雪琪被对面那个面容英俊,却刚一来就喝得烂醉如泥的男子给吸引住了。

一身黑色西服,身材挺拔、面容俊朗,然而眉宇间却是有着浓郁的忧伤,一进来就喝得烂醉如泥,陆雪琪几乎可以肯定,眼前这个男子定然是失恋了,否则的话,他绝对不会如此。

当然,对于这个男子,她还是挺感激的,因为之前有四五个言语轻佻的男子过来搭讪,都被她以那个喝得烂醉如泥的男子为冒牌男友给拒绝了,倘若要是没有他的话,兴许现在别的男人给缠着,没有现在这份安静。

转眼间,酒吧里TableDance环节出现了,在舞者的身体线条配衬下,酒吧的空间即刻立体起来,所有的年轻人在这一刻如同像是疯了一般,全都跳跃了起来。

不过那个喝得烂醉如泥的男子在这一刻却是疲惫的扫视了四周一眼,像是有些厌恶一般皱了皱眉头,紧接着,便见他酒气熏天的拎着桌上那还剩下半瓶的白兰地,摇摇晃晃的朝酒吧门外走了过去。

“这样也行?出去不被车子撞死才怪!”陆雪琪有意无意的望着那踉踉跄跄的男子,她很清楚的知道一出酒吧的门口就是一条马路,似乎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就在那个醉醺醺的男子刚刚走出酒吧大门,她便追了出去。

“看见你和他在我面前,证明我的爱只是愚昧,你不懂我的那些憔悴,是你永远不曾过的体会,为你付出那种伤心你永远不了解,我又何苦勉强自己爱上你的一切···”

刚刚出了酒吧,陆雪琪并听到了这沙哑的声音,循声看了过去,仍旧是那个拎着白兰地的西装男子,此时只见他停留在马路的斑马线上,双手擎天,扯着嗓子咆哮,如同像是一只野兽一般,不过那难听的歌声却是要人命。

“痴心绝对?果然如我所料,这家伙肯定是失恋了!”真正在印证了自己心中所猜测的一切时,陆雪琪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然而就在这时,对面那绿灯在几经闪烁后便熄灭,随即便转成了红色。

“嘟嘟···”

不绝于耳的喇叭声在这一刻刺耳的响起,车水马龙的马路上,那西装男子像是发疯了一般仍是大声的咆哮着,倘若要不是他衣着得体的话,绝对会被人们给看成是精神病。

“恩?不好!他怎么停留在路中不走,倘若要是被车子给撞了该怎么办?”略微有些惊讶,陆雪琪本来是抱着看好戏的心情来欣赏这西装男子的窘态的,可是在看到他被卷入了那无尽的车流时,整个人却是矛盾了。

“算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今天本姑娘就做一件好事!”说着,陆雪琪便朝那车辆不断疾逝的马路走了过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