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剑斩天下

上架时间:2018-11-22

剑斩天下 已完结

剑斩天下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虚尘 分类:玄幻仙侠

一秋江海倒入壶,三千星河聚为图。 驾鹤几顾摘星阁,携美乘舟泛五湖。 弹指间,翻江倒海。 转瞬间,只手遮天。 君当仗剑,大杀四方!问世间谁主浮沉!且观主角如何剑逆天下,打破武道恒古之禁忌,追寻上古浩瀚世界,破上九重天!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刺骨的寒风凛冽刮起,远近群山之间,不时出现一阵诡秘的低吟。

不知何时,骤然之间,九天云动,咔嚓一声裂响,震耳欲聋。

豆大的雨珠顺着虚空砸落下来,更是给这寂寥的夜色增添了一份森冷。

“我,不甘……不甘呐……”

便在这无尽夜色之内,骤然间迸发出一道怨气冲天的呐喊。

雨珠刮落,萧狂的脸上血水夹杂着雨水汩汩流下,通身上下已然浸透,单薄的衣衫早已残破不堪,若无内甲护身,此刻的萧狂,恐怕早已支撑不住,死在了这无人野林之内。

轰轰轰……,无尽的雷鸣震动九天,似乎要将这片幽寂的大陆尽数毁灭。

雨势愈发疯狂,汹涌不息,在这样的天气之下,纵然那些太古巨兽,都是匍匐在领地深处,这片古老的天地,已经沉寂了太长太长的岁月。

万灵界,魔武大陆太昆山。

号称万灭死亡之地,踏入其间,任你修为通天,也是九死一生,古往今来,这片地域,不知陨落了多少强者大能,而这个夜晚,一名单薄的少年,却悲愤站在太昆山一深崖下,承受着如此天怒。

“云翎,他日我萧狂出世,必当亲手宰杀于你!”

萧狂仰望着雷电满布的苍穹,发出冰冷的血誓,通体杀气爆涌而出。

一幕幕思绪闪现眼前,萧狂的目光锋锐,荡漾着一股决然杀气。

“啧啧,不错的承受力嘛!”云翎不屑冷笑,说着一把揽住旁边女子的芊芊细腰,神色高傲。

“你,好狠的手段!”萧狂神色复杂地看了二人一眼,身形因为极度愤怒不甘而隐隐颤抖,咬牙挤出几个字,后者,竟然将自己地武九重天的修为直接镇压,几乎废掉,十年如一日的苦修就此化作过眼云烟,不复存在,他恨啊!

“狠吗?”云翎嘴角勾起一丝嘲讽:“一个没有爹娘的野种,敢和我云大少抢女人,不是找死是什么?既然敢对我出手,那便要付出代价,不妨永远留在此地吧!”

说着,云翎周身庞然大势显化,强大的气息镇压而至。

“李芷凝,果真是最毒妇人心,以前的一切当真是破灭不复了,你我之间再也没有交集,不论你做什么与我无关,但千不该万不该,你不该让云翎废掉我一身修为!”萧狂冷漠地看着旁边的女子,沉沉说道:

“通身修为,一朝化作流水不复,你可知这一身修为凝聚了我多少汗水与努力?十年如一日的苦练,便就在我即将堪破壁障,准备踏入天元境时被废掉,完完全全地不复存在!只因为一名女子……,我恨纳!”

就是这名女子,风华月貌,几年来与自己甘苦同受,本欲他日结为良缘,同生共死的女子,竟然因为贪婪云家少主母的地位和钱财而离开自己,非但如此,竟然不惜纵容云家大少废掉自己的修为,让自己所有的努力化作虚妄。

李芷凝心中跳动,目光闪躲,不敢望着萧狂的面色,语气有些傲慢道:“你只是一个平凡的小子,这些年来给了我什么?让我跟着你一辈子受穷受难吗?”

萧狂静静看着对方,然后笑了。

“追求富贵,你自己的心愿,没有过错,但欲置我死地,废我修为,他日我必要让你明白,有些事情做过了,是要付出代价的!”

眨眼间,一股撼天大势轰然而至,迸射无上气机,萧狂痛吟一声,身形倒飞而出,却是那一旁的云翎出手了。

轰!!!

后背狠狠砸在岩石之上,萧狂的五脏肺腑被震裂,血流汩汩。

“记着,下辈子做人长点眼睛!”云翎一步踏出,双手凝聚魔武光团,徒然砸出。

萧狂根本避无可避,当即被砸出百米之外,身形跌落太昆山……。

萧狂身形颤抖,随着血誓的落下,一阵昏厥感传出,虚弱无比的身子终于受不住寒风暴雨的侵蚀,骤然倒下。

风雨飘摇,似乎更加凌烈,天穹在震怒,御使雷电镇压这片大陆,一个少年的身形,就那般躺在无尽的荒野中,被雨水渐渐浸透,包围,似乎那样的渺小,那样的不堪。

不知何时,天色明朗,昨夜的雨势也终究停了下来,雨水夹杂着泥土,造成浑浊的泥水汩汩流淌,谁也不会知道,在号称魔武大陆尊魔域几大禁地之一的太昆山内,一名落魄的少年即将陨落……。

不知过了多久,一只庞大的巨兽自山脉深处走出,所过之处,大地轰隆作响。

巨兽通体幽光闪烁,鳞甲层层,尤其是那头颅顶部,一根粗大的独角冲天而起,更加神奇的是,那额眉正中,一道帝字印记傲然生成,散发着皇者般的威压。

巨兽走至少年身边,骤然停滞。

盯视少年半响,巨兽突然通体绽出万道光芒,转而化为一尊人体,白须白发,似乎即将垂垂老去。

“好熟悉的气息,难道……?”

老者自语,混浊的目光刹那亮起,射出一道精芒。

将少年扶起,却是化作一道光影,瞬间离开此地,遁入深山……。

“好冷……”

萧狂颤抖着身子,幽幽转醒。

只感觉寒气袭人,通体之内似乎要被冻成冰块一般,四肢百骸皆不能动。

“阴冥之地么?呵呵,我萧狂终究是死去了,只恨云家未灭,我身世也一无所知!”

萧狂自嘲一笑,转而打量起周围的环境来。

幽深漆黑的空间,散发着阴冷的气息,仿佛即将被黑暗所吞噬一般,神秘而幽静。

“传闻世间存在阴冥,掌控轮回,这,应该便是了吧!”

萧狂心中暗道,在生机尽废,被云翎打落太昆山幽深悬崖,又遇倾天雷雨的冲泡之下,他不可能会觉得自己能够生存下来。

“你醒了?”一道苍老的声音自右方响起。

萧狂一惊,挣扎着转过头去,便是看到一名老者盘坐一尊石台之上,盯视着自己。

“你……是?我,还活着?”萧狂沙哑着声音道。

“你倒是幸运,若非我解救及时,加上天裂九阳草的延续生机,恐怕你有两条命,也断无生存可能!”老者言罢,神色一肃:“你叫什么名字?”

“萧狂!”

老者目光混沌,气息收敛,似乎即将垂垂老去,旋即又道:“孩子……,你可修纯武道?”

“唯武不破,我修的便是真武之道!”萧狂神色坚定,近古不修武道,至于武道没落不堪而魔武大甚,但是自从八岁那年懂事起,脑海中就有一股强烈的欲望:武道才是自己该选择的!

“好,好一个真武之道,不知多少年未曾听闻这般话语了!”老者似乎恢复了几分气力,整个人也是精神了许多,旋即又道:

“孩子,你何故没落至此?竟然连修为都仅存一丝?你可知,这太昆山中危机重重,乃是恒古禁地?”

“知道!”

萧狂咬了咬下唇,旋即冷静道:“可是,我有选择的资格吗?”

老者脸上出现一丝异色,似乎为萧狂的冷静感到惊奇,转而赞叹道:“何故此言?”

萧狂沉静了片刻,随即满目恨意,嘲讽一笑:“只因为一名女子罢了!”

说到这里,萧狂神色黯然,双拳紧紧捏起,关节之处已经是挤出道道白痕。

二人不语,沉默良久,终于,老者站起了身子,仰首望天。

“男儿行走世间,自当目光长远,大杀四方,为一女子沉沦至此的确不值,这也许是你人生中的一劫,却能够让你更快成长起来!”

听闻此言,萧狂却是微微躬身,尊敬道:“前辈所言极是,我已看透一些东西,此后再无羁绊!”

说着,浑身上下涌现一股无形气息,卷动而出。

看了看一脸倔强的萧狂,老者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暗自点头!

“孩子,跟我来!”不知为何,对于萧狂,老者的态度甚为温和。

老者说完,双手结印,下一刻便是在半空中打开了一道光影之门,带着萧狂,二人瞬间消失在虚空之中。

而同一时刻,一股冲天而起的强烈炽芒冲天起,无尽的太昆山内,万兽震动,匍匐望天,冥冥九天之内,一股宏大而磅礴的气息萦绕不断。

整片魔武大陆诸域都是感受到了一股骇人的威压,无数强者仰望尊魔域方位,脸色骤变!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