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前妻,我们复婚吧!

上架时间:2018-07-04

前妻,我们复婚吧! 已完结

前妻,我们复婚吧!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繁花 分类:总裁豪门

白天,他是她的冷酷上司,她是他的女秘。晚上,女秘变成女伴,要从天黑陪到天亮。与其说她是他的妻,不如说她是他花高价买来的玩宠,他高兴的时候,把她宠上天,不高兴的时候,把她虐到哭……呜呜,谁说乖乖小妻没脾气,这样的日子,她再也不要过了,打包,带球跑!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唔……不要……不要碰我……”

安曦凝还在挣扎,穆司夜却俯身吻住她的唇,那柔软的、缠绵的、带着温暖情yu的双唇,狂乱又深情地吻着她。

熟悉的男人气味混着醉人酒香,融化她的防线和意志力,随着每一寸肌肤的退守,她终于完全臣服于他。

早就知道,再多的挣扎都只是白费力气,她根本无力抵抗他的......

那温暖厚实的胸膛、熟悉迷人的气息,如洪水猛兽般瞬间摧毁她尚不及筑好的脆弱堤防,她哪里抵挡得住他身上那股属于男人的性感酒气,以及酒醉之后异于平常的热情?

她早就沈醉在他放肆又热情的攻势里了,忘记了前一刻的伤心。

穆司夜将她拦腰抱起,大步走向床边,当他将她整个人压入软床里,才发现那湿了半片的枕巾......

她还说自己没哭,还说没怨他不回家……

“傻瓜,你是我老婆,我当然会回家。”他撑起身子看着她,声音温柔得不真实。

安曦凝望向墙上时钟,还差三分钟过十二点,眼神柔媚中带着点埋怨。

“不要说得那么好听,我不稀罕!”她颇为生气道。

“今天是我的生日,也是我们相识十周年的日子,你说,该怎么庆祝呢?”他眼神大胆而邪魅地睨着她。

安曦凝忽然眼眶一热,没想到他还记得,不管怎么说,他还是赶在十二点之前回家了......这样已经够了......

“我买了蛋糕给你......”

他总是惹她伤心,而她却总是太容易原谅他......

“比起蛋糕,我比较喜欢‘吃’你......”

安曦凝羞怯而深情地望着他,那谜样的脸孔、魔样的眼神已教她不能自拔深深着迷......

穆司夜俯身,开始纵情地在她身上享受欢愉。

他们像两条蛇般纠缠厮磨,在她身上他总是能得到绝对的满足,而他也总是能为她带来海潮般的愉悦,一波又一波地将她带往天际......

攀上快乐的巅峰后,他慵懒地轻靠在她的颈畔,闭起了眼睛──

“好香......我最喜欢你身上的香味,喜欢你......”他彷佛疲累得再也不想伪装自己的心情了。

为什么白天他可以冷酷得视她为空气,而酒醉的夜里,他却可以温柔得不可思议。

究竟哪个才是她印象中的穆司夜?

安曦凝真的迷惑了,不由的回忆起白天的发生的事。

……

白天,她是穆司夜精明能干的助理,夜晚,她是他大床上温柔如水的老婆。

全天下都知道,她是他的妻子。可她这个妻子,却连一个情妇都不如。

新婚之夜,他当着所有宾客的面,带着情妇高调离去,她望着他的背影,只能淡淡扬起一抹苦笑。

没人知道,她和穆司夜,只是契约夫妻。

对穆司夜来说,他和她之间,只有利益,没有感情。

可对她来说,并不是。

她爱穆司夜,因为爱,她默默承受了一切委屈。

安曦凝若有所思地望着荧幕,一手轻轻托着腮,白皙细嫩的肌肤,透着醉人的粉色。

今天,她特意抛开那些端庄利落的套装,穿上一袭优雅的浅紫色洋装,衬得她天生的好皮肤越发吹弹可破,因为今天,是他与她相识十周年的纪念日,亦是他的生日。

可笑吧!她与他,其实早就相识......

该用什么方式庆祝呢?

她想送他些东西,苦思很久,却没有决定。身为亚洲酒店龙头的穆氏集团,她实在想不出他缺什么,太昂贵他不屑,而一般的领带,袖扣,光他身边的红颜知己所送的,就够他三辈子都用不完......

嘟------嘟------

电话铃声打断了她的思绪,低头一看,心顿时怦怦直跳。

那是她身后总裁办公室拨出的内线电话。

她接起电话,“喂?”

“帮我准备一套正式一点的西装,我待会儿要出席一场盛大的晚宴。”穆司夜冷漠低沉的嗓音隔着电话传来,他从来不爱唤她的名字,开口一向都很直接。

“宴会?”安曦凝望了一眼备忘录里的行程单,她不记得她安排了宴会啊!

“临时安排的,我私人的聚会。”他淡淡的回答,似乎对她的反应了然于心。

“可是,今天是你的生日......”她提醒他,怕他忙得忘了。其实,今天也是她和他相识十周年的纪念日。

不过,这个纪念日对他来说,应该毫无意义吧?

“那又怎样?”穆司夜却丝毫不以为然。

“我......”安曦凝支支吾吾,难道......这个双重日子,他们不该一起度过吗?

电话那头传来一阵轻蔑的笑声------

“这跟你有关系吗?我亲爱的老婆?”他冷酷而尖锐地问道。他总是时时刻刻提醒她,别想越过契约,毕竟契约守则第三条,双方不得干涉对方的私生活。

这是他们之间的默契,也是毋需说明的婚姻法则。

他要什么,她会知道,但她永远没有自作主张的权利。

安曦凝的心一阵疼痛,他又一次狠心丝裂她的伤口,其实他没必要那么做,她一直都很清楚她与他之间的关系。

“......知道了,亚曼尼那套铁灰色的好吗?”

她办公室里有个衣帽间,里面准备了一整排穆司夜的个人衣物,从手工订制西装到高尔夫球衫,因应各种场合的需要。而安曦凝总是能替他搭配得宜,她一向知道他穿什么尺寸最合适、穿什么颜色最好看。

走进衣帽间,她为他挑了一条绛紫色的高级刺绣领带,刚好和她身上的洋装有异曲同工之妙,这是她唯一能偷偷使上的一点小心机,而即使是这样微不足道的安排,都能让她觉得窃喜。

虽然他晚上有别的行程,不过,通常不管任何场合,他都会带着她这个妻子出席,因为他懒得应付商界熟人的虚伪与狡诈,全交给她,她皆能处理得游刃有余。

也罢,安曦凝略觉得安慰想到,也只是换个方式与他过生日。

趁着穆司夜更衣时,安曦凝拿出包里的小镜,确认自己完美后,这才放心的舒了口气。他是那样的英挺帅气,她身为他的妻子,绝对不能让他丢脸。

这时,忽然有个人冒失的闯进了她的办公室------

“真气死人了,塞车塞了半个多小时,现在还下雨,气死我了......”一名身穿红色低V领的小礼服的女人,连门都不敲一声,径直闯了进来。

安曦凝认得她,她就是穆司夜在他们新婚之夜向世人宣誓的新欢------姚怜月。

安曦凝一点都不喜欢她,可以说穆司夜背着她这个妻子而在外的所有情人,她都厌恶至极,因为女人都爱吃醋。

但是,这是穆司夜的私生活,她无权干涉。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