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医妃难惹:萌宝儿子腹黑爹

上架时间:2019-06-26

医妃难惹:萌宝儿子腹黑爹 已完结

医妃难惹:萌宝儿子腹黑爹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向暖 分类:穿越架空

前世,钟漓儿空有一副好皮囊,却不识人世,最后致使她尚未出世的孩子胎死腹中,母亲被逼死,她更是被活活打死。n重生归来,她受神医指点,萌宝在手,有仇报仇,有怨报怨。 n鬼使神差住进了让她怀孕的罪魁祸首欧阳瑾烨府中,短短几日萌宝儿子满心欢喜的问他,“叔叔还需不需要一位夫人?”n“本王不打算娶妻。”n“但是我觉得我娘亲和叔叔特别般配。”n“……”n小家伙竟想将自己的亲娘拱手赠人,这是什么鬼发展?n到底是不是亲生的? n某天,钟漓儿被欧阳瑾烨摁在墙上,“我儿子把你赠与本王了,本王勉为其难接受了。” n什么东西?n他接受了,她可没接受!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东越,长昔十二年,初春。

渐暖的天气,钟漓儿未感到一丝暖意,只觉得周围异常寒冷,身子都蜷缩在了一起。

被冻醒的钟漓儿,渐渐恢复了意识,警惕的看了看周围,瞧着房间内的摆设,简单而陈旧,这不就是在她的房间么,她怎会在此处?

钟漓儿诧异的撩开身上那仅有的一条薄被子,穿上鞋下了床。

她清楚的记得,她从岳阳老家被休回来后,父亲称其败坏门风,将她打得半死赶出了家门,就连她的母亲……也被父亲失手致死。

满身伤痕的她,被赶出家门的第二天就惨死在了破庙之中。

而今她又为何会出现在此,慌忙之中,透过房间里的镜子,钟漓儿发现自己脖子上有一个印记,这是什么时候有的?

正当钟漓儿满心疑惑的时候,“哐”的一声,房门被人给一脚踹开了。

两名神色匆忙的丫鬟立马过来钳制住了她的胳膊,将她给带出了房间。

很快,两名丫鬟松开了手,表示目的地已到,她认出了这里,这里……是祠堂!

她想起来了,六年前,她就是在祠堂被父亲质问逼迫,被家中大娘和姐姐哥哥们唾弃辱骂,最后被关在祠堂整整三日未进饭食。

三日之后,大娘受父亲所托强行给她灌了堕胎药,打掉了她腹中尚未成形的孩子。

想到这里,钟漓儿胃中冒酸,心如刀绞,她虽不知孩子的生父是谁,但孩子终究是无辜的。

“给我跪下!”钟漓儿正痛苦的时候,钟康文厉声呵斥道。

再次看到杀害她孩子和母亲的凶手时,钟漓儿浑身都在颤抖,脸上写着畏惧,但更多的是愤恨。

“哟哟哟,瞧瞧她那副样子,好像受委屈了似的。”钟馨儿撞了撞身旁的钟玥儿,满是嫌弃的模样。

“谁说不是呢,从小就爱到处勾搭人,现在好了吧,勾搭出事了吧。”钟玥儿接着钟馨儿的话,鄙视的看了一眼钟漓儿。

她们说着这些话的时候,仿佛钟漓儿身上发生的事跟她们没有丝毫关系似的。

“云翠妹妹啊,瞧瞧你养的好女儿,也不知从何处学来的狐媚手段,竟惹了一身祸事不说,而今还得让老爷给她收拾残局。”杜月华看着和钟漓儿同她母亲云翠长着几乎相同的面孔时,心里这火气便更大了。

钟漓儿的生母也不管杜月华怎么说,上前扶着钟漓儿一同跪下。

云翠冲着钟漓儿慈爱的笑了笑,轻轻的拍了拍她的手,似是在告诉她:别怕,还有母亲在!

是啊,有母亲在呢,她还有母亲呢,若这是真的,她定不会再让自己的母亲和腹中的孩儿受到任何伤害了。

跪下后,钟漓儿抬起头来看向自己的父亲,“漓儿纵然有错,还望父亲莫要怪罪于母亲。”

“我说漓儿啊,你现在自己都自身难保了,还想着别人呐,还是先管好你自己吧。”钟少祥一脸嫌弃的看着钟漓儿。

“兄长,所言甚是有理,漓儿收下了,只是兄长最好还是祈祷着自己的事莫要被人知晓!”钟漓儿肆无忌惮的回看了一眼钟少祥。

钟少祥听到钟漓儿此番话,甚表惊讶,往日里说她都不敢反驳一个字,今日竟敢说了这么一句长话来警告他。

“钟漓儿你是不是活腻歪了,敢威胁我!”钟少祥很是生气的上前,仿佛下一刻就要将钟漓儿给吞噬了一般。

“够了,都别说了。”一旁的钟康文一脸不耐烦的走了过来,良久,向钟漓儿投去了一抹嫌弃的目光,“说吧,你肚子里的孩子是怎么一回事?”

“父亲这话何不问问漓儿的两位好姐姐才是。”说着,钟漓儿将视线转向一旁看热闹的钟馨儿和钟玥儿。

“放肆,钟漓儿你说什么胡话呢,你到处招惹了一些不三不四之人,现在还想怪在你两位姐姐的身上,你是何居心呐?”杜月华当下怒火四起,冲着钟漓儿怒骂道。

“简直就是我钟家的耻辱!”钟康文见钟漓儿不思悔改的样子,更加生气了,“来人,拿家法。”

“老爷,漓儿再怎么也是您的亲身骨肉啊,还请老爷减轻责罚。”云翠见状,跪着走到钟康文跟前扯着他的衣角请求道。

“去把你云姨给拉开,别到时候又得说你父亲无情了。”杜月华赶紧命钟馨儿上前将云翠给拉到一旁去。

这一棍子一棍子打在钟漓儿身上,一旁的云翠看得十分心疼,巴不得这些罪过都让她去承受了。

直到钟漓儿疼晕了过去,钟康文才肯松手,带着一行人离开了祠堂。

云翠哭着喊着请求钟康文请大夫过来给钟漓儿看看,但钟康文一句,“任由她自生自灭。”就给打发了。

五年后。

“娘亲,娘亲,您让孩儿写的诗,孩儿都已经写好了。”一个约莫三四岁的小男孩拿着自己辛苦完成的成果跑了过来,似在寻求母亲的夸奖。

可身着一袭白衣长裙的姑娘并未理会儿子的呼喊,继续沉浸在自己的回忆之中。

其实当时钟漓儿并未真的晕了过去,这只是她一个小小的计策而已。

她知道就凭她父亲的性子,若是她不先服软的话,他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到现在她还清晰的记得那时虽是初春了,但祠堂温度还是冻的她瑟瑟发抖。

她知道三日之后,会有人将她放出去,但到时候她若是想要保下腹中胎儿的话,怕是没有任何机会了,所以她得赶紧逃走。

当年是因为她傻,祠堂里的贡品那么多,都不敢碰,可从生死鬼门关走了一遭的人,还有什么不敢吃。

为了活命,区区贡品又算得了什么。

吃饱喝足后,钟漓儿将所有的蜡烛放在一起以便取暖,等到人困马乏的时候,那便是她最好的机会了。

后来钟漓儿还是在母亲的帮助下,得以逃了出去。

待她折回去想带着母亲一起走的时候,却看到母亲浑身血淋淋的被府中小厮从后门带走了。

母亲没了,为了帮她逃出来,被他们给活生生的打死了。

还记得母亲送走她最后说的那句话,让她一定要好好活下去,永远也不要再回去了。

对,她得活着,只有活着才能给母亲报仇,才能让这些伤害过的她人,付出最为惨痛的代价。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