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丑女翻身,佣兵狂妃

上架时间:2018-10-11

丑女翻身,佣兵狂妃 已完结

丑女翻身,佣兵狂妃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阿梦 分类:穿越架空

她是龙炎佣兵团的老大,我行我素,纨绔狂傲,谁知一朝穿越竟中媚药,被他如狼似虎吃干抹净,却连那人的脸都没有看清,只在他肩膀之上,烙下一个牙印…… 选妃宴上,她将他压在身下,撕开他衣衫后,邪魅道,“抓到了,那个该死的男人就是你!”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月黑,风高,杀人夜。

Z市的一栋豪华别墅门口,一片死寂,一个一身黑衣的女子,神色淡漠的站在血泊中,波浪长发,鹅蛋脸颊,美艳中带着清冷。

她伸出手擦了擦脸上的血,红唇一勾,将手中的AK47插进了腰间的枪套里,长发一甩,转身离开。

龙炎佣兵团的老大,代号杀,本名宋云溪。

“真是,无趣。”宋云溪摇着头,对这种简单的任务提不起劲来。

这杀口中的简单,就是以一人之力,在十分钟之内,灭了在亚洲排行第一的杀手集团!

四十九条人命,在她身上背着的冲锋枪和AK47下,全部丧命!

这话虽然狂妄,但宋云溪作为世界级的龙炎佣兵团的老大,这却是算是小儿科。

宋云溪离开之际,还不忘从腰间掏出一枚强力炸弹,往后一扔,然后——

“轰。”一声爆破声响起,偌大的庭院瞬间移为平地,那些尸体,也悉数成为灰烬。

爆破声之后,是一声咒骂声。

“shit!”宋云溪一步跨出,然后被脚下的石油一滑,整个人往地上栽去,她只来得及咒骂一声,就失去了意识。

——

“死,死了?这,这怎么办……”一道惊呼声,在宋云溪的耳边响起。

然后,就是那人连滚带爬,跌跌撞撞离开的声音。

周围,是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黑,这是哪里?

宋云溪眉头蹙起,下腹传来的痛处让她很清楚的知道自己身体现在的状况,她的肚子上,怕是被人捅了一刀。

该死,两边脸颊也疼得厉害。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宋云溪记得,她是在解决完那般杀手集团离开后,失足摔下,为什么醒来,她的腹部会中刀?难道,她被绑架了?!

这个猜测一起,宋云溪立刻警惕起来,可是她才移动,浑身却软绵绵的,一点力气都没有,而且下腹疼痛中,还传来阵阵燥热感,她有些口干舌燥。

这感觉,是被人下了药?

热,真的好热!

那股子燥热越发的厉害,那感觉,让宋云溪本能的,想要扯掉自己身上的衣服,唯有清凉,才能让她暂且舒适一些。

这衣服?

很奇怪,好像不是现代那些衣服的款式,黑暗中摸索起来,倒是有些像电视里头才会看到的那些繁琐复杂的衣服。

“shit!”宋云溪再次低咒一声,她心微沉,一股不安从心底升起,这陌生的环境,莫名的地方,还有,竟让自己感觉,陌生的身体。

身上的燥热越发的厉害,似一股炙火随时都有可能扑上来将她完全吞没!宋云溪能感觉到,一股子魅人的香气从她身上散发出来,她直觉,这味道,就是让她浑身燥热的原因。

宋云溪不蠢,这分明是被下了药,且还是媚药。

通常一个女人被下媚药的下场,就是被人性侵,宋云溪仇人向来很多,她对有人绑架她,甚至想奸污她这种事情,并不觉得奇怪,但是,她是代号杀的佣兵之王,身经百战,是决不可能坐以待毙的!

这种媚药只会越来越越烈,她必须离开这里,否则等到药性发作了,就是她自制力再强悍都敌不过药物的作用。

宋云溪忍着下腹传来的痛处,弹坐而起,五指用尽全力往手臂上一抓,对自己毫不留情的狠手,立马抓出了五道血淋淋的伤痕。

当下,只有疼痛才能让她暂时保持清醒,不被药物控制。

宋云溪才刚起身,还未离开身下的床时,黑暗中一道疾风迎面而来,然后,一道身影扑倒在了她的身上!

“有种,报上名来!”就算在这种危机时刻,宋云溪还是保持着她应有的冷静,黑暗中,她凤眸灼亮,死死的盯着将她扑倒的男人。

没错,压倒她的人,看身形,绝对是个男人。

黑暗中,那男人并没有回应她,他撑着双手,似乎还在努力压抑自己。

静默中,那股子被宋云溪好不容易压下的燥热再度升了起来,她咬住下唇,全力压抑住自己,黑暗中她看不见男人的模样,只隐约见一双犀眸,冷光冽冽!

这哪里冒出来的男人!?宋云溪瞪着他,十分不耐的,恶狠狠的道了句。“说话!”

宋云溪的话音刚落,那男人就猛然快速的扯向她的衣服,随着一声清脆的撕裂声,男子冰冷的唇,覆上了她的。

他好像和自己做了许久的挣扎一般,那吻来得又快,又猛。

那从唇上传来的凉意沿着她的双唇传遍全身,她禁不住打了好几个寒颤!

他的身体,比起常人的温度,冷了许多。

精炼健壮之躯欺身而下,宋云溪想要挣扎,可身上压着她的男人力道太过大,再加上她此时浑身软绵绵,根本无力挣脱,再者她如今身中媚药,她虽然不想承认,但是这男人的吻,给她该死的,美妙的感觉。

男人似乎也很是满意这感觉,闷哼一声之后,迅速脱了自己的衣服,一双大掌,在她的身上游移起来。

他的手碰到宋云溪腹部上的伤口,疼得宋云溪倒抽了一口冷气。

男人立刻收回手,黑暗中凝着宋云溪的眼神里,似乎有些担忧,亦或者是抱歉?

操!

宋云溪还未来得及骂出口,那男人就再次俯身而下,他的亲吻,他的抚摸,将她体内的媚药悉数勾起!

“你定会后悔,你今日所……”为字还未说出口,男人便毫无预兆撞开她的双腿,然后狠狠的一个撞入!

“啊……”宋云溪痛呼起来,一种撕裂般的痛处传来,她下意识的,狠狠的咬住了身上男人的肩膀,直到口中尝到了血腥味,她才肯罢休。

男人几乎是机械化一般的动作,黑夜中眸光冽冽,没有半点陷入欲望的迷惘,他大概和她一般,中了媚药?

最为让宋云溪想不通的,是她,竟然还是处子之身!

这被撕裂的痛处,宋云溪自然直到是什么,可是她早就不是什么处子之身了,在被接受训练之时,早就失了那层膜了,为什么如今,会是处子之身,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宋云溪在那男人近乎发狂般的动作下,意识渐渐模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