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美人蛊:母仪天下

上架时间:2019-09-03

美人蛊:母仪天下 已完结

美人蛊:母仪天下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司晨 分类:穿越架空

当代大学生风弋清一朝穿越成乱世王妃,披挂上阵,征战沙场;魅蛊成妖,母仪天下。君王多情,哀曲成叹,七年离分,尝尽世间情爱相思苦。身世结局打开,“妖女”风弋清最终能否与楚离相守天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醒醒,醒醒!”

风弋清的耳边想起了一阵一阵似有若无的呼唤声,她不愿醒来,只觉得很累,好像整个人被什么重压着。她知道是她这段时间太累了,每天奔波于各个特长班和各个学校招聘单位,临近毕业,这是每一个师范生的宿命,所以每每见缝插针的睡一觉。耳边的声音还在继续,即使她不愿被人打扰,可还是忍不住睁开了厚重的眼皮,因为这声音是在太好听,如同天籁。眼前茫茫一片烟海,而唯一的亮色便是眼前这个身着大红长裙的女子,那声音莫不是她发出的?

“鬼啊!救命啊!不要伤害我啊,我和你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你不要找我啊,我还有一家老小要养活呢,求求你放过我!”风弋清第一反应就是遇见了鬼,只有鬼才会大白天穿这么红的衣服,那红裙好像要将那少女燃烧吞噬,竟是如此的鬼魅。

“你已经死了”那女声又幽幽的传来。

“我跟你到底什么仇怨啊,死你也要让我死个明白吧?”风弋清依然懵了,难道眼前这个少女是个神经病?可这周围的茫茫烟雾有着实诡异。

“我也不知道你是怎么死的,总之我们都死了。你若不信,你现在感受一下你自己的身体,可有感觉?”

风弋清听话的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身体,可是却凌空而过,毫无感觉,这不正是电视剧里演的人死后的灵魂状态吗?

“告诉我,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是谁?”风弋清无法解释也无法相信眼前这一切,刚才她还在为明天的面试做准备,怎么一觉醒来就有一个莫名其妙的女人告诉她她死了,如今她快要崩溃了。

“我们是同一个人,风弋清!”红衣女子如是说道,相对于风弋清的惊恐,她却是格外的冷静,甚至是忧伤。

闻言,风弋清才细细看了看红衣女子的模样,果然与自己长得几分相似,只是在红衣的衬托下,脸色更加苍白,十分瘦削,到底不是同一张脸。

“你想活下去吗?”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能不能说清楚啊?”风弋清简直要疯了。

“我本是楚都左丞相之女,可是却生来自带奇症,如今生命不堪重负,已经消失,可是我不愿这样死去,我还有要爱的人去守护。或许是天意,让我在这轮回的空间里碰到了你,如果愿意的话,我想你代替我活下去,帮我好好的爱一个人,弥补我对他的亏欠。”红衣女子凄凄道来。

“姑娘,你的意思是你是古人,如果我要活下去就必须穿越到你的朝代?天哪,这是什么狗血剧情?”风弋清差点翻白眼,难道言情剧用滥了的穿越梗就这样落到了自己头上?

“虽然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但我想你已经明白了,你选择吧,要不然来不及了。”红衣女子的声音越来越弱 ,好像要消失。

“那你呢?你怎么办?”风弋清仍然满脑子疑惑,但是却一片混沌。突然只觉一阵凉风吹来,似要将这一缕灵魂吹散。但见那红衣女子正一点一点消散成烟沙融入这白色之中,风弋清只感觉到耳边传来那女子如梦如幻的声音:替我好好爱他!

到底爱谁?

又是一阵沉重之感,风弋清徐徐睁开眼睛,她想验证刚才发生的一切,希望这一切都只是一场梦。可是,引入眼帘的是古色古香的陈设,空气中还有丝丝缕缕香薰的味道,她说不出是什么香,只觉好闻,便多吸了几口。而正是这一举动似乎惊动了身旁熟睡的人,这倒是风弋清刚才不曾注意的,这房间还有人。

男子许是感受到了她呼吸时的颤动,也随之醒来。

“清儿,你醒啦,饿不饿,想吃点什么?小晚,快去给王妃把参汤盛来,书剑,快去宫里请御医。”男子对于风弋清的苏醒很激动,但是举止却十分温柔,生怕惊到了她。温文儒雅,品貌端正,待人却又这般体贴入微,果真是人中龙凤,怪道那女子对她念念不忘。风弋清听得男子称她为“王妃”,才真正相信自己真实穿越了,而且还好命的成了大户人家的女儿,吃穿是不愁了,只是却是他人妇,想想自己在现代社会活了二十几年,连正儿八经的恋爱都还没谈过呢?

“王爷,不必担心,清儿只是受了些风寒,现在感觉好多了。”这样说应该没什么问题吧,好歹作为一名中文系的学生,古代文学还是修得很认真的,往日里小说也看得海了去了,稍微应付一下应不成问题。床边的男子也不见有异色,便知这第一关算是过了。

“都是我不好,今日清儿本来身体不适,本王却非要拉着你出去踏青,害得清儿遭这般罪,若清儿今日不醒,叫本王该如何!”

风弋清心想,原来那红衣女子是因此而死的,眼前这男子就是罪魁祸首啊,不过也正如那女子所说一切都是天意吧。看他这般自责,想必也是真爱着那红衣女子,也不枉她这般心心念念。只是自己该如何应对?

“王爷不必自责,是清儿想出去散散心,这才受了寒,倒是让王爷担心了。”眼前这男子叫人看得心疼,使得风弋清的语气也变得格外温柔,加之自己也觉得身体实在虚弱,无力说话。

“清儿好好休息,本王去去就来”待那叫小晚的侍女进来后,男子便匆匆离去了,走时似乎还带着强制压抑的愤怒,果然是皇家之人喜怒无常。

喝了侍女送来的参汤,身体是觉得好了许多,也有了些力气。当务之急是要了解眼前这一切,才好以后有应对之策。但却又不能直接向侍女打听,那会暴露自己,反倒惹来不必要的麻烦。风弋清再次环顾房间,发现这房中有许多书籍,想来女子生前也是爱书之人,那书中必定会有一些线索。

“小晚,把我惯常看的书拿来。”风弋清学着那女子虚弱的姿态。

“王妃,你才刚好又要看书,王爷知道了会骂我的。”小晚一副为难的样子,看来应是个率直的女孩。

“王爷不会知道的,我不会告诉他的,我只是拿来解解乏。”看着小晚的样子,风弋清心情大好,语气也忍不住俏皮了几分,倒是忘了怕引起眼前人的猜疑,她本来就是个活脱之人,如何能时时矜持。

小晚似乎觉出王妃跟之前不一样了,可又说不出哪里不一样,只在那里绞着秀眉,“那王妃可不能像以前一样一看就是几个时辰,等会王爷回来了,小晚就死定了,今天府里指不定出什么事呢?”小丫头惊觉自己说错了什么话,便吐了吐舌头准备离开。

“站住,说说看,府里会发生什么?”风弋清终于找到了一个了解事情的切口。

“王妃,你饶了我吧,奴婢打死也不敢说啊。”小晚吓得跪下了,那样的话启示她一个奴婢敢说的。

“我不打死你,你说。”风弋清故作威严。

“王妃,离王爷不让说的。”小晚偷偷拿眼看了看王妃,虽然王爷吩咐不让说,但是这事闹得王爷大发雷霆,王妃应该知道的。

离王?楚都?楚离!

“你真不说?那我等会儿就让王爷将你换了,你既不听我的,留你又有何用?”看得出来,这侍女和真王妃感情是不错的。

“不要啊,王妃,我说。昨天你和王爷出去散心,结果半道上王爷就抱着王妃回来了,不多会儿太医就到了,太医说说”

“说什么?”

“说王妃您您受了凉,病体发作,去了”小晚心惊胆战的说了这句话,这可是冒着生命危险说出来的啊。

“然后呢?”

“王爷当然是不相信的,发了好大的脾气,把太医杀了,奴婢还是头一次见王爷发脾气呢,平日里王爷对下人都很亲和的。”

杀人?

“那你说今天还会发生什么?”

“后来又找了几个太医来,都这样说,在岸王爷的劝说之下王爷才没杀那些太医。可今天王妃您醒了,可见那些太医都是些庸医,就该好好教训一顿。”小丫头见风弋清并没有怪罪,便大胆的说了起来。

而另一边,也却如小晚所说,楚离匆匆离去倒不是不愿留在风弋清身边,哪怕时刻都在她身边他也愿意,只是现在他无法原谅那群庸医竟然拿风弋清的生命跟他开玩笑,莫是自己从不发火,这帮人便忘了他楚离也不是可随意糊弄的。

“说,是谁准许随意拿王妃的命糊弄本王的?王妃的病你们治不好就算了,现在居然胆敢欺骗本王。”楚离平日里本是性情温和之人,只是遇上风弋清的事便容不得半点马虎。

“王爷息怒啊,臣等岂敢欺骗王爷,只是王妃脉象着实奇怪,昨日里真的毫无生息啊!”一群太医在底下老泪纵横,他们也无法理解一个死人为何会复活。

“还敢胡说,那倒是本王现在在骗你们啦?王妃现在好好的,谁来解释一下昨天的事?既然你们不愿说,那就,书剑,给我拖出去砍了。”楚离不知道这是否是他人的阴谋,但既无法解释,而昨日所有太医又众口一词,想是那人要有所动作了,清儿可不能有半点差池。

“王爷饶命啊,王爷,臣等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

“王爷,手下留情!”门外想起了风弋清轻弱的声音,随即推门而入。

“王爷,如今我已然好转。王爷就不必迁怒太医了,这倒是清儿的罪孽了。”如果说刚才太医们对楚离的话还有所怀疑,那现在看到风弋清就站在眼前,他们已经无话可说了,甚至开始怀疑自己的医术。

“清儿,你刚醒,怎么不好好歇着,小晚——”此时的楚离全然没有了刚才的愤怒,眼中化为了一湾温柔。

“王爷,是我自己要出来的,你不要怪小晚,让太医们回去吧,怪不得他们。许是清儿的病又重了些,才让太医们误诊。”在刚才的旁敲侧击和观察之中,风弋清已经大概知道了一些情况,再加上红衣女子曾说自己身带奇症,看来便是因为此了。

“清儿休得胡说,本王一定会治好你的,月朗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放心。”自昨日事出之后,楚离就传书明月朗快马回京,他已经将全部的希望都压在了明月朗这个天下神医身上。

“既然王妃求情了,还不快滚,以后不要再让本王看见你们行医。滚!”当楚离转而面对太医时,又是那副吃人的模样,若不是为眼前之人,他是断不会饶过这群庸医。

“王爷,月朗神医到了。”只听得院外之人回报到。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