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娇冷情花:霸少别过来

上架时间:2019-07-18

娇冷情花:霸少别过来 已完结

娇冷情花:霸少别过来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缘飞尘 分类:总裁豪门

美丽不是错误,那么美丽的柳依然就错了吗?她的命运为何如此坎坷?从小失去父亲,刚刚开始美好的生活,母亲和继父又同时去世,只留下异父异母的姐妹杨梦晰和她相依为命……但是,还是有一个人,会给她幸福。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梧桐被轻风细雨轻轻抽动着,在别墅的窗前微微摇晃,阴沉的天空让人情不自禁的郁闷感伤。

“梦晰,依然的妈妈去世了……杨董的心情很不好,有点儿血压高,医生正在进行相应的治疗。而且,不准任何人提起这件事……为了不让依然太过伤心,杨董让你和依然说,妈妈的病就要治好了,再过几天就会回去,总之你不能来,依然更不能来……”

上午第二节课之后,杨梦晰接到了沈问的电话,急得还没等那话说完,就立即赶回了家中。

因为公司的许多亲友和董事股东在听说杨天耀住院之后,都来到杨家别墅探问。杨家别墅平时住的人不多,加上一位保姆也仅仅才五个人。而现在杨天耀不在,杨梦晰只能充当唯一的主人。

“小姨,啊,大家好,你们都来了!”

“梦晰,你爸爸现在的情况什么样啊,我给他打了三个电话,一直都没有人接,很让人担心。”

齐童先把杨梦晰拉进后厅,一脸焦急地问。

“小姨,沈问打来电话,说我爸血压有些高,已在治疗,应该没事的。这些人今天的表情怎么怪怪的,好像有什么问题啊。”

齐童瞄了一眼外边,满脸的神秘,低声道:“梦晰,据我在北京的一个同学说,你爸爸这次的病情很严重啊……”

“什么?”杨梦晰着急地问,“小姨,我爸爸倒底怎么样了?为什么沈问他……”

“梦晰!”齐童拉住她的手,一脸的心疼。“姐夫是不想让你受到打击,他的情况,其实相当的不好……”

杨梦晰一脸不相信的摇摇头,“小姨,等沈问回来,大家都问问他,事情自然就清楚了。”

“梦晰……”

齐童暗然叹了口气,“这只是你爸爸的嶂眼法,我同学就在那个医院。他得知了情况之后,就第一时间通知了我,我的心也乱极了。如果你爸爸倒下,那么整个杨氏也就到了尽头,那时我们的苦日子就要来了。”

“不,我爸爸绝不会倒下。”

从小就有一股子倔强脾气的杨梦晰斩钉截铁地说道:“我爸爸在建立杨氏集团的时候,什么样的风浪没有见过,我就不信他这一次会被这么小的困难打倒。”

齐童苦笑着摇摇头,“你妈妈自从嫁了你爸爸之后,我就一直在他们身边,他是什么样的性格我怎么会不知道?你妈妈在他的心中占据的位置太重要了,可是依然的妈妈对他来说,无疑是一个情感上的接续,所以他才没有倒下。但是现在,这种情感上的依靠没有了,而你爸爸的身体,也正处在一个极危险的时期,只要能挺得住,什么都还好说,可是一旦倒下了……”

杨天耀的身体状况杨梦晰当然是清楚的,为了集团的建立和发展,杨天耀的高血压和心脏病一直没有得到很好的医治,甚至曾经出现过几次休克。

看到杨梦晰的犹豫,齐童把她轻轻抱在怀里,“小姨和你是自家人,当然不会看热闹,也更会为了你的将来考虑。为了以防万一,我托人和北京的一个权势人家联系过,他们家里只有一个男孩子,恰巧考察的时候见过你,对你很有意思,所以很想和你接触,甚至表示可以两家联姻……”

“联姻?”

杨梦晰猛地挣开齐童的手臂,简直惊诧到了极点。她才十七岁啊,还是高二的学生,婚姻这种成年人才会玩的游戏距离一个还没有开眼看世界的女孩子来说,是多么的遥远,甚至只是一个童话。

“我知道,这件事对你可能很残酷。”齐童淡淡笑道:“可是哪个女人能逃脱离这种结局呢?特别是现在杨氏太需要一个靠山或者是依仗来挽救危局。你要知道,外面的这些人都不是省油的灯,杨氏一倒,他们就会开始瓜分,到那里,你拥有的只是一大堆永远无法还清的债务。梦晰,小姨还有一些自己的产业还能维护,可你呢?”

“不,不……”杨梦晰愣了好半天,但仍是坚定地说道:“小姨,我不会靠你,我只靠我自己。我就不相信,杨天耀的女儿会那么不中用。况且,我爸爸现在还没死呢,你就来给我准备了以后的事情……小姨!”

杨梦晰忽然间想到了什么,“你是不是和你的那个同学达到了什么协议,如果我答应了之后,你会得到比从我爸爸这里多得多的好处?”

“梦晰……”

齐童的脸色顿时一片涨红,渐渐地沉了下去。

“梦晰,我能做的已经做了,如何选择,都在于你自己!为了证明我没有私心,明天我就会离开这个城市……再也不会回来!”齐童说完,转身离开了后室。

这两个人半天没有出现,客厅里的人们早已经有些不耐烦了,见齐童出来后,立即围上去,七嘴八舌地问个不休。

齐童冷眼扫了一圈,待众人的声音渐小,这才说道:“沈问就要回来了,有什么事,你去问他吧。”

当即就有一个股东摇头道:“不可能,昨天我和他还通过电话,他还在北京,杨董还在医院里,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回来?”

另一个也说道:“我也接到消息,听说杨董确实生命垂危……”

“胡说!”

杨梦晰这时也来到大厅,听到那人如此一说,立刻就吼了起来。“你们倒底想干什么,我爸还没死呢,你们就到我家里来唱衰调。你们给我记住,杨氏永远不会倒下,永远不会!”

实际上,她虽然知道这些人都揣得什么目的,可是凭着她在学校里的小霸气,却根本无法有效地控制场面。她根本不知道该用什么方法来对付这些人,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话。

但是她的气势不小,还是让所有的人为之一愣。唯有齐童什么也不说,径直走出别墅,开车离开。

就在大家又开始议论纷纷的时候,门再次被推开。

进来居然是沈问。

见到沈问,杨梦晰再也支持不住,眼泪如决提的河水一发不可收拾。

“沈总,你……回来的好快啊。杨董现在怎么样?”

“是啊,我们都是在听杨董消息的!”

“杨氏不能没有杨董啊,不然还不散了吗?”

沈问没有理会众人的疑问,而是直接来到杨梦晰身边,递上一方手帕。淡淡一笑,说道:“杨董没事,他让我一定要兼程赶路,好在我不辱使命,只用了九个小时就到家了。现在我回来了,杨氏再不会有事。”

沈问本来就很瘦弱,戴着金丝眼镜的脸庞由于体息不好的缘故更是稍显发黑,但仍不失他的精干气质。

安慰了杨梦晰之后,沈问回过头,眼中精光一闪。“诸位现在请到公司会议室开会,谁不愿来,可以撤股走人。半个小时不到的话,就可以永远不要来了。”

客厅里的虽然都是董事和股东,但是在有杨天耀直接授仅的沈总经理面前,任谁也没有胆量去试探什么,急急忙忙的全都驱车直奔公司总部大楼。

见人都走光了,沈问叹了口气说道:“梦晰杨董让我转告你,第一,你要坚强,在任何的时候都不能倒下。第二,绝不能让依然知道他妈妈去世的消息。依然是个苦孩子,她会受不了的。”

“我爸爸为什么不直接给我来个电话!”

“为了配合治疗,那些议器是不能被电子干扰的,所以他没办法使用手机。所以他才会派我立刻回来。梦晰,你就放心吧,一切有我。”

杨梦晰勉强地露出一个笑容,然后点点头。

沈问走了,杨梦晰没有问他会如何处理眼前的危机。其实就算是问了,她也弄不懂。

但有一点她还懂得,柳依然不像自己,曾有个坚强的爸爸做后盾,做榜样。她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个柔弱的母亲。

柳依然这时刚刚走到了别墅门口,见到了沈问的时候,娇美至纯的脸上泛起一团红晕,轻轻打了招呼便走进了门。

杨梦晰倒在沙发仍旧在垂着泪,通过今天的事情,她忽然发觉,自己是那样的无力,是那样的虚弱。

“梦晰,你怎么了?”

翩翩如蝶的柳依然自然发现了这个虽然是不同父不同母,却比亲姐妹还亲的人的情况有些不对,急忙坐在她的旁边,焦急地问道。

“没事,我爸爸他……他也住院了。”

“怎么回事啊?是杨叔叔的心脏病吗?真希望我妈妈的病能快好起来,这样也能好好地照顾他了。”

听到柳依然首先想到杨天耀的病情,杨梦晰的心里不禁一暖,精神也好了许多。

“爸爸他没事的,这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刚才沈经理告诉我,说阿姨的病就快好了,只是为了配合治疗,身边不能有太强的电子干扰,所以不能亲自给你打电话。而且她还要沈经理捎话给你,让你好好学习,而且一定不要太懒,应该学着自立呢。”

杨梦晰也算是聪明,直接把沈问的话拿来当盾牌了。不然的话,柳依然也一定会怀疑为什么妈妈不给自己打电话。

“那是当然了,我早就学会自立了!难道我房间是你整理的呀!”

柳依然当然是关心自己母亲的病情,这会儿听了杨梦晰的话,心情自然好了不少。

杨梦晰也被带动着恢复了不少的心情,话头一转,却问道:“云子浩那个花花公子还在给你发短消息吗?”

“没有啦……我才不会收她的消息呢!”见杨梦晰问到自己的小秘密,柳依然不禁心跳一阵急快,但随之,她的脸色渐渐地暗了下来。

“怎么了?他欺负你了?”

见到柳依然的脸色变化,一直在学校号称大姐小霸王的杨梦晰终于回复以往的脾气。“这小子要是不老实,你告诉姐,姐一定给你出气!”

柳依然摇摇头,却是一脸的苦色。

“他确实给我发信息了呢,而且这三个月也从来没有中断过。虽然我没有回过一次,可是我突然觉得,我如果对他太关注了,那么必然会分散精力而不利于学习。我……是不是对不起妈妈呢……”

杨梦晰愣了一下,却突然间觉得自己的心头使劲儿地疼了一下,却什么也没说出来。

好在这时,张妈的及时出现掩盖了她内心的痛苦表现。

“梦晰,依然,来吃饭了!”

“好的!”两人异口同声地回答,接着相顾一笑,互挽着手臂向餐厅走去。两个人什么也没说,却又好像都明白了对方的心意。她们,是姐妹。

吃过饭,杨梦晰推说已经和班主任请过假,柳依然独自去了学校。

这一路上,她一直在想,是不是该把云子浩的电话号码删掉呢?就在快要到校门口的时候,却无意中撞到了一个人。

“对不起!”

柳依然急忙道歉。

“哎,美女,撞了人就想走啊。”

“你……我已经道歉了呀!”

“道歉就算完了?你看你,把我的鞋都踩坏了。这可是意大利绝版鞋,你想买都没地方买去,这样吧,美女,你倍着哥哥玩儿一下午,咱们就两清了,怎么样?”

柳依然吓了一跳,她竟没想到大白天的校门口居然会遇到这种事情。

“你们走开,不然我叫人了!”

领头的小青年却哈哈一笑,“美女,我只是请你去,又不是绑你去,你叫人又能怎么样?我不会跟你动手动脚的,但哥哥也要面子,你这样把我们当个坏人看待,哥哥可是很没面子的。而且,我也听说你和云子浩的事儿,哥就是看着不服气,怎么着!”

居然是因为云子浩。

柳依然想说自己和云子浩根本就没关系,可是现在,她却突然觉得不应该说这些。或者说,她不愿去说。

这个地方两边都是工地,现在上学还早,工人也没有上工,学生也是廖廖无几,柳依然紧紧地咬了咬牙,退了两步,然后拔腿就跑。

“咚!”

“呀!”

她刚跑了一步,却撞到了一个人。

云子浩!

很显然,云子浩现在的脸色绝对不会好看。

“依然,你先上学,这里交给我!”

“哟,小白脸充英雄啊。小子,识趣的快滚,这里没你的事,听着没!”

云子浩淡淡一笑,却突地冲上前去,一脚蹬在领头的瘦子身上。瘦子身边的人一见,立刻骂骂咧咧地大打出手。

柳依然急忙喊道:“快停手,你们快停手……啊……”

对方的一个人伸手就打了她一巴掌,柳依然顿时疼得眼冒金星。

这场架打了好一会儿,居然没人报警,而是几个上工的工人拉开了架。云子浩自然受伤不轻,指着那几个小青年叫道:“有种给爷等着,跑了就是孙子。”说完转身穿过工地而去。

旁边有人议论道:“那是云家的小少爷嘛,他挨了打还了得,这几个有事了。”

那个瘦子听了,也不禁眼睛一眯,向身边几人挥挥手,“妈的,好汉不吃眼前亏,咱们也撤。”似心有不甘地看了看柳依然,急急而走。

十分钟后,云子浩和那几个小青年在工地的一角无人处再度相遇。只是这一次,领头的瘦子却是对云子浩毕恭毕敬。

“浩哥,您没事吧!”

“还行,你们算卖力气,这是十万块辛苦费,立马走人,别再让我看到你们!”

接过云子浩递过来的银行卡,见密码已写在卡的后面,瘦子笑道:“嘿嘿,好,我们这就走,浩哥真是敞亮人,咱们将来有机会再合作。”说着招呼一干手下快速地离开这里。

就在云子浩也从另一个方向离开的时候,一个人影从一座未建成的楼基拐角处闪了出来。在他的手里,拿着一个精致的进口超远距DV。

见云子浩走远,他掏出手机拨了个号码。

“老板,这小子果然导演了一出好戏,我已经全都拍了下来……嗯嗯,是的,图像和声音都非常清楚……”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