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甜妻宠翻天:总裁请节制

上架时间:2019-06-18

甜妻宠翻天:总裁请节制 已完结

甜妻宠翻天:总裁请节制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天涯八姐 分类:总裁豪门

木堇兮被自己的婚前男友背叛,还被他下药,好不容易才逃脱虎口,没想到却又入狼窝,误打误撞进入了总裁的房间。可明明吃亏的是她,却还是被老板欺辱威胁!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欧阳澈的平时工作很忙,大多周末才能相聚一下。以前都是欧阳澈来接木堇兮,本来说好今天晚点去的,木堇兮晚上没事看什么婚恋节目,越看越上心,第二天一大早忍不住去超市买完东西就直奔欧阳澈的公寓。

和往常一样熟门熟路,轻手轻脚的用欧阳澈给他的备用钥匙开了门。将东西放到厨房就蹑手蹑脚的准备给欧阳澈一个惊喜。

但脚刚刚踏出厨房,木堇兮就木木的站在了那,半掩的房门里传出的娇喘和粗重的呼吸一阵一阵的刺激着木堇兮的耳膜,“嗯……嗯……啊……”木堇兮一步步的走近,床下散落的衣物无不在暗示着床上的你侬我侬,床上酥胸半露的女子跨坐在欧阳澈的身上不住的颤抖着,整张床随着她摇摆而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胸前的浑圆被大手揉捏着已经失去了原本的形状,欧阳澈脸上的满足和快意让木堇兮愤怒得全身战栗,她看着床上忘乎所以的两个人,心痛得如同被撕裂着。

奸妇她见过两次,是她的未婚夫这个奸夫的老板的女儿柳烟烟!

柳烟烟本能的遮住身子,但随即反应过来,大胆的俯身抱着心烦意乱的欧阳澈,转过头对木堇兮说道“小姐,未经允许随便进别人家,不仅不礼貌而且是犯法的哦。”

欧阳澈想要推开柳烟烟紧紧贴过来的身子,但最终还是忍住了。“堇兮,我……”他很想解释,却不知道如何开口。本想起身,身子却被柳烟烟紧紧抱住。

木堇兮的反应却完全出乎意料,既没有大喊贱人,也没有大哭大闹。一开始的三秒钟的震惊后,她努力让紧绷的身体放松下来,声音有些沙哑的说道道:“打扰了!”像进门时一样轻手轻脚的退出去,顺手带上了门。

从厨房将买好的菜拿回。很自然的退出这间房子。

她在努力告诫自己一定要冷静!冷静!可颤抖的身子和双手却欺骗了她。就连购物袋什么时候掉在地上的她都不知道,她希望自己只是在做梦,可以一觉醒来什么都没有发生。所以她要立刻马上离开这个地方。

但情绪不是说能控制就能控制的她瞟了一眼紧闭的房门,心烦意乱。木堇兮和欧阳澈四年的爱情路,有甜蜜也有坎坷,安心的躲过了毕业的分手季,前不久欧阳澈正式求婚,木堇兮想都没想就满口答应做他的新娘,满心欢喜的做待嫁小媳妇。

公司业务重平时总是加班,难得周末过二人世界,她决定要给欧阳澈也就是她的未婚夫准备一顿丰盛的大餐,好好的补偿一下他。虽然已经敲定了婚事,但木堇兮一直是个保守的姑娘。

大学四年,两个人最亲密的也仅限于亲吻,结婚前欧阳澈都没把木堇姑娘拐上床,他不仅挫败,而且幽怨,每次和木堇兮的亲密引起的生理反应无处发泄时,那欲求不满的样子看着木堇兮就像是深闺怨妇似的。结果换来木堇兮的摸摸头,“乖,再忍忍。”

所以两人都是分开居住。

呵,真没想到惊喜变成了惊吓,自己的守身如玉倒换来未婚夫的偷吃,真的是可笑。

木堇兮觉得今天的阳光格外刺眼,今天的自己格外可笑,今天的世界也格外刻薄,为什么偏偏是她,为什么!木堇兮拖着虚浮的脚步回到自己的住处,木然的开门,进屋。

三天,她关掉手机,自己一个人呆在房子里。不外出,也不与外界联系。欧阳澈来过几次,敲门声她听到了,却依旧躺着床上动也不动。

三天,欧阳澈打电话联系不到人,家里去几次也没有。给木堇兮的父母打电话寻找她的下落,不敢说的太直白,连哄带骗才没让木家父母怀疑什么。

终于,木堇兮好像想通了什么似的从床上跳了起来,打开手机。欧阳澈的电话立刻就打了进来。她看着屏幕上讽刺的两个字“老公”,嘴角一抹嘲讽的笑,接起了电话。

“堇兮!你在哪?对不起,你听我解释。”焦急的声音从电话里传了出来。四年,对于木堇兮欧阳澈还是了解的。她十个外表佯装坚强内心却十分脆弱的林达。越是平静,越是在意。而且固执倔强,将她追到手花了好一番心思。

“不用了。我们分手吧。”平静不带一丝颤音,只有木堇兮自己知道,下这个决定她的内心做了多大的挣扎。

“不,我不同意,你听我解释,事情不是你看到的那样。”

“呵!”木堇兮听到这无力的辩解都觉得有些可笑了。“明天下午两点钟,街角的雕刻时光咖啡厅。”“啪”一声,电话挂掉了,然后关机。

木堇兮深呼吸,她需要调整一下自己,现在的样子太挫败了。

欧阳澈听着手机里传来的“滴滴”的盲音。双手紧握心里充满了不甘。暗暗在心里有了计划。

天气有些阴暗,亦如木堇兮的心情。但心情的阴暗更燃起了木堇兮的恨意,她看着镜中颓败的自己一脸憔悴,叹了口气拉开化妆包,平时的木堇兮是个怕麻烦的姑娘,擦个防晒霜就出门,但今天不同,从衣柜里挑出衬托身材和皮肤的粉色连衣裙,在镜子前细致的拍上妆前乳,涂上BB和隔离霜,描唇画眉,画眼线时在眼角轻轻一勾,眼波流转,顾盼生情,涂好睫毛膏铺好定妆粉底,抿了抿水蜜色的口红,出门。

雕刻时光,这里有她和欧阳澈恋爱时期最美的回忆。从这里开始也要从这里结束。

欧阳澈看着走向自己的木堇兮有一瞬间的失神,他从没见过如此诱人的木堇兮,连衣裙衬托着她匀称的身材,妆容恰到好处的点缀着瓜子脸和那双眼,这种美在傲慢的柳烟烟那是看不到的,柳烟烟的浓妆虽然美艳,但哪比得上这清水出芙蓉?欧阳澈有点后悔,不,很后悔。他一定要留住木堇兮,一定要!

无论欧阳澈怎样解释和求和,换来的只是木堇兮冷漠的分手,她今天的精心打扮就是要告诉欧阳澈,现在你后悔也没用,我的好你不配拥有。

她看得出两个人不是第一次在一起,她一直以为欧阳澈,在家准备的女性用品都是为她准备的,情侣毛巾情侣拖鞋,甚至专门订做的卡通情侣杯,到处散发着温馨。原来都是自作多情。

有些林达就是一根的动物,譬如木堇兮。认定的事情,十头牛都拉不回来,就如当初对欧阳澈的认定,爱则深爱,不爱则心如磐石。即使以前的好也被她妖魔化,是欧阳澈的别有用心。

欧阳澈在某些方面确实冤枉,譬如对木堇兮的细心和对她的好,但这已经不是重点,重点是背叛的事实,可是说背叛,到底还是谁先谁后呢。

因为冲动也好,醉酒也罢,就算是上位机会的引诱。他都确确实实背叛了木堇姑娘和这段即将逝去的爱情。但他真的不甘心,对于柳大小姐抛出的橄榄枝,他接了。又不想失去相恋多年的未婚妻。慢慢的,邪恶的种子在内心发芽。

他很清楚这些年木堇兮的洁身自好,在这个疯狂的年代里,还能一直保持处子身的姑娘委实不多了。相较于柳烟烟床蒂间熟练的热情,他虽然很享用,但是他对于纯洁美好的木堇兮更是舍不得放手。

是的,他要做木堇兮第一个男人!越是得不到的他越要得到!

拿出准备好的白色颗粒,手一抖,药剂慢慢的融化在咖啡杯里……

木堇兮怕自己忍不住哭出来,急切的进了洗手间,她需要稳定一下情绪。

木堇兮拿出口红和粉底,告诉镜子里的自己不能这么没出息,渣男就该被抛弃。

  “堇兮,喝完这最后的咖啡。是我对不起你,希望……你能找到一个能够让你幸福的好男人。”欧阳澈突然的妥协不再纠缠,木堇兮本应轻松的,心底却涌上一片悲凉的气息。

她缓缓拿起咖啡杯,欧阳澈死死盯着她手里的杯子。

喝了它就真的结束了。

猛地一口灌下,站起身就走。却不想这药效来的比欧阳澈想象的要快,是他的计量下大了。

木堇兮扶着桌边,一个不稳就要栽倒,欧阳澈适时起身的让她倒在自己怀里。

他有些迫不及待,直接进了对面的宾馆。

在前台暧昧的眼光下,欧阳澈将木堇兮带进了楼上房间。

药效发作,木堇兮虽然浑身无力,却如何也掩饰不住眼底的春光。

她万万想不到欧阳澈会对她下药,只要还有一丝理智,还在做着无力的挣扎。却大大刺激了浴火焚身的欧阳澈。一个闪身将人压倒在床。

她实在不想和人渣有任何瓜葛手里。裙子被欧阳澈疯狂的撕扯着,她无助的闭上眼,被牵制的右手正巧不巧的搭在床头柜上,那触碰到了那是一个硬质玻璃的烟灰缸。

欧阳澈疯狂的索取着身下的美好,想起有一个男人可能已经先他一步占有了原本就属于他的猎物,他更加想要占有木堇兮。胸衣被用力的扯掉,胸前突然的清凉让木堇兮脑子一瞬间的清明,右手紧握住烟灰缸,用尽力气砸向欧阳澈。

红色的血液顺着头流到了木堇兮细嫩的皮肤上。

突然而来的状况砸了欧阳澈一个措手不及,脱离钳制的木堇兮顾不上被撕扯掉的衣服,用尽力气一把推倒欧阳澈,跌跌撞撞夺门而逃。

欧阳澈一手捂住血流不止的脑袋,没能及时拦住木堇兮,当他跑出门外时,已经没了她的踪影。

木堇兮慌不择路,脚下不稳,跌跌撞撞一个不稳就栽进一扇没有关严的门里……

慕容少阳从浴室出来发现大开的门,惊讶一下。暗骂酒店服务质量越来越差,搞完清洁竟然连门都不晓得带上。当他走近准备关门的时候,躺着地上的木堇兮着实让他吃了一惊。

这是演的哪出。

想巴结他想的这么疯狂吗,不知廉耻的投怀送抱都做出来了,呵。

当他准备将人赶出去的时候,拉扯间发现木堇兮被扯得破烂不堪的衣裙。因药性发作将皮肤染上淡淡的红色,清颤的睫毛,微微喘息吐露芬芳的小嘴,破烂的衣裙遮挡不住那迷人的胸线。

这个女人竟然没穿内衣!

一时间慕容少阳有些舍不得移开眼。木堇兮诱人的呻吟声,“嗯……嗯……热。”在挑逗着他的神经,他只得将人捞起来,顺脚将门给踹上。

木堇兮浑身发烫,就好像身处沙漠般干渴。慕容少阳送上来的手就像是沙漠里的绿洲,让她舒服的难以自拔,只想贴近,再贴近。木堇兮挣扎着睁开眼,却发现这次跌进的竟然是个陌生男人的怀抱,等等,这是谁?天哪,总裁!被这么一吓木堇兮虽然脑子清醒了几分,身体却不受意识的控制。想要挣脱这个诱人怀抱,挣扎几下,结果越凑越紧。木堇兮的挣扎在慕容少阳眼里成了欲擒故纵,欲拒还迎的把戏。一手钳制住木堇兮柔软的腰身,一手捏住她的下颚,“你可以主动一些的,我更喜欢主动的……”埋头在木堇兮的脖子上咬了一口。“啊”突然而来的疼痛让木堇兮更加想挣脱这个怀抱,无奈药劲太猛实在没有力气反抗。

“求求你,放开我,我被下药了,求求……”木堇兮的细声哀求在慕容少阳是诱人的嘤咛,他擒住木堇兮的下巴用力地吻了下去。慕容少阳喉咙里发出吞咽口水的声音,他都有些鄙视自己,怎么会像个没开过荤的毛头小子似的。冷静一下,他不是个不管不顾就咬的人。转身去床头柜的抽屉里翻,结果差点将床头柜给拆了也没找到。当他气的咬牙切齿的时候,一双柔嫩的小手从后面攀上他的身体,慕容少阳有些不受控制了,转过身抱紧这副娇躯。

木堇兮已经没有了反抗的意识,竟然配合起慕容少阳的动作,双手在他身上毫无章法的胡乱摸着,嘴里发出舒服的嗯哼声,来表达她想要的更多,却让慕容少阳瞬时热血上涌差点泄了,欺身而上,慕容少阳没耐心做前戏。

“嗯……我要。”木堇兮不由自主的扭动着身体,双手无意识的推搡着身上的人。慕容少阳的手从木堇兮的锁骨一路向下,到双峰,到腰,到腿根……承受着木堇兮贴上来的身体,这姑娘让他很满意,这么主动还真是……帮了他呢。慕容少阳眯着眼看着这个满脸潮红的女人,迫不及待的把她压到门板上,分开木堇兮的双腿架在自己的腰上,欲火焚身的木堇兮准确的印上慕容少阳的唇,带着咖啡醇香的小舌头灵活的滑进慕容少阳的嘴里,挑逗,吮吸。

慕容少阳更是被撩的不能自已,身下已经蠢蠢欲动很久了,大手粗暴的扯下木堇兮的最后一道防线,挺进,用力。对于这霸道的进入木堇兮意外的享受,呻吟随着慕容少阳的动作高低起伏,房间里的缱绻和撞击声让人面红耳赤,偏偏交战的双方谁都不退让,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趴在床上承欢的木堇兮药效未退浪的更放肆,转移阵地后的慕容少阳嘴角更带嘲讽:小妖精,我要你尝尝什么叫勾引我的代价。

粗重的喘气声和娇喘持续了很久很久……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