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尤物的贴身保镖

上架时间:2019-06-06

尤物的贴身保镖 已完结

尤物的贴身保镖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往事随风 分类:都市言情

从小部队长大,18岁便进了特种大队,20岁成为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兵王,却为了一项特殊的任务潜伏在一家酒吧里做陪酒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一股热气吹向程山耳后,紧接着便是一阵嘤咛。

桃姐真的人如其名,面色桃红,樱桃小口微张,不断发出令人酥。软的声音。

而她那两条大长腿则像八爪鱼一样紧紧抱住程山,一对高耸的山峰使劲摩擦着程山的胸膛。

“小朋友,你怎么在这,那你帮帮姐姐,好么。”

桃姐两只手死死抓着程山的衬衫,一双桃花眼噙满了渴望,话音刚落便慢慢向程山凑过来。

程山嗅着浓郁的桃花香早已心猿意马,突然一股湿润包裹住他的喉结,一条灵巧的舌不断噬咬,游走,向上。

桃姐的身子也是不安分的扭动着,一双手开始不断的想要褪去阻碍她前进的衣物。

就在她马上成功的时候,程山一记手刀干脆利落的斩在桃姐脖子后面,她瞬间软了下去,侧躺在沙发上。

看着那婀娜的身姿,程山狠狠的捏了自己大腿一把使自己保持清醒:“老子救你一命,你特么还想睡老子。”

程山给桃姐挑了个舒服的姿势躺在沙发上,还贴心的把自己外套给她盖上。

想到身上没有任何装备,外面至少还有七八个人看守,程山就很蛋疼,在屋里面走了几圈,也没找到顺手的东西,最后只能抄了个花瓶。

他拎着龙哥的衣领,一路拖到门口,右手一发力,但一只手就把龙哥拎了起来,用自己身体撑住他的重量,空出手打开了门。

“龙哥。”

刚一开门他们的龙哥便向前倒去,趁他们手忙脚乱扶人的功夫,直接一花瓶砸在离得最近的人头上。

这些小混混哪里敌得过部队出来的程山,只见他左一拳,右一脚,迅速结束战斗。

程山本想回去扛桃姐,可是楼上的打斗惊动了楼下的人,只听无数脚步声往上跑来,电梯也是向上运行。

毕竟双拳难敌四手,思来想去,程山把桃姐往桌子底下一塞,自己在不远处干脆利落的往地上一躺,装死。

这波人上来之后,刚找到他们的大哥,便又有一伙人跑了上来。

“你,你们干什么的!”

“谁在威哥的地盘撒野!”

程山本以为两边按照电影里演的放几句狠话之后就撤了得了,没想到两伙人竟然三言两语便打了起来,不知道哪个杀千刀的还一脚踩在他肚子上,差点把隔夜的菜都吐出来了。

就在程山想趁乱偷偷溜走的时候,刚走到门边,外面竟然响起了警笛!

紧接着一帮大。盖。帽便上来围堵,直接一网打尽,就连跳窗的都在楼下拦了回来。

看着如此专业的收网行动,程山眉头微皱,这肯定不是空穴来风,必定是有人精心策划。

先是下药,群殴收网,看似毫无章法,但全都是按计划行事,看来这小小的鸭场里面有很大的讲究啊。

光是今天他们提到的威哥和龙哥,他都不知道是何方神圣,这大概是他最没有准备的一次任务了。

程山走出门的时候,看到了很多场子里面的人都被围在了外面,其中就包括了他的师傅飞哥。

飞哥的表情看上去波澜不惊,甚至还跟他点头打了个招呼。

程山不禁想起自己出门的时候飞哥的嘱咐:“出去吃个饭就去上班,第一天上班早点去。”

看来飞哥一定是知道点什么,但是只能等他回来再细问了。

跟着所有被抓的人排成一队走上车,一路颠簸来到了最近的派出所。

几乎八大军区程山都去过,却唯独一家警察局都没去过,毕竟是两个不同的系统,互相还是有些隔阂。

所有人都被扔在了看守所,然后一个个提审,眼看着天光从有到无,也不说给个晚饭,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轮到了他。

程山一直担心自己的信息在公安系统里查询不出来,毕竟自己来自尖锐的特种兵部队,按理讲自己的个人信息受到保护一般人是没有查询权限的。

可是没想到报了名字之后,他们竟然查到了?

程山有一丝丝怪异,难道领导们反应如此速度,这么快就帮他伪造了新的身份?

“呦,这小子还是退伍军人呢,退伍了就不能找个正当职业吗,真给华夏军人丢脸。”做笔录的警察念念叨叨。

估计是有军人的这层身份,他们也没过多问,直接就说呆一晚明天走人。

一路上程山还在想,领导们为什么给自己做了个退伍军人的身份,这不是很容易打草惊蛇吗?

“少将程安国,林国庆等四十九人已被革职查看,由李少红接管程安国……”

一段新闻联播内容突然传进程山的耳朵,在他听到程安国三个字的时候,眼睛突然瞪大了好几分,不顾旁人阻拦冲到电视机面前,想把新闻看仔细了。

旁边一个警察慢悠悠的跟上来:“这事你不知道?昨天晚上出的新闻,贪污涉黑,估计要判个无期吧。”

“程老贪污?这不可能,不可能!”

“有什么不可能的,看完了吧?走吧。”

这警察也是佛系,说完便自顾自的往前走,程山经过思想挣扎,突然想起他昨天收到的短信让他好好潜伏不能暴露,最后还是跟了上去。

希望程老可以安排好一切,不要出事才好。

看守所不比监狱,但也好不到哪里去,夏日的夜晚本就难熬,潮湿炎热还有不断叮咛的蚊虫让本来就焦躁的程山更加烦躁。

就在他快要忍不住的时候,突然一个警察走了过来:“有没有叫程山的?”

“是我。”

“出来,有人保释你。”

听到这句话,程山欣喜若狂,有人保释是不是就意味着程老他们没事?

可是程山走出去看到来人时,他却愣住了。

因为来保释他的人,竟是桃姐。

他们被关进来这么多人,为什么偏偏只保释他一个?

就因为刚刚他救了她?

这不可能。

就在程山以为桃姐要带他回会所的时候,没想到车走的是另外一条路。

车越开越偏,最后在一片烂尾楼中停了下来。

“下车,跟我走。”

程山看着周围,凭他多年的直觉是没有埋伏的,可是半夜来这么个偏僻的地方,还是让人有些怪异的感觉。

桃姐带他来到了一个地下室,门刚一打开,一股霉味和血腥味混在一起扑面而来。

紧接着程山看到了一个被绑在架子上的人,他浑身都是伤口,地上的血早已凝成一团。

桃姐把一柄匕首放在程山手心,淡淡的说了一句:“杀了他。”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