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秘密进行时

上架时间:2019-05-06

秘密进行时 已完结

秘密进行时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爱上萌面叔叔 分类:都市言情

有人说一见钟情的爱情是缥缈且虚幻的,世间上的恋人都希望对方是彼此的唯一。第一次与你相遇,就知道这是一辈子只会碰上一次的恋爱!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花的周期虽然短暂,

但正因为如此才要盛开于当下。

就像我们的再次相识,虽是偶然,

但却足以铭记一生。

生田优弥

逐渐变成粉末的时间,像一种致命的慢性毒药,

那轻微的在心沿上啃咬的感觉,

反反复复地,颠覆了原本写定的结局。

喜欢是什么?又是什么才能称得上是爱?

这是一场一旦开始,就无法喊停的爱情游戏,只是,那时的我们,谁也没想过要阻止这场可笑的爱情游戏。

关于追忆之旅,离开东京后,生田并没有马上回到大阪去完成这段旅程。

临时地在出发前,于车站打了通电话回家,告诉家人暂时不回去的打算,“嗯,暂时不回去了。别担心,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你们也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就这样,挂了。”

并没有告知家里接下来的行程,只是在挂了电话后,生田露出苦涩的笑容,拿起行李,去了一趟神奈川。

大概还是不想面对吧!好像一但回到了大阪,就像是承认了这些年,关于那段爱情,和她之间正式画下了句点。

没有谁亏欠谁,更没有谁对不起谁;爱一个人并没有绝对的对错,唯一错的,是用错了方法去爱人;只是我们都还放不下,还不想结束。

说到神奈川,应该有不少人会想到灌篮高手吧!生田还记得小时候自己常和学校的同学热络的讨论里头的情节,甚至疯狂的收集了一系列的漫画和周边商品;但这跟他在神奈川的故事一点关系也没有,只是,突然有些怀念小时候,而已。

出了横滨车站,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往哪里去才好,毕竟一开始并没有想过要来这里。

横滨市,怎么样也算是东京都一个很重要的城市,毕竟还是在关东,跟他所成长的关西大阪,在生活文化上依旧存在着落差,光说话的腔调、用词,就是一个很明献的差一。果然,还是不太能适应这里的环境,就像他无法接受自己和她的所有,都只是过去一样。

生田像只无头苍蝇到处乱晃,一边适应着这里换生活环境,一边寻找落脚的地方;终于在横滨找一间简单、清静的旅店住下,远离市中心的喧哗吵闹。卸下行李,听从旅店老板的建议,决定到附近走走晃晃,享受这片刻难得的宁静。

《追忆》,一家开在横滨市里一个偏僻小镇上不起眼的花店,最特别的是,这里只卖一种花。

然而最初吸引生田踏进这家花店的原因,却不是因为这家店有多特别,只是单纯的被它的店名所吸引。等到生田回过神来时,自己已站在花店里。

‘欢迎光临!先生请问有什么需要吗?’

环顾店内四周,简约的装潢设计,一时间让生田有自身在《Lonely》的错觉。

上前招呼他的,是一位穿着白色衬衫、黑色西装裤,腰间系着一件水蓝色的围裙,长相还算清秀,看起来和他差不多年纪,拥有一抹灿烂笑颜,有些面熟的女孩子。

‘先生?’女孩在他眼前挥了挥手。

回过神来,生田一脸歉意,“抱歉!一时失神。”

‘不要紧。请问你有什么需要吗?’女孩露出一抹亲切的微笑。

生田看了看摆放在店内的花,有些疑惑,“这些花怎么都长的一样?!你们店里难道没有卖别种花吗?”

女孩察觉到生田异样的神情,不以为然的笑着,大概是经常有人这样问她吧!

‘如果没有你想要的花我很抱歉!但我的店就只卖一种花,这些都是钻石百合。’

“钻石百合?对你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吗?总觉得这花对你来说有着不一样的涵义,要不然一般人不会开花店却只卖一种花吧!”

像是被生田说中了要害,有那么一瞬间,女孩脸上露出了苦涩的笑容,虽然只是短暂的一瞬间,但还是被他所察觉。

‘钻石百合,原名是娜丽花,是石蒜属,原产南非,其学名据说来自希腊神话中水妖的名字。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涵义,只是单纯的喜欢这种花,所以才开了这家店。’

女孩像是刻意在隐瞒什么似的,避开了生田的疑问。

但想想他也没什么资格可以过问别人的私事,毕竟他们也不认识,又有什么权力去干涉。

“是吗?那请给我一束钻石百合吧!”

‘好的,请您稍等。’

生田看着女孩细心的为他挑着花,然后慢条斯里的将花包装起来,再三确认包装与花的搭配完美过后,拿起花走到他面前,将花交到他手里。

其实生田也不明白自己究竟是怎么了,打从看见这家花店的店名,再见到花店主人后,自己就像失了魂似的,不自觉的在忆起某个被他遗忘在心底很久很久的人,仿佛他们之间并非初识,反而像是认识了好多年。

‘先生,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您的花。谢谢惠顾,欢迎下次光临!’

女孩脸上依旧挂着那抹亲切的笑容,但这笑容看在他眼里,却显得有些不真实,总觉得好像少了些什么,却又说不上来。

在接过花束的后,女孩将生田送自门口,对他礼貌的鞠躬,然后转身要走回柜台。

然而就在那一瞬间,生田鬼使神差的拉住了女孩的手,不知道说了什么;女孩转过身一脸疑惑的看着生田,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相信一见钟情吗?”

这回女孩确信自己没有听错,她一脸惊讶的瞪大了双眼看着生田。

“如果我说我对你一见钟情,你相信吗?”生田牵起女孩的手,脸上露出连自己都没察觉的温柔神情。

听见生田这么一说,女孩更加惊讶,不敢相信生田对她所说的一切。

“跟我交往吧!”

不容拒绝的语气。

生田知道自己一向都是这样的人,一旦说出口,一旦决定了,就不会后悔;无论最初开口的理由是什么,玩笑也好,认真也罢。

‘我……,我说先生,你……,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女孩瞪大了眼指着生田,有些激动。

生田不以为然的笑着,“那就这么说定了!我叫生田优弥,你呢?”

‘你……,我……。’女孩指着生田又指着自己,一时间还无法厘清到底发生什么事情。

“你叫什么名字?”收回一直拉着她的手,宠溺的伸手摸了摸她的头。

女孩呆愣的看着他回答,‘中岛夏薇月。’

听见女孩的回答后,生田微微一愣,但很快的又恢复正常。

对于生田优弥而言,她是一个习惯寂寞的人;但对于中岛夏薇月来说,他是一个害怕寂寞的人。看似完全相反的两个人,冥冥之中却互相牵引着。

而这一个瞬间,好像就是那样子,两个人,没有了孤独,依恋那一种感觉。不远处的手机发着微微闪光,在柜台内闪烁着光芒,点燃了两个人的寂寞。

有人说,说慌的最高境界,是在欺骗他人的同时,连自己也一并欺骗了!

转眼间,在横滨已待上了一个月。

虽然提出了交往,但一个月下来,生田和夏薇月正式见面的次数,大概五只手指头还有剩。

不!更正确来说,是从那次之后,便不曾去找过她了。

其实生田也不是很清楚自己在做些什么,只是莫名的被吸引,不自觉得将心里所想的说出来,然后顺从自己的心,也不管对方愿不愿意,一如往常霸道的强迫对方答应。

说实话,自从那天从花店离开回到旅店,直到回到房间之接倒在床上躺平,生田才开始为自己方才的所作所为感到后悔。

也不是真的后会自己做出这样的举动,只是没想到会是她,没想到两人再次见面会是在这样的场景,这样的一段开场白。

“怎么会是她呢?看她的样子应该不记得我了。大概被当成变态了吧!肯定被讨厌了啊!”望着天花板,自嘲似的说着,心里莫名的不是滋味。

并不是真的很在意可能会被夏薇月讨厌,只是打从第一眼开始,生田就能从夏薇月身上嗅到一种同类的味道;同时,也在她身上看见了雨宫纱的身影,虽然只是那么瞬间一闪而逝的错觉,但有那么一瞬间,生田觉得夏薇月和雨宫纱很相似,说不上是哪儿相同,可是那种熟悉感,是无论如何都掩盖不了的。

然而不可否认的是,夏薇月身上,藏着一股独特且令他怀念的感觉,一种让他一直念念不忘,却又不愿去想起的感觉。

那是一种难以用言语说明的感觉,无法形容,但就是不自觉的想再去接近,即使自己现在并不爱她,还是想将她强留在身边。

尤其是看见她不经意间露出的苦涩面容,更是想去揭开那张假面具下所隐藏的真面目,纵使自己根本没那资格过问她的过去。

人们!一旦开始说一个谎,就必需用无数的谎去弥补。最后,彼此间以假乱真的,除了谎言,无他。

纵使再真诚的告白,一旦建立在谎言之上,听在耳里,也不过是虚假的泡影;而生田优弥和中岛夏薇月,就是带着名为谎言的假面具,开始了他们的爱情。

再次光临《追忆》,已是三个月后的事情了!其实这中间断断续续的也曾来过几回,但就是无法鼓起勇气走进店里,只是静静的站在远处,看着夏薇月在不大的店面里,细心照料着花朵

‘欢迎光……,怎么又是你!’

远远的,生田就能看见她站在柜台内,低着头不知道在忙些什么。

当生田走进店内的瞬间,不出所料,她快速的抬起头来招呼,但又在见到他的那一刻,把招呼的话语硬生生吞了回去,微微皱着眉头看着他,神情有些不悦。

生田走到柜台前,双手靠在桌缘,有些无赖的模样与她对视,“怎么?!不欢迎我?你难道都是这样对待男朋友的?”

‘这位先生,我想我们并不熟吧!况且你也不是我男朋友,我并没有答应要跟你交往。’

夏薇月理直气壮的说着,无论是谈吐,或是言行之间,皆透露出对生田的不友善。

看来是真的被讨厌了呢!

不过那一脸明明没做错事,却露出像做错事又不肯认输,那种赌气中孩子的模样,还是跟以前一样,真是可爱。

“唷!?难道是我会错意了!”

夏薇月板着一张脸,瞪大了眼,狠狠的瞪着生田,责备似的开口:‘什么叫跟我交往吧!?这句话哪里像告白!’

对于她指责的内容,生田不惊呆愣了一会,接着开始思索起自己是否有说错什么话。

“呃……,就我的认知,这句应该是告白没错!”

‘你……。’

也不知是否是恼羞成怒,夏薇月两颊微微泛红,怒气冲冲的指着他,却迟迟说不出一句话。看见她这般模样,生田忍着笑与她对视,再次认可自己刚才的想法,这丫头还真是可爱到不行。

其实生田和夏薇月并不是第一次见面,应该说是他和她都没有再第一时间认出对方来,如果不是听见对方的名子,大概一时半刻还认不出来吧!并非彼此改变很多,只是没认出来,又或者说没想起来、刻意不去想起。

记忆里,夏薇月确实是自己的初恋没错!

十岁到十七岁前的岁月,都是和夏薇月一起度过的。

那时候的生田优弥是很喜欢中岛夏薇月的,用他的说法,那是一种打从心肝肺里的喜欢,喜欢到看见那ㄚ头咧着嘴灿烂一笑,比看见隔壁长相漂亮、身材妖艳的大姐姐对着自己打招呼还要高兴的程度。

那个ㄚ头露出还没矫正过,不太整齐的牙齿,笑的满脸灿烂。突然间,生田没了心神!喜欢,自己绝对是喜欢她的,当时的生田有点无力的想。

其实生田还是很喜欢胸大颜正的美丽大姐姐,但令他有点崩溃的是,无论什么时候,那个中岛家ㄚ头一召唤,自己手中杂志里的美丽大姐姐都会在一瞬间滑落,直接摔落地面;然后嘴里虽然抱怨着,却还是屁颠屁颠的骑着脚踏车,载着夏薇月到处去玩耍。

从小生田就不是个喜欢上学的孩子,那些什么文学、数学、自然科学的,就好比看见美味食物而飞来飞去的苍蝇似的,在自己面前晃悠。

“这些烂东西,就是迈向日本美好未来该受的折磨吗!?”控诉似的在操场角落的沙坑里到处踩跺,使沙子扬起,让周围变得灰濛濛一片。

恶作剧掀漂亮女生裙子、去街上找女孩子搭讪,这些,全都让中岛家的丫头给耽误了。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