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抓鬼女道士

上架时间:2019-04-19

抓鬼女道士 已完结

抓鬼女道士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杳嫣 分类:悬疑灵异

前世,宋之初负林灼灼。现实,林灼灼已经没有了前世记忆,可是遇到了依旧是鬼魂的初恋情人宋之初。原来上千年来,宋之初一直在找林灼灼。可是半路杀出一个女鬼复仇。林灼灼又与道士有缘,入了道界,与师傅一起四处抓鬼驱邪。宋之初与林灼灼的人鬼之恋,注定是一个悲剧。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农家四合院设计的院里,正中间摆着一张供桌。一只煮熟的鸡摆在桌子的中间,三碗米饭在鸡的前面,放在最里边的香火炉里插着三只烟。

  泉城本地人都知道,这阵仗是在祭祖。院子的门锁着,原本想到张家看热闹的村人都扫兴而返。

  我知道,人们都在小声的嘀咕着:“这老林头的派了一个女娃来驱鬼做法是什么意思,这女娃把门锁了又是什么做法?”张家人心里也有疑虑,只不过不方便说出来,虽然我年纪还小,但是爷爷送我来的时候说过了,我是茅山道派林家传人,他的嫡亲孙女。

  张家闹鬼了,这是村子里人人都知道的事情。张家有个儿子,叫张先,前不久和一个外地的姑娘结婚了。新娶过来的媳妇肚子争气的怀孕了,可是诡异的事情同时也在发生……

  前段时间,张家媳妇大着肚子在院子里散步,家里养的鸡还没有进鸡圈,正咕咕的叫个不停。媳妇突然冲过去,抓住一只最大的公鸡就照着鸡的脖子咬下去,听到鸡叫的张先冲出来,就看到了嘴边沾满血,吃吃的看着自己笑着的媳妇。

  张先吃了一惊,还以为媳妇想吃鸡肉,赶紧把那只鸡从媳妇手里夺过来,交给母亲去炖了。张先的母亲后来偷偷的说:“我怕是有鬼,鸡脖子那块大骨头,就那么活生生的咬断了呀……她也不吃肉,就把鸡血吸光了啊。”

  后来这样的事情还发生过几次,范围扩大到了村子里。鸡和鸭频繁失踪,好几次张家媳妇都满嘴是血,身上还沾着鸡鸭毛,一边笑一边走在村子里。孩子们看到她都吓哭了,村子里的犬吠声没有就停止过。

  张家人束手无策,只能够把媳妇锁在房间里,按时送饭。每一次送进去的,还有一碗新鲜的动物的血。

  张家人到爷爷家找爷爷帮忙的时候,我正在二楼的书房里看太爷爷一辈辈传下来的古法术书。正好,书里讲到没有尸身骨头为宿主的魂魄,只能够在世界上游荡三年。为了维持魂魄的形态,很多孤魂野鬼会寻找活人为宿主,或者喝动物的血。

  所以爷爷派我来解决这件事情。

  天色渐渐的暗下来,橙红色的太阳斜斜的挂在西边,就像一个咸蛋黄。我计算着时间应该差不多,一轮弯弯的月亮升了起来。月亮的颜色比刚落下的太阳更红,我暗自说了一声:“不好,是血月。”

  月光撒在院子里的供桌上,香火炉里的香只剩下短短的一截,院子周围传出来女人的凄惨的哭声,这时候被关在房间里的张家媳妇也开始“发疯”。她疯狂的敲打房间的门口,嘴里还嚷着:“放我出来,放我出来啊!”

  她的丈夫张先趴在门上,朝里面喊:“暖暖,你再忍一下,我马上开门救你。”我刚拿出黄布口袋里的桃木剑摆好阵法,供桌开始剧烈的摇动起来,我把一张符咒贴在那只还散发着油腻的油脂的鸡身上,房间里的暖暖叫的更加痛苦了。

  不过是区区野鬼,也敢在我林家传人面前造次。

  我抬头看了一眼血月,颜色比刚才更浓了。虽然只是一个小野鬼,但是还是趁早解决的好。我记得爷爷告诉过我,血月出现是不好的征兆。

  院子里的鸡鸭已经锁好在圈里,村子里的猫和狗都感受到了气氛的不对,猫叫得歇斯底里,狗吠此起彼伏。动物的眼睛在黑夜里就像一个个小灯笼,幽幽的发着亮光。我继续摆阵法,按道理说这么一个小野鬼不应该有这么大的动静,除非爷爷和我的判断失误了。

  供桌猛烈的摇动起来,我手心里开始冒汗,这其实是我第一次独自出师……

  “你在干什么?”我对着张先大吼,他竟然趁我们的注意力都在供桌上,偷偷的把锁着的房门打开。他的媳妇完全失控了,冲出来就抓住了他的脖子,面目狰狞的张开嘴巴……

  “啊!”张先大喊,腿都吓软了,面前这个青面獠牙的女人,就是他的同床共枕的媳妇。

  我只能够草草的把阵法弄完,急着过去把张先拉开,大着肚子的女人直接像我扑过来。如果不是顾忌她肚子里还有一个孩子,我的桃木剑就劈过去了。我只能够从布袋里掏出符咒,一边念咒语一边贴到她的额头上。

  女人痛苦的叫起来,一缕黑烟从她的头上浮出,我知道那就是捣乱的野鬼的本体。

  黑烟完全被逼出来了,我一边制住黑烟,一边对张先喊:“还不去看看你媳妇。”张先愣了一下,还在害怕刚才的场面,没有动。张先看起来牛高马大,没想到是这么一个胆小鬼,他的媳妇嫁给他也算是倒霉了。

  我刚松了一口气,准备把这作恶的野鬼驱散,可是这个时候犬吠声突然杂乱起来,站在院子的墙上的猫的毛都炸起来,它们发亮的眼睛里映照出一个影子……

我心里暗自说,张家的事情还没有解决,新的麻烦又来了。

  张家人看不到,可我看到了,一个穿着白色的长袍的束着一头黑色长发的男人直接摔倒在供桌上,破坏了我好不容易摆好的阵法。我还不知道他是谁,从哪里冒出来,为什么要破坏我的阵法。

  张家人看到媳妇恢复了正常,正开心着呢,就听到了供桌被重物击翻的声音。他们都瞪大了眼睛,吃惊的看着我,好像在跟我要一个解释。可是我也没有办法解释,我也是第一次遇见这样的事情。

那缕孤魂看到这个场面,抓住了机会,从我的被破坏的阵法里逃出去,附到了还跌倒在地上没有爬起来的张先的身上。我的阵法的中心就在供桌,同时借助了祭祖时贯通天地的力量,不知道现在倒在阵法中心的男人究竟是么来头,身上的力量比我的阵法强多了。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