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神医毒妻:将军要嫁我

上架时间:2019-04-10

神医毒妻:将军要嫁我 连载中

神医毒妻:将军要嫁我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与或 分类:穿越架空

被逆行的车辆撞倒,穿越到无父无母的穷苦人家,没有任何适应古代的求生技能,秋解语想仰天长啸,大骂一声“童话里都是骗人的!”好不容易脱贫致富走上小康之路,谁能告诉她说好的将军府丫鬟怎么变成了暖床丫头?谁又能告诉她,说好不喜欢女人的少年将军为何把她扑到了?男神近在咫尺,却又远在天边,又凶又狠的将军大人什么时候才能放她一条生路呢?答案是:想都别想!“要么,为本将军所用,要么,去死!”“......”谁会选择死呢?用就用吧!且看将军府小丫鬟如何逆袭成医毒双绝的一品将军夫人吧。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朦朦胧胧中,秋解语听到一阵呼喊声。

“姐,你快醒醒吧,二柱以后会听话的,你不要丢下二柱好不好?”

二柱?谁在播相声呢?二柱子?我还二狗子呢!

“二柱啊,别哭了,你姐去了,春妮这孩子就是倔,女孩子家家的,怎么能去山里打猎呢?哎!剩下你这……呀!鬼啊!”

“姐!你醒了?”

秋解语睁开眼,吓了一大跳,似乎还把屋子里的另外一个人给吓跑了。

坐起来想了想,一阵刺痛感钻入脑海,她这是穿越了?原来原主叫秋春妮,十五岁,眼前还在惊喜之中回不过神来的,是她弟弟秋二柱,十二岁,父母双亡,孤儿一对,爷爷奶奶说是怕被这两个克父克母的扫把星克死,早早让他们分了家,真实原因是什么,大家都心照不宣,怕多了两张嘴吃饭呗,而且还是个不听话的主和一个只听姐姐话的傻弟弟。

“二柱,放心吧,姐没事。”

秋解语一想到这两姐弟的名字就头疼,跟东北二人转似的,改天脑袋不晕了,一定得给两人换个名字,再换个活法,预示新生就此开始。

反正她已经穿越过来了,过去的自己也已经挂了,至于是怎么挂的呢?她都不想提了,就是过马路没有左右看,让逆行的车给撞了,真是悲剧中的惨剧,不幸中的万幸是秋春妮摔死了,而她秋解语,好歹给爸妈赚了笔赔偿金。

“姐,你别动,我来给你换药。”

哦?原来那刺痛感不是记忆涌进头的原因,是后脑勺的伤口疼呢!好吧。

“二柱啊,这药哪来的?”

秋解语有些嫌弃,看起来还沾着泥土呢,野地里挖的吧?

“姐,家里没有银钱了,这是村医送给咱们的,昨晚就是靠这药才止住血的呢,效果可好了!”

二柱说完后,看他姐只皱眉不说话,就小心翼翼的帮她拆开头上带血的布条,换个干净的地方,再包好,没办法,家里穷得连块布匹都没有,这还是他从自己的里衣剪下来的,当着他姐的面,他可不敢再去剪一条,怕她心疼。

秋解语看着破破烂烂的茅草屋,简直比家徒四壁还寒碜,心里头很是焦虑,根本没有心情去猜她弟的心思,只想着这日子可怎么过呀!

“姐,你再歇会,我去给你做饭。”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秋二柱做饭的手艺也说不上好不好,毕竟吃的都是黑面野菜,煮熟就行,但是今天,隔壁的田大嫂送来两个鸡蛋,他准备给姐姐煮了补补身子。

天都快黑了,为了省蜡烛和油灯的钱,晚饭吃了后还得睡,这时候秋解语也没心思再闭目养神什么的,只是琢磨着怎么改善生活才好。

水煮蛋好了,看到眼前的少年,因为营养不良瘦得皮包骨的模样,还将两个鸡蛋都放在同一个碗里端给自己,秋解语鼻子都酸了,“姐刚睡醒,吃不了那么多,咱们一人一个。”

“我刚吃了糊糊,不饿的。”

少年摇头,继续将剥好的鸡蛋端到姐姐面前,可是肚子却不争气的咕噜了几声,脸瞬间就红了。

“哈哈!说谎可是会变成长鼻子的哦,吃吧吃吧,姐以后一定让你有饭吃有衣穿,还得有书读。”

秋解语记得爹娘去世前弟弟是有上学堂的,只是这两年没了爸妈,荒废了学业,因此春妮十分过意不去,这才下决心去打猎,为的就是给弟弟挣学费。

“姐,我不想去学堂了。”

“不行,再穷不能穷教育,你想一辈子当泥腿子还是想当叫花子?”

看到自家姐姐又恢复一贯的暴脾气,二柱不敢再说惹她不高兴的话。

两姐弟吃了鸡蛋,喝了点水,一人一张床,睡下了,因为房子不大,只有一间茅草屋,一个小厨房,因此姐弟两人没办法像别人家那样分房睡,只能是中间隔个破布帘子作数。

次日清晨,阳光早早照亮了大地,秋解语起了个大早,却发现弟弟更早,初夏的早晨,气温正好,不冷不热,不过一想到夏天来了,冬天还会远吗?秋解语就担心会冷死,端着黑面糊糊一阵头疼。

“姐,你怎么了?”

二柱看自家姐姐唉声叹气的,以为自己煮的早餐不合她胃口,事实上也的确是。

“吃完这顿,咱们去城里走走吧,看看有什么生财之道好不好?如果没有,再去大山里找点吃的充充饥如何?”

秋解语喝了一口黑面糊糊,实在有些难以下咽,毕竟她不是原主春妮,哪怕肠胃受得了,嘴巴和大脑一直在排斥。

“姐你身子受得了吗?去镇上要走半个时辰的路呢。”

向来唯姐命是从的二柱,因为姐姐的目光变温和了,再加上担心她身子刚好,受不了如此奔波,心里其实是有些抗拒的。

“二柱呀,你这读书人,叫二柱太不像话了,要不这样,姐给你取个名字,等你学业有成了再自己换一个名字怎么样?还有,姐以后也不叫春妮了,就叫解语,秋解语,好听吗?”

秋解语看自己的傻弟弟一脸茫然的盯着自己不说话,又补充了一句,“又不是改姓,不认祖宗,有啥紧张的呢?反正奶奶他们都不管咱们姐弟的死活了,从今天起,咱们姐弟二人怎么高兴怎么活,你说好不好?”

“嗯,姐,你说什么都好,我都听你的。”

二柱点点头,总觉得他姐似乎变了,变得很洒脱,不像过去那般苦大仇深的,不过还是一如既往的疼他。

“好,那你就叫,秋......羽生怎么样?羽毛的羽,和姐姐的最后一个字同音,生生不息的生,可以吗?”

“嗯嗯,好听!姐你真好!”

名字拍板了,饭也吃饱了,不管好不好吃,只管饱肚子,两人就欢欢喜喜的去镇上了,秋解语还偷偷的带上了全副家当,母亲留给自己的嫁妆,一对银镯子,一对银耳环,没办法,总不能为了嫁人,饿死自己和弟弟,这古人十五岁嫁人,而她秋解语,不到二十可不会想这事,再说温饱都没解决,嫁哪门子的人哦,她才不想嫁给庄稼汉,不是看不上劳动人民,是觉得还年轻,不闯出点名堂可对不起穿越的自己。

他们住的村叫杏花村,而要去的镇是云安镇,离皇城不远,很是富庶,只是他们姐弟俩被人抛弃,才过得这般落魄罢了,村子里的人一个星期吃上一顿好酒好肉也不是什么难事,只是秋解语不明白,爷爷奶奶不喜欢孙女就罢了,连孙子都不喜欢,真是罕见,估计是百姓疼幺儿吧,他们作为大房,一向不讨爷爷奶奶喜欢。

云安镇很热闹,处处一派繁荣昌盛的模样,只是春妮作为一个村姑,虽然不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性子,但是对于外界也不甚了解,只知道这镇上最厉害的就数将军府了,巧的是,一路上都在听人说将军府要买丫鬟,还来者不拒,只要符合年龄条件的,都可以去面试,秋解语听了一会妇人们的谈话,突然来了兴致,在大户人家当个丫鬟,好像比种菜耕地或者卖点山野菜要好过很多吧。

“大娘,请问将军府的人要多大年纪的丫鬟?还有其他条件吗?”

秋解语先问问看,不知道她这样的算不算大龄女青年。

“说是十三到十六岁都行,还有就是五官端正,身家清白这些吧,妹子你想去?”

大娘上下打量一番秋解语,直觉就不行,这山里妹除了力气大,会干点农活,其他的样样都拿不出手,别说女红,就是做个饭都不是那个味。

“谢了,大娘您继续凉快着。”

被人鄙视的秋解语不忘记说声谢,虽然话不好听,古人可是听不出来的,嘿嘿。

“姐,你真要去?”

问完这局,秋羽生就知道白问了,因为自家姐姐已经兴致勃勃的拉着他往前走了,听到他的话,还不忘问一句:“你也觉得姐姐连个丫鬟都当不上?”

秋羽生一个劲摇头,哪怕刚才有那么一点点想法,也摇没了。

到了将军府,秋解语让弟弟在一旁等着,自己上前去报名。

管事婆子看了一眼秋解语,模样还行,稍微有点黑,不过笑容还算甜美,一看就是能干活的,哪怕不能得到将军的青睐,做个粗使丫鬟也不错,于是点点头,让人带进去。

秋解语有点茫然,至始至终都没问过一个问题,将军府这么随便?莫非很缺人?很快她就知道自己想多了,还有第二关呢,不过也容易,就是报一下家世,有没有嫁人等等,依然顺利过关。

第三关,刚好十名“求职者”,被自称方管家的人带进了院子,让十名年纪相差不大的小姑娘排成一排,秋解语看大家都白白嫩嫩细皮嫩肉的,突然明白大娘为什么看不上自己了,低头一看,那手,好吧,她差点忘了这身体不是自己的,悲剧,也也不知道脸是啥样的,看自家弟弟的俊俏模样,她应该不会差到哪里去吧,算了,站好,大不了落选了再找其他出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