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重生之缘来如此

上架时间:2019-04-01

重生之缘来如此 已完结

重生之缘来如此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Shelley 分类:都市言情

上一世的他,为了爱情,放弃了一切,亲情,友情,结果最终才发现,原来一切只是他自欺欺人罢了。 再来一世,柳子煜表示,爱情是什么?能吃吗?这种东西,能甩就甩,不能甩就直接扔! 可是你苏谨言是怎么回事? 提前到学校报道就算了,,做同桌也没什么,这是这提前见家长的既视感是肿么回事?亲,他爸妈不会同意的好伐! 柳子煜:苏谨言,你脑子没犯病吧,这样有意思吗?有意思吗?我已经不喜欢你了。 苏谨言:子煜,煜宝宝,我错了...... 柳子煜:......这个没脸没皮的人到底是谁?神啊,来收了他吧! 其实就是一个没脸没皮的重新来过,开始漫漫追妻路,最终过上没羞没躁的幸福生活的故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柳子煜死了,他服用了大量的安眠药,在自己的小公寓里,在睡梦中,安然睡去,他的嘴角还挂着一抹释然的微笑。

房间内一片漆黑,遮住了外面淡淡的月光。微风拂过,树叶沙沙作响,如一首悲歌,如怨如慕,如泣如诉,婉转哽咽,哀怨低鸣。

有两个走夜路的人,路过这座公寓,听到了这首哀歌,觉得有些诡异,背后似乎有些阴冷,让他们有种寒毛直竖的感觉。

可明明往常自己下夜班时,也是走这条道路回家的,却没有一个晚上是有这种感觉的。

他们对看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害怕,显然有这种感觉的并不是只有自己一个人,他们停下身子,想要仔细去听听这首悲歌,可是,四周只有沙沙的树叶声响,微风吹过,是夏日夜晚特有的凉爽。

两人越走越远,丝毫没了刚刚的害怕,也不知道,就他们刚刚路过的那座公寓里,一个生命已经悄然消失,再无声息。

若不是已经完全感觉不到了呼吸,身体也变得冰冷僵硬,大概谁也不会认为柳子煜死了,只会认为,他正在熟睡。

因为他是那么的安详,嘴角还有丝丝的微笑,仿若正在做什么美梦,沉浸在睡梦中不想醒来。

柳子煜又活了,回到了十年前,他刚刚离开中考的苦海,即将加入高中的哪一个暑假。

柳子煜看着镜中的那张青涩还未脱去稚气的脸,手有些不可置信的抚摸着这张既熟悉又陌生的脸。

当柳子煜再次恢复感觉的时候,心中是震惊,是不解,同时又是庆幸,死亡真的很痛苦,即使是吞服了大量的安眠药,没有什么身体上的疼痛。

可是当黑暗慢慢一点一点的吞噬着自己,感受着生命的悄然流逝,说实话柳子煜怕了,即使这个世界已经没有人陪伴,即使孤独一生。

“柳子煜,只要你放弃他,好好的找个女朋友,你就还是我柳恽生的孩子。”

“阿煜,你不是一直都很听妈的话的吗,听话,和他断了吧,啊?”

“哥哥,我们回家,好吗?”

还有死前回荡在自己耳边的,是当初父母劝说自己的话语,父亲的怒火,母亲的眼泪与哀求,还有妹妹的哭颜,都让柳子煜感受到了与这个世界的不舍,他想见一见自己的家人,特别是妹妹,哪怕只有一面。

可是自己明明自己已经死了啊,他还记得自己咽下最后一口气的感觉,孤独,寒冷与害怕。

明明已经死去了,那么多的安眠药,再说,那天晚上根本不会有人来自己的家,所以自己根本不可能再被救回来。

睁开眼时,是天蓝色的天花板。他压下心中的点点震惊,环顾房间,床边是一张木质书桌,上面一盏台灯,几本书,还有书桌角上的木质棋盘和棋盒,简简单单,却又整齐明净。

浅蓝色的窗帘虽挡住了外面阳光,然而依然有几许光悄悄的从缝隙里落进来,如调皮的孩子一般。

这些似乎很是熟悉啊,可是又是那么的陌生,然而印在脑海深处的记忆告诉柳子煜,这是他从小睡到大的房间,可是,自五年前自己与父母断绝关系时,这个房间,自己就再也没有回来过。

“可是为什么,难道是爸妈原谅我了吗?”柳子煜在心中有些感伤的想。

“却原来不是啊,想来也是,当年的自己为了苏谨言,傻傻的放弃了自己的爸妈,放弃了原本关心的家人,离开了这个原本温暖无比的家。”

当柳子煜在卫生间洗漱的时候,看到镜中的自己时,就将刚醒来时的那些想法全部舍弃了。

“对啊,怎么会被救活呢?那时的自己与苏谨言已经分开了,那一天正是苏谨言与江家大小姐订婚的日子,又有谁会想到柳子煜呢?”

因为他,柳子煜,身边早就没有人陪伴,没有人关心了,为了苏谨言,柳子煜放弃了家人,放弃了朋友,陪苏谨言来到一个陌生的城市,导致最后的他连一个普通的朋友也没有。

原本他的身边还有苏谨言,那个时候,柳子煜会想,只要他的身边有着苏谨言的陪伴,没有朋友,又有什么关系呢?

可是,后来连苏谨言也不要他了,他已经是真正的孤家寡人了,又有谁会来找他,然后及时救了他呢。

想到这,柳子煜自嘲的笑了笑,看着镜子中那个清秀的容颜,轻轻的说道,好像情人之间的耳语,“我那时还真是傻啊。”

呵,重生,上天大概是觉得我上一世活的太窝囊了吧?不过这样也好,这一世,苏谨言,我们再不相识,可好?

柳子煜整理好自己后,便顺着记忆中的路线从房间中走出,慢慢的,一步一步的在这已经有五年没有踏足的房子。

厨房餐桌上,是母亲留下的字条,“儿子,爸妈去上班了,昕昕学画画去了,早饭还焖在锅里,要是冷了,就自己热热,中午可以去外面买些来吃,我们不回来了,不要不吃,对胃不好,知道了吗?”

熟悉的字迹,熟悉的话语,字里行间里,全是母亲对自己儿子的浓浓的关心。柳子煜感觉眼眶热热的,有什么东西从其中流出,两边的脸颊也是湿湿的。

“妈,对不起。”这一声道歉,从上一世一直欠到了这一世,柳子煜终于说出了口,虽然没有当着父母的面说。

上一世,柳子煜一直不认为自己错了,虽然心中觉得有些对不起父母,也只是以为自己不能在他们身边为他们养老。

即使后来苏谨言因为要订婚而与自己分手,他想到的也是,没了苏谨言,自己似乎已经一无所有了也许只有死亡才是解脱。

所以,他选择了那一天,七月初七,Z国传统的情人节,苏谨言与江舒月订婚的那一日,离开了人世,他认为只要这样,就可以完完全全的忘记他。

不过好像没什么用啊,柳子煜还是记得苏谨言。

但现在的柳子煜在没有那个勇气再去死一次了,即使服用安眠药并没有多大的痛苦。

毕竟现在的他不是上一世那个傻傻的他,现在的他,有父母,有妹妹有着从前自己没有的一切,这些,他都舍不得放下。

“大概就是因为上一世的自己已经没有了牵挂的东西,所以,死亡才是最好的选择。”柳子煜默默的喝着还有些温热的粥,柳子煜想。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