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无良混蛋

上架时间:2019-03-20

无良混蛋 连载中

无良混蛋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飞车党 分类:都市言情

秦冢是个情种。在传说中,他与村里各种女子有染,是个被跛子村内人人鄙视的家伙。 然而有一天,他走出了村子……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跛子村。

  村口,几名老头坐在一起,不时咧嘴一乐,那表情显得十分猥琐。

  张友良背着双手,从几人面前经过,模模糊糊的听见这几个老家伙在说自己女儿和无耻小子秦冢的事情,于是放慢了脚步。

  “咳咳!”

  一名老头发现张友良走近,赶紧轻声咳嗽了几下,以此来示意大家不要再说下去。

  张友良是跛子村的村长,他女儿张芸是村子里面有名的大学生,模样长的俊俏,十里八乡的青壮年,何人不惦记?

  然而,秦冢却是村里典型的混球,据说他三岁偷摸家旁女孩的小手,五岁上学就敢调戏女娃娃,到了初中之后,公然亲吻同桌女生,最无耻的是,竟然偷偷跑进办公室,偷拍女老师的腚子,简直是一个地地道道的败类。

  秦父好不容把他抚养上了一所三流大学,又和别人打架,连毕业证都未拿到,便被开除了学籍。

  如此一来,秦父算是认命了,前几天听说南越的娘们三五万就能带回家,于是,拿出了多年的积蓄,准备帮混蛋儿子讨一门亲事。

  对于这件事情,村子里面的人都知道,说实话,大伙也想瞧瞧南越的娘们是什么样子的。

  可就在今早,有人传出,昨晚秦冢在自己家后的玉米地里,居然把村长张友良的女儿给睡了,这间接性的等于出现了天大的事情。

  若是村长张友良得知自己的女儿,竟被村子里有名的混球给轻薄,哪里会同意?

  此刻,几个老家伙裂开没几颗门牙的嘴巴,冲着村长张友良笑了笑,不笑不行啊,这村长是典型势利眼,又是一个记仇的人,若是惹到此人,说不定今后能给穿小鞋子。

  张友良皱了皱眉头,没有当场说什么,立马跑回了家中,见自家女儿在房间里梳妆打扮,当场怒喝一声:“你和秦冢那穷酸是怎么回事?”

  “哎呀!”

  张芸吓了一跳,白皙的面容上出现了一丝慌乱,赶紧的解释道:“爸,你干什么?谁和秦冢怎么了?”

  “我可告诉你,那秦冢就是一个小氓流,况且他家祖祖辈辈都是穷人的命,你就算是找对象,也不能找这样没钱没势的人家。”张友良怒斥道。

  “爸,你……我没有……”张芸急切的狡辩道。

  “你个挨千刀的傻女儿,你给我出来。”

  就在此刻,外面传来一声咆哮声,除了张家婆娘,没有别人。

  张芸老妈听到不好的消息之后,一路小跑到家,心中装着一种无名之火,想到秦冢的坏名声,何人不知,何人不晓?

  那是跛子村榜上有名的败类。

  听闻,坐在梳妆台上的张芸,脸色不由一变,估计这事儿是瞒不住了,连忙倒打一耙:“爸妈,你听我说,不是你们听的那样,是那小子昨晚勾搭我在先,女儿一时间没有忍住,就从了……”

  噗通!

  登时,张友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双眼变成了无神状态,嘴角妮妮喃喃道:“这下完蛋了,要是乡长知道这事情,还怎么把咱女儿嫁给他儿子?”

  而张芸老妈呆若木鸡,傻傻地望着自己的女儿,她只是在外面听见一些流言蜚语罢了,根本不知道还有这样的情况。

  “秦冢,你这个废物东西,我和你没完。”

  过了好一会之后,张芸老妈发出了杀猪般的响声。

  ……

  秦冢坐在饭桌前,听着自己老爸那喋喋不休的言辞,大感无奈。

  “儿子,老爸这辈子没有什么本事,你也别怪你爸,你从小调皮,连大学都未上完,这次我托人从南越那里,给你带回一房媳妇,听说那边的女人个个都不错,腚子大,好生养……”

  秦父苦口婆心的劝说着,慌怕自家这位眼高手低的儿子不同意。

  秦冢立马打断自己的老爸,笑道:“爸!我才刚毕业,我看算了吧,常言道:男人三十而立……”

  “我立你个大脑瓜子。”

  秦父跟口一声打断,懊恼的叫道:“你说你这些年来,给我惹了多么破事,光是你调戏女人,找上门来的家长有多少?”

  说起这话,秦父心中一阵无奈,本想帮儿子找一门离家近的媳妇,可是,媒人一听秦冢的名字,立马逃跑似的走了,很怕遇到这位煞星。

  “爸,怎么能这样说?若不是我这只桃花眼,这些年来,也不会老是被女人诬赖。”

  秦冢幽幽一叹,他眼角有一个凤凰尾巴状的印痕,很淡,只有在仔细的观看之下,才能发现,不在意,根本发现不了。

  然而,这凤凰尾巴印痕,让他男子的气息中,附带了一丝邪魅之气,女子一旦被吸引,很难移开注意力。

  昨晚他和村长女儿钻玉米地,正是因为此女看见他那异于常人的左眼,才会主动勾搭。

  当然了,他这只眼睛还有别的用处,可不是只能用来勾搭妹子那样简单。

  哗啦啦!

  顷刻间,门口被一群人给堵住了,跟着一声怒吼传来:“秦冢,你这小兔崽子给我出来。”

  “怎么回事。”

  秦父楞了一下,随之走出堂屋,发现村长张友良一大家子人堵在了门口,而张芸一脸怯怯的样子站在自己爸爸妈妈的身后

  “秦老三,你儿子强迫我女儿,我相信你一定知道,别的话我也不多说,如果你秦家不拿出二十万彩礼,这事情我和你没完。”

  张友良怒红着面容,不容拒绝的叫道。

  二十万彩礼,对于一个普通家庭来说,那是天文数字,别说没有,即使是有,也不能随意的给别人。

  然而,秦冢听到二十万彩礼,脑袋一炸,昨晚她和张芸钻玉米地里,那实属被勾搭的性质,真要说起来,他才是受害者。

  只见他立即跑过去,叫道:“张芸,你什么意思,昨晚发生了什么,你比谁都清楚,为什么跑来我家闹?”

  “秦冢,你可不要瞎说,我爸只是找你们家要二十万罢了,又不是一百万。”张芸有些心虚的移开了视线。

  “到底是怎么回事?”秦父一脸木讷的望着在场的所有人。

  “你儿子,把村长女儿给睡了。”

  身后一名看热闹的中男人,嘿嘿一笑道。

  轰!

  听闻,秦父脑海中犹如晴天霹雳,整个人瞬间呆了,睡了村长的女儿,以后能有好下场?

  “张友良,你这辈子就是一个穷命,想来你也没有二十万,我告诉你们,一年之内,不拿出二十万,我立马告你儿子强奸。”张友良怒视秦家父子两,叫道。

  “这?”

  看热闹的人见此情形,感觉张友良有些过分了,两个小娃娃去偷情,再怎么说,也不至于弄到强奸的份上。

  “好,一年之内,我给你二十万,但请你不要搞错了,你女儿张芸,小爷我秦冢不稀罕。”秦冢嘴角勾勒出一丝傲然的冷笑。

  此言一出,众人无不震惊,一年二十万?开什么国际玩笑?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