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婚不由己

上架时间:2019-03-20

婚不由己 连载中

婚不由己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不语 分类:总裁豪门

傍晚时分。 一处繁华又不失宁静的黄金地段,放眼望去,奢华简约的法式建筑,占据了这整块S市最好的地方,豪车名媛,上层人流聚集在一起,祝贺声此起彼伏。 富丽堂皇的大堂,宾客云集。 “恭喜你,嫁给了我哥,一跃成为了让无数女人嫉妒和羡慕的对象。”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响了起来,口吻令人心生厌恶。 听言,苏锦转过了脑袋,她不咸不淡扫了一眼来人,语气清冷:“嗯,谢谢。” 淡淡颔首,苏锦不再理会未来需要朝夕相处的妹妹,抬脚朝正在敬来宾酒的陆安晨走了过去。 男人眉宇俊逸,轮廓分明的五官,内敛又冷酷的气质,吸引了很多名媛的目光,苏锦面色淡然,姿态优雅来到陆安晨的身旁,左手很自然挽起他的胳膊,微笑轻喊:“安晨。” 陆安晨侧过头,冰冷的薄唇微微上扬:“回来了。” 看着这一幕,陆安娜气呼呼捏紧拳头,脸色铁青,这个攀龙附风的贱人,凭什么可以嫁给她最敬重的哥哥?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傍晚时分。

一处繁华又不失宁静的黄金地段,放眼望去,奢华简约的法式建筑,占据了这整块S市最好的地方,豪车名媛,上层人流聚集在一起,祝贺声此起彼伏。

富丽堂皇的大堂,宾客云集。

“恭喜你,嫁给了我哥,一跃成为了让无数女人嫉妒和羡慕的对象。”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响了起来,口吻令人心生厌恶。

听言,苏锦转过了脑袋,她不咸不淡扫了一眼来人,语气清冷:“嗯,谢谢。”

淡淡颔首,苏锦不再理会未来需要朝夕相处的妹妹,抬脚朝正在敬来宾酒的陆安晨走了过去。

男人眉宇俊逸,轮廓分明的五官,内敛又冷酷的气质,吸引了很多名媛的目光,苏锦面色淡然,姿态优雅来到陆安晨的身旁,左手很自然挽起他的胳膊,微笑轻喊:“安晨。”

陆安晨侧过头,冰冷的薄唇微微上扬:“回来了。”

看着这一幕,陆安娜气呼呼捏紧拳头,脸色铁青,这个攀龙附风的贱人,凭什么可以嫁给她最敬重的哥哥?

一点都不配!

眼底闪过一抹阴狠的冷笑,陆安娜霍然离去,苏锦你这个贱人,我绝对不会让她祸害我哥!

“陆少,祝你和苏小姐百年好合,早生贵子!”一个数一数二的房地产大亨走上前来,一张国字脸上满是笑意。

“一定。”陆安晨勾唇淡笑:“陈总能来,真是给足了我面子。”

眼底的不耐转瞬即逝,苏锦温声道谢:“谢谢陈总,借您吉言呢。”

这种场面苏晓锦一向不喜,但为了和陆安晨演完这场戏,为了履行姥姥的遗愿,她只能这么做。

深吸了一口气,苏锦继续和陆安晨回敬接二连三的祝贺酒,用大方得体,知书达理的姿态,面对这场她和陆安晨都心不甘情不愿的婚礼。

待到没有人上前来,陆安晨微挑眉毛,一脸冷漠:“表现还不错。”

苏锦闻言,冷着脸,不甘示弱:“你也不差。”

对于她来说,陆安晨和陌生人没什么区别,如果不是姥姥生前非要让她嫁给这个男人,才能无憾离开,她甚至都不知道陆安晨这个人。

陆安晨冷然扫了苏晓一眼,面无表情:“别让我失望。”

抿唇,苏锦淡淡说道:“你也是,记住我们的约定。”

夜深了。

宾客逐渐离席,站了一天,苏锦着实是累惨了,一个人回到婚房,苏锦揉了揉疲惫的眉心,进了浴室。

没过多久,苏锦裹上一条浴巾,刚巧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她略显疑惑,嘀咕这会儿谁来呢,但还是应了一声:“稍等。”

换上了一条干净的裙子,苏锦拉开门,佣人桑嫂端了两碗醒酒茶站在门前,看到苏锦,桑嫂恭敬开口:“少奶奶,这是小姐吩咐我给您和少爷煮的醒酒茶,左边的浓一些,右边的淡一点,您是女孩子,喝不了太浓。”

苏锦微抿嘴唇,点点头:“端进去吧,辛苦你了,桑嫂。”

闻言,桑嫂一脸惶恐:“少奶奶言重了,这是我的分内之事。”

楼道的角落里。

“心然姐,我已经按照你的计划,在苏锦的醒酒茶里下药了。”陆安娜嘴角上扬,勾起一抹阴谋得逞的笑意。

等苏锦喝了那杯有药的醒酒茶,她到时候找一个男人进去和她发生点什么,苏锦可谓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大哥还怎么会要这个不知廉耻的女人!

离婚也只不过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在她的心里,只有一个人能配得上当她的大嫂,那就是李心然,大哥的青梅竹马。

在外界的眼里,李心然已经标榜上了以后会是大哥的女人,谁想到这个苏锦横空出世,说要嫁给大哥,偏偏大哥又同意了,两人迅速举行了婚礼,让所有人大跌眼镜。

传闻陆安晨不近女色,除了对待青梅竹马李心然没那么冷漠之外,对其她的女人,几乎是没有任何的好脸色。

谁也想不到堂堂的陆安晨,陆氏集团最大的掌舵人,全国财团的少董,让无数女人疯狂迷恋的男人,会娶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女人。

苏锦关上门,看着放在茶几上的两杯醒酒茶,眼底闪过一抹疑惑之色。

陆安娜吩咐的桑嫂?这未免太奇怪了些。

自从陆安娜知道她要和陆安晨结婚,一直处处针对她,冷嘲热讽,羞辱等等,摆明了不喜欢她这个所谓的大嫂,这会儿怎么如此好心?

摇了摇头,苏锦也不多想了。

门外,当陆安娜看到苏锦关上房门,正准备让人进去,还没张嘴,陆安晨刚好从楼下上来,他脚步略显不稳,但表情还是一如既往冷漠。

混蛋!

陆安娜脸色铁青,她明明找了人拖住大哥,怎么会这么快回来!

还没等她想更多,陆安晨沉着脸,抬脚走了进去,却忘记关上门。

屋内。

一天下来,苏锦喝了不少酒,正打算喝杯茶醒酒,陆安晨刚好回来了。

她放下茶杯,微抬眸子:“回来了?”

陆安晨一身酒气,刺鼻得很。

陆安晨像是没听到她的话,瘫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他扯开领带,目光没往苏晓的身上看过一秒。

半响,陆安晨闭着眼,揉了揉太阳穴,他冷冷命令:“给我倒杯茶。”

苏锦皱了皱眉头,脸色并不好看,她又不是他的佣人,凭什么对她指手画脚?

看到陆安晨一脸疲惫,苏锦到底是于心不忍,随手拿起了一杯醒酒茶,给陆安晨递了过去,态度冷硬:“难不成还想让我喂你?”

陆安晨冷冽的目光紧盯了苏锦片刻,修长的手指挑起茶杯,刚凑到嘴边,门“砰”的一声被推开。

“大哥,等等。”陆安娜一脸着急闯了进来。

可她到底是迟了一步,陆安晨把那杯带了药的醒酒茶一饮而尽了。

看着慌乱的陆安娜,陆安晨神情一冷:“连敲门你都不会么?”

陆安晨被他一吼,顿时低下了头,她一脸欲言又止,想说什么却又不敢说,只好退了出去。

“没事了大哥,对不起。”

苏锦见状,心生疑惑。

下一刻,苏锦看到陆安晨的脸色比刚才更红了,似乎是感到很热,他脱掉身上的衣服,一双迷离的眼神看着苏锦,充满渴望和欲求。

“你、你要干什么?”

苏锦不自觉后退了一步,心中暗道不好,陆安晨这是要干什么,不会是刚才喝的那杯茶里面有……

想到这个,苏锦哆嗦了一下,还没来得及跑,陆安晨一把拉住了她的手,紧紧把她扣压在床上,温热又充斥着酒气的呼吸喷在苏锦的精致的脸颊上,他冷冷喝道:“想跑?”

苏锦动弹不得,兽性大发的陆安晨粗鲁地扯开她的裙子,苏锦满脸怒容:“你别碰我!”

陆安晨闻言,力道反而更紧了一些,紧紧压住苏锦,他迷离的吻上了苏锦的嘴唇,一直长驱直入,占据了这整片领土。

任由苏锦反抗,陆安晨像是毫无意识,一脸急不可耐,掠夺原本属于苏锦的每寸领土。

“你这个混蛋!陆安晨,放开我!”

没用,陆安晨一点松开的意思都不显。

泪水顺着脸颊缓缓流了下来,苏锦又怒又恼,这个该死的禽兽,说好的不能碰她,怎么可以违反约定!

片刻,苏锦大惊失色,她一脸痛楚:“陆安晨,不要……”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