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替身宝贝:帝少的小夜妻

上架时间:2019-02-21

替身宝贝:帝少的小夜妻 连载中

替身宝贝:帝少的小夜妻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豆沙 分类:总裁豪门

  十八岁成人礼上,她被姐姐送到姐夫的床上,  一夜荒唐罪恶,她才瞬间醒悟,  原来所谓的亲情,不过是一场布局已久的阴谋。  她试图挣脱,逃离,却被那喜怒无常的男人所禁锢。  “不要试图从我身边逃离,你只能是我的!”  她深藏在心底的那道身影逐渐被这个男人所替代,  可是谁知,他的一腔柔情却只是因为她这张脸而起……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繁华绚丽的D城,夜幕降临。

  昏暗的灯光下,季雨桐被男人死死压在身下。

  “你是谁?快滚出去!”她脸色惨白,声音微微颤抖。

  男人温热有力的手控制住了她的手腕,将她的手举过头顶,另外也压制了她连蹬带踹的腿,一系列行如流水,一气呵成。

  “滚出去?呵呵,这是我的家!”男人低低沉沉的笑了,声音暗哑动听。

  季雨桐一怔,他的家?

  该……该不会是,薄弘羽回来了吧?

  听说当初薄弘羽娶米晴菲很不情愿,除了结婚登记,他们总共就只见过一两次面,后来他就出国三年这么久,所以……他是把她当成米晴菲了?

  如果真是如此,可就糟了!

  她不过是米晴菲从孤儿院收养的妹妹而已。

  想到了这里,季雨桐感觉到窒息的压迫感,男人灼热的呼吸也扑面而来。

  “我是谁?三年不见,这么快忘记我是谁了?”薄弘羽动听的声音如天籁,夜色有点淡了,隐约能看到他面庞的轮廓,精致而好看。

  直到现在,季雨桐才彻底的想通了,八成是自己在米晴菲的房间里,被从国外回来的薄弘羽给误认为是她了,这样她还稍稍松了一口气,急忙开口解释:“我不是米晴菲,你认错人了,我……”

  她刚想要说自己是季雨桐,一个冰凉修长的手指放到了放到了她的唇瓣上,接着薄弘羽发出:“嘘”的一声。

  “米晴菲,想耍花招逃走,也要想一个聪明点的理由!”薄弘羽磁性的嗓音继续说道,带着一丝丝的不耐,和愤恨:“你知道么?当初要不是母亲她苦苦相逼,你以为你能成为今天的薄太太?可是没有想到,原来你远比我想象的还要可恶!”

  季雨桐被他恶狠狠的话语吓到了,甚至忘记在继续去解释。

  “不过,你白费了那么多心机,如果我知道,雪文是被你害死的,我照样也会娶你。”薄弘羽的语气及其阴沉,宛若地狱里的修罗一般,每一个词句都抨击人心:“我会给你荣耀,让你当薄太太,享受一切待遇,却唯独不给你爱。”

  “你深爱的人,心里却始终只想着那个被你害死的姐姐,你的心,会比刀割还难受吧?”

  季雨桐十分震惊,她万万没有想到,那些传言居然是真的。

  听话音,薄弘羽是的的确确爱的是米晴菲的姐姐,娶她也是迫不得已,而且还是现在才知道当初的真相,那么,现在起步是在报复……自己也错成了被报复的对象。

  “今天晚上,我一定会让你终生难忘!”薄弘羽挨近季雨桐的耳边细语,眸光穿透冰冷的黑暗投在她身上,令她无端的寒颤,而他似乎很满意这样的结果,近一步的挨近,甚至吻上了她的耳垂。

  在回来的时候,他就发现下人端来的茶水有问题,所以只是抿了一口,并且在来这间屋子的路上就给吐了。

  不过不难发觉,那是被下了什么东西,虽然只是沾染了一点,没有咽进去,此刻仍让他能感到浑身烧灼,热浪滚滚的感觉,可见清米晴菲为了爬上他的床下了多大的本钱。

  至于季雨桐这个名字,他从未听过,还以为是她为了逃跑,反悔了,凭空捏造的呢。

  既然如此,他自然是要成全她,只是他没有料到,自己身下的,真的的的确确不是米晴菲。

  尽管季雨桐叮嘱自己,尽量保持冷静一些,却到底是慌了神,一连连说了几声我不是米晴菲,我是季雨桐,可男人却全然不信,冰冷的一句话将她打入地狱:“现在悬崖勒马,都已经太晚了,害怕是没有用的!”

  话音落下,薄弘羽的手就扣住了她的后脑勺,然后逼近她的脸颊,狠狠的覆盖住了她的柔软唇瓣,不顾一切的吻,啃咬,霸道的宣泄着他此时的愤怒。

  此刻,这个男人就像是一头发了狂的狮子,此刻正要吞噬自己的食物,也成功的把她所有的话堵了回去,令她失去了最后一次为自己辩解的机会。

  空气被抽空,窒息的感觉传来。

  长这么大,第一次被男人吻的季雨桐更是惊的瞪大了水汪汪的眼睛。

  虽然他的脸近在咫尺,却看不出他的表情,只能感觉到他纤长的睫毛划在她的脸颊上,温热的鼻息带着侵略性,令她心颤一团,可挣扎全都像是以卵击石。

  他的手掠过她的胸口,害她如慌乱的小鹿一样。

  也就是这个时候,薄弘羽趁机撬开季雨桐的贝齿,舌尖滑入她的口中,狠戾的剥夺一切,就像是强横的君主一样。

  酥酥麻麻的电流弥漫身上,而他的占有带着策略性的攻势,由不得她拒绝。

  即便是如此,薄弘羽却还是不满足,栖身将她压的更紧,将她变成了一个没有空气,快要渴死的鱼一样,挣扎的呜咽声音都发不出来,好生可怜,几乎就要咬舌自尽。

  季雨桐脑袋一片混乱,以至于,他停止窒息长吻的时候,只会不停的喘息,意乱情迷的眼睛也是一片迷茫,等回过神,推薄弘羽的时候,他已经一把将她的玫瑰红裙撕碎,令她的肌肤暴露在夜色中。

  黑夜为她穿上了一层夜行衣,可她却仍能觉得身上的男人将她每一处都看得仔细:“不要,我是季雨桐,你认错人了……”

  薄弘羽不为所动,手仍是在她的战栗的身子上游走,她心一横,趁他欲要闯入的时候,打算踢他的致命处,却是落了空,反而让他更用力的向她过来,一时间,撕心裂肺的疼,让她的整张脸都扭曲,手指也将床单挠破。

  “欲擒故纵,演的很好!”黑暗中,薄弘羽一双熠熠生辉的明眸瞪她,里面闪过一丝冰冷之意,而后占有的攻势更加猛烈起来,只是……他很意外。

  原本应该有怜惜的,但是一想到,米晴菲是害死自己挚爱女人的凶手,他也就不顾什么,更不压抑,尽情的享受着自己应该得到的待遇,反倒是苦了季雨桐,疼得晕过去了几次,又被他一次比一次更凶猛的索取给痛醒,恨不得拿把刀把自己给杀了。

  这一夜,她被以各种屈辱的姿势被他索取,直到最后再也承受不住,彻底的昏过去,才算终结……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