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农门锦绣:拐个国师生崽崽

上架时间:2019-01-15

农门锦绣:拐个国师生崽崽 连载中

农门锦绣:拐个国师生崽崽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梨花落 分类:穿越架空

一朝穿越成“死了”丈夫的农门寡妇,还白捡了一个闺女? 婆婆为了给小叔子还债,还要把她卖给赌坊? 呵! 当真以为她楚茨好欺负?! 且看她如何见招拆招反击打脸,让他们尝尝什么叫做生不如死! 断绝关系,另立门户,带领女儿发家致富,变成古代万元户,从此走上人生巅峰。 只是,这个一直高高在上的国师怎么回事,竟然敢不害臊的将她壁咚! 还说什么,“楚楚,我有一笔‘大生意’想和你彻夜探讨一下。” 事后,望着隆起的小腹,楚茨才知道,何为“大生意”……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呜呜呜…娘你快醒过来呀……我饿…”

小孩子的哭声断断续续的传来,让楚茨脑袋疼。

她挣扎着坐起身来,就被人用力的抱住。

“娘!娘你终于醒了!”

娘?

她楚茨连男人的手都没牵过,上哪里来那么大的小孩?

揉了揉疼痛的脑袋,楚茨想让那小孩别胡乱认亲,刚想开口,就觉得一道白光闪过,无数的记忆涌入脑海。

她穿越到了一个架空国家,名曰大赫。

原主叫李珍珠,在嫁过来的第二天丈夫就赴京赶考去了,从此一别三年再无音讯。

因为时隔以久,原主对这个只相处了一日的丈夫早已记不清面容,所以楚茨也无从得知这个便宜丈夫长什么模样。

村里人都说,原主丈夫顾启秀死了。

原主却不相信,无论婆家怎么刁难,都坚持等着顾启秀回来。

至于身边这个孩子……不是她亲生的。是李珍珠丈夫的侄女,其父母早亡,奶奶也不管她,自由跟在李珍珠身边,故而对原主亲昵了些。

“幸好幸好……”

楚茨松了一口长气,她无法接受自己有了便宜丈夫的同时,还有便宜孩子。

至于原主会惨死,是因为小叔子在外赌输了钱,恶毒偏心的婆婆把李珍珠绑去赌坊做抵押!原主不堪受辱,撞了赌坊的柱子死了。

“你放心,我会替你好好活着。”在心里安慰了一番原主,楚茨再看着面前的小女孩,温柔的询问。

“楠楠,是谁救了我?”她可不信李珍珠的婆婆会良心发现,将她从镇上抬回来。

七八岁的小姑娘见自己娘亲终于醒过来了十分开心,脏呼呼的小脸上眼泪还没擦干就笑了开来。

“是一个很好看的叔叔救了你,还让奶奶不要再把你卖了”

小孩子显然没有发现这个“娘”已经换了人。

“很好看的叔叔?”

楚茨喃喃自语,有点好奇。根据原主最后的记忆,她昏迷前好像是看到一个满身贵气,却一身黑的男人向她走了过来。

“对啊,那个叔叔还坐着马车,将娘你送回来的!不过他把你送回来就走了。”

小姑娘想起当时自己娘亲满是血的情景稚嫩的脸上还带着一丝恐惧,小心翼翼的问着:“娘,你不会也离开楠楠吧!”

看着楠楠脸上的惊恐,楚茨叹了一口气。

虽然前世不曾结婚生子,但她也喜欢小孩子。于是,她伸出手,捏了捏楠楠的脸颊,微微笑着。

“娘不会离开你。”

望着楠楠因为长期营养不良长的十分瘦小,看起来只有五六岁,发黄的小脸上满是鼻涕眼泪。楚茨下了床。

“你刚刚不是说饿了吗,娘这就给你做饭。”

“可是娘……”楠楠欲言又止,小脸上也浮上了一丝害怕。

“怎么了?”

楠楠低头,声音有些闷闷的:“现在不是做饭的时间,奶奶知道的话,肯定会打你的。”

听到这话,楚茨自信一笑。

“只要楠楠饿了,什么时候都是做饭时间。当然了,你奶奶也打不过我的!”

她前世可是高级特工!有武功傍身,楚茨并不畏惧,拉着楠楠的手去了厨房,在破屋子里翻了翻,找出几颗没吃完的野菜和红薯。

洗干净正准备下锅蒸熟,楚茨就听到有人走进了厨房,抬头望过去,正是她那婆婆张大芬。

张大芬一见是她和楠楠偷吃,立即拿起一旁的扫帚,凶神恶煞的扑过来!

“谁准你们两个赔钱货偷吃的!

“看我不打死你这个丧门星!”一个年过百半的老妇人举着扫帚气势汹汹的闯了进来,直奔楚茨而去。

楚茨冷眼瞧着这个名义上的婆婆,自是岿然不动。好歹她出身特工,是组织里出色的间谍。

武功不弱,演技更是出神入化,哪里会怕一个年过半百的老妇人?

就算穿越到了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柔弱女子身上,对付王氏这样的老妇仍是绰绰有余。

“你干什么?”

当王氏以为自己能够像往常一样,将李珍珠打的鼻青脸肿时,却被往日里任人揉捏的儿媳妇,掐住了她的虎口!

王氏她立即觉得手一震,紧接着一条手臂都又疼又麻,动弹不得,嘴上更是骂骂咧咧。

“好啊你这个丧门星!居然敢反抗?看我不打死你!”

“呵……那也要看看,你今天有没有这个本事!”真当她楚茨是以前的李珍珠?人人揉捏吗?

楚茨冷笑一声。

她另一只手放在王氏手腕上,一个用力,难以言明的疼痛瞬间席卷王氏的四肢百骸,看着那垂下的手,王氏知道,她得手被楚茨掰骨折了!

“啊——”

王氏惨叫一声,再看着楚茨,心中害怕但是嘴里还依然骂骂咧咧:“王八羔子你是想找死是吗?还不赶紧把我的手接回来!”

楚茨一改先前柔弱,她起身掸净布裙上的灰尘,一双黑瞳宛如寒冬冽风,冷冷的看了眼王氏。

“念在你是长辈的份上,我饶你一命!再敢打我骂我,后果自负!”王氏被那一眼看的如坠冰窟,浑身直冒寒气,哆哆嗦嗦的往后退了退,她从没见过儿媳这种眼神!

“呵。”

看着欺软怕硬的样子,楚茨冷笑一声。后去了厨房看了眼灶上的野菜红薯,楚茨却没了胃口。

“楠楠,过来。”

见楠楠躲在草窝里瑟瑟发抖的模样,楚茨叹息一声,这孩子是没少招王氏的鞭打。楚茨摸摸顾楠毛茸茸的小脑袋,脸上难得的柔和。

“想不想吃好吃的?”

“当然想了!可是家里没有好吃的……”顾楠在兴奋之后,稚嫩的小脸上充斥着一种与年龄不符的沉重。

楚茨根据原主记忆中得知,山上似乎有种挺可口的野果子,再猎点野兔子野鸡什么的。正好可以给孩子补补身体,小女孩太瘦了。

“这个就包在娘身上,走吧。”

楚茨带上一些需要用到的东西和顾楠进了山,依照记忆里的小路找到了那片野果子树,吃了几个解渴后又摘了满满一兜带走。

半山腰草木最茂盛,野兽出没也多。

楚茨小心的牵着顾楠行走在杂草丛中,一边寻找野兔的踪迹一边留神周围。

她当初在现代做训练时并不缺少这些山野丛林生存的经验,只是眼下带着个孩子,行动间多有不便。

正走着,眼前忽地跳过一道灰影。

“兔——”

楚茨及时捂住了顾楠的嘴巴,食指竖在嘴边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顾楠眨巴着眼睛点了点头才被松开了嘴,紧接着两人便跟随野兔开始了一场追猎。

不知不觉越跑越远,眼看就要追上,周围却传来一阵阵野兽沉重的跑动声。

轰隆的声响震的树叶四下飘零,前面一群黑压压的兽群迎面奔来。

不好!

有危险!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