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春色撩人夜未央

上架时间:2019-01-26

春色撩人夜未央 已完结

春色撩人夜未央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雪小染 分类:都市言情

我叫洛洛,一个来自大山的女人。 我从来不奢望,自己的人生会一帆风顺。可打死我都想不到,我的命运会如此的一言难尽。 我生活在大山脚下,生活在这里的人有一个通病——贫穷。 所以那个女人,带着她偷情而生的产物与人私奔。让我有了一个村里人都知道的名号——婊子生的女儿。 我杀过人,坐过牢。 碰到褚天佑,是偶然也是必然。 我曾经问过他,为什么这么恨我,以至于恨不得毁掉我。 可最后只得到了一个啼笑皆非的答案:我是婊子,而他最恨的便是婊子。 若干年后,我总是不断回忆过往。若是当时,我便知道这个男人蓄谋已久的阴谋。可还会在走投无路的时候,乖巧地同他一起离开...... ——这个带我上了天堂,又将我无情打入地狱的男人,成了我一生挥之不去的梦魇。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叫洛洛,这名字是我那号称知识分子的爷爷取得。然而在安城很少有人知道我这个名字,大家都喜欢叫我瑶瑶,因为这是我的艺名——我是安城‘夜未央俱乐部’的小姐,说白了,就是出来卖的。

而那个处在黑暗当中的男人便是我今晚的金主,我甚至不知道他是高是矮,是胖是扁。只清楚,他今天是买我的人。

我这小半辈子过得非常的不顺遂,要是能活的下去谁愿意来这样的地方?我来自北方的大山,是大山养育的农民,那里的人出了名的贫穷。

——而生我的母亲因为受不了贫穷和一个外地人勾搭成奸,最后撇下我们一大家子跟人跑了。

那个天雷滚动的夏天,我的奶奶被活生生的气死,我的爷爷痴傻成呆,而且原本还想好好过日子的爸爸自从一蹶不振,成为了众人口中抽烟酗酒赌博的不法之徒,而我也被打上婊 子女儿的烙印。

——我最恨婊 子,熟不料我自己居然成为了自己最不耻的婊 子。

“过来。”

听着那略显微润感性的声音,我绽开了招牌性的笑容,向他走过去。就在我要伸过去手,准备拉开灯管的时候,他迅速将我甩到床上,声音里面染上了几分冷厉:“想开灯?”

“你若是不喜欢,瑶瑶怎么敢违背您的意思。”我听到他不悦的声音,立刻堆起笑容,将手搭在他偏大的手掌上轻轻揉搓着。

虽然看不清这个男人,可他口中淡淡的酒水味我还是能闻的出来。这种酒水,是VIP包厢里面的专属。想到这里,我嘴角微微扯动了一下——原来我还挺值钱的。

“我喜欢听话的女孩,你明白吗?”

他的声音带着刚才没有的低沉,指尖一点一点从我的脸蛋滑过,在黑暗中不断摩挲。感觉到他修长的指尖顺着我的脖颈不断的向下,我眉眼全开风情万种:“那先生觉得,瑶瑶不听话吗?”

涂着红色指甲油的手指,在他的胸膛处不断画着圈圈,乍看上去很有几分旖旎的味道。夜总会的前辈们说过,这男人啊!就没有不偷腥的。

流水的小姐,铁打的金主,想要让金主记着你的好,你就必须懂得反撩——而这挑逗男人,也成了我的必修课之一。

听到这话,他像是奖赏我一般,在我的脸颊上轻轻啃了一下:“乖女孩。”

说完,只穿一条裤头的身子覆在我的身体上。双手从我的脸颊开始不断下移,隔着薄纱抚摸着我的全身。

我忍不住微微闷哼了一声。然而,他像是不喜欢我的声音,狠狠一巴掌便甩了过来,那劲道像是在战场上殊死搏斗,而不是在欢场寻乐子。

嘴角的疼痛没有让我露出怯懦,反而咬紧了牙关不敢再发一声。生怕他又像刚才一样,二话不说的甩巴掌。

可能觉得我乖觉,他的手轻轻上移,然后将衣服一点一点往上去卷。

我的手腕刚想动一动,他忽然抽过一旁的领带,将我的手反绑了起来。

最后我只感觉到,他像是发疯了一般,双手撕扯着我的头发,然后进入了我。那一刻的疼痛,我没来得及感觉便晕了过去。

我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还被地绑在床头,空落落的房间里面没有第二个影子。桌角处放着一叠毛爷爷。

然而此时再多的毛爷爷,也没有办法让我冷静下来,因为我全身毫无遮盖。我试图自救了好多次,可始终没有解开床头上已经打成死结的领带。

最后还是妈咪俏姐用剪刀,将领带解开。

“瑶瑶,这次过后你也算是入行了,以后好好干,俏姐不会亏待你的。”

我笑了笑,我自己都没有想到,我会把保持了二十年的贞洁当成入行仪式。不过昨天晚上的仪式,着实谈不上美好,虽然俏姐曾不断在自己身边唠叨,这个男人破自己身子总比那些大叔来得强。

——然而那个凶兽一般的男人,她真不希望碰到第二次。

俏姐看了看桌子上的钱,然后轻笑道:“看来他对你很满意,除却我先前给你的五万,这看来是给你的小费了。”

我拿过上面齐齐整整摆放的钱,看上去大概两万左右。那崭新程度让人咋舌,甚至连号都没有改变。

“俏姐,这……”

“这是客人额外给你的,他们的账都是上面直接报销的,这个钱你放心拿就是。”她对我轻声细语,可眼神却时不时从我手中飘过。

我心里面虽然嘲讽,可面上却不敢露一丝不满,连忙从里面抽出一半塞在她的怀里:“俏姐,当初幸好你收留了我,才让我有一个遮风避雨的地方,若是瑶瑶不懂反哺之情那不是和畜生没有多大的差别。”

我不是目不识丁的女人知道如何掌控人心,我曾经以第一名的成绩考进当地最好的大学,然而录取通知书却被那个女人撕掉了,而理由可怕的让人心惊——她只是为了用我的痛苦去取阅她的继女。

俏姐重新看了我两眼也没有再拒绝,那笑容比刚才更加的柔和:“瑶瑶,好好跟着俏姐干。像你这么聪明的孩子,以后一定会更好的。”

她将钱拿走便站了起来:“俏姐就不打扰你了,休息一会儿就出去吃饭,然后好好休息。咱们干这行的,身体才是本钱。”

我笑着点了点头,直到她的背影消失的没有了踪影,才一头载进被子里面。今天,我算是完成了入行礼。没有想到那一张膜居然值七万块钱,现在想一想都觉得庆幸,幸好当初没有给了那狗东西,否则这七万块钱不是失之交臂了。

现在这个社会,钱才是亲爹亲妈,其它全他妈的扯淡!爱情,亲情,哪有这个来的实在。想到这里,我将红色的毛爷爷向房顶抛去,随着那红通通的纸张飞落眼睛里不知名的泪水倾泻而出。

——不知道是开心的泪,还是悲戚的伤。

……

晚上等我刚走到化妆间的时候,一旁的天香扭着腰肢狠狠撞了过来,那高跟鞋在我的脚面狠狠拧了几下,声音里面有着说不出的酸味:“啊呦,这是被金主服侍的太舒服了吗?瞧这一张脸蛋红的。”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