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秘闻佛牌录

上架时间:2019-01-11

秘闻佛牌录 已完结

秘闻佛牌录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洪宝宝 分类:悬疑灵异

不幸,造就孽缘,势必付出惨重的代价。 以佛牌为体,造就古曼童。 高考落榜,一场去泰国探亲的度假,却让我接连遭遇泰国佛牌深藏的故事,以及那个时代所造就的混乱与铁血。 从未谋面的小侄子成了古曼童,当真相一步步接近…… 本来打算回国的我,再次卷进这起风波里,一边是小侄子,一边是嫂子,还有混乱的黑道,一切在这里才刚刚开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一切都有缘,只不过分孽缘还是善缘罢了。

之所以会这么说,并不是因为我爱上了谁,而是因为两年前我遇到的那件事。

还记得那是七月初,高考失利的我,漂洋过海来到泰国。

表哥王忠吉在泰国已经待了五六年,据说生意做得很大,而我,当时不堪父母的唠叨毅然决然投奔了他。

表哥是个外表粗犷的汉子,有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笑起来声若洪钟。

接机那天他就给了我一个大大的熊抱,一身花衬衣,看起来就像个观光客。

我看着像阳光一样灿烂的表哥,嗅着泰国湿热的空气,心底却无比的惬意,觉得这一次还真是来对了。

不过,现在回想起来,事情的一切开始,似乎也就发生那一天。

那天,表哥在厂里给我开了一个很盛大的欢迎会,大家都喝得很高兴。

我很快醉得浑身瘫软,被表哥扶到房间。

宿舍就在表哥的厂里,我住二楼,表哥在三楼。

半梦半醒间,我突然听见一阵脚步声,踢踢踏踏在房间里跑来跑去。

浓烈的睡意让我无暇他顾,我拿被子蒙了头,翻身继续睡。

就在此时,我身上忽然感觉到一沉,似乎有谁坐到了我的被子上。

随即一股阴冷的感觉扑面而来,湿冷的呼吸撩拨在耳际,哪怕我闭着眼,却依旧能够感觉到一双眼睛正牢牢的盯着我。

那眼神宛若实质,在我的脸上往复,我的汗毛顿时都立了起来。

那是一种很诡异的感觉,就像有一条蛇缠在你的心头,对方每挪动一丝一缕,你的心都会跟随着微微颤抖。

湿冷的目光和肌肤相互磨砺着,冰冷的感觉一点点浸入骨髓,令人心惊。

他越压越重,我顿觉呼吸困难,忍不住也有些着恼。

我想坐起来,可突然发现四肢无法自控,这样的感觉让我更加害怕,心想难道是被人下药了?可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可能,这可是在表哥的工厂!

就在我一筹莫展时,我猛的想起家乡所说的鬼压床,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鬼压床?

我心里想着,都说鬼怕恶人,我就不信我还收拾不了你了!

毕竟年轻,血气方刚阳气重。

我这么一想,身上的重量果然轻了些,我大吼一声掀被猛的坐了起来。

月色很亮,透过窗户洒进来,不大的房间一目了然,什么也没有。

夜风从半启的窗户吹进来,我这才发现自己浑身都被汗透。

我起身给自己倒了杯水,那种阴冷的感觉再度袭上心头。

我下意识移动眼光,眼角忽然瞥见衣柜镜子里似乎有黑影一闪,我惊得回头,却什么都没看见。

我觉得自己真是醉得不轻,喝完水准备继续再睡时,身上再度一沉。

同样熟悉的阴冷气息再度萦绕全身,四肢逐渐沉重起来,指尖冰凉,宛若被碎冰从指间一直蔓延到全身,身体再度不受控制。

我大汗淋漓,第一次感觉到这种诡异的感觉。

灵魂仿佛出窍,可以感知到一切,却完全无法控制。

我闭上眼,用意念控制拳头。

阳气重的人一般不容易被控制,我觉得我这年纪轻轻的,怎么也该有点儿反抗的余地。

或许是应证了我的想法,右手果然有了些知觉。

我在被子里睁开眼,看着自己的被头,轻轻感觉了一下重量,然后大叫一声站起来,双手拿着被子一抖,扑兔子一样盖向我计算好的位置。

在我的计划里,这人是绝对逃不掉的,我甚至想好了,一会儿逮到他一定狠狠揍他一顿。

我咬牙切齿的打开被子,却意外的什么都没看见。

这下我有些奇怪了,抬头环顾了四周一圈,没看到任何蛛丝马迹,一缕寒意自心底升腾而起,我的酒都醒了大半。

那种被人紧盯的感觉再度闯入心底,我大叫一声冲出房门,却砰的一声撞到了门上。

我眼前一黑,昏倒在地。

接近凌晨时分,浑浑噩噩的我做了一个梦。

我梦到一个有着圆胖脸颊的三岁左右的小男孩,他总是跟在我身后默默抹眼泪,嘟囔着叫我不要骂他。

就那么一个画面反反复复,直到表哥敲开我的门,将我叫醒,我都还没有反应过来。

我坐起身,只觉得脑袋沉重得像灌了铅水,耳鸣阵阵,身体都不像是自己的了。

表哥看着我苍白的脸,忍不住道:“不舒服?去医院看看?”

我摇了摇头,也没把昨晚的事放在心上,只说是自己喝多了。

表哥却不依不饶的追问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我看着他关心过度的表情,忍不住道:“做噩梦算不算?”

谁知道,我随口一句话,表哥却变了脸色。

他坐到我床边问我:“做了什么噩梦?”

我更是忍不住笑起来,没想到表哥这么一个大老板,居然也和我妈一样是封建迷信余毒侵害者之一。

我当时随口就把做梦的事给说了,表哥听完,表情更加不好,嘱咐我赶紧休息就立刻出了门。

我看着他匆匆离开的身影,好奇心都被勾了起来。

难道表哥知道那个梦里的孩子?

这么一想,我就坐不住了,匆匆下了楼。

工人们早已开工,我寻了一个中国人靠过去搭话,说起昨晚的梦来,谁曾想,那个工人居然说也梦到了相似的情节。

这下我俩有了共同话题,聊的那叫一个嗨。

我这才知道,工厂里大部分工人初来时,都有和我相同的经历。

而大家在我问道表哥孩子老婆的时候,总会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我。

就在这时,表哥开车皮卡车回来了。

他一向带笑的脸上也没了笑容,提着一个购物袋就匆匆上了三楼。

我见状立刻就要跟上去,那个工人却拉着我摇了摇头:“老板不许外人上三楼。”

当时人年轻,总觉得自己与众不同,我听了他的话,只是傲慢的道:“我可不是外人。”

说毕,我偷偷来了三楼。

表哥的房门虚掩着,我见他将购物袋里的东西一样一样放在桌上,开心果、蛋挞、饮料、水果……各式各样,应有尽有。

“好了好了,不要生气了,是爸爸不好。”表哥一边放东西,一边小声说:“爸爸忘记告诉你,叔叔要来了。”

我这一下吓得不轻,表哥虽然早年出来创业,可从来也没说过他已经结婚生子啊!

我忍不住又朝里挤了挤,却只看得见一角红布。

“以后不要去找叔叔啊。”表哥说毕,懊恼的道:“爸爸知道爸爸答应过你,今后有新人来会提前告诉你,是爸爸不好,这次又给忘记了。可你也不能去作弄叔叔啊。”

这下我不高兴了,我一向很喜欢小孩子,可是表哥居然叫他儿子不要来找我。

这分明就是看不起我。

就在我要破门而入和表哥来个对质时,脚下突然踩到一根树枝。

表哥惊得一回头,顺手就把门关了起来。

那一次以后,我再没有梦见那个小孩子。

表哥虽然待我极好,可我总觉得心里有些膈应,老想着寻个机会要去三楼看看。

终于被我逮到机会,已经是一周以后。

表哥出门谈生意,我找了借口留下来,趁机就溜到了三楼。

表哥不大爱锁门,我很快就进了房间。

房间里没有异常,我看了一下,也没有发现什么孩子的用品,正琢磨着是不是表哥把孩子送走了,一股脊背发凉的感觉悚然而至。

我甚至感觉到一股目光宛若实质的正紧紧盯在我的脊背上。

我目光下移到自己脚边,然而却只有我一个人的影子,这下我有些慌了。

“嘻嘻。”

轻巧稚嫩的笑声从我耳边掠过,我清楚的听见他说:“叔叔快回去吧,爸爸看到会生气的。”

我忍不住想回头,可身体却不受控制的僵硬在原地,阴森森的感觉从脚趾头蔓延至全身。

我觉得我仿佛被藤蔓缠身,而看不见的冰从指间一点点封住我,直到我不得动弹。

我满头大汗,觉得自己是不是撞见什么了。

在老家,我妈也经常搞点儿封建迷信活动,我耳濡目染,多少也知道点儿皮毛。

就在我想着今天是不是要交代在这儿时,猛的脑海里浮现出孩子的声音:“叔叔快走吧,爸爸回来了。”

随着声音刚落,我浑身一软瘫倒在地。

我急忙回头,身后阳光灿烂,没有半个人影,而表哥的皮卡也同时驶进了修车厂。

我抢出房门,扑在阳台上大口大口的喘气。

温暖的阳光晒在我身上,我才觉得四肢渐渐恢复知觉。

那时候我什么都不懂,还以为表哥家里沾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我三步并作两步冲到了表哥跟前。

看着气急败坏的我,表哥愣了愣,随即目光越过我,落在了他开启的房门上,脸色一沉。

“表哥,快,快找个和尚来。”我拉着表哥道:“你房里,你房里不干净。”

“胡说什么?!”表哥一把甩开我的手,脸色越发难看:“谁让你去我的房间的?”

我被表哥骂懵了,从来到泰国,他从来都是和颜悦色,没动过半点儿怒。

“以后不许进我房间!”

表哥着了恼,我愣愣看着他上了三楼,大力将房门摔了起来。

那一晚,表哥的房间里声音一直没有停过,半梦半醒间,我好想还听到了孩子的哭泣声。

第二天,天还没亮,工厂里忽然喧闹起来。

我套了件T恤就跑出门,工人们将一条流水线围了个水泄不通。

我挤进人群,吓得双腿一软。

只见半截身子卡在车床上,双腿神经质的抖动着,鲜血铺天盖地的,从传送带上一直淌到地上,传送带上甚至挂着肠子……

我一阵反胃,急忙挤出人群狂吐起来。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