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凤倾天下:妖孽帝王放肆宠

上架时间:2019-01-05

凤倾天下:妖孽帝王放肆宠 已完结

凤倾天下:妖孽帝王放肆宠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嘉鱼有酒 分类:穿越架空

一朝穿越,天之骄女穿到了软弱无能的废材七小姐身上,刚穿越过来,就被遭遇毒杀。意外生存,她发誓要让这具身体的主人不再懦弱,学武术,善“作战”。从此南宫潇强势崛起,成功吸引了妖孽帝王的注意。突然有一天,他将她拦着身后,强势宣告:“今日起,可以欺负南宫潇的,只有本王!”后来她问:“你想怎么欺负我?”“你说呢。”说完妖孽帝王勾了勾嘴角。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南宫潇湘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片小树林里。

  这片树林郁郁葱葱,是一片鸟语花香的清幽之地,此刻却满是肃杀之气。

  南宫潇湘试着运劲,发觉自己周身无力,似是身手重伤。

  身为南宫世家古武流的高手,虽然是女儿家,一身的八卦掌劲却耍得虎虎生风。不知挫尽天下多少好手,如今谁能伤她?那对方肯定是绝世高人!

  南宫潇湘暗觉不对,在这样一片陌生的环境里,如果强敌来犯,那就大为不妙了。

  于是催动南宫世家独门的小玄气心决,这玄气心决是内家心法的至上法门。能在重伤气门御闭之时,另辟蹊径,打通玄关。

  只是需耗些时候。

  “呵呵!”

  南宫潇湘听到这嘲笑声,顿时,抬头一看。

  可对面竟然是两个女人,看起来并不像什么高手,难道是她们出手暗算?

  年长一些的妇人,锦衣华服。佩饰是珠联玉对坠,袏肩上绣着精美的卷草纹。头上玳瑁光叮当,高冠束发,还插着一支精美的凤尾朱钗。极尽雍容华贵,看起来是大有身份之人。

  这年长的妇人正是当今淮南侯的夫人,林晓月。

  另一个年幼些的,似乎是丫鬟,虽然打扮不及那妇人,但寻常人家也不会有这样巧施粉黛的丫鬟。她对妇人唯唯诺诺,毕恭毕敬。

  “小翠儿,她怎么没死呢!我明明一掌拍在她胸口的,以我的功力,那丫头如何受得起我一掌!”林晓月说道。

  怪不得南宫潇湘觉得胸口鼓痛,原来是受了内力十足的一掌。

  “夫人,女婢查验过,确实已断气了。只是不知怎的,又活了过来。恐怕是天命所归……”

  “胡说!这丫头仗着自己有几分姿色,竟然勾引我们家侯爷,命当一死!”那妇人突然发怒。

  小翠儿吓得跪在地上,“小翠儿知错了,小翠儿知错了!她得罪了夫人,该当一死!”

  “嗯!”林晓月这才满意地点点头,她又挑着眉毛问道,“那你说她应该怎么个死法呢?我的掌力将她震得内脏剧烈,居然还能活了过来。料想这丫头倒有几分本事。翠儿,你得想一个万全的方法,可不要太残忍,我不想弄得到处都是血。”

  “夫人,以她的罪过,应当万毒穿心,破颜而死!”丫鬟明显知道自家主子的性格,说是不太残忍,其实就想让人查不到痕迹。

  “苗疆蛊毒,这倒是一法!当那些毒灼得她面目全非,你再扒光了她的衣裳,谁还能知道是她。”林晓月的嘴角略过一丝怨毒的笑容。她拔下朱钗,那朱钗尖上呈黑紫色,显然是浸透了蛊毒。

  可恶!真当是歹毒!

  南宫潇湘自然不会坐以待毙,但她此刻玄气正汇于丹田,还不能动弹。

  “我与你素无冤仇,为何要加害于我?”南宫潇湘试着拖延时间。

  “七小姐,你现在跟我装不认识?你有心嫁到侯爷府,就该知道这里的规矩。平日里那些小妖精,一来跟我低头,分清个主次,我倒能饶她们性命。可你倒好,仗着自己美艳无双,竟敢不把我放在眼内!”

  “七小姐,什么七小姐?我是南宫潇湘啊!”

  “就是你,南宫家的七小姐南宫潇湘。一个庶出之女,还妄想攀侯爷这个高枝!”

  “你等等,我先捋捋……”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南宫潇湘努力地回想着。那些记忆竟然在眼前一一浮现:

  天楚国,古武玄气正宗南宫家。偌大的门楣,昭示着这里的辉煌。作为四大家族之一,南宫家地位显赫。而南宫家的子弟,无论男女,都要从小修炼玄气,以后世光耀门楣。

  这本来是天下人人羡慕的事情,可对于南宫家的七小姐,也就是南宫潇湘来说,却如一辈子也挥不去的噩梦。

  南宫家的庭院,就如同一个小世界。南宫家的所有人都在这里,互相猜忌暗算。就连小字辈的后生们也不例外。

  几房的公子小姐,趁修炼的闲暇,在庭院里玩绣球。南宫潇湘也想玩,可她怎么也追不到那颗绣球,徒然地跑到西又跑到东。那颗绣球在哥哥姐姐们手中抛来抛去,他们带着戏谑与轻蔑的笑,眼神就仿佛在看一只痴傻的宠物一般。

  南宫潇湘不明白,只是一颗绣球而已,他们为什么就不带自己玩。

  突然,绣球被抛到了院里的荷花池中。众人怂恿道:“潇湘,去追啊,追了就是你的。”

  也有人规劝:“这样不好吧,那荷花池中遍布淤泥,万一她……”

  “什么万一!这样的废物死了也不会有人理!”说出这番狠毒话语的,却是南宫潇湘的姐姐,南宫傲雪。

  可是南宫潇湘太想要那颗绣球了,自己在这家里从来没有过一件像样的玩物。连穿的衣裳,都是捡姐姐们穿剩下的旧衣裳。她名义上是南宫家的七小姐,在家里却连一个仆人的地位都不如。

  于是她慢慢地朝荷花池走去……

  “潇湘!”

  突然冲出来一个中年男人,将南宫潇湘紧紧地抱在怀里。他是南宫潇湘的父亲,南宫旭。

  在南宫家素来以修为论高低,而南宫旭早年身受重伤,现在基本废人一个,在家中的地位自然大不如前。

  众人见南宫旭来,都嬉笑着哄散了。

  “爹,他们都不陪我玩儿……”

  而南宫潇湘修炼玄气速度极慢,在几年前又突然变得痴傻疯癫,成了南宫家乃至四大家族之间的笑柄。

  “爹知道……”

  南宫旭突然触到一丝异样,掀开南宫潇湘的袖子,看见那雪白的胳膊上一道道的血痕。显然是用荆条一类的东西狠命抽打,竟已破口结痂了。

  “你又被人打啦?”

  “大娘嫌我偷吃东西,可是我饿……”

  潇湘的母亲早年病逝,父女俩相依为命。谁能想到在这院落高阁之中,一对复姓南宫的世家子弟,竟然过着如此猪狗不如的生活!

  南宫旭疼惜女儿,也怪自己无用。只能搂着一边搂着女儿,一边暗暗流泪。

  男子汉的眼泪灼痛了南宫潇湘的心,是世门高手的南宫潇湘。她从回忆里走出来,那些记忆依然如芒在背。我堂堂南宫潇湘,怎会是这番样子!

  她恨得咬牙切齿。

  “怎么,想起来了么,觉得自己的生活是不是很有意思?”

  林晓月还晃着朱钗,调笑道。

  后面的事情,大抵是南宫家觉得南宫潇湘百无一用,却天生美艳,就有意将她嫁给一个纨绔的淮南侯做妾。

  其姐南宫傲雪偷偷把消息告知侯爷的夫人,也就是林晓月,林晓月给了南宫傲雪一千灵石,随后,让南宫傲雪把南宫潇湘骗出来。

  到树林里,林晓月倾尽全力的一掌,直接把原主南宫潇湘给打死了。

  到此就事情依然明了,以前的七小姐确实已死。

  南宫潇湘甚至能够感受到她死前那痛苦的呻吟,林晓月就在面前看着她一点点气绝。而二十一世纪的南宫潇湘是穿越过来了,上天似乎要让她以七小姐的身份重新生活。

  让她替临死前也没活出半点人样的七小姐,讨回一个公道。

  “没想到你命还是挺硬的,这次就让你死个通透!”那妇人手持朱钗,就要扎过来。

  此时南宫潇湘的气门已然贯通,突然提起来,反手扼住了妇人的手腕。

  “毒妇人,你这次才是必死无疑!”

  “小翠儿!”林晓月急呼丫鬟来援助。

  那丫鬟立马抽出腰间的佩剑,那是一盏缠在腰间的软丝剑,最惯于暗算伤人。可见这对主仆俩,在南宫府中可谓是坏事做尽。

  南宫潇湘只以二指捻着林晓月的手腕,轻轻一抛,就将妇人抛起。与丫鬟撞了个满怀,仅是余力,就让两人内伤吐血。

  “你不南宫潇湘,她是一个废物,绝对不会有这样的修为的!”林晓月大惊失色。

  “你错了,我就是南宫潇湘,你也把我当作是地狱来的亡魂。你放心,我会让你们死得比七小姐更痛苦千百倍!而且,也不会有人知道。”

  “啊呀呀!”

  林晓月突然就失掉了所有世家闺秀的气度,怪叫着如同撒泼的市井妇人。倒真有几分手段,那掌法显然是师出名门。

  可是点本事在南宫潇湘眼里,就如三脚猫一般。南宫潇湘只以脚步轻旋,再扶掌卸掉她的余力,使她的每一招都尽数落空,几番都因收不住力而几乎栽倒。

  这是戏耍,是高手与草芥之间的差距。

  而南宫潇湘这样一个曼妙的女子耍起八卦掌来,却更加恣意洒脱,行云流水。一招一式之间,自有一种灵动飘逸之美。这还未使用玄气,仅仅是招法,就足以让妇人毫无还手之力。

  “你还在傻站着干什么,帮忙啊!”林晓月朝小翠儿吼道。

  丫鬟在一边看呆了,她从未见过有女子能将一套掌法耍得如此漂亮。她见过闺中深绣朱唇咬碧的病娇美,却不知世间还有这样英姿飒爽的。

  不容她多由惊叹,主子唤她了,只能拼命去。

  对南宫潇湘而言,只是徒添一具尸体而已。她业务已经玩够了,呼出一掌上冲,直取妇人。

  林晓月却已小翠儿做挡箭牌,丫鬟受了一掌,身受重伤。妇人又从袖中抛出两枚毒针,南宫潇湘用手接住。

  “好一个毒妇!”南宫潇湘箭步跃上,将妇人使毒的手腕折断。然后是四肢与下颚。

  林晓月倒在地上,如丧家犬一样呜咽着。

  “回去找你主子,说我南宫潇湘回来了!”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