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妖孽世子追妻难

上架时间:2019-01-11

妖孽世子追妻难 已完结

妖孽世子追妻难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谣言不止 分类:穿越架空

一场大火,满地血腥,带走了属于楚歌的温暖,与亲人阴阳相隔,与哥哥不幸失散,凡此种种,她一定要千倍万倍地讨回来!十年谋划,只为一朝团聚。只是,这个多出来的北辰世子是怎么回事?她对颜值高的人没有抵押力,尤其是妖孽型的,能离十尺否?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东耀三十一年,荣昌帝甍逝,东耀国陷入一片混乱割据之中,太子借护国将军府之力荣登帝位,又以雷霆之势将意图谋权篡位的几位皇子斩杀,迅速出兵镇压各方叛乱,收拢民心。

  新皇即位,功劳最大的莫过于护国将军府,然而,本应荣极一时的将军府却被扣上叛国通敌之罪,只因护国将军府的嫡女夜言月,也就是昔日太子妃所生的双生胎儿是北辰国战神王爷陌锦的!这是新皇在朝堂上亲口所说,证据是一枚北辰国皇室所持的血玉,上书一‘锦’字!

  于是,盛极一时的护国将军府上至将军下至奴仆三百六十口人皆被押至刑场,三日后当众问斩!而三日后除了这一事之外,是封后大典!

  此时的冷宫里,女子一袭白衣,气质飘渺如仙,她的身边几十个黑衣人单膝跪地,这些人身上的气息异常强大。

  夜言月静坐在主位上,与平凡的容貌不同,她的一双眼睛出奇的漂亮,然而此时如水般的眸子,却透着一抹焦急,“还没找到小小姐跟小少爷吗?!”

  “回主子,目前还没有小小姐跟小少爷的消息!”黑衣人中一名女子回道。

  夜言月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的,她不能慌,“风,你带几个人继续找,其余的按计划行事。”

  “是,主子!”

  待众人退下后,方才回话的黑衣女子雨上前说道:“小姐莫要担心,小少爷和小小姐虽小,却也不是一般的孩子。”

  “但愿如此!”说起孩子,夜言月嘴角不可抑制地泛起温柔的笑意。

  翌日,将军府众人被押至刑场,刑场里里外外围满了人,昔日戎马一生的将军,如今却落得如此下场,一些对朝堂风云较为敏感的有识之士无一不唏嘘感叹,皇上这一招卸磨杀驴做得,不得不说狠!

  与此同时,盛大的封后大典也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之间,火光从冷宫方向突然窜起,隐隐有向周边蔓延之势!封后大典顿时乱作一团。

  此时的主角,左相府嫡女苏芊雨额角青筋暴起,指甲深深掐入掌心,心中愤怒得在咆哮,好一个夜言月!

  趁着混乱,两个形容颇为狼狈的六七岁孩童,从众多护守的看守下逃离,出现在冷宫。

  看着冲天而起的大火,两人差点忍不住冲了进去,他们不相信娘亲会这么容易死去。

  “娘亲肯定不在里面!”小小的人儿冷静地说道,言歌攥着如风的手,生怕一个不注意,哥哥就冲了进去。

  “嗯,娘亲肯定不会抛下我们的!”如风亦紧紧握住妹妹的小手,压下心中的慌乱,两个稚嫩的孩子,此时冷静得可怕!

  听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如风抬手摸了摸妹妹的小脑袋,带着稚气的声音说道:“妹妹,我们去找外祖父跟外祖母吧!别怕,哥哥会保护你的!”

  “好!”

  于是两个小人儿在一片慌乱之中偷偷溜出了皇宫。

  此时皇帝东方玉也收到了消息,因为是两个六七岁的孩子,轩辕玉只派了几个禁卫军守着,他黑着一张脸,怒道:“废物,朕要你们何用!连两个稚子都看不住,还不快去捉回来!”

  刑场上鲜血四溅,染红了这一方天地,也染红了角落里两双纯净的眼眸。

  “外祖父……外祖母……”言歌双眼无神,怔怔地看着眼前的修罗地狱,心中泣血,恨意翻涌,“哥哥,我要杀了他们!我一定会杀了他们的!”!

  “对,总有一天我们会把这些人都杀了的!”如风双眼通红,小手紧紧地握成拳头,只是突然而来的动静让他一惊,手持利刃的禁卫军由远及近,“妹妹,我们快跑!”

  “在那边,追!”禁卫军领头的队长显然发现了他们,只是待他们追过去,眼前哪里还有那两个孩子的影子,不由得气急败坏道:“分开搜!”

  “哥哥,我们出城吧!”等到又一波人马过去,躲在角落的言歌才轻声说道。

  “不行,城门肯定有很多人在等我们自投罗网呢!”如风小大人似的皱着小眉毛,一脸不赞同。

  “笨!我们可以躲在马车下!”言歌指了指停在旁边的一辆马车,“刚刚车夫说要出城!”

  如风看着这辆豪华的马车,心中已有了打算,一看这马车主人就是个有身份的人,应该不会搜得太严才是,点了点小脑袋,脆声道:“好!”

  于是,两个小人儿手脚麻利地藏在了马车底下。

  城门的守卫果然森严,这一会儿的功夫,如风跟如歌的画像已经满大街都是了,出城门要经过盘查,犹其是小孩。

  马车底下,如风跟言歌屏住呼吸,小小的身子紧紧贴近车底,只要不蹲下来就没人能发现他们!

  马车一靠近城门就被拦了下来,车夫一看这架势便递过一块令牌,道:“这位官爷,我家夫人是去万国寺上香的,麻烦行个方便!”

  “原是右相夫人,只是皇上有令,这几日进出城门的都要检查一番,请夫人见谅!”一人双手抱拳,朝着马车里说道。

  “既是如此,便搜吧!”马车里传出一道温柔又不失威严的声音,话落,便有两个侍女一左一右掀开了车帘,那人只粗略地看了两眼便放行了。

  出了城门,如风和言歌才松了一口气,到了较为偏僻的地方,才轻手轻脚地跳下马车。

  又走了一段路,如风跟言歌已经走不动了,如风擦了擦妹妹小花猫一般的脸,说道:“妹妹,再坚持一下,前面有座破庙!”

  “好!”言歌哑声答道,她此刻只觉得浑身上下都没有力气了。

  是夜,冷冽的寒风带起瓢泼大雨,空中电闪雷鸣,一场大雨仿佛要洗尽这京城的污秽。

  黑暗中,两个孩童紧紧依偎在一起,小如风抱着妹妹,轻轻地拍着她的背,一下又一下。

  “咳咳……”一阵咳嗽声打断了他,如风心里莫名泛起一阵恐慌,小手紧了紧,轻轻放到妹妹额头,触到的滚烫让他心弦一颤。

  “妹妹……”如风涩声唤道,他知道此时妹妹需要大夫,可是先不说他们还在逃亡,这偏僻的地方上哪找大夫?

  如风狠狠地攥紧拳头,不能哭,不能慌!如今只有他能照顾妹妹了,他小心翼翼地放下言歌,撕了一片衣裳,用雨水浸湿,敷在言歌的额头上,如此循环往复,直至晨光微熹。

  温度降了些许,但依旧滚烫,如风皱着小眉毛,俯身亲了亲妹妹的额头,“妹妹,别怕,哥哥一定会救你的!”

  进城无须检查,所以如风很顺利地回到了京城,此时的他身无分文,唯有那一枚价值连城的血玉。

  如风怀着忐忑的心情找了一间不太起眼又比较偏僻的当铺,只能祈祷这间当铺的主人不识货,或是这里消息比较闭塞了!

  当铺的主人是一位慈祥的老者,看到来人是一衣衫褴褛形如乞丐的小孩也不怠慢,笑着问道:“这位小客人需要当什么呢?!”

  “我当这个!”如风把血玉递给老者,一双凤眸期待地看着他。

  老者看到血玉先是一惊,转而暗暗打量起如风来。

  “是有什么问题吗?”如风强装镇定,手心里都是汗。

  “这玉太过贵重了,怕是倾尽小铺之力也难以给小公子一个合理的价格!不知小公子为何要当了此物?”老者微微一笑,似是很好奇地问道。

  “没关系,你给我银子就好了!我需要钱!”如风凤眸微闪,想套他话?!

  “既然如此,那小公子你说个价格,我去取银子给你可好?!”

  “可以,你给我一百两就好了!”如风略一思索,便说道。他是要给妹妹买药的,拿太多银子反而引人注目!

  说好了价格,老者转身进了后堂,取好银子,老者对身后的侍童说道:“告诉公子,有消息了!”

  如风拿到银子贴身收好,走出当铺后谨慎地转了两圈,发现身后没有人跟着才去药堂买了药。

  只是刚踏出药堂便撞上了一队禁卫军,如风攥紧手中的药,旁若无人地走过去。

  “你,站住!抬起头来!”禁卫军领队看着如风,命令道。

  如风身子一僵,调头就往偏僻的小巷中跑。

  “捉住他,别让他跑了!”领队一声喝道,迅速追了过去。

  如风拼了命似的往前冲,心中默念不能让他们捉到!不能让他们捉到!

  然而,尽管他跑得再快,他也只是一个不到七岁的孩子,禁卫军很快便追了上来,如风一个着急被绊了一下,小小的身子倒在地上,双手紧紧护着小药包。

  “跑啊,你怎么不跑了?!”领队得意地大笑,其余人皆笑了起来。

  只是没等他们笑完,得意的笑声便卡在了喉咙里,一人手执利剑从天而降,不过眨眼间,便将这几人击杀。

  来人一袭紫衣,霸气无双,俊美的脸上带着一抹邪肆的笑,他走近如风,蹲下,看着眼前的小人儿,心里激动的久久不能平静。

  于是小巷中,霸气男子与稚龄孩童玩起了大眼瞪小眼的游戏。

  半晌,如风看着眼前的男人,默默地站了起来,怀揣着小药包就走,他很忙,妹妹还等着他呢!

  “小家伙,你去哪?这玉佩是你的吗?”男子看着头也不回的小人儿,摸了摸鼻子,追了上去。

  “不是!”如风头也不回,冷冷地说道。

  “你现在这样子,估计还没到城门就被捉住了!”

  如风脚步顿了顿,这才正眼看了他一眼,“你有办法?!”

  “这小小的城门还拦不住我!”男子得意地说道。

  “那你可以带我出去吗?”如风略带期盼地说道,他莫名地信任眼前这个人。

  “当然可以,不过你要告诉我你出去干嘛?!”男子双手抱剑,微挑剑眉。

  “出去了不就知道了吗?!”如风依旧冷着一张小脸。

  “嘿!你这小家伙……”男子无奈。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