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红尘醉染

上架时间:2019-01-11

红尘醉染 已完结

红尘醉染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无邪 分类:总裁豪门

辛西月以为那晚是噩梦的结束,不想却是噩梦的开始!她唯一的愿望就是带着家人平安生活,隐藏噩梦。无奈那个晚上,她见到了噩梦的源头!她以为自己接近幸福的边缘,不料却是另一个噩梦的开始。一次次的失望,一次次的逃离,带来遍身的伤痕。她想抓住自己的小确幸,却带来了大伤痛,反复的试探,反复的失望。辛西月渴望逃走,无奈逃走也是更大的漩涡等待着她……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工作的地方对面就是一座高级写字楼,曾经我应该是那里面喝着咖啡的小白领,却因为种种原因成了这里的一名经理。

每当凌晨我喝得烂醉的时候,都喜欢看着对面希散亮着灯的写字楼发呆,我想走出这里跳到对面去过正常人的生活。

当然,目前这只是奢望。

两年前我当上了“帝欢”的经理,不是因为我有多优秀,也不是因为在厚重的粉底下我显得多么国色天香,而是因祸得福。

当时我有个要好的姐妹,我替她挡酒她却给我下药,最后我连被谁睡了都不知道。只是从那一晚之后我就莫名其妙升职成了经理。

当然,她也被赶出了帝欢。

两年来我过得还算顺利,只是酒量太差每天都喝得烂醉如泥。

眼下已经是凌晨两点,我灌下去一大杯啤酒,喉咙火辣辣地疼,再过一个小时这些人就该散了。

“喝!老子有的是钱!”一个肥胖的中年男人扔了一沓钱在桌上,捏着我手下一个姑娘的下巴倒水似的灌了一大杯酒下去。

那姑娘被呛得面红耳赤求救地看向我。

要说我能在经理这个位置上安稳地坐上两年,少不了这些姑娘们的支持,因为我护着他们所以他们也会给我撑场子。

“大哥,我陪你喝吧。”我站起来坐到那人身边干了一杯酒。

通常情况下我是不用陪酒的,只是今晚这群人已经消费了二十万,老板为了表示诚意,特意要我出来陪他们。

而我不争气的胃已经隐隐作痛。

可是显然这人并不打算给我面子,他砸了酒杯脸上的横肉一抖一抖地生着气。

“你们都给老子过来!喝一杯拿一张,不愿意喝的,脱一件拿一张!”男人又扔出一沓钱,比之前的厚了很多。

周围的人猥琐地哄笑,我心里咯噔一下,这群人已经喝疯了,今晚怕是要出事。

有几个年纪小的没见过这种场面,悄悄缩到门口想溜走,却被一个满脸纹身的男人抓回来抽了一巴掌:“大哥没发话,谁他妈敢走?”

“都给我喝!不喝就给我脱!”

十来个男人喝醉后就跟疯狗似的,他们已经不满足于灌酒,而是异常兴奋地开始追着姑娘们脱衣服,包厢里乱作一团。

意识到事情不对,我连忙拨打老板的电话,却一直没有人接听。

“不要,求求你们放过我……”

“我喝我喝,不要脱了……”

“不,不要,我不要钱……”

包厢里充斥着女孩们的哭喊和求饶,而那群男人像狼狗一样把她们压在身下,动辄打骂,简直就是地狱。

可是这里是三楼贵宾服务区,没有客人召唤服务员都不敢擅自进入。所以这些姑娘的哀嚎只有我能听见。

怒火在我心里熊熊燃烧起来,所以当一个猥琐的男人把手伸向我的时候,我用啤酒瓶开了他脑袋。

喧闹的包厢瞬间安静下来,我手里还拿着半截酒瓶。

“璐姐……”姑娘们惊慌地跑到了我身后。

“你们都出去。”

他们似乎被我突然爆发的气势镇住了,所以姑娘们顺利逃了出去。

“大哥!”刚才被我开瓢的男人捂着脑袋叫了一声。

站在我旁边的男人突然清醒徒手握住酒瓶碎口,把我往前一扔,我脑袋磕在大理石桌角上,顿时血流如注。

“你算什么东西,大哥的人你说赶走就赶走,他妈的活腻了吧!”

我抹了一把脸上的血站起来,勉强扯出一丝笑:“我是这里的经理简璐,刚才多有得罪,这位兄弟的医药费……”

啪!还没说完我脸上就挨了一巴掌。

抬头的时候看到一个长相凶恶的男人站在我面前。

他挑起我的下巴嫌恶地呸了一声:“连我的人都敢动,胆子不小。”

“大哥,这女人不识好歹,先让兄弟们爽一爽再给花子报仇!”

“你赶跑了那些女人,现在就用你一个来伺候我们吧!”

“大哥你先来,这帝欢的经理咱还没玩过呢。”

我惊恐地看着围上来的男人,他们绝对不是说笑,我今晚的下场恐怕就是先奸后杀。

我抓起地上的酒瓶碎片,恨不得把它狠狠捅进那个男人肚子里。可是就凭我自己恐怕还没站起来就被打趴下了。

“大哥,我刚才是一时失手,您大人有大量……”

啪!又是一巴掌。

男人一脚把我踹出去一米远:“老子的人整个东区谁敢动?老子来帝欢喝酒是给你老板面子,今天你扫了大家的兴就是打我秦彪的脸!”

秦彪?!

那个臭名昭著无恶不作的秦彪!难怪老板说今天来的是大人物要她小心伺候,可她还是点背地栽到了他手里。

“今天我秦彪做东,没有不让兄弟们爽的道理,弟兄们先玩着,这女人玩儿废了我再给你们找其他的!”

秦彪一发话,一群男人朝我走过来。

我惊恐地步步后退最后贴着墙壁吼道:“秦彪,你连成安沣的女人也敢动?”

秦彪眼眸一沉,突然大笑起来:“你他妈当我是三岁小孩啊?”

我定了定心神笑道:“秦哥,安沣可是经常在我面前提起您,说您最是仗义呢。刚才的事情是我不对,我跟您和这位兄弟陪个不是,现在秦哥打也打了骂也骂了如果再想动我,那就是不给安沣面子了。”

秦彪脸色变了变,我心快跳到嗓子眼趁热打铁道:“秦哥,你知道安沣的脾气,如果我脸上挂了彩,你猜他会怎么做?”

秦彪眼中终于露出恐惧之色,眼下只是缓兵之计单凭我几句话他不可能相信我,只要撑到老板带人来就好了。

突然包厢门开了,老板站在门口毕恭毕敬地对我说:“简璐,成老板要见你。”

我松了一口气,心里暗想老板难道看了监控,否则怎么知道我用成安沣骗秦彪呢?

“对不住对不住,我有眼不识泰山,不知道您是成老板的人。”不过转眼的功夫,秦彪脸上冒出了豆大的汗珠。

“请吧。”两个陌生的彪形大汉走到我身边。

我心里一惊,这两人身上森然的气质绝对不是帝欢里的保镖有的,再看老板唯唯诺诺的样子,难道真的是成安沣来了?

猜你喜欢